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界海 > 第四百五十章 蔓延之冰
  飘荡于间隙之中的影之蛾寻找那些平静的国度,争斗很早就画上了休止符。当时给刹那和冬看都是为了糊住这俩,但后来想想根本没有任何必要,这两个已经够傻了。

  每一只影之蛾都是一个锚点,这将为那些威廉的分身节省时间,超视距传送无法让影之蛾建设,但是相对较短的还是可以的。

  间隙之中的穿梭相较于正常行走速度较快,不然也不会在威廉和言解除这世界的领域界限之后,不到两天就走过了麋鹿贤者用尽一生走过的路程。

  当然影之蛾只是赶路,并不是像麋鹿贤者那样还会欣赏沿途的风景。

  当年麋鹿贤者从襁褓中就出发,三百年后到达冰城,那是他们不仅需要休息,途径所见之物,途径所见之人,都是旅程的一部分。

  苏易当时问过刹那当时派出这些人是为了什么,得到的结果是对方已经忘了,三百年前他和言还是好友。倒是萨尔魔能说出一个所以然,但最终却是要依靠刹那来下决断。

  询问老约翰得到的结果也很简单,麋鹿贤者当时信仰的还会刹那,而其中一个冰城的黑冰骑士心中有了贪念,仅此而已。

  解答之后,苏易猜测麋鹿贤者的祖辈只是被蛊惑了而已,或许只是言为了判断刹那被自己忽悠咳咳信任的程度。而估计连言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下过去了三百年,甚至还有一个在襁褓之中的婴孩还存活着。

  而此时的言,正将自己的意识继续转移,争斗平息的后花园,除了冰城还是有一些科技树比较发达的城市。冰城真正站在这大陆顶点的技术,是洪流能量的控制与利用。

  就比如现在,言所游玩的街道上,磁悬浮轨道交错成蛛网编织在天空之中,路上的行人多是躺在椅子上,这种科技产物可以满足生活上的一切需求。但这东西开发的初衷只是为了让研究人员可以有随时休息的机会,但慢慢的这种座椅成为了他们四肢退化的工具。

  而越是这样的人,越是生活在这金斯顿所统御的领域的最底层。

  言拖着疲惫的大脑,从哪五人的讨论中离开之后他就有点头疼,那就是在约架!

  公爵夫人贪狼就和假的一样,一句话都不说,就只剩下一个摇篮在和威廉斗嘴,什么正点子都说不出。

  到了最后,威廉关闭了自己的领域,公爵夫人在之前就离开,贪狼则是去寻找洪流之源,失乐园需要大量的洪流能量。摇篮和威廉没从那地方出去,似乎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谈。

  到了最后,言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多余的。

  揉了揉太阳穴,一个座椅从地面中分离出来飞到了言的屁股下面,开始给他做按摩。

  “来到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决定。”言感叹,他现在只想要保住刹那和冬,别的随他们去吧

  偌大的街道,现在一个在地上行走的人都没有了,都是躺在椅子之中,闭目享受。

  嗤

  白色的蒸气从列车的缝隙中排出,这是过热的表现。这种列车本来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但奈何这里面的客人特殊。

  威廉从这列车之中走出,街道上多了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站在地上的生物。刚刚到达这地方的他似乎很高兴,将握拳的双臂竖在身体两侧,脚后跟着地慢慢弯腰并且将手臂缓缓前伸,在正前方划出一个半圆。

  若是站在他旁边仔细听,你甚至可以听到呜喵的声音,错不了,这就是喵呜控制的燃钢分身。

  完全无视了这座城市的侦测波和言的精神侦测,威廉循着方位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雕塑,而上面雕刻之人的模样正是放大版的威廉。喵呜站在这雕塑下面,很快就找到了威廉的气息在那停留过。

  得知了方位,只要过去将那气息吞噬,就可以引来公主,但奈何威廉当时停留的地方很微妙,是在头顶。

  喵呜思考了一下,右边袖子之中的人手朝着喵爪转变,很快就变成了猫爪子。

  “喵呜!”翻译过来就是雷神降临!

  嗡!

