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巨擘系统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这位公子。”抬手轻轻拍了拍那样貌生的不错男子“这葫芦姜某我也甚是喜欢,不知能否让与姜某?”话语中一并透露自己的喜爱与身份,他不信会有傻子认不得那齐国皇室姓,嘴角微微上扬等待着那人的回答。“姜?”贵公子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大笑那种,“我还是周朝大王呢!”不客气地拿走葫芦,一脸对你的不屑一顾。心内高兴,记得这是一个街坊。便在街坊内边走边逛。

  这是听到了一阵争吵之声,定眼看到一个富家子弟正一脸不屑的看着姜刻。于是向旁人问清楚了缘由,便走上前去。

  “这位公子,这糖葫芦本就是这为姜公子拿到的,你这就有点仗势欺人了吧。”说话间,将腰间系的那一块刻有“江”字的玉佩摘下“敢问公子是何人氏,竟如此猖狂”一路过来,姜枳烨依旧穿着那身黑色袍子,不知走到了哪,抬眼却见到自家大哥似乎在和人起着争议。

  很有兴趣地勾起了嘴角,索性将那长剑抱在了怀里,靠在一旁看戏。

  他和姜刻感情不深也不浅,...不,姜枳烨实际上和任何兄弟姐妹的感情都特别淡。郁积已久的心结还未解开,干脆出来透口气,于坊间游荡好半日一路上也未曾见着什么心仪之物。

  也不知那沙漠之中的老者究竟用意何在。所幸不去想东想西,一眼瞧见几个眼熟的人物挤在小摊前,登时心思一动,凑进人群听得几句大概知了个七七八八。

  装出不认识这几人的模样瞅瞅葫芦然后摇摇头撇嘴评头论足:“就一破葫芦,也值这么金贵两位公子哥抢。”

  复抬眼不经意扫过那位不知名的公子作出惋惜状:“这么一小破玩意着实有些丢份儿。”

  以海贝换了些布币,借助金钱眼,和三寸不烂之舌,从一枚小小的贝壳开始一路倒卖,手中此时已经拿上了一升粟,在出了名假货横行的赵国集市上,已经将本金反了两成。

  “匹布,欲易之”

  说着将粟米递过去,见对方表情有些怪异,心下大量,便又换做赵国方言。

  “附布币三枚,贤价”

  老板看看自己,又开始还价道

  “布币四枚,饶头详谈”

  自己看价格已经差不了多少,便做最后的冲击道

  “布币四枚,饶麻一尺”

  老板叹了口气,也只好成交,如此,便有有了布与麻,以麻扎布后易于它市,更是收获颇丰,此地虽民风剽悍,却不甚口舌,自己只是一番砍价叫价,便足以翻上五成,眼见收获颇丰,也该见好就收

  正要寻找其他人却看见一旁姜刻与一位公子在讨论什么,便也兴趣使然,去凑个热闹,静观失态发展

  若不是那证明身份的玉佩遗忘在了自己像是暂时住着的房间中……算了,看面前之人如此,想来也是认不出那只有齐国尊贵的太子拥有的玉佩吧…手不知何时抽出了腰间别着的折扇打开掩着面眼睛中尽是轻蔑。

  这小小的赵国还真真是比不上自家的齐国,想来这个国家像这面前人一样的人应该也是不少。对于面前之人如此看不起自己的狂妄之言感到好笑下意识冷哼出了声音“呵。”

  在这僵持之时人群外进来一名女子为自己打抱不平,心下一惊后面对着那女子开口感谢“多谢姑娘出手相助。”后也感兴趣的想知道那嚣张男子的姓名,不把那男子说过的周朝大王之言放在心上,开口询问“敢问公子是赵国哪个名门之后?”贵公子嚣张地正打算说话,见人越来越多,更是高傲道:“陆九在此,你有何见教啊。”

  看了凝儿的玉佩他明显一惊,但还是梗着脖子道:“不过一个将军罢了,有什么了不起!我陆家,在京城也是能和贵人说上话的!”

