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147章 回不去的原点
  杨瀚冲进门来,看到一个人影,立即一记冲拳打了出去。

  虽说他并不想去那个劳什子的三山世界,却也不想它落到别人手里,一拳打出,尚示触及那人身体,他已看清了那人模样。

  杨瀚登时大惊:许宣?

  “砰!”

  杨瀚的拳头重重地打在了许宣的身上,许宣的下巴都被打歪了,整个人倒飞出去,一下子撞在了窗棂上,将窗棂撞得稀碎,整个人摔了出去。

  杨瀚虽见到许宣死而复生有些震惊,但动作并未稍歇,立即追了出去,大喝道:“站住!”

  但杨瀚冲出窗子,所见到的一幕,才真的让他惊住了。

  他看到,许宣突然融化了,从一个人,突然融化成了一滩水,在那水的中央包裹着的,分明就是金钵和土如意、水如意。

  那团水包裹着这三样东西,飞快地向远处流动过去。

  随着地面的起伏,花草树木的影响,它居然会随着地势起伏,被树木分隔开再合拢……这还是一个人吗?

  杨瀚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是这时,身后一棵大树上跃下一道人影,手中握着两杆透明的、冰做的长枪,狠狠地刺向了杨瀚的后心。

  苏窈窈!已经变成中年美妇的苏窈窈!锋利的枪尖触及了杨瀚的身体,马上变成了流水淌落下去。

  果然,异能对他终究是无用!苏窈窈早已有备,只是想知道自己死而复生后,异术是否就能杀伤杨瀚,一见无效,马上弃了手中半截尚未化水的冰枪,改用十指抓向他的后脑。

  而这时,小青也到了。

  她刚跃过窗子,就看见杨瀚呆立在那儿,正望着远方夜色。

  一道秃鹰似的背影,正凌厉地扑向他的后背。

  小青骇然大叫:“小心!”

  小青顺手一招,三颗水滴子弹就袭向灰衣人的背影。

  “可恶!”

  苏窈窈知道杨瀚见到许宣的异状,一定会有片刻的失神,这是她计算好的出手时机。

  而实际上,杨瀚确实惊了一下,不是小青及时出现,她一定可以杀得了杨瀚。

  杨瀚虽对她用异术驱策的攻击免疫,却不可能抵抗她用双手制造的伤害。

  但是,三枚水滴子弹正射向她的后心,她虽不清楚自己死而复生的原因,却也料到应该与那铜塔光束有关系,而不是可以无限地死而复生,此时没有那铜塔光束笼罩,她若死了,也就真的死了。

  所以她只能躲,苏窈窈一躲,那三颗水滴子弹便射向了杨瀚的后脑。

  小青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快躲开!”

  杨瀚听到之前一声“小心”,已霍地转过身来。

  此时苏窈窈一躲,三颗水滴子弹准确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原本疾速如电,可以洞穿重甲的水滴子弹,射在他的脸上顿时失了劲道,变成了三颗雨滴,打得杨瀚眨了眨眼。

  苏窈窈趁机逃去。

  杨瀚定一定神,马上叫道:“快回去!”

  说着的同时,他已飞身扑向破烂的窗子,桌上还有火、风两块如意,只要许宣他们不能得到完整的神器五件套,那就没什么用处,这两块可不能再丢了,天知道那许宣已经变得几近于妖,会不会再潜回去偷走最后的两块如意。

  杨瀚在桌前站住了,一见火如意和风如意还静静地躺在桌上,顿时松了口气。

  小青身影一闪,出现在他身边。

  杨瀚抓起了两块如意,小青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方才那人好像是……”杨瀚道:“苏窈窈!”

  小青震惊地道:“果然是她,她没死?”

  杨瀚把两枚如意揣进怀里,轻轻地转过身,看向小青,道:“刚刚,在她之前,还有一个人,入室盗走了金钵和地水两块如意。”

  小青的目芒一缩,迟疑地道:“你是说……说……”杨瀚点点头:“是许宣,他也活着!”ωωω.999xs.co\m\

  小青骇然道:“许宣也活着?

