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倒了,这间屋子,自然就完了。

  十大势力,去其一。

  “猩虎大人,青剑王爷有令,要您前往峨眉,回合那里的大军,击败峨眉!”

  “我知道了,吼!”

  猩虎很喜欢这种生活,因为,他感觉,这种生活,才是适合他的

  “萧王朝先不必去管他,我们青王朝一向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们和萧王朝,不算恩,也不算仇,就这样吧。”青剑王爷挥了挥手。

  而后,青剑王爷的目光,落在了那副地图之上。

  十块巨大的版块,现在在林王朝的版块之上,已经打了一个巨大的叉,峨眉上面,也打了一个叉,青剑王爷犹豫了一下,然后在陨星谷,云没峰两个门派,也打上了叉。

  星云两派从来不牵扯神州大陆事,这一点,青剑王爷是了解的,所以,也没有将他们算在内。

  现在,只剩下无极谷,和百花峰了。

  将他们一一剿灭,就剩下最后的昆仑了。

  青剑不着急,他知道,昆仑能够数百年来屹立神州大陆,自然有着他的底蕴,现在虽然自己这边有了青黎相助,但是,还是要好好谋划。

  “天机,你怎么看?”青剑看向了旁边的天机。

  “杀!”天机说话间,将手中的旗子,重重的放下了。

  “哈哈,小师弟,你又输了。”天机哈哈大笑。

  青黎本来以为,自己就算打不过三师兄,和四师兄比拼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谁知道,果然如同大师兄所说,连四师兄也比不过。

  这已经是,输了第七盘了。

  “俗话说,七上八下,这第七盘你都输了,你没有赢的希望了,还是在回去练练吧。”天机哈哈大笑,然后又神秘的说道:“要不然,你就在找个小师弟。”

  青剑王爷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并没有打扰二人,转过身,在无极门和百花峰之上,又画了两个大大的叉。

  第二日,京都飞速传出命令。

  第三日,天穹率领神州大陆第一空中部队,鸿羽军,盘旋在了百花峰的上空。

  同样的,猩虎和天行,已经站在了无极门外。

  “轰!轰!轰!”

  “啊!啊!啊!”

  伴随着阵阵惨呼,百花峰和无极门,已然变成了一片废墟。

  所有的矛头,指向了一处地方。

  昆仑!

  “夜儿,听我的话,你一定要去魭天境修行,不然,我们昆仑的仇,你永远报不了。”玉翔真人缓缓的说道。

  “我不去。”萧夜仍然如同以前一般的潇洒,两颗眸子,犹如湖泊一般的深沉,看不出任何的波澜起伏。

  “如果青王朝打来的话,我愿与门派共存亡。”萧夜坚定的说着。

  玉翔真人陷入了为难。

  在昆仑后山的金顶天台之上,闪烁着一团清色的漩涡,从漩涡之中,一股股十分奇异的力量波动,正在传来。

  “再说,我和那个人有三年之约,我一定要等到三年。”风中的萧夜,是那般的孤寂,虽然此刻他站在昆仑山顶,但是,他与整个昆仑,格格不入。

  他比昆仑更高。

  “好了没有,我的时间不多了,决定好了没有。”在那清色的漩涡之中,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

  玉翔真人皱了皱眉头,忽然双眸之中,闪出了一股股淡淡的光华。

  “这事,是为了我昆仑,由不得你!”说完,玉翔真人双手笼罩住一团耀眼的光华,径直将萧夜揍入了那团清色的漩涡之中。

  “师父!”萧夜大吃了一惊,但是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然被一股极其特殊的力量规则笼罩住,再也无法行动。

  “如果你以后还记得你是昆仑的人,那么就请在下昆仑山,为昆仑报仇!”