  黑色的霹雳无声落下,砸在这雕塑的脑袋上,将一层无形的光罩瞬间劈开。

  猫爪变回了手掌,空间阵纹浮现,瞬移到了那雕塑的头顶上,顺手一摸......

  街道的另一端,言从自动售卖机中拿出一个雪花口味的冰淇淋你可以当做老冰棍,一脸享受的舔舐着。

  突如其来的雷元素波动让言扭头看了一眼,以他的目力就清晰的看到了雕塑上,将手掌触碰到雕塑上的威廉。

  言的视线猛地一暗,言当即动用了空间能力,将自己从这座城市之中传送出去,毫不迟疑。

  嘎吱

  令人牙酸的声音持续了几秒,言站在远方的天空之中,感觉身体有点轻,低头一看才发现腰部以下的部分都消失了。

  断口平滑,抬起手一看是入液体般流动的黑暗,这具身体算是废掉了。这伤口完全无法恢复,从此之后这具身体就算是自然少了这部分肢体。

  感受到身上增加的属于这世界的权能,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深坑,这次公主从出现到消失他甚至都没有感知到,这证明后花园正悄无声息的向失乐园转变。

  言现在很确定,那绝对不是威廉,但公主只会吞噬威廉,这是他和威廉给公主设定的东西。

  思考并不能带来答案,言的身体上出现裂痕,身体就像是褪色的相片一般变成白色,最终像是在水中泡了太久的纸张,最终消散于空气之中。

  与此用时刹那的沙之国的宫殿之中,苏易用祭祀刀在掌心一划,然后将充满的祭祀刀插进了大雪山的身体之中。

  此时的大雪山好像二次发育了一般,身体又长大了一倍多,本来他想要留一块地方的柔软毛发给苏易坐的,但是苏易认为那是他进化不完全的表现,给他直接掀了。

  但在这之后希上了恢复外伤的药水,又在苏易的提醒下加了一点哈扎兹的鳞片,反而成为了大雪山身上最坚硬的地方。

  异空间之中,那块毛皮已经清洗干净,铺在了苏易她们几个经常坐的地方。对于大雪山来说,那块皮很小,但对于人类来说已经可以在上面打几桌麻将。

  随着祭祀刀的不断使用,大雪山已经可以使用这世界的一部分权柄,比如将周围的土地直接变成荒漠,无语任何元素力量进行言灵降雨,甚至一定程度上让本是金属物质的东西朝着生物侧转变。

  苏易也不清楚威廉能不能过感觉到,但他可以肯定,这是削弱对方优势的一个方法。

  正这么想着,身上的信仰之力再次浓郁,甚至这次带了点异样的元素之力,但很快这股元素能量就被苏易的被动压到了脚下。

  此时,影之蛾悬浮的后花园的中心,也就是威廉召唤公主的地方,偶然看到了正在这片大地上行走的公爵夫人。这位步伐优雅的女士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直在这瞎晃悠,似乎还没有找到那东西的确切方向。

  贪狼跟在她身后,像是一个侍卫。

  “贪狼,你认为这次威廉叫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公爵夫人在前面走着,突然开口问道。

  清冽的声音宛如冰封之下的清泉,但凭白产生了一股魅惑之意,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旁边的贪狼闻言若有所思,依旧跟在后面,迟迟没有回答,似乎没想明白。

  “那就我来告诉你吧,他就是单纯的怕死,就算是成为了公主的牧羊人,他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异存,并不是那七个虚空观测者。因此,他害怕言,担心那个可以直接从虚空外窥伺这整个世界之人,还担心这后花园之中的一些异存。”公爵夫人这么说着停下脚步,贪狼目露疑惑。

  公爵夫人转过身,抬起头看向贪狼,平静说道:“而我刚才和你的对话只是为了告诉那个虚空外来的客人,若是您有办法让我从这世界之中脱离,让我杀了威廉也不是什么难事。”

  贪狼一愣,就看到公爵夫人打开折扇对着正前方的空气轻轻一拍,接着再次转身离开,黑红色雾气弥散将她包裹再也迅速消失。

  贪狼不明白,这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而且在他的生物细胞下也没有看到任何的仪器,哪来的人呢?

