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212章 瀚帝招兵买马
  徐家,泽衍园。

  唐诗娉娉婷婷地站在小楼上,扶栏远眺,望着远处一丛灯光,忽尔灿然一笑,幽幽地道:“难得父亲能无条件地信任于我,不但及时停止了行动,还把大哥派到岛上来做质子,换我回去议事。”

  蔡小菜欣然道:“那当然,上将军一向最宠爱大小姐嘛,我看啊,将来上将军若是得了天下,做了皇帝,说不定会把太子之位封给大小姐你呢。”

  唐诗嗔道:“不要胡言乱语!”

  蔡小菜不服气地道:“怎么就胡言乱语了,这在三山世界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大小姐若是先做皇太女,将来再登基做女皇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唐诗回眸瞪了她一眼:“再敢胡言乱语,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蔡小菜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言语了。

  唐诗回眸又向窗外望去,缓缓地道:“大哥是来做质子的,徐诺却把他奉为上宾,专门设宴款待,亲自作陪,却把我排除在外,真不知她要做何打算。”

  蔡小菜眼珠儿溜溜一转,疑惑地道:“是呀!那个徐七七,不是想利用美色,勾引咱们大公子吧,就像小姐你迷惑了那徐伯夷一样?”

  唐诗无奈地道:“你呀,莫要小看了徐诺,就算徐伯夷那样的纨绔,他苦苦追我,最大的原因,也是因为我背后的唐家。

  你以为这天下女子整日里思来想去的就只是情情爱爱、婚姻嫁娶?

  到了徐诺这个境界,她考虑的不会那么肤浅。”

  蔡小菜道:“那就是她认定咱们大将军既然在图谋皇位,将来一旦成功,做太子的十有八九是咱们大公子,所以想提前跟他打好关系。”

  唐诗目光闪烁了一下,道:“这倒是不无可能,为了这个原因,把我排除在外,倒是合乎情理。

  哼!她如今已被册立为杨瀚的王后,却不与杨瀚同房,如今为我大哥接风洗尘,更是撇开了杨瀚,看起来,在她心中,杨瀚也是毫无份量,只是个可资利用的工具呢。”

  蔡小菜道:“不会吧?

  那照大小姐这么说,难不成利用完了杨瀚,她还想取而代之?”

  唐诗悠然道:“那也不是不可能,将来如何,这就要取决于杨瀚了。ωωω.九九九xs.com

  如果他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你以为徐诺会把终身托付于他?

  她今日接受了册后的印玺,却又强调要等杨瀚一统三山再合婚同房,不过是在等罢了。”

  蔡小菜眨眨眼道:“等什么?”

  唐诗道:“等着看杨瀚如何作为!如果此人一无是处,那就利用他天圣后裔的身份一统三山,榨尽他的价值,再杀了他!如果此人倒还有用,却又无力摆脱徐家的控制,那也不妨就嫁给他,不过那时的杨瀚将形同入赘,只能任由徐家摆布了。”

  蔡小谈道:“如果这杨瀚雄才大略,不但能一统三山洲,而且还能建立完全属于他的力量,徐家已经无法掌控他呢?”

  唐诗微微一笑,道:“那徐诺就会果断地抹杀野心,永远收起她的獠牙利爪,乖乖地去做杨瀚的小女人!”

  蔡小菜啧啧地道:“徐七七倒真是打得一副如意算盘。

  大小姐,你说这杨瀚和徐诺的一场智斗,谁能赢?”

  唐诗仰起脸儿来,看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光,久久方道:“这,需要的不仅是个人的谋略与智慧,还要看他们的机缘和运气,涉及的变数太多了,谁又能说得清呢?”

  蔡小菜叹气道:“听大小姐这么一说,简直就是一对狐狸在较劲儿呢,小谈留在杨瀚身边,会不会受了池鱼之灾啊?”

  唐诗莞尔一笑,道:“她?

  不用担心。”

  蔡小菜期期艾艾地道:“大小姐,其实……其实我觉得大小姐今天把小谈转赠给杨瀚的手段似乎太生硬了些呢,如果我是杨瀚,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相信她。”

  唐诗淡淡地道:“我要尽快回瀛洲去见父亲,哪有时间细细安排?

  再说,只要杨瀚不蠢,不管我安排的手段如何巧妙,他都不会轻易相信小谈的。”

  蔡小菜讶然道:“大小姐既然明白,那又何必把她留下?”

  唐诗回过身来,已是笑靥如花:“最起码,一旦杨瀚与徐诺斗到你死我活,需要借助外力的时候,杨瀚就会想到利用小谈联系我唐家。

  小菜,你要记住,做生意,可不能死心眼儿,想想徐家和杨瀚分别央求我唐家出手干预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待价而沽了呢?”

