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我要见他,还有他的那个朋友。”玉翔真人点了点头。

  天辉知道那个朋友是姜佑,心中暗暗纳闷。

  “诺,你去看一下。”玉翔真人指着那边的量具漆黑的尸体说道。

  直到现在,天辉才看到这量具尸体,连忙凑过来一看,不由的骇然大惊。

  身后的天穹,天行和猩虎俱都凑上来一看,不由的都是吃了一惊,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当他们听到玉翔真人的话之后,更加吃惊了。

  “你们也都是从乌瘴林出来的,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如果玉翔真人不提乌瘴林,众人或许想不起什么,但是,当玉翔真人提起乌瘴林,众人的心头,那个隐藏在最深的恐怖,终于爆发了。

  “这是,那具坟墓干的?”说出这话,天辉都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一个坟墓,能干出什么,但是,在场所有人,却没有拒绝他的。

  因为,他们感觉,天辉所说的话,是真的。

  “是燕无极。”玉翔真人缓缓的说道。

  !!!

  众人大惊。

  身为青王朝最核心的力量,他们自然知道,燕无极这三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好了,你们知道这些就行了,去把青黎叫来,当然,还有他的那个朋友。”看到三人还想在问,玉翔真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你们如果愿意住在山上,就住在山上,如果不愿意,就自行下山。”说完,玉翔真人化成一道光华,划破长空,消失在昆仑山的深处。

  众人自然不会住在山上,即便知道玉翔真人不会对自己下绊子,但是,那些昆仑弟子却不知道会怎么样,如果搞出点什么意外来,那么就得不偿失了。

  下山后,天辉立刻手书一封,将在昆仑山的经过细细描述,然后派遣鸿羽军,万里传书,迅速传往青王朝。

  ….

  “什么,发现燕无极的踪迹了!”青黎听说这个消息后,急冲冲的闯了进来。

  没有人怪他,因为他们都知道,青黎和燕无极的关系。

  “你自己看吧。”青剑王爷指了指案上的书信。

  青黎捡起书信,细细的看了一遍,而后,将书信“啪!”的拍在桌子上。

  “我要去昆仑!”

  “好,一起去,我倒要看看,玉翔这个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直觉告诉青剑有些不对,但是究竟是哪里不对,青剑也说不出来。

  只有亲自去昆仑一趟,才能知道。

  青黎并没有去黑暗森林,在他看来,叫姜佑,多此一举,如果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姜佑去了,也没用。

  …..

  昆仑金顶,默默的矗立着三个人。

  在三个人中间,便是那两具漆黑的尸体。

  这三个人,自然便是玉翔真人,青剑和青黎。

  其他人,即便是天辉等人,都被打发了下去。

  天辉本来不放心青剑王爷的安全,但是随即想到有青黎在身边陪伴,便放心了下来。

  青黎看着那两具漆黑的尸体,陷入了沉思之中。

  的确,从这两具尸体之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和那具坟墓所散发的气息一模一样,还有这漆黑如墨的颜色,没有错。

  青黎肯定,那具坟墓,或者按照玉翔真人所说的是燕无极,来过这里。

  但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燕无极来这里干什么。”青黎朝着青剑点了点头,转头问向玉翔真人。

  “我怎么知道。”玉翔真人看着青黎,心里暗暗得意。

  因为,萧夜已经被他送往了魭天境,那个地方,是他们这些人,根本想不到,或者,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还有打开传送通道的方法,是昆仑掌教万年相传的秘法!代代单传!

