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科技大仙尊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只需要一点时间
  “太初坤艮之道的气息?毒功?这……这不可能……”

  三观早就碎成渣了的杨信勇嘴里含着这句话,愣是没有说出去,毕竟他自己也被目前的情况吓到了。九墟仙道功法繁多,专注于毒功的确实不少,但绝大多数毒功都勾连着太初生泽之道,其他八条太初大道中的毒功少之又少,西门戎通过太初雷金之道施放毒功已经是很让杨信勇惊讶万分了,而通过太初坤艮之道施放毒功?这是幻觉呢?还是在做梦?或者说他真的疯了?

  数个呼吸之后,杨信勇又惊讶地意识到“西门小贼同时掌握太初雷金之道和太初坤艮之道”这个可怖的事实。

  ……苍天啊……我……我到底惹到的是怎样可怕的人物啊……啊啊啊啊……

  杨信勇好歹是元婴期修士,虽然心持几近崩溃,却依然本能般张开灵识,去探求战场上的各种细节,很短的时间之后,他再次感受到浓重的太初鸿蒙之道和太初坤艮之道互相倾轧的气息,前者显然来自域外天魔本身,后者则来自西门小贼的“皮卡丘”道兵。

  作为这种激烈倾轧的结果,十丈高,形如多腿蘑菇或者说水母大妖的魔怪行动的速度也明显减慢下来。

  “它未曾遭遇过这种层面的攻击,因此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西门戎在阑珊眼前展示着一张错综复杂的虚拟影像,上面密密麻麻的是跃动的文字和数字,“构成‘皮卡丘’的是微型傀儡结构单元,本身就具有掠取元素的能力,而在‘皮卡丘’宏观上的操作系统被‘魔光’强行覆盖之后,微观上的机制被启动了。”

  “所以说,现在毒翻魔怪的,其实是硅基灵兽版的‘海拉细胞’?”

  “很优秀的比喻,我的小姑娘。”

  阑珊当然知道海拉细胞,那是地球古代一个得癌症而死的倒霉女人被取出来培养的癌细胞,虽然海拉本人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但她的细胞依然作为实验材料活在地球的实验室里。

  “这个事情,仔细想来有些诡异的说。”

  “哪方面的诡异?”

  “免疫系统方面,毕竟海拉细胞无法在其他生物体内生存,更无法大量繁殖,这是普通级别的免疫系统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明明更加强大的域外天魔,又怎么会让微型傀儡结构单元在自己的体内肆虐横行?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关键的存在?或者说是不是打开了某种不该打开的魔盒?”

  “你是在说‘灰蛊之灾’么?”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太可怕了!”

  西门戎在之前确实教过阑珊这个概念——“灰蛊之灾”,那就是无限增殖的冯诺伊曼机器造成的可怖灾害,这种机器只要自然界常见的物质就可以“繁殖”,数量如同几何级数一般扩张,最终足以吞噬星球……甚至宇宙,而阑珊的担忧也在于此,如果那些进入疯狂增殖模式的微型傀儡结构单元已经能够抵御域外天魔的免疫系统,是否可以说它们已经蜕变为一种无限增殖的冯诺伊曼机了呢?

  “答案是:否。”

  “嗯?”

  “我们仔细看一下当前那头魔怪体内的情况,”虚拟影像上标注出数千个“病灶”,“域外天魔的身体组织正试图将所有的微型傀儡结构单元炼化,而微型傀儡结构单元依靠急速的增殖速度在死抗,这确实很像是免疫系统和癌细胞之间的较量,包括能量来源都是那么的像。”

  “我明白了,由于微型傀儡结构单元其实是在汲取域外天魔体内的能量进行增殖,所以它的增殖速度取决于域外天魔体内的能量总量,如果它能够活活耗死域外天魔,也会如同耗死病人的癌细胞一样,失去能量供应,当然对于这些硅基的‘细胞’来说,它们或许会‘死亡’,但不容易‘腐烂’。”

  “你认为,域外天魔和微型傀儡结构单元的征战谁会获胜?”

