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星魔劫 > 第280章 道心松动
  见那青年悲伤欲绝,一中年人便一手搭在他的肩上。

  “莫石,为父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在三十多年前,为父也一样面临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为父比你还小上几岁,现在还不一样挺过来了。

  看样子,他们都是官军,我们无法立刻复仇。

  但是,他们此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只要做些事情,让他们无法完成任务,就能让他们全部给我们的乡亲陪葬。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与他们硬拼?

  从现在起,他们就是我们的猎物,我们的命,比他们珍贵地多!”

  听了他这话,莫石的心中倒是好受了很多,随即道:“真的?”

  “你父亲什么时候会说废话?此仇不共戴天,我们一定要让指使者终生不得安宁。

  可以的话,定要灭他满门。

  不知莫赇他们有没遇害,我们留下点记号,然后去伏击进入妖森之人,夺取他们的修行功法吧。

  现在也只有用此法,才能尽快提升实力了。”

  “冯阳,这可是你一贯都不赞成的做法,你确定了吗?

  此事一旦做下,可就再也难以回头了!”

  “是啊,谁不想抢夺他人财富来满足自己啊。

  一但做了,也就收不回手了。

  可是,我真后悔没有早点下定这个决心,否则,我们的乡亲,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冯阳的射艺惊人,仅凭练习弓法,竟能达到了武师的境界。其资质之高,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

  不仅如此,他还心存至善之心,从来都没以如此奇技去抢夺他人。即便是没有正当的武学功法修炼,他都没生出过抢夺他人功法的心思。

  可是,现在一下让他们失去了百余亲友,顿时让他的本心生出了一丝变化。

  “说的也是,凭你的资质,在二十岁就凭自己的努力达到了武师境界。

  要是早点抢夺他人的上层功法,现在也至少有高级武师境界。

  不仅如此,我们的村民,也不至于没有防身之能。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受着。

  这样,我们以后多收拢点人,占个好点的山头好好发展一断时间。”

  “好吧,莫兄,你的脑子灵活些,又有领秀风范,就由你带这个头吧。

  走,最近进入天傲森林的人好像更多了很多,竟还有百人大队一起进入,真是耐人寻味呀!”

  边说着话,冯阳便首先行动了起来。

  “是啊,他们一定是进来寻找急需宝物的。

  这样,我们先伏击小队人马,问清情况再说。”

  莫石之父见冯阳行动了起来,便是拉上莫石兄弟跟了上去。

  这几天他们都在森中狩猎,而骆飞也就在这几天才来的天翼王国。

  所以,有些事情,他们是不清楚的。

  “小芳、小五,你们都跟着莫石哥俩,伏击敌人时,你们都藏好。凭你们的实力,是伤不到敢于进入天傲森林地人的。”冯阳现在一脸沉重,只见他边走着路道。

  小芳和小五是冯阳的子女,现在也就十七八岁,所修的,自然是他的弓箭技术。

  要说武学境界吧,也就六七星武士而已。

  这样的实力,对于武师,是造成不了多大伤害的。

  然而,敢于进入妖森内的武师,又会是一般的初级武师吗?

  不管是不是,他们都得保险起见,尽可能的避免小辈受到伤害。

  而齐浡等地目的是骆飞等,所选的营地,也正是骆飞等所路过地方向。

  再就是,骆飞又正好让他手下的两队人马在周围猎取兽修晶核,很可能就将会是莫冯两家人的首次伏击对像。

  他们将会结下什么样的缘,也就只能看天意了。

  不多时,他们六人便在一处山谷找到了第一队目标。

  只见他们都已经埋伏好,只听莫石之父道:“那家伙应该是他们的头,你射他的头,我射他的心脏。若非如此,怕是弄不死他。”

  而他们的这个目标,却是毫无察觉。

  还正蹲在地上给人包扎伤口,在他的周围还躺着一头庞大的妖熊。

  只看那妖熊的个头,就知道其实力定然不低,当在晶核高阶境界以上。

  凭着他们能在不使用武器地情况下将其击毙,就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都在中级武师境界左右。

  再加上他们那灵活地战技,要是不两人同射一人,还真的很难达到目的。

  只听‘嗖’的一声,竟是四箭齐发,直朝那人飞射而去。

  然而,这人突然由面向他们,转为背向他们,就在箭支要射到他时,却是被他背上的双刀给挡了下来。

  当的一声,四箭同时射在双刀之上,竟是连声音都一齐传了出来。

  “谁,大家小心!”背刀之人立刻大声喊道,并且提着棍着看向箭支飞射而来的方向。

  然而,也就在他喊出话时,又有四箭向其他人飞射而去。

  这回的四箭那是分射其他四人的,也是他们在发射出第一轮后,立刻做出的决定。

  毕竟他的对自己的射技非常的有信心,可是,却是没想到天意如此,目标竟会在这时候转身,并且站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那个被包扎的伤员突然大喊道:“叔父,冯阳叔,你们住手,我是莫赇!他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听得他如此大喊,冯阳立刻放下了再次搭起的箭支喊道:“莫赇,你怎么受伤了,其他人呢?”