  不好,姐姐她会不会……”到底姐妹情深,一听说许宣和苏窈窈没死,小青第一个想到的却是白素的安危。

  杨瀚是个行动派,小青刚刚提到白素,杨瀚已一闪身,向外冲了出去。

  小青呆了一呆,也马上跟了出去。

  杨瀚快逾奔马,一阵风地冲到白素闺阁之前,“砰”地一下撞开门,向正房中只逡巡了一眼,不见有人,马上冲向卧房。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他很怕在里边看到一具血尸,尤其是在苏窈窈的炮制之下,死得无比恐怖的长满冰刺的尸体。

  幸好,白素无恙,她还活着,活得……活色生香。

  灯下,白素穿着一条灯笼腿的亵裤,上身只着一条抹胸,白皙的、柔韧的、蛇一般灵活的小蛮腰浅露一截,香脐如涡。

  一扭头看见杨瀚闯进来,白素吓了一跳,手里的枕头掉到了地上,她双手一抱裸露的香肩,害怕地退缩道:“瀚哥儿,你……你要干什么?

  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小青要是知道了,一准阉了你,你是不知道她那醋劲儿的厉害,到时候我也跟着倒霉……”杨瀚又好气又好笑,可他还没说话,小青就从后边走了出来,没好气地白了白素一眼,道:“对!我要是不吃醋,你就要顺水推舟了是吧?”

  白素一见小青,眼睛登时张大了,吃惊地道:“咦?

  小青,你们俩……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小青一抬腿,就把一只锦墩向白素踢了过去,淡淡地道:“许宣没死!”

  “卟”白素腿儿一软,正好坐在小青踢的贴地滑过来的锦墩上。

  纤腰欲折,圆臀紧绷,因为双手放下,胸前一道嫩豆腐似的颤巍巍的沟壑,杨瀚只瞧一眼,便不敢看下去了,赶紧移开了眼神儿。

  小青姑娘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跟白素说着话儿,一脚踢过了锦墩,眼睛却在瞄着杨瀚,看见他下意识的本能举动,心中略感舒服:“还行,没跟见了肉骨头的饿狗似的那么没出息!”

  小青心中,可一直觉得自己的风情韵味、妩媚成熟,远不及姐姐。

  卯时二刻,天边刚出现鱼肚白。

  白素、小青和杨瀚已站到金海寺后山两座无名孤坟旁。

  一座坟是掘开的,而另一座完好无损。

  掘开的是苏窈窈的,完好无损的是许宣的。

  白素不死心,三人还是把许宣的坟掘开了,里边果然没有人。

  白素呆呆地看着那个土坑,杨瀚忍不住咳了一声,道:“我一拳打出去,他就倒飞出去,撞开了窗棂。

  我追出去时,见他落地一滚,整个人……就化成了一团水,滚动着逃向了远方。”

  小青道:“所以,他的坟完好无损,应该是因为他苏醒后,想逃却逃不出来。

  生死关头,激发了或者说是发现了他的化水异能。

  这土埋得不算实,水自然可以流出来。”

  白素轻轻地道:“他想着,自己没死,那么……苏窈窈有可能也没死?”

  杨瀚道:“虽然他和苏窈窈是彼此利用,最后更是相残而死。

  可现在,他们只能结盟!”

  小青点点头:“所以,他又掘出了苏窈窈。

  这就是他的坟完好无损,苏窈窈的坟被掘开的原因。”

  杨瀚向前走了两步,看看那两个土坑,又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回首苦笑道:“他们都是聪明人,当然明白合则两利的道理。

  所以,很快就达成和解,缔结了同盟,然后潜入‘随园’,盗走了金钵和地、水两件如意。”

  晨风轻轻撩动着白素的秀发,她沉默了片刻,忽然自失地一笑,幽幽地道:“我们手里,现在有火、风两件如意。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点呢。

  只可惜,有些事,却是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