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住那柄圣物的,不是别的,竟然是那扇漆黑的棺材板!

  一阵诡异的感觉,席卷了在场的所有人。

  毛骨悚然的感觉,弥漫在所有人的身边。

  “啊!”猩虎嗷的一嗓子吼了出来,再也没有理会,径直跑到青黎身后,将青黎挡在身前,死死的抵住青黎的身体。

  意思很简单,要是都去死的话,你先。

  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到了,以至于猩虎的那一嗓子,无人理会。

  青黎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棺材板和后面的棺材,生怕在出现什么变故。

  如果真的出现变故,那么,逼不得已,青黎要动用皇者守护和天启了。

  不管什么,保命最重要。

  至于猩虎,青黎根本没时间理会这货所做的事情。

  诡异的黑色棺材板,挡住了姜佑的攻击,使得姜佑根本无法攻击到那坟墓之上。

  “呵呵呵,呵呵呵,想不到,呵呵呵。”伴随着一阵诡异的冷笑,从那无盖的棺材之中,缓缓的飘了出来,飘在了众人的心中,让众人顿时感觉到有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诡异感觉。

  众人,均是感觉到,心头犹如有虫子在自己身上爬一般,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受,即便是青黎,也有这种感觉。

  青黎的拳头握的紧紧的,随时准备出动天启。

  刚才看的清晰,姜佑手持无极圣剑,破开了那诡异的妖风,那么,如果是自己手持天启,应该或许也能一搏。

  青黎只在等待着,等待着那坟墓,在有其他的动作,一旦姜佑不支,自己即可就会动手。

  姜佑没有说话,一张英俊的脸上,也是满脸黑意,他的无极圣剑,是无极圣皇为了无极大陆的正义以及光明而打造的,对于任何邪恶势力,都会产生一种本能的抗拒。

  最初,姜佑到黑暗森林时,曾经以为,黑暗森林,或许会引起无极圣剑的反应,但是,谁知道,无极圣剑到了黑暗森林,一丝反应都没有。

  那么,就证明,黑暗森林,不是邪恶的地方,这也让姜佑放下了心。

  至于另一点,姜佑从来没去想过,也没敢去想。

  那就是,如果黑暗森林是邪恶的顶端时,他的无极圣剑,也是判断不出来的。

  因为,当光明太弱小的时候,就会被强大的黑暗所湮没。

  但是当姜佑每当想起黑暗森林里的那座宫殿的时候,那种念头,就自然而然的被断绝了。

  但是现在,这无极圣剑,居然在这妖风刮起时,起了浓烈的反应,而且,反应如此强烈,那么,就只能说明一点,这股妖风,是邪恶之物!

  神殿传人,无极圣皇,对于邪恶之物,那就只有一种对待方式,那就是诛杀一切!

  姜佑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但是,在即将要攻击到那棺木的时候,谁知却被这棺材板给挡住了。

  “唉,本来想出来玩玩的,谁知道功体还未恢复,真的不行啊。”说完,阵阵黑雾再度从那棺木之中飘出,随即,只听得“砰!”的一声响,众人眼前俱被黑雾所迷,但是,姜佑和青黎却是看的听出,那一声砰的声音,正是那棺木合死的声音。

  棺木合死后,黑雾渐渐消失,众人眼前,再度回归了平静。

  黑色棺木仍然还在眼前,但是,姜佑却并未动手,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他动手,也奈何不得这具棺木了。

  对方一具棺木,就能抵挡住自己的攻击,这让姜佑的心头,也感觉到了一丝凝重。

  众人谁也想不到,这棺木,居然就这样的退却了。

  “多谢。”青黎看到姜佑走来,缓缓的点头说道。

  “不必客气。”姜佑看着青黎,知道,青黎是因为不愿暴露自己,如果青黎愿意暴露自己,眼下的这所有人,根本不是青黎的对手。

  “如果没事,我走了。”姜佑看着青黎,缓缓的说道。

  姜佑的为人,就如同神殿一般,高傲,不喜处人,或者在他看来,眼前之人,并没有相处的必要。

  “好,猩虎留下吧,这货留在黑暗森林里,我不放心。”青黎看了看旁边的猩虎。

  看到猩虎,青黎猛然间想起一事,猩虎刚才是追击玉翔真人的,猩虎现在在这里,那么玉翔真人呢?

