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殊 > 第六十九章 婚约
  藏锋阁里,西首的一处小院中,慕容惊仙被欧阳文茵带去后山练剑,慕容靖前往了骏山城,只留慕容惊鸿独自一人坐在石凳上,玉手托腮,怔怔的望着望着平静地池面发呆。

  看着湖面被微风吹起一阵涟漪,慕容惊鸿回过神来,轻轻一叹。

  少女拖着香腮,心里已经满是思绪,

  苏毅已经外出七天了,也不知他过的怎样,平日里在这玉鸾峰上,虽然说二人住的比较远,但也许二人有意无意的都想见到对方,二人几乎每天都会见上一面,有时远远地相视一笑,就满足了,心里满是甜蜜。如今已经七天没有见面了,也不知道苏毅会不会像她想着苏毅一样想着她呢?

  今天,骏山城城主府派来一位弟子,说是苏毅派来传信的,好像事情有些紧迫,竟然要交到爹爹手里,而且爹爹看过信后严肃了起来,带着那名弟子去了骏山城。

  看过信后,她才知道骏山城里出现了魔修,但让她最为在意的是苏毅在信中竟然对她只字未提,虽然知道苏毅刚刚外出不久,而且魔修的事情比较严重,但心里多少有些败兴。

  慕容惊鸿不由得想到了前往碣石村除妖的前一天夜晚,那时她担心苏毅耽误了玉鸾大比于是前往碣石村帮助苏毅,只不过后来卫闲到来,于是让她先行回来。

  慕容惊鸿回到藏锋阁后,发现欧阳文茵就在小院里的石桌旁等着她回来。

  慕容惊鸿走过去,道:“娘,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欧阳文茵招了招手,示意让慕容惊鸿坐下,柔声问道:“你去找毅儿了?”

  慕容惊鸿有些慌乱,解释道:“事情说来话长,但当时情况紧急,女儿忘记告诉娘亲了。”

  欧阳文茵对于慕容惊鸿的外出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慕容惊鸿天资极佳,现在已经是引气期八层了,在这附近也没有什么能伤到她的妖物。欧阳文茵问道:“惊鸿,和娘亲说实话,你感觉毅儿这个孩子怎么样?”

  慕容惊鸿听到这个问题顿时脸颊通红,支支吾吾的说道:“师兄他很好,对我很好,对大家也很好。”

  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欧阳文茵笑了出来,女儿的这点心思那里藏得住。虽然欧阳文茵已经上百岁,但修士本就不易老,此时一笑,比起少女还要艳丽三分。

  再有欧阳文茵可是化神期后期修士,在这天下女修中也只有天音阁掌门能胜她一筹了,只不过少为人知罢了。

  欧阳文茵道:“惊鸿,你知道的,我和你爹爹和毅儿的父母乃是旧时,当时毅儿的娘亲和我亲如姐妹。当时依依妹子曾和我说过:‘文茵姐姐,以后要是我们两家孩子是一男一女的话,我们就给他们结个娃娃亲如何?’”

  慕容惊鸿心下忐忑,但满怀希冀地问道:“娘亲,您答应了吗?”

  欧阳文茵笑道:“你是希望娘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慕容惊鸿撒娇道:“娘亲。”

  欧阳文茵想起曾经的时光,笑道:“娘亲当然是答应了,我们就跟你父亲和苏琛兄弟说了此事,他们二人当时就交换了信物。”

  慕容惊鸿面色一喜,猛地想起什么,从腰间拿出一枚方形玉佩,色泽光滑,温润透明,其上刻有一个苏字。慕容惊鸿自幼就将其佩戴在身上,却是不知其中有这些经过。慕容惊鸿双手将玉佩紧紧握在手中,眉宇间满是喜意。

  欧阳文茵调笑道:“若是惊鸿你不愿意,这个婚约大可以。”

  慕容惊鸿内心被幸福感充满,此时听到娘亲的话,猛然回神,大声道:“不行。”

  抬头却看到欧阳文茵正看着自己,满是笑意,顿时大羞道:“娘亲,您真是的。”

  欧阳文茵看着女儿大窘迫的样子,不禁失笑,想到二人现在的样子,仿佛回到了自己年少时的时光。

  慕容惊鸿抱怨道:“娘,您怎么现在才告诉女儿。”

  欧阳文茵温婉一笑,道:“现在不也是不晚吗?当时毅儿刚来这里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怎好提及其他的事。后来你们都长大了,看着你们的样子我想等到合适的时候在告诉你们也无妨。”

  慕容惊鸿展颜一笑,看着手中那枚玉佩,眼中满是柔情。

  回想起那晚的事,慕容惊鸿眼角眉梢满是喜意,只是那个呆子还不知道婚约的事。即便不知道,那呆子也该多主动点呀。

  “姐姐,姐姐。”慕容惊仙回到小院就跑到慕容惊鸿身旁,姐妹二人感情一向很好。

  慕容惊鸿被打断了思绪,看着都快把我很生气四个大字写到脸上的慕容惊仙,疑惑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最近欧阳文茵打算传授慕容惊仙倾仙决,慕容惊仙这几日一向刻苦,不到天黑不会回来。

  慕容惊仙嘟起小嘴,气恼道:“还不是丁晓那家伙,到了这里就一直捣乱,让人家都没心情练剑了。”

  慕容惊鸿回想起来,丁晓是前几日被慕容靖带来这里,听说是受了丁解的托付,来此修行。至于人皇试炼的事,慕容惊鸿也早就得知,对于丁晓来此也不奇怪。

  不过这几日看来,丁晓对自己这妹妹好像有些别的心思,只不过惊仙还小不懂这些,慕容惊鸿却看得明白。

  他们这些孩子的事慕容惊鸿本不便参与,未来会是什么样又有谁说得定呢?

  不过慕容惊鸿作为姐姐替妹妹把把关还是有必要的,慕容惊鸿几日观察下来,丁晓这孩子虽然木讷了些,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见到长辈十分恭敬,对惊仙也特别殷勤。

  慕容惊鸿轻轻一叹,丁晓这孩子太不会挑时间了,惊仙当时缠着娘亲好久才让娘亲传授她倾仙决,现在惊仙刚开始学习,满脑子都是练好倾仙决的事,这时候你上去干扰她她能给你好脸色?

  慕容惊鸿问道:“惊仙,是丁晓对你不好吗?”

  慕容惊仙玉一般的手指支着下巴,想了想道:“倒也不是,只不过他总是往我这里靠,练剑时束手束脚的,好几次都被打断了。”

  慕容惊鸿提议道:“那惊仙今天在这里练剑不就好了?”

  慕容惊仙先是一喜,这样就可以摆脱那烦人的小子了,但又面露犹豫之色,道:“倾仙决威力太大,这里是不是有些小,若是倾仙决施展出来,会把这里毁了的。”

  慕容惊鸿抬起青葱般的手指在慕容惊仙额头上轻轻一点,道:“那是娘亲使出来威力大,为了给你演示才去的后山,你使出来威力能有多大?再说等你炼的小有所成后,你再去后山练剑不就好了。”

  慕容惊仙恍然,展颜一笑道:“谢谢姐姐了。”说着就跑到院子中央去练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