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千一十五章 魔法师向修真者请教?
  第二天

  江左起来的时候苏琪还是没有起来,看到还在睡觉的苏琪,江左小心翼翼的起来。

  然后穿衣洗漱,确保自己已经彻底起来,不会继续睡觉。

  这样就很好了。

  毕竟苏琪都睡了一觉了,她精神可能很好。

  这不是好消息。

  只是江左刚刚洗漱出来,就看到苏琪已经起来了。

  她坐在床上揉着眼睛。

  然后才看到江左:“你去哪了?”

  说着苏琪还打了哈欠。

  她好久没睡了,就算现在升级了也是很困的。

  虽然四阶了,但是还是想睡觉。

  听到苏琪问话,江左道:“给你买早餐,你要吃什么?”

  苏琪想了想道:“嗯,我想吃……”

  “我看着买,”没等苏琪说完,江左就直接抢答了,然后道:“你接着睡吧。”

  苏琪:“……”

  看着江左走了,苏琪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不由自主的笑道:“我家老公刚刚是不是想多了?

  这样的话,今晚只能把自己献给他了,嘿嘿。”

  说着苏琪就又闭上眼睛睡觉了。

  等江左回来,肯定会叫她的,反正今天应该没什么事了。

  有事起来再说。

  ————

  江左走在路上,他刚刚突然想到,苏琪想吃的东西,可能不是包子馒头。

  绝大部分可能是蛋糕之类。

  一想买起来太麻烦,还是自己看着买吧。

  不过他这时候特地拿出了万叶仙灵跟万灵石,主要还是想看看离得近会不会跟苏琪有什么共鸣。

  看了会后,江左发现并不会共鸣。

  也就是说,现在的万灵石,限制了万叶仙灵?

  如果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

  至于到时候把这个东西送给谁。

  这个只能看情况了。

  毕竟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让人融合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这般想着江左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剑十三。

  江左挺诧异的,一大早的剑十三给他打电话干嘛?

  “剑十三?”接了电话,江左问道。

  随后传出剑十三的声音:“小友刚刚回来?”

  江左道:“嗯。”

  剑十三道:“听说万灵石被抢,万叶仙灵不知是否被得到。”

  江左只是随后哦了一声:“哦。”

  然后剑十三道:“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江左:“……”

  想了想江左开口道:“还有个至高传承。”

  “恩。”剑十三很惊讶,不过他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过多询问。

  有个概念就好了,其他的再说吧。

  随后剑十三又一次开口道:“对了,昨晚来了群魔法师,貌似是来交流魔法的。”

  听到这些江左不由得愣了下:“魔法师跟修真者交流魔法?”

  虽然魔法修真,最后也算殊途同归,但是正常来说,前期他们是没办法沟通的吧?

  江左两者都会,他知道这两者是有共通点,但是非要沟通,也沟通不出什么东西啊。

  所以这些人找他们沟通个什么劲?

  剑十三道:“可能知道圣地有位元素使吧。”

  江左愣了下道:“元素使礼乐?”

  元素使他就听一个人说过,那就是当初那个礼乐,他代表人族参加了神战。

  所以元素使应该是来自外界的。

  这么说当年他留下了传承?

  “圣地记载过最强魔法师礼乐,他也是元素使。

  而圣地也确实有个地方有元素使,只是她已经“死”了。

  或者说不愿意苏醒。

  而魔法界不知道听谁说圣地有元素使,就过来想请教一下。”剑十三说道。

  听到这里,江左不由得道:“他们是来踢场子的?”

  剑十三道:“差不多。”

  江左点点头,这个简单,圣地也不弱,剑十三更是强大。

  直接送他们一剑就好了。

  所以江左也不在意。

  至于什么魔法师元素使,跟他又没关系。

  他跟苏琪分开这么久了,应该是不想再分开了。

  所以他就不参与了。

  不然他还没生气,苏琪就得生气了。

  苏琪这人脾气挺火爆的。

  当年表现的那么明显,他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摇摇头江左就挂了电话去买早餐。

  等他买了早餐回来后,苏琪还是在睡觉。

  然后江左也不管苏琪,自己先吃了,然后看电视去。

  这样就没人打扰他看电视了,真好。

  好几天没看了,总算有机会了。

  ————

  魔修地界

  魔修南萱现在还是重伤待在家里,但是不同的是,这次她心情很好很好。

  虽然有点不舍得,但是也够了。

  她来到自己的密室,把法术留影的光球放在某个书架上。

  这上面还有一个法术留影。

  显示的是丹雪魔女小时候的样子。

  魔修南萱看了看那个法术留影道:“雪儿小时候也很可爱,可惜才几岁就不知道被谁带歪了。”

  把默言的法术留影放上面后,魔修南萱就转身离开了。

  只是离开的时候,嘴角不由得道:“谢谢,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而在外面的黑袍魔修坐在山峰边缘叹息:“亏了,还是亏了,不,是破产了,真的破产了,有点活不下去了。”

  这次黑袍魔修付出了很多,但是除了他师妹的钱外,其他的都没收回来。

  鬼修那边过不去了,暂时也没联系到人。

  海边刀客那没有明确的交易合同。

  这让他不知道如何去收债。

  至于那个圣地的人,他不太敢去。

  圣女的光辉太强了。

  他师妹除了容貌,其他的完全不能比,跟这种人交易太容易出事。

  “感觉有点活不下去了。”黑袍魔修叹息道。

  “师兄,你到底跳不跳?”一边的丹雪魔平静的看着黑袍魔修。

  仿佛就等着他跳下去,然后继承他的财产。

  黑袍魔修看着丹雪魔女道:“师妹,你知道身为一个商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丹雪魔女道:“诚信还是黑心?”

  黑袍魔修道:“是止损。”

  丹雪魔女不解。

  黑袍魔修道:“简单来说就是思考以及创造,首先那个清莲看起来不是那种赖账的人,甚至可以说有点……”

  黑袍魔修思考了下,找了个适合的词道:“嗯,是善良。”

  “善良?”丹雪魔女想了想,点头:“有这点感觉,但是那又怎么样?”

  “善良的人,说好听点是单纯,说白了就是有点傻,如果她知道我损失惨重,你觉得她会不会赔?”黑袍魔修说道。

  丹雪魔女道:“可是她有心无力啊,二阶的她哪来的那么多钱,你损失的可不是一点灵石这么简单。”

  黑袍魔修笑道:“这就关系到创造,有时候没有机会要创造机会,清莲小仙子是没钱,但是不代表那个圣女没有,她们关系可不差。”

  丹雪魔女好奇道:“可是你不是不敢跟她交易吗?不是嫌她太耀眼了吗?”

  黑袍魔修神秘一笑:“我找人给她送了封慰问清莲仙子的信,是单纯以及好心的慰问。

  不涉及任何交易。

  只是顺便写了为了掩护清莲仙子,用了大量的法宝,所幸大家都活下来了。

  当然我也感谢仙子挡在前面,这些都是我应该的。

  我还提到了海边刀客,我们两是一起帮忙的,功劳是一样的。

  这样的话,月莲圣女,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

  丹雪魔女道:“她要是不明白或者假装不明白呢?”

  “实在不行就是友好的交流,到时候有一点点情谊,也是有点用的。

  所以说,这只是在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