  “我想前者的胜率大一些,我们必须趁此机会做点什么。”

  “那是当然,毕竟我们必须在不暴露神机营真正主力的前提下,解决这头域外天魔。”

  解决一头十丈级域外天魔看起来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出动神机营的舰队,来几轮集火,魔怪一定会死挺,然而这样会引起九大仙门对神机营舰队的特殊关注,并不符合“闷声发大财”的发展道路。因此西门戎和阑珊当前的做法其实是竭力隐藏神机营的真正武装力量,给九大仙门留下一个“神机营主要依靠西门戎和阑珊的个人法术神通”的误导情报。至于你问当前实际境界只有金丹期的西门戎和阑珊是否可以击毙一头战力已经接近合体期的魔怪?这个问题和问一男一女两个原始人是否能够击毙一头超巨型猛犸象差不多。

  两个原始人披着兽皮,拿着石头和木头绑在一起的长矛、标枪去猎杀一头超巨型猛犸象?这肯定死,而且是死成一滩大肉饼的那种死。但如果你让这两个原始人有足够的准备时间,设下足够狠辣的机关、陷阱,在尖刺上抹上蛇毒,那么他和她成功击毙一头超巨型猛犸象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我们需要的,只是准备的时间,还有直面域外天魔的经验。放心去做吧,我的小姑娘,发挥你的想象力,符合天道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好的,西门先生,借给我一些‘皮卡丘’的原料,可以么?”

  “没问题。”

  在杨信勇惊恐而懵逼的眼神注视下(毕竟他之前赫然发现西门戎和阑珊竟然熟练地使用着‘光驰电掣’,这可是分神期才能掌握的神通),阑珊做了让他更加惊恐和懵逼的事情。一些“皮卡丘”在崩解,从黄色的“老鼠妖”变成了深黑色的粉末,这些粉末急速拼装、融合,成了一个深黑色有独特外形的物体,就仿佛……莲台。

  阑珊的双手和柔性机械臂编织着法术实体,然后一层青蓝色的冰霜爬上了深黑色的莲台,短短数秒钟后,换了“皮肤”的莲台闪亮登场,而在灵识层面,杨信勇赫然明白了阑珊在做什么。

  ……这个莲台……是一件强力的法器?……

  ……苍天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祭炼出一件强力法器……

  ……这种祭炼速度……是在刺激人呢?还是刺激人呢?或者是刺激人呢?……

  ……这个小丫头片子据说是魔女红莲华反叛的分身……

  ……现在看来,她确实有反叛魔女红莲华的实力……

  阑珊没工夫搭理正在思绪万千的杨信勇,而专注于构筑法器。这件法器可不仅仅是坐骑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外接式的法术威能放大器,或者说它是一个浮动的炮台问题也不大,总之这是一个一加一大于二,让阑珊在太初离火之道和太初鸿蒙之道方面的战力提升到至少分神期的强力存在。

  “虽然青莲华是霜炎宗编造出来的名号,不过其实我还是很喜欢的。”阑珊很任性地给祭炼好的法器加上一个“青莲华台”的名号,然后一跃而上。青蓝色的莲台开始缓缓上升,然后一层透明的法术实体开始包裹住青莲华台和居于其上的阑珊,形成一个本质上是流线型的良好空气动力学外形。

  “开始飞遁。”

  “空中特技。”

  “太初离火之道-繁霜式。”

  “太初离火之道-真炎式。”

  “太初流形之道。”

  “测试完毕。”

  “初步推定战力:分神期。”

  杨信勇心中一千万头牛妖奔踏而过,眼珠子突出来老长。这就分神期了?他按照现在的修炼速度,就算一切顺利,也要数百年才能达到分神期的境界,阑珊这个小丫头片子,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获得了分神期战力?

  ……吹牛……一定是在吹牛……

  ……忽悠人的……哈哈哈哈……

  ……幻觉……

  ……都是幻觉……

  杨信勇拼命忽悠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假象,但无论是视力还是灵识都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骗自己还骗未遂的感觉,真心不好。

  “谁让这魔门妖女是红莲华反叛的分身呢?人家底子好,不服不行!”杨信勇一边嘀咕着“她奶奶的,人就是不一样”的操蛋事实,另一边则按照偷看着西门戎在做什么,这厮在指挥一群皮卡丘修塔?他修塔做什么?

  在地球古代长期作为强力火力象征的炮塔,在九墟却存在感不高,毕竟高阶修士本身就是强力的可移动炮塔,而低阶修士结阵多少也能起到一点点炮塔的作用。至于西门戎现在在“金属森林”基础上修筑的炮塔,在杨信勇眼中处于“不知所谓”和“不明觉厉”的模糊分界线上。由于科技树的不同导致的鸡同鸭讲,杨信勇实在无法推测那些炮塔的真实威力如何,在某种意义上他甚至希望这些炮台的威力小一些,因为他很想看到西门小贼吃瘪。

  时间正如同流水般疯狂流逝,在西门戎的炮塔群和阑珊的青莲华台构筑好不久,那头十丈级域外天魔终于完成了对“太初坤艮之道毒功”的决定性胜利。

  画风不对的净天讨魔之战,再度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