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酒会上的插曲
    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个故意的,看到欧阳和月站在苏南歌身边,她故意不松手,使劲儿的搂着苏南歌的脖子,“南歌哥哥,人家好想你,你都不来看人家。    ”

    呃,这越喊越亲热,而苏南歌似乎看起来也很高兴,并没有反驳她。

    他倒是两眼放光的看着那个女孩,“蓝心,这就几年你都在国外,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蓝心是他的表亲,不过是不知道该怎么算了,因为太远。

    苏家和刘家都是商业巨头,刘家财力雄厚,跟苏家也算是生意上常来常往,两家关系不一般。

    而刘蓝心和苏南歌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有段时间,苏南歌还追过她,不过那个时候,苏南歌还没有被这么多的女孩子追捧,他也没有现在长开了长的这么帅。

    欧阳和月可不知道这些,只是心里头醋意很浓,她明知道苏南歌在现代有很多女子,可是当她看到,他和这么多的女孩子笑着打招呼,又搂又抱的时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南歌哥哥,人家不小心碰到你了,你不会疼吧。”

    蓝心伸出手指头,戳着苏南歌的胸膛,那动作十分的轻佻,而且带有挑逗色彩。

    苏南歌看他的眼神,十分的暧昧,似乎忘记了欧阳和月还在那边。

    王志俊看着欧阳和月的脸色不对,他赶紧上前,伸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蓝心小姐大驾光临,怎么着王某人也得请您跳支舞啊。赏光吗?”

    舞会上被邀请跳舞是不可以拒绝的,因为那样显得很没有礼貌,刘蓝心当然不想答应,但是她还想在苏南歌面前表现自己的魅力和大度,于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好啊。”

    嘴上答应了,可是眼神还是恋恋不舍的看着苏南歌,“南歌哥哥待会儿带我玩儿啊。”

    欧阳和月伸手从侍者的手上,拿了一杯酒,这次还是那种烈酒,她明知道很难喝可是此时她就是想喝,因为满肚子的醋需要这种烈酒中和一下。

    一口刚下肚,她的眼泪就差点儿被呛出来,她咳嗽着,还是将整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侍者经过的时候,她又伸手拿了一杯,这次刚想喝,就被人拉住了手,苏南歌温和的看着她“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就好像会喝酒似的。”

    哼,刚跟别的女人完毕,又来管她的闲事,他现在不是王,她不是皇妃管不了他了是吧。

    可是,那她也不会听她的。

    她白了他一眼,“要你管,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

    苏南歌眉头一皱,嘴角勾着,“怎么了?还有情绪了。你回来之后从来没有找过我,你还有情绪了。”

    欧阳和月听到这句话,一口将酒喝了下去,然后重重的将杯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是,我是没找过你。你找过我吗?”她盯着他的眼睛,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将他烧焦,“你回来之后,是大名鼎鼎的苏公子,身边围绕着那么多的妹妹,你当然不记得找我。”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醉了,欧阳和月说话带着情绪,“什么狗屁的苟富贵勿相忘,如果再回到古代,我绝对不会对你手软。”

    “哈哈,哈哈哈。”苏南歌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他猜想她是吃醋了,因为刚才很多女孩围着他,可是她却不知道,他不过是逢场作戏,那些女孩换做以前的他,也不过是玩儿玩儿,现在不过是敷衍。

    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人了,那个人就是她,可是她偏偏不知道,还跟自己闹起了情绪。

    “你还想回去?那你要怎么个不手软啊?”

    苏南歌笑着看着她,她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她的脸颊变的红扑扑的,她的眼神开始变的有些迷离,说话开始慢了半拍,动作也开始变的有些笨拙。

    苏南歌在古代从来没有机会看到她醉酒的样子,因为她总是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人前。

    “你就是个渣子,你永远不会改变。”

    欧阳和月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酒了,很多话她原本不会说的,想要压在心底的,想要表现自己风度的,可是晚上那个叫蓝心的女孩,的确刺激到了她,她现在是在泄自己的情绪。

    此时蓝心正好回来了,看到苏南歌正伸手替欧阳和月将她嘴角的面包屑擦掉,她眼眸带着嫉妒,端了一杯红酒朝着欧阳和月就过去了,快到欧阳和月身边的时候,她又假装一绊,顺势将手中的酒泼在了欧阳和月的礼服上。

    “哦,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假惺惺的伸手触摸了一下欧阳和月的裙子,然后又一脸震惊的看着苏南歌,“哎呀,我刚才吓了一跳,以为南歌哥哥跟多模高贵的人在一起聊天,这要是弄坏了您的裙子,我可赔不起。不过……”

    她有些鄙夷的看着欧阳和月说道,“看到你的裙子也就价值个几百块吧,呐,这张卡拿去刷,上面应该还有个几千块钱。给自己买条好点儿的裙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卡拿着在欧阳和月面前摇晃着,“南歌哥哥,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

    苏南歌笑着点点头,“知道,你从小就大大咧咧的,大马哈的习惯到现在还没改。”

    他伸手在她的鼻子尖儿上宠溺的点了一下。

    欧阳和月彻底被激怒了,她冷笑一声,“大大咧咧,这叫眼神儿不好。”

    她挥手将对方的银行卡挡到了旁边,原本是想要给直接打掉的,但是做过皇妃的她,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失掉仪态。

    刘蓝心脸色一变,第一次被人家这样羞辱,她肚子里的火都快要喷出来了,但是在苏南歌面前,她还是假装大气。

    “南歌哥哥,你看看她,人家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给她买条裙子而已。”

    “我知道,但是她就是这样的脾气。”

    苏南歌伸手搭在刘蓝心的肩膀上,“没事的,她就是这样。”

    哼,什么叫没事儿的,什么叫她就是这样。

    欧阳和月此时简直对苏南歌是失望透顶了。

    她又抓了一杯酒,这杯酒她真的很想泼在那个女人身上的,因为她的矫揉造作,她真的看不下去了,可是她必须忍住。

    所以她转身走了。

    如果眼前的场景让你难堪了,难过了,那么选择离开吧。

    :想起你说的话,你做的事儿,我也觉得离开可能是最好的。

    原本,我真的希望可以看到,但是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