  蔡小菜恍然道:“我明白了,原来大小姐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唐诗的眼中露出一丝狡黠之意,缓缓道:“也不尽然!还有一点就是,我相信小谈!你以为杨瀚现在疑心于她,就会永远怀疑她么?

  你呀,虽然跟她一起长大,却也不曾看透她。

  那丫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狐狸!”

  ……杨瀚轻轻勾起谭小谈的下巴,定定地看她很久,才轻轻地吁了口气:“一将功成万骨枯,谋国之略中,更不知要牺牲多少无辜,这个道理,我现在才有切身的体会。

  你走吧。”

  谭小谈茫然地道:“走?

  我能去哪里?”

  杨瀚柔声道:“回瀛州,找到你的那位青梅竹马,从此双宿双栖。”

  谭小谈格格一笑,虽然在笑,却叫人看着有些心悸:“大王是让我和他去黄泉路上双宿双栖么?

  大王以为,我二人若是私奔,天下之大,还有存身之处?”

  谭小谈惨然摇头:“小谈命若浮萍,唐诗命我留在大王身边那一刻起,不管我如何抉择,我和柳下,都是再无可能了!”

  杨瀚皱眉道:“那你想怎么样?”

  谭小谈黯然道:“小谈的心不是草芥。

  小谈的命,却是草芥。

  命……既然把我吹上了这忆祖山,我就只能在这儿扎下根来,托庇于大王,倚仗您这棵参天大树为我遮风蔽雨,才能苟活人间了。”

  杨瀚沉默良久,轻轻地道:“我就是因为……在祖地已无处存身,才逃来三山的。”

  谭小谈凄然道:“可惜小谈却没有那个命!”

  谭小谈深深地叩下头去,虔诚地道:“求大王收留!”

  杨瀚沉默有顷,沉声道:“我若视你如手足……”谭小谈顿首,振声道:“小谈必视大王如腹心!”

  杨瀚站起身来,双手扶起谭小谈,慨然道:“好!如今正是本王用人之际,我只是不曾想到,甫至三山,身边第一个可信可用之人,居然是你!”

  谭小谈激动地道:“大王如此信重,小谈定为大王出生入死!”

  杨瀚笑了笑,道:“也未必就有那么严重,真要到了那一天,你也护不住我。”

  谭小谈兴奋地道:“是啊,小谈糊涂了,大王您有四鸣音功,可召集龙兽,普天之下,谁人能敌?”

  杨瀚摇摇头道:“在一统三山之前,我最大的敌人是我身边的人,对付他们,龙兽不可恃,只能靠谋略。”

  谭小谈疑惑地道:“大王身边的人?”

  杨瀚淡淡地道:“不错!你以为只有你负有使命到我身边?

  现如今簇拥在我身边的,哪一个不是别有用心?

  我只有征服了他们,才能成为真正的三山之王。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然的话,三山一统之时,就是我的大限之日!”

  谭小谈明白过来,慨然道:“大王如此胸襟气魄,我相信,大王必能一统三山,鼎定天下!小谈愿鞍前马后,追随大王!从今天起,小谈就是大王的人了,大王但有所命,尽管吩咐!“杨瀚苦笑道:“这深更半夜的,能有什么吩咐?

  给寡人扫床铺被吧,这一天折腾的我骨头都要散了,我得睡了。

  ““哦!“谭小谈糗糗地爬上了床。

  三山大木极多,所以这屋子建得不小,这张床榻做的也大,不使四个宫娥一起,要铺被不上床可做不来。

  谭小谈跪爬到榻上,爬来爬去的,仿佛一只小牝犬。

  柔软的绯色宫裙贴合着她的身体,腰弯臀翘,盈盈圆圆,想不摇曳都不成。

  随着动作,裙袂夹进了臀缝,小谈赶紧扯了扯裙角。

  他……不会在背后看着我吧?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谭小谈顿时浑身的不自在,脸儿不知不觉地便有些发烫。

  只是,她咬着唇儿,悄悄扭头一看,却瞧见那个傻子正站在大窗前看星星。

  天上的星星难道比我好看?

  这么差的眼力,他凭什么一统三山!小谈简直有些怒发冲冠了,明明是自己心猿意马,这时却迁怒于杨瀚,把“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发挥得淋漓尽致。

  杨瀚仰望着星空,呼吸着忆祖山上的清新空气,忧心忡忡:“小青也不知怎么样了,东山诸部不可能在这边没有耳目,斗了五百年了,再蠢也该想到这些心机,他们,应该会及时联系青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