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140章 塔汇风云来
  金海寺,铜塔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宛如黄金铸就。

  要观看这样一幕盛景,要在远处观其全貌才合适,现在信众游人也知道这宝塔不对外开放了,所以塔下寂寥,并无一人。

  满树桃花早已不见,累累野桃,坠弯了树枝。

  白素便从那桃林中款款走出,站到了塔下。

  抬头仰望那塔,重有万钧的质感,高耸入云的角度,叫人生出晕眩之感。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低头看了看手中提着的一个篮子,火如意正卷了一匹布,放在其中。

  可以把冷泉迅速变成温泉的火如意在她手中,却只是有种温热的感觉,此等异物,端地奇妙,也难怪被人视为神仙法宝。

  当白素走到塔门前,那沉重的塔门竟缓缓打开了,没有一丝声音,反而显得异常诡异。

  白素定了定神,举步走了进去。

  ……小青正在街头狂奔。

  一个年轻、俊俏的女孩子,平素里讲究的是笑不露齿、行不摇裙,此刻这样奔跑,当然马上就引起了行人的注意。

  一个闲汉笑嘻嘻地迎了上前,伸手便去勾小青的下巴:“小妹子,你有什么为难事……”“砰!”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地一声,闲汉倒飞出去,一屁股坐进了路边摊的一口煎臭豆腐的锅里,疼得他哇哇直叫,跟坐穿天猴儿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

  小青看都没看他一眼,心中只是思索:“这样漫无目的,到何处去找呢,苏窈窈可以把她引去任何地方啊!”

  那闲汉跳到地上,一摸屁股,痛不可当,大怒之下立即向小青冲来:“你这小贱人……”“砰!”

  闲汉又飞了,砸在了一辆运送马桶的车上。

  中国古代的大城市已经有了一定的城市卫生系统,不像当时的巴黎遍地屎尿,因而还得发明高跟鞋。

  这里百姓每天把马桶放在门口,自有人收取,用车运载到乡下,把屎尿当成肥料,低价卖给地主,再把马桶运回城来。

  这闲汉一头就扎进了一只没盖严的马桶,虽说马桶早在乡下溪水里洗过了,可是不可能十分的干净,这闲汉还倒栽在马桶里,就哇哇大吐起来。

  “什么人,谁敢在天子脚下闹事?”

  李公甫按着刀,带着两个帮闲气势汹汹地闯了过来。

  李公甫一见小青,再看一眼那倒栽在马桶里的闲汉,先是一怔,马上反应过来,向那闲汉一指,大喝道:“兀那闲汉,无端闹事,来啊,把他给我锁了!”

  李公甫说完,就向那车子走去,看也不看小青一眼,只把一手背在身后,向她做出速速离去的示意。

  小青却没理会他的好意,马上冲过去,一把拉住了李公甫:“李捕头,你可看到我姐姐了么?”

  李公甫一怔,道:“你说白娘子么?

  她不是去金海寺上香了么,怎么,不曾说与你知道?”

  小青大喜,道:“我姐姐去了金海寺?”

  李公甫道:“是啊,我在路口遇到了她,提着一只篮子,说是去金海寺上香。”

  李公甫说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这姑娘,想是成婚在即,所以上山敬香祈福吧。

  哈哈,我那外甥,人品俊秀,医术高明,定然是个佳婿,便不去求佛许愿,以后也会与她恩爱融洽的。”

  “金海寺!原来在那里!”

  小青恍然大悟,拔腿就向前跑去。

  李公甫见她惶急的脸色,不由怔然道:“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李公甫一跺脚,道:“不成,我得跟去看看,那可是我外甥媳妇啊!”

  两个帮闲用棍抵着那个从马桶里挣扎出来的闲汉不让他靠近,扭着头儿回避气味,对李公甫喊道:“头儿,这闲汉如何处理?”

  李公甫头也不回,只是摆摆手道:“街头滋事,罚他五文钱,扫义街三天!”

  闲汉悲愤地大叫:“我是冤枉的……”一个帮闲懒洋洋地道:“不上道!”

  另一个帮闲道:“这回答不对!”

  闲汉瞪眼道:“我该怎么讲?”

  两个帮闲一起伸出手来,异口同声地对他道:“拿十文钱来,马上放你走人!”

  ……李公甫甩开大步追上小青,气喘吁吁地道:“不……不行了,我当年抓贼,追了他七条街,现在只……只跑几步,就喘不上气了。

  小青姑娘,出……出什么事了?”