  青黎并没有先去找玉翔真人,而是先看向了自己的父亲,青剑王爷。

  他知道,玉翔真人是一定会朝着自己的父亲青剑王爷而去的,但是,他发现,青剑王爷还在原地,丝毫无恙的时候,便放下了心。

  青剑王爷正在天辉等人团团的保护之中,一直安全的很。

  “好,那我走了,我会一直在黑暗森林修行,如果有什么事,可到黑暗森林来找我。”姜佑说完,然后,便化成了一股耀眼的光虎,如星辰一般,闪烁在天边。

  青黎看着姜佑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因为他也发现了,此刻的姜佑,有一些不同。

  但是究竟有哪些不同,青黎也说不出来。

  姜佑走了,青黎缓缓的走向了青剑王爷。

  “孩儿来了。”青黎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四方,找寻着玉翔真人,但是,让青黎有些纳闷的是,一直未发现玉翔真人的踪影。

  “你在找玉翔那个家伙么,那家伙早就走了。”青剑王爷看到青黎的神情,不由的微微一笑。

  “走了?”青黎一愣。

  “是啊,我看着他走了,如果不是我身上有伤,我绝对会留下他的。”青剑说完,然后自嘲的笑了笑。

  青黎释然,眼下,天辉等人,身上都有伤,如果无伤,还好说,但是,现在眼下有伤,根本不能做什么。

  “那是你的朋友吗?修为很高啊,怎么走了,他这次救了我们青王朝,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他。”青剑王爷说的很是真挚。

  说实话,他一直不清晰青黎的真实修为,但是,从今天,他知道了。

  先不说姜佑,三剑震惊天下,就是猩虎,也追着玉翔真人乱跑,这在神州大陆之上,还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但是,就这样强大的人物,被青黎一封信就喊来了,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青黎的修为,不在他们之下,或者说,青黎的修为,比他们,还要高!

  这是青剑从未想过的事。

  但是,下面发生的事,让青剑更未想到。

  “过来。”在确定了安全之后,青黎冲着猩虎挥了挥手。

  猩虎还有些发懵,没从刚才的事情之中摆脱出来,看着青黎,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这么慢!”青黎皱了皱眉头,一股无形的杀意渗出。

  当然,这是青黎故意为之的,毕竟,他对猩虎这家伙,不可能怀有杀意。

  但是,猩虎还是从青黎的身上,感觉到了那种当初从凌霄山脉里的杀气,当时打了个哆嗦,反应了过来,看着青黎,不知发生了何事。

  “刚才让你看着玉翔真人,人呢?”青黎厉声问道,玉翔真人,也是一大隐患,如果不除掉,威胁,也会很大的。

  “我,我不知道。”猩虎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他刚才被那股妖异的景象吓呆了,哪里还管什么玉翔真人,翔玉真人的,先跑掉才是正事。

  青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青剑说道:“父亲大人,此乃猩虎,乃是我所收服的魔兽。”

  青黎此言一出,尽皆震惊,他们,本来以为,猩虎是青黎的朋友,哪里能想到,猩虎是青黎所收服的奴仆。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猩虎是五阶魔兽,但是,一个五阶魔兽,又怎么能够给青黎当奴仆。

  青黎的实力,到底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不错,不错。”青剑王爷毕竟是青王朝的第一王爷,也是在场众人修为,见识最高的,当下,便从其中摆脱了出来。

  “好了,现在,元化真人的情况不知,孩子,你先去帮元化真人,剩下的,咱们回去再说。“青剑对着青黎说道。

  他们现在都不能动,当下,只能安排青黎了,而青黎的修为,也足以让他们放心。

  “是。”青黎点了点头,扭头对猩虎说道:“你保护我父亲大人。”

