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 > 第307章 血色圣诞夜(二)
  葛欢颜回头,看见他微湿的额角,有些轻喘的气息。

  她喃喃道:“有东西……”

  在这个令人瑟瑟发抖的风雪之夜,他竟然跑的满头大汗。

  她走下床,给他倒了一杯热水,便走出了卧室,很快就拿着葛骁的衣服回来了,递给了谌江:“你先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哦。”

  谌江正要走进浴室,葛欢颜再次叫住了他,指了指上面的灯:“你能帮我拿个东西吗?”

  他抬头望了望水晶灯,里面隐约有张纸。

  脱了鞋子踩在葛欢颜的床上,抬手便取下了那几张折起来的a4纸,他正要打开看看,被她拿走了。

  她道:“你先去洗澡吧。”

  谌江点了点头,叮嘱道:“别乱跑。”

  她点头,注意力都在手里的纸上。

  谌江走进浴室,像是刚装修布置的,墙壁上的瓷砖是油桐花的花纹。

  他走近去瞧。

  像是那年油桐树下的那场“五月雪”,是他情窦初开的时候,是他意识到自己喜欢她的季节。

  听说,在油桐花雨里相遇的男女,会得到它的祝福。

  谌江抬手触摸瓷砖上的油桐花纹,笑着,像是回忆起往昔。

  “砰!”

  关门的声音上他一秒回神,他疑惑的走出浴室:“欢颜?”

  卧室里早已空无一人,唯余地上的几张a4纸,他放下手里的衣服,俯身捡起地上的纸。

  脸色变得越发难看,每一个字都好像重重的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心里的那个姑娘,被伤的体无完肤。

  他方寸大乱:“欢颜……葛欢颜!”

  那散落一地的纸张,像是落了她一地的悲酸苦楚。

  葛欢颜奔跑在风雪中,脸上的泪和雪花混在一起,冷风刺骨的寒。

  “欢颜,葛欢颜!!你停下!”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她回头望去,此刻的他们,都很狼狈,像是雪中被抛弃的孩子。

  谌江追上她,将她抱进怀里:“跟我回去。”

  两人穿的都很单薄,拥抱时冰冷且温暖。

  葛欢颜摇头,推开他:“不,我要去找我爸爸问清楚……”

  她要问清楚……

  谌江拉住她的手,耐心劝说:“你听我说,叔叔阿姨在国外,现在雪这么大,机场都停机了,我们改天再去,好不好。”

  葛欢颜甩开他的手,眼角挂着泪:“不好!”

  “我现在就要去问,我要问清楚,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欢颜,你听话,你听”

  “放开啊!!”

  她脚下一滑,整个人便从楼梯上滚落,这漫漫长阶,像是刺骨夺命的刀刃。

  跌落谷底,蔓延来一朵火红炙热的花朵……

  被雪覆盖的楼梯,结了冰层,她的血染红了那七米长阶。

  谌江好像陷入了耳鸣之中,手愣在半空中,他没有抓住她,差一点,就差一点……

  “欢颜……欢颜……”

  他踉踉跄跄地跑下去,难掩心中的慌乱,刺目的红,比上次还让他恐惧,又一次见他心爱之人躺在血泊中。

  还是她,为什么,总是她……

  阴沉压抑的天气,安静的让人喘不过气,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划破了整个风雪之夜。

  ……

  海城……

  “倾城,围巾。”良封浪将手里的白色围巾围在傅倾城的脖子上,怕她冷着,便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

  良惜橙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出门了,良无邪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书,对外出过圣诞节没有多大的兴致。

  微长的头发已经被剪断,干脆利落的短发让整个人更显沉稳,小小年纪,却不像那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小少年。

  良封浪走至他身边,蹲下身来:“无邪,爸爸认识很多医术优秀的叔叔阿姨,等雪停了,爸爸妈妈带你去医院治疗脸上的伤。”

  良无邪依旧没有多大的反应,摇头:“不用。”继续低头看自己手里的书。

  良封浪眉头轻皱,这段时间,他问了不止一次,每次良无邪都会拒绝治疗脸上的烫痕。

  许是知道良封浪不解,傅倾城坐在良无邪身边,问:“无邪,你能不能告诉妈妈,为什么要留着这个疤。”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良无邪放下手里的书,看向傅倾城,又看了看良封浪,问:“要用多长时间?”

  良封浪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回复道:“快的话,半个月就能恢复。”

  良无邪凝眸:“那这半个月内,荣鑫若是来了呢?”

  他听到这句话,便明白了良无邪这段时间来不愿外出时时跟随着傅倾城的原因。

  这个孩子竟敏感到了如此程度,怪不得,除了在良家时,他几乎寸步不离的待在傅倾城身边。

  良封浪抬手摸了摸良无邪的脑袋:“无邪,爸爸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弄丢妈妈,除非爸爸死了,不然谁也别想再伤害妈妈。”

  “无邪,爸爸要向你说声谢谢,这些年,谢谢你替爸爸保护妈妈。”

  两双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对视着,像是在进行心灵的沟通。

  这段时间来,良无邪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他知道,这个孩子还在怪他,怪他没能保护好傅倾城,让她吃了那么多苦。

  也应该怪他。

  傅倾城和良惜橙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父子两个。

  许久之后,良无邪终于点头回应:“好,我信你,希望你能真的保护好妈妈。”

  傅倾城莞尔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牵着良惜橙:“走吧,我们出去过圣诞节。”

  海城繁华街道上,落雪轻轻,与灯光交相辉映。

  良封浪一家四口第一次出来逛街。

  偶有路人见到良无邪时会停滞目光,良封浪感觉得到他对自己脸上伤疤的在意。

  谁家的小朋友不想漂漂亮亮俊秀明朗,何况良无邪本就是一个小帅哥,现在有了这么一个烫疤,被行人猜测指点,尽管没有浮于表面,心里总归还是不舒服的。

  良封浪买了一个针织帽子,给他戴上,微微遮住了他额角上的疤,说道:“天冷。”

  “谢谢。”良无邪回复。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不乏情侣和夫妻,良惜橙牵着良封浪的手,四处打量着四周。

  倏然停住了脚步,喃喃道:“爸爸……”

  良封浪低头询问:“怎么了?”

  良惜橙回头看了一眼良无邪还有傅倾城,握着良封浪的手又收紧了几分。

  神色复杂道:“哥哥……”

  良无邪眼神微冷,望向良惜橙刚才所看的方向。

  是荣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