  “怎么,你们还有什么靠山?我就不信会比小爷高。”

  看着人越多越乱,不由的扶住额头,姑且先再仔细看看,看这葫芦成色的确不错,不过百两黄金确实有些不值,略微有些戏谑的一笑后,脸色赫然变的铁青,示意宋天讲完话便早些回来,莫要言重。

  然而心下早已有了一番算计,若说此公子是当地一霸,横抢便是,姜兄是齐国人,讲的是标准的齐国官话,而这位公子显然不认得姜兄显赫身份,既然如此,便说明此人并非豪强,而恐怕是……乡中颇有权势之人。

  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此时若说这一行中谁最有办法,恐怕只有赵凝儿了。宋天去也罢了,只担心这葫芦所谓出众的“价值”并不尽然是其物质,机缘本身,不也是千金难买么,至于是什么缘……

  不说,不知道“哈”眼中笑意越来越明显,口中已经冒出了一声,在意识到明显的嘲笑后赶忙收敛起来“陆公子。”话语中的不耐烦也逐渐明显起来“你们这小小赵国皇帝见了我都该有些忌惮我这下一任的齐国皇帝。”来到那人耳畔边低声说着“呵,以后若是死了,你最身上先要怪的便是你那不让你学好认清人的父母。”自己看中的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未失手过,不过自己从来是在深宫中待着等待那自己想要的东西被人送来。

  像是想起什么又在那名为陆九的公子耳畔继续补充道“哦对了,若是以后你们这小小齐国没了,你那时没死都会被全国上下的记恨着。”说完缓缓离开那人耳边继续往脸上扇着风笑着。

  “陆九?不认识!”听罢他的话,脸上闪过一脸不屑的神色。

  “不知公子和京城的那位贵人说得上话呢?”脸上虽说是展着笑容,手中的流云扇却也是先展开了!

  “不管你的靠山是谁,今天,本将军非教训你不可!你目无纲法,该当何罪!”话刚说完,手中的流云扇刮起了一阵劲风。

  “若他死与这街市上,便说这人是我江凝儿杀的!与他人无关。”收了手中的扇子,对众人说道。修正下面的旁白那贵公子被你弄的满身伤,侥幸捡了一条命,再加上有史官乙出来证明身份,总算知道自己是踢到了铁板,更是惹恼了一位兵家修士。“大仙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他跪在地上磕头磕的震天响,就怕你真的把他咔擦了,幸好史官乙打了圆场,才让他活着离开。贵公子明显被你这番话给惊到了,他本来还不是如何相信,却被找过来的史官乙憋着笑给他看了你的身份玉牌,原先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害怕,直接瘫软在地上,连滚带爬地跑了,再也不敢和你抢葫芦。

  史官乙看了葫芦一眼:“能养剑的好东西,收好吧,卖出去也行,兵家儒家那帮剑修,倾家荡产也要拿下。”又对你们道:“你们逛的差不多了,要不去洞庭书院走走?”

  这是赵国的边境,一座小城。

  小城里,唯一拿的出手的,便是一座书院。

  名为洞湖。

  在小城的百姓眼中,能在书院读书的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过对于各家各派精心培养的天之骄子们,也就值得史官乙口中的还算宽敞散个步了。

  在那人又一次被告知自己身份时才终于相信了,自己的威胁的话语加上又有人帮自己证实身份让那人更加害怕,慌慌张张带着他自家的下人快速离开这里。

  ”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口中轻声吐出这两个字后转过身子对那史官乙和那女子点点头表达感谢“多谢。”后又面对着那小贩说着“那么这葫芦我就拿走了。”

  拿过那葫芦于自己手中仔细打量,下一瞬听到那史官乙的话眼眸微亮心中感到满意拿好那葫芦。“书院?”刚才那群人看热闹时讨论说的消息自己也有听到那么一些,刚才那**的一兄也有在里面,名气,倒是挺大的样子。冲史官乙点点头表示自己去的意思,自己完全是冲着对刚才逃跑的陆九的兄长而去想看看是否是会同那一样的人。

