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原来是绝世高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前方可是地狱啊
  幽冥。

  雾气弥漫的背后,是无边无际的荒凉平原,其内有文宫的残骸,与这里原本的残垣断壁连在一同,便像是破败的宫殿般绵延不绝。

  月白色长袍在灰沉沉的世界中无比突兀。

  苏晋背负着双手,施施然在前方飘飞,速度不急不缓,好像在可以等待着后方的某人。

  而他身后,张缺二则是用两手空空,身形闪动,以肉身力量追赶。

  到了幽冥之中,仙灵力便彻底失去了效用,种种神通法术都无法施展。

  他心中当然知道,在人间都不是苏晋的对手,更别说到了幽冥,但他依然跟上来了。

  残垣断壁似乎望不到头。

  “唰啦唰啦”

  两人经过了大片大片枯萎的花丛,干瘪的彼岸花了无生机,无声的诉说着昔日的繁盛,有的花茎边还捆着手串,簪子,画卷,衣物......大多是他人寄托感情之物。

  旁边还有一条干涸的河流,河床瘦骨嶙峋,不时还能看到黑沉沉的桥梁。

  “这里.....究竟是哪?”

  张缺二越走越心惊。

  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这里曾经有人烟存在过的痕迹。

  幽冥之中,也曾经无比繁荣过么?

  那现在,这其中的生灵又去哪了?

  张缺二将深沉的目光看向前方的那个白衣背影。

  半晌,背影突然脚步一顿,笑道:“你是不是很好奇,幽冥之中是怎么回事?”

  “你有那么好心告诉我么?”张缺二嗤然一笑。

  “反正你总归是出不去了,说说也无妨。”

  苏晋颔首,越发的闲庭信步,道:“这里曾经不叫幽冥,而是地府,乃是死后才会来的地方,其中有十殿阎王,共治轮回之道,定阳间之人寿数吉凶。

  也就是说,一个人生来便被一本名叫“生死簿”的至宝决定了生平,这是何其的不公?

  索性,陛下便推了地府,现在这里的名字....”

  苏晋说到这,面上出现一丝病态的表情,笑道:“叫十八重地狱。”

  迷雾渐渐淡了。

  周围出现了重重黑影,有的头生犄角,有的长舌而面色惨白,都是狰狞恐怖的模样。

  闻到生魂的气息,他们几乎就要一拥而上扑过来,但似乎对苏晋头顶悬浮的那卷书页有所忌惮。

  “哼!”

  苏晋突然冷哼一声,头上悬浮的宝术滴溜溜一转。

  其上似乎有能改变因果轮回,不可违逆之力,与儒家的言出法随相像,却是更深层次的力量。

  顿时,鬼影憧憧作鸟兽散,慌不择路的模样,仿佛苏晋才是真正的恶鬼。

  “十八重.....地狱。”

  张缺二口中喃喃,随即身躯陡然剧震,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他仍然记得一件事。

  下山游厉时,极西佛土菩提禅院,来中州之地传道,原本排外的周天子,与菩提住持论法三天,最后同意其修建佛塔,与中州甚至东南列国传道。

  其中最名噪一时的便是十八泥犁经,一时间许多人只思吃斋念佛修来世福报,再加上周天子闭关,一时间无数道统都闭门封山,未来得及躲避的宗门,必有菩提禅院的僧人上门论道,轻则令其剃度修佛,重则怒目金刚直接打杀。

  而这门经书,讲的便是十八重地狱。

  张缺二的身躯突然感受到一股虚弱,道:“佛门,你们与极西佛土....”

  “哪有什么佛土。”

  苏晋摇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怕是十八重地狱。”

  “这里......是哪重地狱?”

  张缺二头脑昏昏沉沉,沉声问道。

  残留的意识正在模糊,他回忆着脑中偶然看到过的经书,一颗心缓缓跌入谷底。

  百折不挠的剑心,在第一次错失挚爱,第二次折断佩剑时,已经裂开了两条深深的痕迹。

  现在,裂痕正在越来越大,无孔不入的浊气很擅长找机会。

  “这里只是入口而已。”

  苏晋远远吊着,道:“若不是前些日子,你那个李......降临,此地现在的邪祟鬼物,要多上千百倍,现在浊气终究是淡了许多,否则你怕是连跟到这的能力也没有。

  不过,哪怕是他,恐怕也不敢轻易入地狱一探吧?

