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反派会洗脑暑气难消 > 第7章 第7章 朱明田
  第七章奇葩天才导演7

  《剑与玉》的开头就是一场灭门大戏,江南临漳府,名满江湖庙堂“建章三进士,临漳一豪侠”的喻家满门上下七十一口被杀,唯剩女主演赵玲珑饰演的小女儿喻筱在尸山血海中被母亲塞进水缸活了下来。

  不管是原身还是明田,都在纸上以及脑海中模拟了这个场景不下五次,此时初拍,按着计划一步一步来,有条不紊,胸有成竹的模样让在场不少人都放下了心。

  七十一具尸体的身份造型,乃至他们死亡的方式地点,明田甚至都能一一顺利的指出,她先是对着七十一个群演讲戏,每个人都细致的分到了不同的地点及死亡方式,甚至有个别镜头的人还要演出令明田满意的惊愕恐惧的表情。群演就位,赵玲珑深吸一口气,三台摄像机分三组从不同的角度远景、中景、近景进行拍摄,明田在一旁拿着对讲机指挥摄影师的拍摄角度。

  开场就是大场面的长镜头,不管是对摄影师的技巧性还是导演的全场掌控能力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众人都觉得压力很大,生怕开门不红就被脾气暴躁的朱导骂个狗血淋头。但让众人意外的是,这场戏竟然只拍了两次就过了,除去第一次试拍,后面的一次顺畅的连摄影师都有些赞叹,但更赞叹的还是剧组的副导演和惠湾湾。

  惠湾湾跟在明田身边做了第三个小助理,初来乍到,对剧组里的道具服装都在心底挑三拣四挑刺了一番,及至看见明田一次就过了开场戏,心下尤为不耻,腹诽着又是一个混混样子赚赚快钱的导演,真是世风日下!及至被明田获准和副导演一起看录像,心下也翻了个白眼,抱着“我看你能拍出个什么鬼”的心态站明田后边。看完了三卷录像,惠湾湾才发现分毫毕现,镜头流畅,没有一个穿帮点,里面的群演竟也是出人意料的入戏,赵玲珑演的喻筱眼中的泪光甚至都隐有表现,才不得不服了。

  随后她心底又道,镜头不过是导演的基本能力,要是朱明田连掌控镜头的本事也没有,那她能得到国际大奖除非是国际评委们眼睛都瞎了!

  明田才不管惠湾湾心底是怎么想自己的,反正在她看来,惠湾湾也是个“带资进组”的,既然是师兄的孩子,师兄也花了点人情,不好好虐她一下简直就是对不起惠平师兄的特令!

  明田显得很淡定,收了戏就趁着空闲给饰演连斐的俞长冬讲戏,一边讲一边不忘对身边小唐吩咐:“小唐,去跟赵玲珑说一声,让她别干巴巴坐那儿等了,先休息半小时,等会儿再来拍。大晚上的穿着湿衣服对女孩子不好,给她备个毛毯一杯热茶。”

  俞长冬笑得温和,说话的语气稍显亲近却又不至于让人觉得冒犯:“朱导挺关心女孩子的,那我们这种皮糙肉厚的汉子就不用关心啦?”

  明田稍显锋锐的眉眼一横,淡淡道:“连斐是个落拓不羁的模样,你生病了颓废些更符合角色。好了,按着我刚才给你讲的走位顺序和出手动作,你自己来一遍看看。”

  轮到自己出场时,俞长冬脸上就收敛了和剧组人员说话时的温和,不过刚刚站定,眉眼间的温润就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醉鬼的颓废、迷茫,以及暗里老江湖的警觉,明明是醉鬼随意的步伐,却要一举一动都符合老江湖的狠辣和警觉。

  俞长冬穿着一身丐帮样的衣服出场了,手中还提着一坛子女儿红,走路歪歪斜斜的,似乎是无意间闯入了被灭门的喻府。他脚步有些踉跄的绕过一个被割喉的家丁,又斜眼无意间瞥了眼倒地不起的狗,直至一手无意间将趴伏在灯座上的道具掀倒,头颅滚了一地,他才恍然站定。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片阴影,他神色莫名,似乎是刚要开嗓子大喊,却突然脚步一扭,朝着一旁倾倒,生生躲过了杀手的刺杀。

  一场搏斗,拉开序幕。

  连斐身手非常好,但是偏偏他不能明显表现出来,而是用醉鬼的姿态,以一坛子女儿红作战,最后好像是幸运似的一坛子酒砸死了杀手。最后,他醉酒似的站不稳,踉跄了几步,双手撑在院中水缸里,看着水缸里的睡莲和金鱼,也和躲在里头的喻筱大眼瞪小眼。

  当然,这个时候水缸里是没有喻筱的,但是一旁武师饰演的杀手仍旧从天而降,招招毙命,却偏偏刺不到这醉鬼的身上。

  没有明田的吩咐,摄像机没有开拍,这只是俞长冬的一次热身,即便如此,凭借着他过硬的职业素养,还是如一场默剧般演完了整场。很流畅,即便打斗时动作很慢,稍显磕磕绊绊,也看得出来他对连斐这个角色做了很充分的准备。

  在场众人都觉得他演的好,俞长冬的小迷妹齐佳佳更是如此,她身边的是陆鲤,今天没有这两人的戏份,但是是连斐的出场戏,身为俞长冬迷妹的齐佳佳自然要过来的,齐佳佳要来,陆鲤就不能落下。

  齐佳佳捧着脸颊坐在一旁小矮凳上看俞长冬的目光中满是星星,陆鲤有样学样的捧着脸颊,只不过他身上特有的阳□□质已经快没了,转而变成了一个阴郁总裁。

  齐佳佳自豪道:“不愧是我男神,一遍就能演的这么好的,刚才的打戏还是他亲身上阵,简直是太棒了!”