  现在,他将这个方法,传给了萧夜。

  “那他来了,就走了?”青黎皱着眉头问道。

  “不错。”玉翔真人点了点头。

  青黎虽然感觉出有些什么不对,但是,却不知道在哪里,更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是,青剑则不然,只听到青剑直接说道:“玉翔老道士,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快些说出来,你要知道,你隐瞒一点东西,那么,对我神州大陆,会是多么大的影响。”

  众人都知道,燕无极现在的出现,而且以他那强大的力量,威胁的,不光是青王朝,而是整个神州大陆。

  看着青剑那声色俱厉的样子,玉翔真人的心里,倒真是被唬了一下子,差点把心里的计划给打乱了。

  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玉翔真人暗叹青剑果然名不续传。

  “我说了,我怎么知道,我这次叫你们来,是因为,整个神州大陆,只有他的那个朋友能够抵挡住燕无极,所以,我想提前告诉你们一声,如果燕无极真的出现,那么,就要靠他来挽救我神州大陆了。”玉翔真人缓缓的说道。

  “我以前不认识他,可能他是一位隐士,或者,他根本不是神州大陆的人,但是,在此刻,他在神州大陆,那么,神州大陆就需要他挽救!”玉翔真人十分严肃的说。

  只有玉翔真人一个人知道燕无极去了魭天境,但是,一旦魭天境的秘密,被揭破,那么,萧夜的踪迹也就被揭破了,虽然他们或许不知道怎么去,但是,整个神州大陆,这个秘密,不可能光自己知道。

  燕无极去了魭天境,如果不回来,那最好,但是,如果万一回来,他的力量,就不是众人能抵挡的。

  到那时候,只有靠姜佑!

  青剑和玉翔真人从那里争辩着,青剑一直认为玉翔真人在隐瞒着什么,但是,玉翔真人却坚持说没有,双方,争执的一塌糊涂,不分上下。

  忽然,青黎想起一事来。

  或者说,那是一个人。

  “玉翔真人,我问你,萧夜在哪里!”青黎直接走到玉翔真人的面前,厉声问道。

  萧夜是昆仑山的人,昆仑山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故,萧夜是整个昆仑的大师兄,诸多师弟,师叔长老都出来了,他不可能不出来!

  这其中有古怪。

  “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和萧夜定了三年之约,他如果知道我来的话,肯定会出来见我,就算我们不动手,但是,肯定是要见面的,而现在,他根本没出现,他在哪里?”青黎终于知道,这丝古怪,出在哪里了。

  看着玉翔真人,那略带些慌乱的面容,青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萧夜在哪里,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昆仑山,但是,在昆仑生死灭亡之际,他不在昆仑,那又能去哪里?”

  “萧夜到底去了哪里?”青黎看着玉翔真人,他终于发现了这个最大的问题。

  “萧夜下山去了。”玉翔真人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回答青黎,只能用下山这几个字来敷衍。

  “下山?呵呵。”青黎冷笑两声。

  “现在昆仑在如此困难的境地,萧夜居然不在自己的门派内,在山下?”青黎不相信,而青剑,更加听出了这其中的问题。

  别说他们两人不相信,即便是玉翔真人,都感觉到自己说的这话,有很大的问题。

  但是萧夜的去向,玉翔真人是绝对不会对他们说的。

  “玉翔真人,你到底说不说。”青剑两道剑眉一挺,一丝怒容,出现在眉宇之间。

  “我没什么可说的,能说什么?”玉翔真人反正是死活不认了,并且试图转移话题。

  “现在燕无极已经入魔,成了不折不扣的魔头,你们不去关注燕无极的问题,反而追着我的徒弟一个劲的问个不停,到底想干什么!”

  青黎没有回答燕无极的问题,而是在这片昆仑山顶的金顶天台之上,缓缓的转悠了起来。

  昆仑山的金顶,是以一块完整的玉石打磨而成的,玉石整洁光滑,上面晶莹剔透,倒映着几个人的人影。

  此刻,在玉石之上,只有三个人还有那两具尸体,而青黎,此刻正在那玉石之上,慢慢的走着,顺便看一下,这个金顶天台的环境,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停一下。”魔魇那迦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怎么了?”青黎很纳闷,他知道,自从自己的皇者守护修习成功后,魔魇那迦很少出来,但是,每次魔魇那迦说话的时候,总是非常重要的地步。

  “你往后走三步,然后,往右横移一步。”魔魇那迦缓缓的说道。

  青黎不知道魔魇那迦是什么意思,但是,魔魇那迦既然这样说了,那么,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青黎没有在说什么,便按照魔魇那迦所说的,这样走了下来。