  眼看着公爵夫人消失,贪狼明白这是不想让自己跟着,转身离开,他要去寻找虚空外的洪流能量进入这世界的源头在哪里。

  与此同时,苏易看着那只被拍死的影之蛾最后传回来的影像,感觉这个公爵夫人很难对付,她甚至可以从间隙外攻击到间隙内的影之蛾!

  而起从在对方走后,所有的影之蛾的视线都被红色的雾气给遮蔽了一瞬间,那看起来平常得到走动甚至让所有的影之蛾都看到她的身影正是为了寻找所有影之蛾的位置。

  最后一幕看完,苏易转而言道:“现在对她有印象吗?”

  “没有。”斩根截铁的回答,希很肯定这人她不认识。

  若是在之前还怀疑这是不是法之源公爵的姐姐,但现在看来绝对不是,不仅是外貌,还是气质和手段!

  苏易闻言皱眉,倒不是因为怀疑希,他不会有那种脑子不正常的想法。只是因为希都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那对自己这边就又有些被动了。

  感受着身上有充盈的信仰之力,苏易从异空间中走出,一划一插,大雪山已经快习惯了。

  与此同时,威廉布置的空间之中,摇篮具象化出几根触手扎在了威廉的身上,以维持威廉不断崩溃的状态。

  就像是公爵夫人所说的,威廉叫来他们几个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以完成计划,那一直和威廉拌嘴的摇篮,就是他真正的同伙。

  黑色的陆地面积正在不断的缩小,威廉躺在地上,根本就无法动弹。他能感受到属于自己的权能正在不断的消失,那本是自己在失乐园继续计划的关键!

  摇篮见此说道:“你确定不提前开启,公主进化的时间估计还要等很久。”

  躺在地上的威廉紧闭双目,似乎是失去了意思,过了几分钟他才睁开眼睛回答道:

  “若是只有言或者是那虚空外的白夜,现在的公主就足够了,但是现在有来自虚空外的白夜,真正存在的法之源,言操控着的黑冰,两个加起来没有进化后的公主,根本建立不起来拥有秩序的失乐园。”

  刚说完,威廉的身体就呈现出多出的龟裂,似乎这几句话都是对他身体的一个极大的负担。

  黑色的陆地再次崩溃了一块,摇篮全部实质化,像是板油全部糊在了威廉的身上。

  黑色陆地崩碎的速度停滞,而远处的国度,刚刚降临公主眼睛上猛然蒙上一层黑色的流质,吞噬的步伐停滞。

  而见到这一幕的喵呜不悲反喜,这证明这种方法有效果,这不就来阻止了。

  而此时刹那的神之国,苏易看着将黑夜变成白天的大雪山,感觉对方怎么都来不及了。

  这后花园,本来是一个不错的世界,适合异存休息的奇迹之地。但挨不住一些异存的野心,就比如言和威廉。

  在苏易看来若是威廉代表着秩序,那言就代表着混乱。

  曾经的朝圣地就是威廉提出来的,而现在后花园的混乱局面就是言唆使的,不然这地方是怎么都打不起来的。

  都是活了无数时光的生物,没头没尾的不会想着去吞噬同类。

  “白夜先生!”刹那陡然冲过来,脸上的表情很急切。

  “白夜先生,冬.....”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不等刹那说完,已经猜到了点什么的苏易就瞬移到了冬的面前,而且眼前的情景不出苏易所料。

  只穿着一身睡衣的冬蜷缩着被冰封,黑色斑驳物质不断的从她四肢传导的包裹她的冰块之中,并以此蔓延到大地上。

  黑冰顺着那黑色斑驳物质蔓延,很快就笼罩了这整个房间。

  苏易悬浮在空中,魔刃包裹手指触碰了一下,咔咔一声脆响,魔刃差点被冻穿!

  与此同时,被燃钢封印的冰城上方,言悬浮在空中,在他的面前浓郁的洪流能量喷涌而出,仿佛是打开了通往虚空外的塞子。

  “若是失乐园都被冰封,那秩序......也就不会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