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278章 小黑屋
  徐海生和李向荣遵嘱而去,杨瀚靠在椅背上,谭小谈习惯地走过来,杨瀚轻轻一拉,便把她拉坐在自己腿上,轻轻抚摸着她柔滑流畅的身体。

  两人就这样贴靠着,很温馨,无关肉欲,却也是只有男女之情才能如此地灵魂契合。

  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用说。

  过了许久,谭小谈才仰起头来,在杨瀚唇上一吻,挺直了腰肢。

  小谈柔声道:“我知道你现在无人可用,一些紧要的事情,也不能随便交代一些人去做,现在暂别哪怕多一些,以后才能长相厮守啊,没关系的。”

  杨瀚握紧了她的手,有心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此时若说及任何的许诺,都嫌脏了这份感情。

  谭小谈善解人意地凝视着他,杨瀚终于只是点点头,把嘴巴凑到了她的耳边。

  “你去羊皓那里,他已做了准备,接下来……”迄今为止,杨瀚只有两件事没有告诉她,一件是“小青的决裂”,一件是“五元神器如何取回”。

  除此之外,所有秘密、所有筹划,已经都告诉了她。

  在杨瀚身边所有为他所用的人中,知道这么多的只有小谈一人。

  因为别人追随杨瀚,或多或少总有其他利益的原因,唯有小谈,要的只是他这个人而已。

  这份情意,他自然会记在心中。

  也许,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年桃叶渡上街道司的一个小司吏了,但心境再怎么变,他的那颗赤子之心也没有染尘,这也同样是他最为自豪的一件事。

  他没有迷失自己,不管是被动的,还是打着“我必须要如何如何,因为人上人只能如何如何”的幌子主动去改变。

  当晚,谭小谈悄然离开了忆祖山。

  徐海生和李向荣,已经做为监军,立即赶往徐家和巴家了。

  杨瀚并不知道这一次能瞒多久,现在各部首领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无视他,对他的监视会越来越密切。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不过,幸好之前,他已经在徐诺面前适当地暴露了一下自己的“小野心”,希望这会迷惑各方。

  只要他们认定,杨瀚只是不安全作祟,只是想从中动作,赢得一些自保的力量,而不是攫取他们的权利。

  只要他们不了解杨瀚的通盘计划,那么对于他的谋划,就毫无影响。

  杨瀚躺在榻上,想着,反复推敲的结果,似乎都不是多么凶险,他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朦胧的睡意刚刚涌上来,寝宫的大门就被拍响了,外边响起一个气极败坏的声音:“大王!大王!奴婢何善光求见!”

  杨瀚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

  杨瀚一惊落地,刷地一下拔出一口瀛州唐霜赠送的宝刀,赤着双脚便冲过去,掀开门闩,一把拉开了大门。

  “大王,奴婢死罪!”

  宫门一开,何善光就匍匐在地,一个头重重地磕了下去。

  杨瀚凛然道:“律政宫出什么事了?

  哪位公子出了差迟?”

  何善光颤声道:“律政宫无恙,只是……只是……”杨瀚大怒,喝道:“究竟什么事,快说!”

  何善光连连磕头,哆哆嗦嗦地道:“奴婢死罪,奴婢死罪,奴婢看管不严,那千寻……他……他胆大包天,居然蛊惑小甜姑娘,今夜一起宿于坤宁宫中,居然还……还占用了王后娘娘的床榻。”

  “什么?”

  杨瀚心中一股火焰轰然升起:“他真是找死!把他给我带来!”

  “且慢!”