  当青黎停下时,魔魇那迦沉默了良久,然后,缓缓的说道:“果然如此。”

  “怎么了?”青黎更加纳闷。

  “你知道魭天境么?”魔魇那迦没有说话,而是问青黎这个陌生的地方。

  “魭天境,不知道。”青黎摇了摇头。

  “打个比方,咱们现在,如果是在人界的话,魭天境,就是天界。”魔魇那迦的话,很是简单。

  “天界?”青黎顿时间,兴奋了起来。

  “那在天界,有没有神仙?”这是青黎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人界有人,那天界,自然有仙。”魔魇那迦缓缓的点头说道。

  从魔魇那迦的话里,青黎得知,在这个世上,的确有仙的存在,当下,不由的更是激动,但是,这激动,在转瞬间,就熄灭的无影无踪了。

  “这和燕无极,还有萧夜,有什么关系?”青黎心想,差点就被你绕进去,居然还未发现,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

  “就在这个位置,我感觉到了魭天境的气息。”魔魇那迦直截了当的说道。

  魭天境!

  听了魔魇那迦的话,青黎知道魔魇那迦不会骗自己,当下,便沉吟了一番,缓缓的说道:“你的意思实说,在这里,有通往魭天境的入口?”

  “入口不可能,从天界往人界容易,但是,从人界,往天界,那是十分困难的,根本,不可能有固定的入口,但是,如果是为了某件事,特意开启临时的入口,还是有可能的。”

  青黎明白了。

  “在这个地方,有人临时开启了前往魭天境的入口?”

  经过一番思索,在加上玉翔真人的那一番推脱,已然让青黎猜测到,这个入口,便是玉翔真人开启的,在这昆仑金顶,除了玉翔真人,其他人,根本没能力做出这件事来。

  但是为什么开启这个入口呢。

  只有一个原因,送萧夜去魭天境!

  因为玉翔真人知道,有自己和姜佑在,昆仑肯定抵挡不住青王朝的进攻,为了保存下昆仑的火种,他开启了入口,送萧夜去了天界。

  人界前往天界的通道,不是那么好开启的,青黎知道,玉翔真人肯定付出了相当之大的代价。

  这个问题,似乎说的通了。

  但是,这一切都仅仅是推测,一切,都要玉翔真人亲自承认才行。

  “那魭天境是个什么地方,大概的对我说说,一会我和玉翔真人说的时候,好能够多一些依据。”青黎似乎找到了攻破玉翔真人的办法。

  “魭天境,是天界的西方的一个境域,整个天界,十分浩瀚广大,每一境的土地,都相当于你这神州大陆的数十倍,甚至是数百倍,而整个天界,一共分为九个天境,分别是东方的苍天境,西方的魭天境,南方的炎天境,北方的玄天境,还有东北的旻天境,西北的幽天境西南的朱天境,东南的阳天境,还有天界最为强大的力量,在中央的钧天境。”

  听了魔魇那迦做了天界,还有魭天境一个大概的介绍,青黎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块魭天境,都是神州大陆的数十倍,上百倍,那整个天界加起来,得多大。

  “魭天境在整个天界之中,实力并不算强,而且,我知道,这昆仑有一些历代的祖师,曾经白日飞升,进入天界后,便也是在这魭天境之中,所以,我感觉玉翔真人开启魭天境,并不稀奇,而且将萧夜送往魭天境,也是由此原因。”

  在这一刻,青黎感觉到,魔魇那迦是如此的伟大,竟然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但是,魔魇那迦的光辉形象,在那一瞬间,就被打破了。

  “那你知道,都有哪些昆仑的祖师在魭天境,我也好那来挤兑玉翔真人。”青黎十分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像这些人,怎么能够入的了我的法眼,别说魭天境,即便是钧天境,又如何,整个天界,又如何?”魔魇那迦的话中,还是透着那一股一如既往的傲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