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提前暴露
  “杨过!前面东南方向有一处洼地,我们就去那里解决他!”

  解决他!这可谓是嗷嗷叫啊!一下子就把精气神给叫出来了。杨过和小龙女之前也没少吃这家伙的苦头,自己一直不敢动手也是因为实力不济的原因,现在可是恒仏主动说要动手的。断然是不能在失去这此难得机会了,难得的除掉萨摩耶的机会了。即便恒仏是不会下杀心的,在自己的推进之下也是要这家伙无力回天。

  飞艇以最快的速度下沉,下降。当然也直接正面着地了。飞艇侧面接触地面滑行了好几里才停下来,基本上舱门都不需要打开的,因为这飞艇已经是彻底报废掉了。不单只是动力单元已经作废了,就是这船体之上已经是面无全非了。

  当恒仏出来的时候吧!这萨摩耶已经是在飞艇前面等候多时了。果然是没有跑掉的说,刚才还放出去了自己的替身之类的法术,果然这家伙是一心就在这杨过和小龙女身上的。还想着说一定会上当中计了之后去追逃跑的替身。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直都盯着杨过不动的。果然杨过这家伙是暴露了吗?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恒仏也放宽心了,现在这家伙一个人前来。现在自己这边有两个半战斗力,这家伙等于是送羊入虎口的说。

  这家伙其实敢追上来的说其实也是能够明白的,因为恒仏一直都是在隐藏着自己灵压的说,所以这家伙敢冲上来也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以为是说自己要对方的只是小龙女或者是半残的杨过而已。这两人要是在灵力全放的情况之下还是能够认出来的。先不说这里面的恩恩怨怨吧!反正现在自己也是被卷进来了,自己也不可能求饶离开的。而这家伙也没有想过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修士回去。上次算计小龙女的时候已经让这家伙逃跑了一次了,搞得这一次的回来复仇的说。

  这次就绝对不可能放虎归山了。可是当飞艇的残骸里面走出来一个陌生的身影的时候。萨摩耶就愣住了,这攻击自己或者是说算计自己的人一定在这飞艇里面的。自己对于水晶也是有所谓的感知办法的说,还是能够感知到这飞艇之上有一些微弱光芒在散发的。而后面下来的才是杨过和小龙女。

  “原来是你们两个啊!我当初就不应该心软就应该铲除你们。不能够放虎归山的!不过也好!这次就让我们有了一个了断吧!这位是?看来这次你们是有备而来的呀!这以为就是你们所谓的帮手?正好了!一网打尽便是了。”

  口气倒是不小的,可是恒仏能够感觉到这个家伙是有畏惧之心的。应该是想着办法试探一下自己的。这是在想办法撤退了吧!其实这家伙撤退对于恒仏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自己也免得说去掺和了。可是对于杨过这两人就不好过了,完全是追杀杨过小龙女这两人的。而且这两人原本就已经是脱离族群了,原本就是无依无靠的说。如果说在这里都不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么萨摩耶一定是会发出追杀令的。

  这偷东西嘛总是一个不好的名声,就是怕危害到这两人的名声而已了。恒仏没有多说什么了吧!自己也是掏出双刀了,直接从这飞艇里面走出来。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虽然是说恒仏没有将灵压全部爆发出来的说。可是就这迎面而来的杀气还是能够感受到的吧!恒仏掏出鸳鸯双刀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想着说不沾点水分的。

  “敢问这位英雄好汉就非要袒护这二人?这是私人恩怨,我劝这位好汉还是让开一边让我们自行解决便是了。”

  这话未完啊!小龙女直接激动地上前朝着萨摩耶就是一口水过去了。

  “呸!你这种蛇蝎小人也好意思说?你当初做的那些事情是怕我们抖出去吧!想要杀人灭口吧!恒仏前辈这家伙在外面做乖乖仔,其实私底下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的道德沦丧的事情。这种人就应该会清理掉的。前辈这样吧!你已经是帮了我很多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两夫妻吧!对于这种蛇蝎小人,为了社会为了上界也好都是应该挺身而出的。”

  恒仏还是比较欣赏小龙女的措辞的,把萨摩耶上下十八代祖宗都骂遍。做了那些坏事的之类的,以前的一些经历之外的事情。基本上是被拔个精光的说,说得这萨摩耶脸一会红一会黄的说。

  “恒仏前辈!千万是不能这伪君子回去了。我们就在这里就将其消灭掉吧!你放心吧!在江湖之上这家伙早已经是臭名昭著的说,您这可是为民除害啊!”

  杨过这家伙也不知道和这萨摩耶有什么血海深仇的说!竟然如此的咬牙切齿的。也是将恒仏的整得有点下不来台了。和解似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杨过这家伙自己接触不多可是这家伙毕竟也是看得出来的人品,温润如玉的性格也是暴跳如雷的话,相信这里面是有理由的。自己不打算做什么,如果这家伙让路或者是让道的话,恒仏最多是将这家伙的一部分记忆给洗掉了。

  说错了!不是恒仏!恒仏才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去洗同等级修士的脑,可是禹森作为神魂是有这个能力的。以神魂的身份进入其中便是可以肆意破坏了,这当中秘术就和夺舍是差不多的,可是夺舍之术吧!一个神魂也只能够用一次的说,这种秘术就不一样了。当然就是说萨摩耶真的愿意和解的话,听这话如此之冲的话!自己还是能够明白的今天是鱼死网破了。感觉这两人就一直在后面怂恿着自己的。自己也不能干坐着啊!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