  何善光爬起来刚要走,杨瀚又喊住了他,冷冷地地道:“不要闹出太大动静,你带两个可靠的人去,把他给我拿了,悄悄弄去净事房。”

  何善光一呆,道:“大王,咱们宫里没有净事房啊。”

  杨瀚冷冷地道:“我看膳房后边杀猪宰羊所用的那间屠房就不错,寡人在那里等你。”

  ……屠宰房很简陋,一间木制的大屋,里边砌了一个很大的石台,地上有两只巨大的木桶,其中一个桶里还有半桶已经凉了的水,水面上还飘着一团黑色的猪毛。

  墙角有三四只箩筐,有的盛着拔下来的鸡毛,有的里边堆着血淋淋的羊皮,已经板结,这个要由专人硝制一下,才能制作皮袄。

  引入泉水的竹管,从窗子探入,上游的筏子已经关了,但是关的不严,有水珠滴答落下,夜色中,只有两支飘摇的火把,显得特别的阴森。

  那水管之下,就是砌的一个长条形大池子,里边养的有活鱼,偶尔会有鱼跳出水面,若不注意,能吓人一跳。

  在整个屠宰房的正中间,摆着一张极结实的方形桌案,案板虽然擦拭过,可浸染无数次的血腥气却是褪之不去。

  一只锋利的牛耳尖刀,正插在那案板上。

  “唔唔唔唔……”一阵挣扎咿唔声,穿着月白小衣,披头散发,形容惊恐的木下千寻被两个力大的太监扭了进来,一见杨瀚,他就惊恐地张大了眼睛,拼命想要挣扎呼喊,奈何手臂被人拧着,嘴巴里塞了抹布,根本发不出声音。

  何善光跟进来,垂首道:“大王,千寻带到了。”

  杨瀚走到桌案边,用力一拔,把那牛耳尖刀握在手中,用指肚轻轻试着锋利的刀刃,淡淡地吩咐道:“把他四肢绑在桌脚上,然后退下吧。”

  “是!”

  何善光飞快地瞟了杨瀚一眼,不知是不是环境衬托的缘故,显得他脸色特别可怖,何善光不敢多言,连忙上前,在两个魁梧的太监帮助下,把不断扭动挣扎的木下千寻手腕脚腕,用麻绳牢牢绑在四条桌脚上,呈大字形地固定在了桌子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善光怯生生地看了杨瀚一眼,杨瀚挥挥手,何善光忙带着两个太监悄然退了下去。

  杨瀚持着刀,缓缓走到木下千寻面前。

  木下千寻的目光更加惊惧,拼命地扭动身子,杨瀚目光一寒,手中刀霍然扬起,唰地一下,只听“笃“地一声,木下千寻吓得浑身一颤,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了。

  似乎……不疼?

  木下千寻头还抬在空中,两颗眼珠以诡异的幅度,一寸寸地向下转动,看向自己下体。

  那口牛耳尖刀,就插在他大腿根儿上,只差一点,就要刺进他的身体了。

  木下千寻倏地打了一个冷战,忽然之间,有了尿意。

  杨瀚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亡国之君,大多没有好下场。

  我本来以为,你可以不一样,因为,我真的不算残忍。”

  “唔唔唔唔……”木下千寻从喉咙里拼命地发出声音,可惜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杨瀚摇摇头,道:“可是,亡国之君,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像你这么能作死的,寡人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啊!”

  “唔唔唔唔……”木下千寻就像被固定了首尾的蛇,徒劳地在案板上扭动弯曲,挺腰提臀,跟一只尺蠖似的,连那沉重的梨木桌子都被他带动了,可惜手脚被绑得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

  杨瀚慢慢握住了刀柄,手指一根根地搭上去,突然用力一拔!杨瀚盯着木下千寻那眼角都快要眦裂开来的眼睛,平静地说道:“闹到这一步,我也不想的。

  也许,切了你这臊根,以后你就能安份一些。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无法无天了吧!”

  杨瀚一把抓住他的亵裤,右手的刀慢慢地扬到了空中。

  木下千寻的眼珠跟着那刀锋,渐渐斜到了一角。

  脸上的神情,也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白净的脸皮子胀得鸡冠子一样的红,小巧的鼻翅翕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可是,他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里塞了那么大一团抹布,他连发出声音都难。

  杨瀚咬了咬牙,不再去看他的脸,左手突然用力向下一拉!哧啦!唵?

  怎么没有呢?

  哪去了?

  杨瀚瞪着一对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