22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等天黑
    超级好看的仦説閲讀網 щщщ.⑨⑨⑨χs.cом ②②中文网

    回去后,容无双就倒下了,不是身体的原因,是太激动了,神经太兴奋,得缓缓。

    城主先是吓了一跳,好不容易娶媳妇了,别连洞房都入不了,检查过后,自己都不好意思,自家儿子这出息…

    叮嘱他别下床,好好歇歇。

    容无双脸朝里,也觉得自己没出息。

    竹子道:“歇歇吧,到晚上,先把身体外层的经络温养来,一层一层的温养,把生机先稳固下来。”

    言外之意,只是办个仪式他都能激动的要死,真正的洞房且悠着吧,别体验到更刺激的他一个激动真的过去了。

    容无双默默把脸埋在枕头里。

    城主呵呵,略尴尬。

    夜溪:“没事儿,让他先睡一觉儿,自然的睡眠更有利于心神放松,晚上我给他治疗。既然我来了,不会让他有事。”

    心中道,是竹子给你们保证在先,不会有大问题。

    埋头当鸵鸟的容无双咬嘴唇,她怎么比自己落落大方呢,不行,自己是夫,淡定,淡定。

    城主确认:“真的?”

    夜溪笑道:“我不会拿我自己开玩笑。”

    也是,哪个姑娘愿意嫁个死人做寡妇呢,便是仙界没讲究,但嫁个死人也晦气啊。

    城主觉得自家儿子痊愈在望,乐呵呵拉着竹子出去了。

    夜溪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想了想,走过去坐下,问他:“你胎里不足,是什么原因?”

    容无双不动,夜溪也不说话,只静静看着他。

    半天,动了,别扭的人转过来,眼睛不看她:“不知道。我爹说,我娘怀着我的时候身体就慢慢变差了,生我的时候她就但是请了无数医师,都找不到原因。我又是这样的身子,我爹把听说过的名医都找遍了…你,不怕我死吗?”

    夜溪笑笑:“不怕。”

    大不了制成尸傀。

    不过这孩子可能连尸傀也制不了,他虚弱的不止是身体,还有神魂,只怕身体一死神魂也跟着消散了,连轮回都入不得,如此一来,只能弄成尸偶了。

    咳咳,莫名想什么尸偶!

    从他的说辞推测,父子俩都不知道容无双身体里有东西,只有竹子知道?

    死竹子的眼真利。

    伸手进被子捉了一只手。

    容无双又红透了脸,声若蚊呐:“还没…天黑呢。”

    “我先看看。”

    先看看什么的…容无双脸更红了,想,两层被子呢,能看见什么?要不,掀开点儿?她是女儿家不好意思,还是自己动手吧。

    正要动,忽然被握住的手心里传来一阵温和的能量,顺着他的手腕胳膊,缓缓缓缓的浸透而来。

    容无双一呆,啊…看这个啊…

    脸又红上一层。

    “这是…你的灵力吗?好像…”容无双陷入回忆:“有些像海之乳。”

    夜溪挑眉,海之乳?这家伙用过?

    鲛族自视甚高,海之乳是海洋灵力凝结成的最精粹的灵乳,绝不可能给外族。莪桑界人来人往,鲛族往外售卖的也不过是他们看不上的垃圾。

    容无双还以为她不了解,给她解释:“海之乳是海洋里的水灵力凝结而成,最是滋润温和。我的身体脆弱,稍微霸道些的药力都用不得,只能温补。我爹听说海之乳最是温和,托了无数人情才换来一滴。”

    喟叹:“我爹一个城主,十分心力九分用在了我身上。”

    夜溪笑,城主是个好爹。

    容无双又奇怪的问:“这是海之乳吗?”

    夜溪笑笑:“不是,是我用我家法门转化的灵力。”

    嗯,不是单纯的海之乳,是九转神草蕴养过的。

    “觉得如何?”夜溪松开了手。

    手里一空,容无双有些失落,又恍惚惊觉,自己方才说了那么多话,竟一点儿都不累。

    “你真的能治好我?”

    容无双清亮的眼迸射出美丽的光芒,那光芒叫做希冀。

    夜溪笑笑:“谁知道呢,我第一次用这个。”

    晶亮的眼睛飘忽,第一次,第一次…嗯,自己也是第一次。

    “那,那我,我先睡了。”

    “好,等晚上我叫醒你。”

    晚上什么的…

    容无双拉被子盖住头,头次觉得有个奔头的生活是多么美好,怀着美丽的心情,一秒入睡。

    夜溪起身出了去,不意外外头两个老父亲都在。

    守在洞房外头听壁脚的不该是些小年轻吗?

    “无双睡了。”夜溪对城主点点头,又转而看竹子:“我试了下,效果很好。”

    这话也是说给城主听的。

    城主大喜,看着开着的房门踟躇。

    竹子道:“进去看看吧。”

    城主不好意思但还是奔进去了,看到儿子蒙头睡,小心翼翼把被头拉下来,里头一张沉睡宁静的脸,犹带笑意。

    气色看起来好多了,脸颊透着粉。

    真的!

    真的可以!

    掂着脚退出来,激动的无以言表。

    夜溪道:“只能从外到内慢慢滋养,眼下只是看着好,还是要恢复一段时间的。”

    听在城主的耳里,大喜过望,不是身份辈分,他恨不得跪下给夜溪嗑仨头。

    竹子拉着他走:“晚上再来护法。”

    “好,好,好。”城主叠声的应,旋即反应来,洞房花烛呢,他们两个老家伙…来就来!

    不是说今晚不会那个嘛,运功疗伤呢,当然得有放心的人护法。

    没谁比他更值得放心的,没谁比他更放不下心的。

    一定来!

    是夜。

    夜溪叫醒容无双,容无双迷迷瞪瞪醒来,又恢复日常的疲惫,双眼一黯。

    夜溪安慰他:“很快就好了。”

    容无双又脸红了。

    看得夜溪无语,动不动就脸红,显摆你皮薄吗?

    “睡够了吗?今晚有得折腾。”

    好嘛,更红了。

    容无双羞嗒嗒点头,明珠下看美人儿,美人儿更美。

    但夜溪真的好想说一句,早说不会睡你你害羞个什么劲儿。

    城主和竹子进来一趟,叮嘱几句,主要是嘱咐容无双,稳住。

    千万别再激动了。

    容无双好没脸,又好期待。

    然后两人就出去了,给屋子加了几层结界,坐镇院子里。

    不能干坐着,摆了酒席,但城主哪吃得下。

    干巴巴找话题:“亲家是不是舍不得啊。”

    竹子:“并没有。”

    啊?

    竹子:“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不会分开,不会舍不得。”

    “啊,啊啊。”

    好半天,城主才反应来,儿媳妇是带着自家爹嫁进来的?

    城主道:“无双必不负溪儿。”

    这是给的保证,保证夜溪的地位。

    竹子一笑:“孩子们高兴就好。”

    城主笑:“亲家真是开明。”

    竹子毫不心虚:“是,我可是一个以女儿为重的好父亲。”

    “...”

    感觉怪怪的,是就是嘛,你这么强调做什么?

    城主往结界中望了眼,屋门关着,看不到里头情景。

    “不会有事吧?”

    “不会,天亮时就好了。”

    城主抬头看了眼天,嗯,这大月亮圆的,还挺应景。

    更新最快的22中文网 м.999xs.c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