  说完,青黎化成一道光华,冲向了刚才元化真人离去的方向。

  片刻之后,青黎和元化真人而回,元化真人身上沾满血迹,而身后元化门众人,身上也都血迹斑斑,想来也是经过了一场血战。

  从元化真人和元化门众人的表情来看,他们刚才,见到了青黎那一番惊为天人的表演。

  “元化,多谢了。”青剑坚持着站起来。

  “哈哈,不用多谢,你我何必说这些。”元化真人虽然受伤,但是,声音依旧爽朗。

  “好,咱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咱们仔细在谈!”青剑大袖一挥。

  “昆仑!”青剑王爷望向了远处的天边

  “王爷,这些人怎么办?”天穹指了指那些躺在地上的众派之人。

  “放他们一马,但是,他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青剑王爷挥了挥手,然后,径直走出了乌瘴林。

  乌瘴林渐渐的安静了,但是,半夜之时,邪风忽起,其中还夹杂着不时的怪笑声。

  “天辉,你带人去燕王朝,将燕王朝之主还有所有门下,一起擒来京都,至于其他人…你看着办吧。”青剑王爷看上去,伤已经好了,但是,在神色之中,却无缘无故的多了一层煞气。

  “是。”天辉不愧是武道高手,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已经恢复如初。

  天辉说了一声,去了。

  “天穹,送与元化的那十柄通宝级别的兵刃,还有万枚丹药,准备的怎么样了?”青剑王爷看向了天穹。

  “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天穹躬身说道。

  “好,这件事你亲自去办,不可出现什么意外。”青剑王爷挥了挥手。

  “是。”天穹点了点头。

  的确,十柄通宝级别的兵刃,绝对是震撼神州大陆的一笔财富。

  但是,在场诸人,在他们的眼中,经过了那一场战斗之中,他们的眼界,已经不在通宝级别的兵刃了。

  因为,他们见到了蕴法级别的兵刃。

  无极圣剑,虽然众人不知道那柄剑的名目,但是,在无形间,那股强悍的力量,还是震慑了众人。

  众人不用想,便想到了,那柄利刃,一定是蕴法级别的兵刃。

  因为只有蕴法级别的兵刃,才能够达到那种强悍的力量。

  青剑事后问起,青黎也承认了,那柄剑,的确是蕴法级别的兵刃。

  虽然在事先已然了解到,但是在听说了结果之后,众人还是深深的被震撼了。

  元化门在这次事之中,帮了青王朝大忙,所以,十柄通宝级别的兵刃,青王朝,毫不犹豫的送了出去。

  青黎在旁边无奈的听着这一切,这些事,对他来说,都不怎么感兴趣,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回到内族,继续过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但是,现在看来,这似乎不可能了。

  燕无极叛变青王朝的事,已经通传整个青王朝,当然包括了内族。

  只是不知,司徒若嫣听了这件事之后,会怎么想。

  牟峰,最终还是死了,燕无极的那一掌,已然重重的将牟峰身体内的全部生机,全部打散了。

  牟峰的家世,很是一般,是一个三流王朝的普通家庭。

  牟峰的父亲农民,而牟峰是老大,还有两个弟弟。

  青剑即可下令,让牟家全部迁往京都,牟峰父亲在青王朝任职,而牟峰的两个弟弟,全部保送内族。

  至于,对于生出这起事件的燕无极和燕王朝,青剑自然不会放过。

  燕无极现在不知下落,而燕王朝,肯定会遭殃。

  青剑吩咐天辉要天辉抓来燕无极的亲人,其他人看着办。

  三天后,燕王朝,已然变成了一座死城。

  身为青剑最亲近的人之一,天辉自然能够了解到青剑的想法。

  而且,很准确,青剑很满意。

  青王朝从这次的为难之中度过了出来,现在,开始全面的反击。

  “给我上!入城!吼!”猩虎兴奋的全身冒着红光,大手一挥,立刻将一名武者从天上捂了下来,而其身后的青王朝大部队,昂首阔步的踏着敌人的尸体,进入了林王朝的都城,建业。

  林王朝,完了,在林道业和那些高手在乌瘴林失败之后,他们就完了,虽然有几个人侥幸逃出了乌瘴林,但是,他们的重伤,已经不足以抵挡青王朝的进攻了,最重要的是,林王朝的支柱,林道业,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