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追纸片人
    大门猛的关上,欧阳和月就好像是被一阵风吹到了屋子里,她愣在哪里,有些懵。

    刚刚还和法师面对面的说话的,怎么眨眼就进屋里了,这让她有些尴尬,好在苏南歌和苏木元两个人都醉的睡过去了。

    法师说什么她没听清楚,实在是因为她说的太快了,而且又这么着急的送她进屋里,她只记得她好像说,让她先休息。

    “好吧,估计是又想胡闹了吧。”

    欧阳和月还记得手上拿着件仿古的长裙子的,结果再看手里什么都没有了,衣服也被法师拿走了。

    “这疯女人要干什么,难道是要穿那件衣服约会啊。”欧阳和月突然想到,那衣服可不是法师的码,她穿的话得将她套起来了。

    法师哪里是欧阳和月想的那样,出去风流快活啊,她的眼睛可以看到欧阳和月看不到的东西,只是刚才大意了,她没有感受到来之纸片人的那眼神,当她看到纸片人附在欧阳和月他们家,狗窝旁边的那棵树上的时候,基本上就知道,晚上这件事儿是有人背后操作的。

    那纸片人一路飞,轻快的就是有灵魂的东西一样,比蝴蝶还要灵巧,翩翩飞舞越过大树,飞过院墙,如果法师不是有法力,估计一般人是根本没那个可能追到它的。

    终于她在一个偏僻的小院里追到了纸片人,这里是一个四合院,看起来不旧却也不新,二层小楼大概得有五六年了,院子的大门开着没上锁,像是还在等人。

    小小的纸片人,就那样飞入了二楼,半开着的窗子里。

    纸片人一进屋,屋里的灯就亮了。

    法师借着室内映射出来的灯光,打量了一眼这个院子,不大的四合院却十分讲究,按照法师的推断,这里摆放的所有东西,都是按照道家的讲究摆放的,而且这个人一定是很懂道法的。

    所以也就是说,这里住了一位高人,懂得一些道法,所以才能够驱动那个小人,去欧阳和月家,监视欧阳和月。

    “哎呀,这个阵法是不错啊,不过是困不住我的。”

    法师看破了这个阵,布置阵法的人大概还不知道,此时这个阵法可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前,法师创造的,当初是因为妖魔横行,很多百姓无法保护自己,时常被妖魔所害,她便创立了这个阵法,让老百姓们得以用此阵法,困住妖魔,得以保命。

    既然阵法是她创的,自然她知道解决的办法,只是没想到,若干年以后,她竟然会被人用自己的阵法来困自己。

    说完法师便不等屋子里的人有反应,便已经掠身而上,真是声音刚到人就到了。

    “我可是自己上来了。”说完法师就直接从刚才那扇窗子进了二楼,果然,待在二楼的人,吓了一跳。

    法师只看到一个三四十左右的女人,在二楼的房间里,这个房间摆满了做法师的东西,还有好几个纸片人,此时法师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是刚才带路回来的纸片人了。

    在一张巨大的桃木桌子后面,站在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女子,她看到法师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惊恐,惊吓,大概是她想象不到法师会突然一下子就出现在她面前,即使她相信法师是有能力的,但是亲眼所见大概也是第一次。

    “你请我来这里有什么意图吗?我时间很宝贵的,有事就直说,我最讨厌的就是拐弯抹角。”

    法师伸手点了一下那纸片人,那女子眉头一蹙,似是有些头疼。

    “好了,说吧,为什么去苏南歌家,你有什么企图?”

    法师将纸片人放下,然后又拿起,她看到女子的表情有些犹豫,看起来似乎是在做思想斗争。

    “你不用担心我会说出去,我这个人如果那么最贱的话,相信你也不会找我来。”

    法师胸有成竹一般,在她旁边的桃木椅子上坐下了,在她惊愕的眼神中坐下了。

    因为她的眼中,妖魔鬼怪是害怕桃木的,桃木可是辟邪的啊。

    “你这下知道我是谁了吧,我是不是坏人?”

    女子听了法师的话也没回答,只是回屋里去端了一杯水来,“您喝了它,听我讲。”

    “嗯,我为什么要喝它,我不喝。”

    “你若是还想听我说呢你就喝了它。”

    女子看似很强势,她一双大眼睛中恐惧已经褪去,或许是看到了法师并没有对她心存恶意吧。

    “为什么要我喝呢?”法师推开她端过来的东西,搭起了二郎腿,“你不要担心我中毒,你在这房间里放了迷香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你自己事先已经吃了解药,算着我可能再过个几分钟就要被你的迷药给迷倒了。到时候就算是你想说,大概我也听不到是吧。”

    女子眼眸中又闪过一丝惊讶,但是瞬间就消失了,能够说出现在她的房间就出现在她房间的人,她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不喝解药。”

    “因为我不需要。”

    法师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说过了,你可以说你的事情了,至于我的事情,你不用问,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为什么。”

    法师觉得这个女人是有些本事的,大概她应该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只是不知道她有多大能耐吧。

    这可是不能够随便显露家底的时候,万一遇上了会伪装的人,法师觉得自己也会很危险的,大概是和欧阳和月他们在一起久了,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是法师了。

    心里被同化才是最可怕的。

    “你说吧。”

    法师靠在椅子上,这屋子里的迷药其实不少,只是法师自从来到院子里,她就闻到了那淡淡的迷香味儿,因为窗子始终开着的原因吧,所以其实室内的迷药并不多了,就算是还有不少,法师也已经做了处理,保证自己不会中招了。

    “你这样厉害我真的可以将实情的原委告诉你吗,你这样的程度,想要杀我简直是太简单了,如果我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你不会杀我灭口吧。”

    那女人有些犹豫的看着法师,“我知道你们走的很近,肯定是一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