  “冯阳叔,他们,他们都已经被妖兽杀死了。

  不知为什么,在这外围,多了很多晶核境以上境界地妖兽。”

  而这时,莫石的父亲却是起身将那弓箭往莫赇方向一扔,而后抱拳道:“对不起,莫某人等差点误杀恩人,甘愿接受各位恩人任何处罚!”

  边说着话,却是边向莫赇走去。

  就在他起身时,冯阳也是如他一般,将那弓箭扔了出去,而后向莫赇所在的方向行去。

  莫石等现在还都隐藏在较远的一个杂树林中,在见得父亲和冯阳都将弓箭扔掉时,都是顿感莫名其妙。

  而距离之远,又不足以令他听到他们的对话,这让莫石心痒难奈,又想要冲出去看个究竟。

  “二弟,站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冒险。”

  莫石才刚站起身,便被兄长而拉了回来。

  “大哥,父亲他们如此,一定是没伤到敌人,反而被敌人发现了。

  要是我们现在不过去看个究竟,就会错过见到敌人地机会。”

  “要去也是我去,就你那脾气,不坏事才怪。

  可是,若我不在,谁还能拉的住你?”

  “好,我答应你呆在这,你去看,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莫石咬紧牙关,终于下定决心道。

  “真的?”

  “自然当真,快去吧。”

  看着莫石一脸坚定的表情,做为兄长的他,也是觉得他此话可信,而后道:“好,你们保重,要是我们有个万一,你们立刻离开。”话毕,他便向冯阳等之前所埋伏的地方潜行而去。

  而被伏击者,那个背着双刀,提着棍子的,自然就是白鸿。

  好在他提醒及时,那另外四箭,只是伤到一个队员的手臂,倒是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伤。

  “莫赇兄所说的阳叔,可就是你?

  没想到你的弓箭之技,竟能凭借自己的努力修炼到如此地位,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日之事,就此算了。

  但是,白鸿很想知道,你们今日为什么会做出此等事情来?”

  白鸿在见得他们竟如此坦然的走了出来,而且还甘愿任由自己等处置,顿时将之前被袭而生出的怒气一扫而空。

  虽然他已经决定不对冯阳等怎么样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在他们的弓箭之下走了一回鬼门关。怎么着,也得弄个明白。

  很多事情也就是这样,一但把事情都坦然的说清楚,也就更容易将一些恩怨理出个头绪来了。

  “我们的村子被人灭了,所以想要伏击几个武师夺取武技秘籍,以提升实力,而后为乡亲们报仇血恨!”莫石的父亲,也算是在生死边缘行走的人,这种场面,并不足以令他慌张。

  冯阳,又何偿不是如此呢?

  “这位恩人的夸赞,冯阳实在是担当不起。

  不知小哥刚才那一转身,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

  “应该算是无意的吧,毕竟当我发现有危机时,那箭已经击在我背上的大刀上了。”

  “果然天意如此,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小哥心存大善,才令老天都向着你。

  冯阳真是惭愧,我坚持了大半辈子的信念,竟在痛失亲友地时候完全破灭了。

  好在小哥是位大仁之人,才没令冯阳之错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从今往后,冯阳之箭,永远不再对准非敌之人。”

  他还有大仇未报,永远不再伤人的话,现在的他,是说不出口的。

  其实,白鸿能挡下那箭,也根本不是什么天意,而是因为他背上的那对天狼双刀。

  双刀是传神之兵,本来就有护主之能。

  虽然白鸿不是双刀的主人,但也是骆飞地得力助手,是被骆飞受意过的。

  而骆飞将双刀交给白鸿背,那也是因为白鸿的确心怀正意,有一颗坚定的忠善之心。

  双刀在他的身上,一定能培养出类似的本性。

  不仅如此,在危机关头,还能保白鸿这条小命。

  像这种一举多得的事,骆飞当然不介意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