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268章 木下千寻
  勤政殿里,杨瀚坐在上首,左手边站着何善光,右手边站着谭小谈。

  瀛皇和浅草菊若呆呆地站在他的面前。

  守在宫门处的是何善光手下的太监,方才护卫他们进宫的,则是何善光以附近庄户人家子弟抽调的侍卫。

  宫里的士兵早已不敷使用,可各部落如今都缺人力,只肯交些清秀稚弱的女子入宫,犯了罪的人贬为奴隶,也是留下使用的。

  杨瀚顺理成章,自己掏钱组建了这支卫戍部队,用的钱则来自工商税。

  考虑到这支队伍一共不过九百人,纵然再强,也掀不起什么水花,所以各方势力都装聋作哑,无人过问。

  生怕多一句嘴,杨瀚趁机向他要人。

  杨瀚看看一脸呆萌的瀛皇,这个年轻人据说十九岁了,比他也小不了几岁,可是看他模样,却有种十六七岁还未长成的感觉。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他白白净净的,颇为清秀。

  眉眼很漂亮,很有亲和力,眼神特别的澄澈,仿佛两眼新涌的山泉,有种少年般的天真。

  “这是一株养在深宫的小草,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

  杨瀚想着,问道:“瀛皇陛下?

  呵呵,以后,恐怕不适合再这么称呼了,却不知道陛下的名讳是什么?”

  瀛皇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态,应道:“木下,木下千寻。”

  杨瀚皱了皱眉:“很秀气的名字啊,像个女孩子。”

  瀛皇一脸嫌弃,科普道:“古人以八尺为一寻,千寻,形容极高或极长,父母取其喻意,寄祖于后人,词意中性,男女皆可用。”ωωω.999xs.co\m\

  杨瀚恍然,轻“啊”一声道:“是了是了,《吴都赋》中有言,擢本千寻,垂荫万亩。

  唐人诗名亦有言:‘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木下千寻目光凛然:“唐人诗名?

  你……来自祖地?”

  说到这里,他忽然大惊失色,道:“难道,我被送到了祖地?”

  杨瀚道:“祖地,我也想回去,可惜无路可寻。

  这里是三山,寡人乃天山天圣杨氏后裔,如今的三山共主,杨瀚!”

  木下千寻瞪大眼睛,诧异地看着杨瀚:“天圣杨氏?

  杨氏还有后裔?”

  杨瀚道:“五百年前,逃走过一个,不是么?

  我,是他的后人,我从祖地来。”

  木下千寻张大了嘴巴看着杨瀚,半晌没有言语。

  这个消息给他的冲击太多了,天圣后裔再现,而且是从祖地穿越时空而来,这简直……忽然,木下千寻想到了什么似的,杨瀚眼看着他白净的面皮,由脖劲而起,一抹潮红似涨潮一般向上蔓延,刷地一下整张脸都红了。

  这回换成杨瀚诧异了,听说我是天圣后裔,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难不成……这位瀛皇是我们天圣杨氏的疯狂崇拜者。

  木下千寻突然满脸通红,却是因为听到杨瀚说他是五百年前那位瀛州皇子的后人,突然想起了瀛州皇室珍藏的古老典籍中的一些资料,包括天圣皇帝起居注。

  当年三山帝国崩溃,占据了瀛州的木下氏掳走了大量的财富,其中也包括诸多书籍,其中三山帝国皇室的起居注,就封存在宫廷里,成了瀛州皇室的财富之一。

  只是,木下氏祖上那位开国皇帝以武立国,本是武将,三山帝国时就已受封武英侯,不好读书。

  及至后来帝王,更不会去故纸堆里翻阅这些东西,而这些资料中又涉及不少关于祖地的秘辛、三山的来历,甚至包括武英侯本人叛乱的记载,也不适宜让臣下们整理、研读,所以就一直封存在皇室内库。

  木下千寻年少时,曾因皇位之争,长时间羁绊于宫中,闲来无事,便去内库中翻阅旧事杂志看来解闷,封存了五百年不曾有人看过的史实,偏生被这位小皇帝看到了许多。

  以那起居注中记载,木下氏的那位开国皇帝,原是三山帝国天圣皇帝的马夫家的孩子,自幼聪颖,文武双全,而且生得眉清目秀,十分可人。

  这句记载应该是不错的,直到如今,木下家族也少见丑陋者,比如这位瀛皇,同样是眉目清秀,十分可人。

  那起居注中记载的是皇帝每日的活动,这位后来受封武英侯的瀛州开国皇帝,深受天圣皇帝的信任,记录中自然也有关于他的记载,木下千寻看到有关自家祖先的记载,自然格外用心。

  所以,他了解到不少当时的宫中秘辛。

  那记载中,正是三山帝国的末代皇帝,这位后来被他的皇后废黜,软禁起来的天子,十分的好色,他曾自言“朕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无妇人。”

  不过,实际上,被他临幸过的,可不只是妇人,他是荤冷不忌,男女皆可。

  眉清目秀、男生女向的少年,若有入了他的眼的,也会揽入宫中,收为娈童。

  而木下氏那位开国皇帝,就曾被这位末代天圣皇帝给“幸”过。

  他也正是由此一步登天,深得这位末代皇帝信任,直至成为武英侯,掌管了三山皇室最重要的卫戍武装,最终成为推翻三山帝国统治的三个核心人物之一,建立了他的瀛州帝国。

  木下千寻年少时,看到起居中记载天圣皇帝如何宠幸他的先祖,二人分吃一桃,同睡一榻,醒来时见其先祖犹在沉睡,怕吵醒了他,就拿剑割断了被他先祖压在身下的衣袖……那时木下千寻懵懵懂懂,不解其意,只道自家先祖未免有些忘恩负义,人家虽是普天下公认的大昏君,毕竟对他极好,怎也不敢反了人家。

  等他长大成人,方才明白其中意味。

  今日听杨瀚自然介绍,乃是那位三山末代皇帝之后,脑回路一向不同常人的木下千寻突然就想起了他看到过的那段秘辛。

  自家先祖曾被他家先祖……那个那个……一向不知害羞为何物的瀛皇陛下居然脸红了。

  杨瀚一问,心虚的木下千寻吓了一跳,急忙道:“没有没有,我没想什么。

  天圣后裔重归三山了?

  你已称王?

  你……你抓我来,做什么?”

  这样一问,忽然想起,当初背叛天圣皇帝的三人中,自家先祖是最得宠信的一个。

  先祖的背叛,只怕是天圣后人最为痛恨的一个,那他抓了自己来,还指不定想出了多少种恶毒的办法要收拾自己。

  这样一想,木下千寻的小脸儿唰地一下,又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