  将身上钱财收入境界之中,正打算要跟随史官乙一道前往,却突然腹内剧痛,也许是方才尝的醋让自己有些水土不服,便告假方便,寻便所而去。

  一方面,所谓书院恐怕也只是地方子弟私塾,方才又与一公子交恶,只怕是再难有什么善缘,倒不妨迟些再去,便在问清书院地点后转身入了巷子。

  自己的嗅觉希望是错的,不然只怕,有一劫难逃。

  在客栈无所事事地宅了两天,刚准备出门逛逛,却在吃早饭时听闻店小二和客人说着昨日一位公子被兵家子弟逼的上吊自杀,心下一惊,暗道不会是同行的那几个兵家人吧,便拉住店小二问道“小二,刚刚听你们说什么上吊呢?我这几日不曾出门倒是没听到”“这位客官,你是不知道,”小二义愤填膺道:“前些天,在这大街上那陆九和某位兵家人起了冲突,被打了一顿,本来嘛这事就算了结了,可那兵家子不依不饶,逼得那书院君子被迫自杀谢罪啊!”放眼望去,也都是对这件事的议论纷纷,众口一词兵家欺人太甚!从一旁绕开,在门口等着大家会房,才走回去,可惜没一睹那位君子真容,也只好作罢,夜晚,借着月色,不断梳理一条条线索,经过无数次推演,最终才得出一个结果

  无论如何,这乱局都找对了人,当局中每个人都最大化的发挥自己的作用时,一个恐怖的结局早已注定。

  早晨,太阳初升,从客房中走出来,便听见酒馆内议论纷纷,便也找个地方,要一盅酒,向身旁人们打听,听内容,约摸有关于那个君子。

  但在听完所发生之事后,却有些哭笑不得,与自己所推测的结局无大相异,只怕这乱局,自己已经卷入了正在此时,一位卖报的摊贩突然路过,还不小心掉下一份报纸。你捡起报纸,状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将里面的夹层夹在手上,追上去将报纸还给他。回到屋中,密信上只写了几句话,大意是他儿子最近来了赵国,请你务必好好照顾,为他效力之类的话。落款是商家巨子。也是商家的家主。信上还说,请你明日去隔壁杏花镇镇口接他昨日集上归来,便听晓了姜刻师兄与陆九公子与摊前纷争,只为了一个颇有眼缘的葫芦。

  这个葫芦莫不是什么宝物,这个陆九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纨绔,偏偏与齐国风太子,本国的将军抢东西?这是世人又如何说道。是陆九飞扬跋扈狗眼不识,还是太子将军仗势欺人无理百姓,啧啧啧,这人言可畏,说与不说,如何传言都是把双刃剑啊,若是有心人添油加醋,再被无知百姓这么一传,嗯,难解决,早就说过出门在外不可暴露身份,偏偏他们这几个天潢贵胄心气儿高眼里不容沙子。

  一觉醒来,流言四起,那陆九公子的哥哥居然昨夜里自缢身亡,而且最要紧的是替弟弟被迫谢罪?!

  事有蹊跷,像是有人刻意为之,无论是自杀,还是流言似乎都有人背后引导,明显针对的是姜刻师兄和江姑娘。

  “姜师兄,看来我们一入城就被人盯上了。江姑娘,这里是赵国,你最熟悉,不如你托人打听打听,这两兄弟究竟什么来头,调查此事的官员可是能行方便的人。”

  “青山兄和宋天兄,你们可否帮忙调查此事,这个陆平的死因不明,断不是外界传闻自缢而亡的。”

  晓雾自觉自己一没家世势力,二没武功法力,在这件事上能帮上忙的就只有他们了。

  “姜师兄,你身份有碍,这脏水泼的又很是时候,所以不宜大张旗鼓。”

  p我们分头行动可以吗?情报互通有无啊手中转着流云扇走下了楼,却见那人言议论纷纷。

  走近听清才知道,那陆九的哥哥竟然自缢身亡。而且还是为弟谢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