  这是他在人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清色漩涡,逐渐的缩小,而其中,那股奇异的力量,也在渐渐缩小。

  “哈哈哈!哈哈哈!”忽然间,一阵妖异的力量冲上了昆仑金顶天台。

  无边的黑气,瞬间弥漫了整个昆仑山。

  “是谁!”玉翔真人心中一个哆嗦,因为,他已然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他十分的熟悉。

  玉翔真人仔细的回想着这股气息的来源,刹那间,他便想到了,竟然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何方妖孽,胆敢闯上昆仑!”说话间,两道剑光,冲上了那无边的黑气之中。

  黑气依旧,只是坠落了两具尸体!

  已经变成漆黑如墨的尸体!

  玉翔想起乌瘴林的那一幕,不由的瞳孔渐缩,但是,随即,他又欣慰了起来。

  毕竟,他最得意的弟子,整个昆仑的希望,已经被送走了。

  萧夜被送到魭天境,这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玉翔真人,已经没有别的乞求了。

  黑气冲着他而来。

  面对那团黑气,玉翔真人没有任何恐惧,反而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黑气之中的人,显露了身影。

  看着那个人影,玉翔真人的瞳孔,又放大了。

  虽然不认识那个人,但是,玉翔真人,认识那身衣服。

  那是青王朝的衣饰!

  联想起在乌瘴林所发生的一幕,燕无极瞬间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人,可以说是整个乌瘴林事变的导火线。

  燕无极!

  玉翔真人不知道燕无极来这里做什么,但是看燕无极这番样子,他分明已经入魔了,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了。

  燕无极双眼通红,映照着,那张俊美至极的白皙面容,显的十分的诡异。

  而浑身则被那漆黑的黑气所缠绕,看上去,更是十分的恐怖。

  “哈哈哈!”燕无极发出了与他声音极不相符的大笑之声。

  不知为何,刚才心里刚刚稳下来的玉翔真人,此刻心里,竟然揣测不安起来。

  要是死,玉翔真人根本不怕,但是,玉翔真人隐隐感觉到,燕无极此刻的目标,似乎根本不是自己。

  这才是最让玉翔真人关注的。

  因为燕无极看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那团即将消失的清色漩涡。

  “你!你不能!”玉翔真人突然恐慌了起来,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径直冲向了燕无极!

  “滚!”燕无极冷冷的喝了一声,不知为何,他竟然没有杀玉翔真人,而是袍袖一拂,将玉翔真人直接扫了出去。

  “咚!”玉翔真人的身躯如败絮一般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金顶的玉岩之上,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哈哈哈!”燕无极似乎是确定了眼前的那团清气,哈哈大笑了几声,直接化成一缕黑烟,飞入了那团清气之中。

  “刷!”清气消失了。

  玉翔真人的心,彻底的沉了下来。

  “掌教!掌教!青王朝开始攻击我昆仑了,十名武王正在强行攻击护山大阵!”一段传音传了上来。

  “打开护山大阵,让他们上来,到金顶这里来。”玉翔真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地上那两具漆黑的尸体,缓缓的说道。

  “可是掌教!”

  “听我的命令!”玉翔真人皱了皱眉头。

  “….是!”

  ……..

  听得嘈杂的脚步声,玉翔真人深吸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整理一下那有些杂乱的服饰,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燕无极的代表的什么,在这种事上,他不可能马虎。

  这件事,他必须要让青王朝知道。

  或者说,他要让那个他深深忌惮的,曾经凭一己之力,抵挡住那具坟墓的人知道。

  姜佑。

  燕无极现在的力量,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整片神州大陆,恐怕没有人能抵挡住,只有他出手。

  神州大陆如果没了,昆仑,又算什么。

  乌压压的人群走了上来,最冲在前面的竟然是猩虎。

  “呀!是你个牛鼻子!”猩虎看到玉翔真人,不由的大怒。

  “就是你个牛鼻子,害的我让那小子说了好一顿,不行,今天不揍你一顿,心里的那口气,实在出不来!”猩虎说着,然后,便挥舞着拳头,准备揍玉翔真人一面。

  但是,玉翔真人却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眼看着猩虎的拳头到了面前,却停住了。

  “你为什么不躲?”猩虎喷着唾沫星子说道。

  “我为什么要躲?”玉翔真人看着他,没有半分的恐慌,反而是,那长久以来的积攒起的昆仑掌教的气度,让猩虎竟然不由的退后了一步。

  随着嘈杂的脚步声,青王朝众人已然在昆仑众人的接引下,来到了金顶!