  一旁的陆鲤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俞长冬演完,走到明田身边,明田淡淡看了他一眼,夸奖道:“这是第一次,演的不错,看得出来这段时间还是练过几下子的。”

  俞长冬收了方才的颓废落拓,笑得温和有礼:“走位动作都是朱导和武师们指导过的,还是朱导讲的详细。”

  “嗯。”明田淡淡点头,一点想要客气的意思也没有:“不过你的表现离我想要的还差的很远,刚才有很多地方你都做的不到位。梁师傅,麻烦您也过来一下。”

  “对了,”明田转身,看俞长冬,“别叫什么朱导了,叫我明姐吧。”

  俞长冬有些愕然道:“朱导,这,我比您还大呢……”不过俞长冬毕竟是混迹演艺界十多年,朱明田的成就他难以企及,剧组里最大的就是明田,他即便觉得有些奇怪,还是跟着喊明姐。

  明田喊来饰演杀手的武师梁师傅,又拉了俞长冬给他看梁师傅方才饰演的杀手藏身的位置,用手比划道:“梁师傅吊威亚从房顶后面出来的时候,镜头会拍到他踩了一下房檐,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听到了,只不过要表现成没放在心上,你刚刚根本就没有这个动作。”

  “你进场时的那场戏就不用我讲了,注意一下表情仪态就可以,不要刻意模仿醉鬼的姿态,要放轻松,你身体太紧张,整个人演起来都硬邦邦的。”明田毫不留情面。

  明田继续道,推开俞长冬,站在他刚才站的水缸一侧的位置,又道:“刚刚最后这一个镜头,从这里一路醉到水缸旁,你做的太刻意了,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你是知道水缸里头有人的。但是,你要记住,你此时的表现是不知道里面有人的,你只是‘不小心’碰到了水缸,看到了里面的喻筱。”

  俞长冬苦笑道:“朱导……明姐,您这还说我演的好呢,我所有的戏份您都拆了一一拿过来指正,要么重来,要么就加强表情动作的,就剩武打戏您没说了。”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明田点点头,抿唇笑,眉眼间尽是肆意,看的俞长冬却有点憋屈。他成名十多年,自认精益求精,在众多苛刻的导演手底下也能受到赞赏厚待,唯独在明田这里,第一场戏就被批的不成人样。俞长冬再是好脾气,心里也是不服气的。

  “你的武打戏,我也不说什么,我等一会儿和梁师傅给你示范一次,你好好看着学就是了。”明田慢慢说了一句,仿佛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怎么在意。

  明田和俞长冬本就是剧组的焦点,此时导演给男主角讲戏,甚至还要亲身上阵和武师来一场,不少人都拍手叫好,起哄着。就连在一旁围着毯子的赵玲珑也被助理拉了过来,更不用说本就注视着俞长冬和明田两人的齐佳佳和陆鲤。

  齐佳佳是个偶像派,之前在剧组合作过的导演都很好说话,还是第一次碰到明田这种硬茬子,再加上之前明田说俞长冬戏份问题的时候她也听到了,此时不由得有些忿忿:“我男神以前为了拍军旅片可是特意练过的!我就不信朱导能比他还厉害,简直就是……”到底还是记得这是在剧组,不敢说导演的坏话,只能自己心里忿忿不平,同时和身边的竹马陆鲤吐槽。

  谁料陆鲤竟是罕见的第一次没有赞同她的观点,而是也来了兴致:“我看不一定,朱导毕竟是大导演,要拍武侠那肯定是对武打戏做过了解的。”也不知道他力挺明田到底是真的相信明田能做到还是为了借明田的势杀杀俞长冬的威风。

  惠湾湾见多了导演给角色讲戏的场面,但是导演亲身上阵和武师对打倒还是第一次。更何况明田的年龄样貌摆在那里,27岁年轻的女导演,长得貌美,第一次拍摄武打戏竟然就敢自己上阵,还是挺吸人眼球的。她一边喝奶茶一边腹诽,面上不免露出奚落来,被一旁小邹看见。

  小邹问:“怎么,你作为一个新来的,不相信咱们明姐的实力?”惠湾湾作为第三个助理,平时大大咧咧的,也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小邹和小唐都以为她是个刚出象牙塔的大学生。

  惠湾湾道:“就算朱导见义勇为上了电视报纸,那也只能说她有点底子,但是现实生活中的这个底子和武打戏里的动作招式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嘛!”

  小邹笑得神秘:“你往后看就知道了!”

  九月已是深秋,夜间更深露重的,明田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长裤,白衣黑裤,脚上穿了一双运动鞋,往那里一站,腰背挺得笔直,就是一道风景线。她推开俞长冬,自己站到了小院中,手里新提了一坛子装着自来水的女儿红,示意工作人员把梁师傅吊上去。

  明田以手起势,看着平平无奇,身形却略微一晃,众人屏息以待。突听明田大声喊了一句:“小邹,拿瓶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