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农女预言师 > 第一百九十章 使者到京
  程锦的造纸工厂陆续建立起来,而浩瀚书局也开始动工。由于这两年国内形势良好,程锦的商业帝国正式发展起来。

  皇宫,老皇帝看着户部送上来的税收账本,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挡不住。

  “这几年国家也算是国富民丰了!只是没想到啊,这修路也这么赚钱,看这税收就知道了!”老皇帝后悔了,从京城到繁城的公路,绵延几千里,设立驿站几百,还有相应的配套,这些年,客商来往多了,而驿站的收费,看上去不多,但是最后的数据却是惊人。

  “你的本钱回来了?”老皇帝看着陈公公。

  陈公公......

  “回陛下,上一年年末时已经回本了!”陈公公内心忐忑,要知道他当初可是投了五十万两。他知道老皇帝的心思,估计是又动心了,每看一次账本就心动一次,真够不容易的,关键是,浩瀚御造公路有限公司的修路权可是当初他自己给的,而且慧安郡主又是孙媳,自然不好明抢,哎,心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不过难受归难受,陈公公知道,老皇帝可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顶多就是背后羡慕嫉妒一下自己吧!

  嗯,自己还是降低一下存在感比较好!可是心情还是很好的!

  “你这家伙还真是有眼光啊!”

  “谢陛下夸奖!”陈公公扣头谢恩。

  “你说朕也修一条公路如何?”老皇帝有些心动。锦儿一年就把公路修好了,自己一年应该也是可以的。

  “陛下您说好自然就是好!”陈公公不知道如何评价。慧安郡主的管理才能有目共睹,陛下派人去修,只怕是中间学问就大了,被派去修路的官员会不会贪墨?要知道这可是一笔巨款!执行力强不强?嗯,不是自己泼冷水,估计效果至少得减半。

  “你这奴才,真是滑得和泥鳅一样。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不看好朕!哼,朕就让你看看!”老皇帝表示皇帝也是有尊严的。

  “陛下,礼部官员求见。”这时,执勤的公公前来禀报道。

  “传。”老皇帝只能暂时把自己的想法搁置。

  “臣礼部侍郎严宽拜见陛下,前方来报,北渊的使者已经到了京城五十里以外了。”

  “哦,具体的事宜就由你负责吧!正常接待即可!”

  “臣遵旨!”严宽躬身往外退。

  “等等,着景毓,景轩和你一起接待吧!”

  “臣遵旨!”

  严宽心里琢磨,这是否是什么信号?要知道,自己可是安王的人。

  严宽神色如常的退了下去。

  京城外五十里处,一队队伍往京城进发。

  “哎,总算是快到了。”一个使者道。

  “是呀,不过这一路算是长了见识了,短短三年多,浩瀚发展得如此迅速啊!”另一个又道。

  “可不是吗?咱们北渊这几年饱受战乱之苦,和这边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陛下现在已经稳定了朝局,我们北渊会越来越好的。”

  “嗯,咱们这次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希望能和浩瀚通商,互通有无。”

  “只是任务艰巨啊!有时候谈判就像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与浩瀚的国富民强相比,我们不占优势。”

  正负使二人聊得开心,后面一个士兵眼里幽光一闪而没。

  浩瀚在三国之中是最强大的存在,这几年更甚,相比之下,北渊就弱了很多。

  京城,秦景毓与秦景轩都收到了老皇帝的圣旨。

  “看来老爷子是下定决心要栽培你们了!”秦景毓难得从军队上回来,这会又有了新任务。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嗯,上一代能用的人不多,老爷子有自己的考量。”很多事情,大家都有一些猜测,只是大家心照不宣。

  几大王府

  安王看着乱成一团的后院,心里微微有些后悔,不过很快又觉得自己乃堂堂一国王爷,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安王妃也未必太不能容人了!

  “现在的女子为何都如此善妒?”安王头疼。

  “我善妒?你有一个侧妃,三个姨娘,还有几个通房丫头,难道还少吗?”安王妃气急。

  “再说,你看看景毓,成亲几年了,到现在也只有程锦一个郡王妃。”

  “哈,我就说嘛?原来你们都是和侄媳妇学啊,可是你们有侄媳妇会赚钱吗?”安王反唇相讥。哼,对比,谁不会!

  “再说,才三年多,以后肯定还是会有的。”自己就是男人,男人什么样,自己自然知道!

  秦景染刚走到门口,看到自己的父王母妃又吵了起来,有些头疼。

  果然堂哥说得没错,后院干净点,比什么都好!不要太滥情了!秦景染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还是和堂哥学学吧!

  “染儿?”二人停止了战争。

  “父王没有收到消息吗?”

  “什么消息?”

  “皇祖父派景毓哥和景轩一起协助礼部侍郎严大人一起接待北渊来的使者。”

  “有这事?老头子近来做事颇为古怪,只是哪里古怪,为父也想不起来。”安王总觉得什么一闪而过。

  秦景染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只是自己这次被排除在外,皇祖父是知道什么还是对自己有别的安排?

  ......

  裕王府

  “哎呦,你也和秦景毓学学,没事的时候多去你皇祖父的眼前晃晃,你看看,每次有好事都没有想起你。”颜如玉现在成为了姨娘,但是秦景睿是她所生,所以在府里也还是有地位的。

  这会便觉得老皇帝有些不公平,什么事情都没有景睿。不过却不敢把指责皇帝的话说出口,毕竟也是官家之女,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行了,我知道了!秦景染不是也没安排嘛!”秦景睿近来有些心烦意乱,有着很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被放弃了!

  “你呀,自己不主动,还想机会砸下来?”颜如玉恨铁不成钢。

  “夫人?”颜如玉的贴身丫鬟走了过来,贴在颜如玉的耳边说着什么,颜如玉匆匆地走了!

  “你说的是真的?”颜如玉大惊,没想到还是事发了!

  “你现在赶紧派人过去,一不做二不休......”颜如玉比了一下脖子。

  “是,奴婢这就去办!”

  二人说得有劲,忽略了旁边一片蓝色的衣角。

  城门口

  秦景毓,秦景轩,礼部侍郎严宽已经等在了这里,毕竟大国,必要的脸面还是要的!边关可以给他们下马威,但是到了京城,再这样做就落了下层了!

  两方人马见面,按礼仪交接。最后北渊使者被安排到了接待北渊的驿馆,一行人长途赶路,很是疲累,便早早歇下了。

  半夜,一个士兵穿上夜行衣,离开了驿馆,直奔郡主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