  带头的,便是青王朝的第一员大将,天辉。

  天辉负责带领众人攻打昆仑山,他深知,昆仑山不比别的门派,是块硬骨头,当下,连夜思考了诸般对策。

  但是,谁知道,这些对策,全然没有用,

  令所有对昆仑有恶意的护山大阵,在刚刚开始攻打时,便撤出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传下山来。

  “掌教请诸位前往金顶一叙。”

  去,还是不去。

  如果去,说不得,会落入昆仑的圈套之中,但是如果不去,那不是显的我青王朝太无胆量了。

  天辉正在思考间,有人来报,前锋猩虎,已然冲上昆仑山!

  …….

  …….

  天辉楞了半晌,然后看着身边还在发呆的众人,用力的把桌子拍的粉碎!

  “你们还从这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上山!”

  天辉深知青黎的强大,而猩虎是他的魔兽,此刻正在自己手下做事,如果因为自己,而导致猩虎出点什么事,天辉不知该怎样给青黎交待。

  “玉翔掌教,又见面了啊。”天辉武者出身,朝玉翔真人挥了挥手。

  “是啊,天辉。”玉翔真人看了看天辉身边的人。

  在天辉的身后,是天行和天穹,并没有青剑和他想看到的人。

  玉翔真人皱了皱眉头。

  “你们家王爷呢?”玉翔真人看着天辉。

  “我家王爷,自然在京都。”天辉微微笑道。

  “把他叫来,我有事给他说。”玉翔真人袍袖一拂。

  “玉翔老道士,你莫不是以为,你现在还是昆仑掌教不成?不要忘了你现在的情况!”天辉眉头一皱。

  他对玉翔真人的这种说话口气,十分厌恶。

  “天辉,搞清晰你的身份,整个青王朝,能够平等和贫道说话的,只有两个人,可惜,那两人没有你,去把青剑叫来,你要知道,如果现在护山大阵发动,凭借昆仑现在的力量,你们能够活着出去吗?”玉翔真人十分不屑。

  玉翔真人此言一出,刷的,约有十余名道清境,站了出来,看着天辉等人,目光之中闪出厉色。

  天辉脸色很是难看,的确,以昆仑现在的实力,在加上那令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恐怖的护山大阵,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冲出去,只能死在其中。

  最主要的,玉翔真人,是这里的第一高手,虽然有猩虎在,但是,相信,在这里,猩虎会被压制的连一半力量都不到。

  因为,这里是昆仑山。

  “你要见我们王爷,有何事?”想到此处,天辉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其实也不是要见青剑,是要见他的那个儿子,我知道,那个高手和这家伙,都是那个小子弄来的。”玉翔真人回到昆仑之后,而后,又有侥幸从乌瘴林逃生的数名昆仑弟子回到昆仑,给玉翔真人说了当时的情况。

  玉翔真人这才知道,能和那个让他们所有都感到恐怖的诡异坟墓拼成平手,最终让对方退却的,竟然是青剑儿子的朋友。

  或者说,玉翔真人,从一开始,就小视了青黎。

  “你要见青黎?”天辉怎么也想不到,他要见青黎,还有青黎的那个神秘朋友。

  “他就是青黎!”玉翔真人的眉头揪紧了。

  他曾经听萧夜说过,那个只有武师修为,却敢向他挑战的年轻人,也叫做青黎,好像是青剑王爷的儿子。

  一切,在无形间,似乎联系了起来。

  玉翔真人现在很是欣慰,自己刚才的决定是正确的。

  如果不送萧夜进入魭天境,那么,萧夜,虽然说是一方高手,但是知觉告诉玉翔真人,萧夜距离青黎还是有一定差距,但是,进入魭天境后,一切麻烦,都会随之离去。

  只是让玉翔真人没想到的是,在一年亲,只有武师修为的青黎,到了现在,居然真的能够和武王,道清境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