  十八重地狱,每一重都是无边无际,比如第一层是挑拨诽谤,巧言令色的小人,刑期万年;第六层是铜柱地狱,纵火害命者,会被困在铜柱上炮烙,刑期三万年。

  至于这建木.....”

  苏晋的脚步停了下来。

  张缺二也下意识定住。

  仿佛来到了这条河流的尽头,远方依稀能看见三两点鬼火,小路上的花朵突然繁茂起来,但却并没有争奇斗艳的感觉,反而像一张张了无生机的脸,冷漠的注视着走过这条路的行人。

  这条路上,人不少。

  普通人大抵是没资格来到这里的,多数是扎着道咎,亦或者是穿着儒生袍服。

  文臣武将也有不少。

  甚至还有张缺二眼熟的面孔,他们都面色铁青,带着枷锁,踮起脚来走着路。

  许多都是声明远扬的大修,但他们现在都一样,两眼空洞,失魂落魄的前进着。

  有一个他认识的修士从旁边走过,木然的宛如泥塑般,看也不看他一眼。

  路的尽头,是万丈深渊。

  人们站在悬崖边上,面上突然露出极为恐怖的表情,两眼瞪大,然后直愣愣的.....跳了下去。

  随后便像砸入大海中的一颗石头,连回响也听不见。

  深远下面貌似有着一张看不见的幽深大口,将他们尽数吞吃了。

  张缺二的眼前隐隐泛黑,越来越模糊,刚刚还能迈开步子狂奔,现在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欠缺。

  “建木这等至宝,也只有一个地方能关住了。”

  半圣祭起书页,张口轻声道:“无间地狱,永无解脱之日,佛曰受生无间而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之大劫。

  建木既然不会死,放在无间地狱中.....刚刚好。”

  “你......”

  张缺二感觉喉咙沙哑,意识越来越模糊。

  只能依稀能看见三道人影,一道树影被扔下深渊。

  虽然连五感都开始消失,但他依旧痛彻心扉,这股痛楚比失去白虹之时,还要痛彻心扉。

  “你乃天仙之身,这下面又无天劫。”

  半圣笑了,看着越发无力的张缺二,面露玩味道:“该不会也想下去吧?嘶.....我都不敢.....”

  他觉得人心是最有意思的东西。

  他甚至特意找了几对殉情的苦命鸳鸯,告诉他们无间地狱后。

  再让另一人选择。

  一起下地狱,或者还阳。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当然,大多数从死了之后,便开始悔恨交加,开始懂得了生命的重量,这份悔恨让他们在苏晋面前大打出手,也有骗另一半下去,自己则偷偷祈求苏晋帮其还阳的。

  话音刚落。

  见过人生百态的苏晋,突然僵住。

  那个老迈的身影,用尽最后的力气纵身一跃。

  呼啦啦的风声吹过,他参破的青衫猎猎作响,最后一丝微光追着他的尾巴,却止不住的飞速消散。

  张缺二的眼睛,始终盯着那三道飞速下坠的影子。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被他甩在身后。

  .........

  “不可能....凭什么?这不可能.....为什么你连犹豫都没有?!

  一定是....一定是我没把无间地狱说清楚。

  知道其中的恐怖,谁都不敢下去....谁都不敢......”

  半圣祭起头顶的宝册,照破层层晦暗,想将消失的张缺二拖回来。

  可惜,连他也下不去十八层地狱,因为那是完全封闭的。

  苏晋面容扭曲,口鼻中隐隐渗出鲜血。

  “阿弥陀佛......老衲劝你放下执念,无间地狱,永堕无间轮回,哪怕你是生死簿的主人,一旦下去,也再无脱身之机。”

  身后传来一声佛号。

  苏晋神色一滞。

  虽然面上仍然愤懑,却色厉内荏的收起了宝册。

  望着深不见底的下方,他良久默然,指甲扎入掌心,涔涔得鲜血顺着掌心滴下,腐蚀着森白的石块。ωωω.⑨⑨⑨xs.co(m)

  他,终究是不敢。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