  小青急道:“有歹人勒索姐姐,我得去救她。”

  李公甫大怒:“什么?

  竟有人敢勒索我李公甫的外甥媳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前边过来一辆拉菜的骡车,李公甫立即冲上前去,把捕头的腰牌一亮,喝道:“下车下车,借你车子抓贼,快快快,滚下去!”

  李公甫等不及,把那正发愣的车把式拽下车子,夺过他手中长鞭,自己跳上去抓起缰绳,把车子转了向,便对小青道:“小青姑娘,快上车!”

  小青心急火燎的,也不跟他客气了,一个箭步跃上车子,李公甫狠狠一鞭,便赶着骡车飞快地驶去。

  ……白素缓缓走进铜塔,塔中仍然空荡,尚未布设佛像。

  白素缓缓抬头,顿时情急起来,向前冲出两步,叫道:“许郎!”

  塔中空荡,白素的声音也在空中隐隐回荡起来。

  七层塔处,一个鬼面人正掐着许宣的脖子,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

  其实这么高的位置,上边光线又昏暗,并不能看清太多,不过白瓷的笑脸少女面具,虽在那么高处,仍然一眼可辨,而被她锁住喉咙的许宣,白素再熟悉不过,一眼就认了出来。

  白素仰起头来怒道:“苏窈窈,火如意我带来了,快放了许郎!”

  “呵呵呵……”高高的塔顶,鬼面人发出沙哑中性的笑声:“小白啊,你还真是痴情啊!”

  白素从篮中取出火如意,那火如意真如一团流动的火,发出红灿灿的光。

  这时,许宣才从苏窈窈手中挣扎了一下,咽喉稍得自由,急叫道:“娘子,你快走,她会伤害你的。”

  白素眼望高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轻轻摇头,道:“不!是我牵连了你,我要救你!”

  鬼面人冷哼道:“好啦,不要卿卿我我、婆婆妈妈了,把火如意交给我!”

  白素举高了火如意,大声道:“放了许郎,我们交换!”

  鬼面人怒道:“不是我收留你,你当年早被挂牌梳拢,成了残花败柳!不是我收留你,你哪有机会遭逢奇遇,享得长生之术?

  你这个贱婢,给我一步一阶,跪上塔来!”

  白素一怔,鬼面人立即一扼许宣的喉咙,许宣闷吭一声,痛苦地挣扎了一下。

  白素见状,忙道:“住手!好,我……答应你!”

  白素走到楼梯边,将裙裾掖起,露出银绫滚边的宽腿亵裤,一步一跪,一跪一磕首地向阶梯上走去。ωωω.九九九xs.com

  鬼面人看到白素向她低头,忍不住发出一阵激愤终于得以释放的渗人笑声…………杨瀚与小青出了保安堂,便分向道路左右追赶起来。

  杨瀚追出一阵,便停了下来。

  这么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自乱阵脚是无益于事的。

  如果是苏窈窈胁迫白娘子,命她取走了火如意,她们能去哪儿呢?

  杨瀚正思索着,就见前方一队人马,十几个豪奴簇拥着两匹马。

  头前一匹马上坐着钱小宝,落后小半个马身坐的是莫不凡。

  莫不凡微微欠着身,正跟钱小宝说着什么,一脸的谦卑讨好。

  现在,莫家产业全被钱家接收了,莫家只算是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股东而已,身份地位与钱小宝已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虽论辈份他比小宝要高,却不敢以长辈自居了。

  钱小宝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莫不凡讲话,抬眼一看,瞧见杨瀚,顿时喜道:“杨大哥?”

  钱小宝翻身下马,正要上前说话,杨瀚突然一拍额头道:“大有可能!”

  他看到了莫不凡,陡然想起了莫本钟。

  莫本钟投靠苏窈窈,只为求长生。

  他既已把长与寄托在苏窈窈身上,还会耗费巨资修建铜塔祈佛?

  那塔必然另有用处!地水火风四如意,配合金钵,难道还要再加上一座宝塔?

  一念及此,杨瀚立即冲上前去。

  钱小宝兴冲冲迎过来道:“杨大……”杨瀚身子一扭,便与他错身而过,冲过去一翻身就上了他的马,喝道:“我去金海寺,有急事,回头说!”

  说完往马屁股上连拍两掌,贴着钱小宝的身子冲过去,飞也似地跑远了,只留下钱小宝风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