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二一和二二知道贾瑚心里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嘲笑贾瑚,兵王岂是那么好做的?

  要做兵王,可不是武功高就行,还得够狠,瑚哥儿心慈手软,那怕武功再高,這心境也不足以做什麼兵王,當然,賈瑚其實也不想做,不過在这么一个没孩权的时代,贾瑚隐晦的拒绝被两位二先生无情的忽视了。

  于是乎,贾瑚就这样莫名其妙被捉过来学武了。

  更没想的是,往昔舍不得他受苦,说是把他疼的像掌上明珠一般的贾赦不但不阻止,还很赞同的让那两位二先生不用客气,要是小屁孩不好好学,大可以上手打,只要不打死,他这个做老爹的绝对不心疼。

  贾瑚脸色大变,心痛道:“老爹!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爹了!”

  果然有了后娘便有后爹吗?后娘还没进门,老爹的整颗心都偏了。

  “胡说些什么!”贾赦没好气的笑骂道:“混小子!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跟两位二先生学都没机会呢,便宜你了!”

  正所谓技多不压身,瑚儿天生神力,不学武的确是浪费了些,况且眼下要害张氏与瑚儿之人还未捉到,在此情况之下,瑚儿有些自保之力也好。

  瑚儿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啊,这两个人的确是暗卫,不过却不是他爹身旁的暗卫,而是太子身旁的暗卫。

  众人皆知平康帝重视太子,远胜过自身,拨给太子的暗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两位二先生更是太子暗卫中的佼佼者,瑚哥儿跟着他们学武,那怕不能做什么武林高手,但至少能有一份自保之力。

  贾赦虽然嫌太子有些烦,不过他送来的这两人倒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的心腹大多安排去保护张氏与琏儿了,自己这边多少有些溱手不及。

  虽然他爹也可以拨两个暗卫给他,不过老爹身旁的暗卫是直属于圣上,而他和太子之间的关系最需要暪的人便就是圣上,权衡再三,贾赦终究是接受了太子的好意,毕竟他身旁还带着瑚哥儿,他自己也就罢了,但他可不希望瑚儿跟着他出事。

  就酱,一直认为自己要走的是文官之路的贾瑚莫名的跟着两个暗卫学了武。

  虽然两个暗卫教的不过是一套最粗浅的少林的入门拳法,不过这两位二先生都算得上是一代高手,在他们的点拨之下,变了形的少林拳法可不比寻常武林世家的武功密技差了,杀伤力硬生生的增强了数倍,不过碍于贾瑚年纪小,身量不足,一时不显罢了。

  贾瑚天生神力,一套简单的拳法也被他打的虎虎生风,两个人暗暗捥惜,贾瑚是个天生练武的好苗子,可惜贾赦无意让贾瑚从军,不然贾家早晚能再得一个小将军。

  两人既是暗卫营里的佼佼者,会的自然不仅仅只是武艺,见贾瑚学的好,不知不觉间越教越多,什么隐密身形、观察、偷听的小技巧也着实说了不少,要不是贾瑚深怕两人透露的太多,把暗卫营里不该说的事情也说了,说不定还能从两位二先生身上挖到更多也不定。

  投桃报李之下,贾瑚也略略小露身手,亲自下厨做了一些简单的吃食给两位二先生品尝品尝。

  在田野考古的时间久了,贾瑚会的绝对不只有泥水泡面而已啊,况且就算是泡面,对这时代的人而言也是无上美味了。

  当然,贾瑚绝对不是什么大厨,其手艺别说荣国府里的厨娘了,怕是连这次带来的家下人中兼做厨娘的何嫂子都不如,但贾瑚有一个好处,便是舍得下料,用油全然不眨眼的,直看得何嫂子一个劲的捂胸口,心疼的直念佛。

  而贾瑚这次做的,不是旁的,便就是泡面!

  所谓的泡面早在汉朝时便有雏型,名为‘踅面’,为韩信所发明,即使是夏季也可以放置个三、四天而不坏,冬季甚至可以放到半个月,汉朝时能得天下,与此踅面之方便也脱不了干系,而清朝时亦早有所谓的油炸踅面,称之为‘伊面’。(注一)

  当然眼下伊面怕是还未发明出来,不过并不妨碍贾瑚让何嫂子帮他做了一堆油炸踅面,无论是用热水一煮,捞出后再拌些红油辣椒,还是直接干着吃,味道都不错,不只两位二先生捧场的很,就连贾赦也颇为爱吃。

  贾赦若有所思,“这个应该不是府里的东西吧?”

  荣国府以战功获爵,府里也有不少方便打战时食用的路菜,像府里的头等名菜──茄鲞便是其中之一,但其中可没有这一道油炸踅面啊。此物虽小,但着实方便,如果行军打仗之时备上一些,倒是方便许多,即使不便煮食,直接干着吃也可解饥。

  贾瑚眼睛一转,乖巧回道:“我从外祖的书里看到的,什么汉朝韩信就弄了踅面,便于行军之用,便让何嫂子帮忙试做了一下,不过儿子帮忙时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把踅面掉到了油里,成了油炸踅面,不过儿子试了一下,踅面炸过后别有一番风味,也不算浪费东西了。”

  贾瑚三下两下便把油炸踅面一事说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而做成的,贾赦也不疑有他,在他看来,他这个儿子懂金石古玩是正常的,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况且瑚哥儿之前也曾是张阁老手把手教过一阵,懂些金石古玩也很合理,但要瑚哥儿懂厨事就诡异了。

  且不说君子远庖厨,无论是贾家还是张家都不可能让瑚哥儿一个小小孩子进后厨的,如果说是无心做出,倒也合理。

  贾赦一笑,“我儿弄出来的,自然好吃。”

  孩子难得对蜡烛以外的东西有兴趣,爱搞吃的总比爱玩蜡烛强些,就冲着这一点,就算不好吃,贾赦也得硬说好吃,况且这个什么油炸踅面味道的确不错。

  贾赦笑咪咪的吃着,他儿子果然是个天才,做什么都好。

  贾瑚暗暗黑线,老爹身上的爱子滤镜太厚了,不准!

  他直接望向两位二先生。

  二一和二二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味道的确不错而且也方便。”

  两人若有所思,虽然因为油炸的关系,油味大了不点,不适合他们暗卫使用监听时使用,不过平日赶路什么的拿一块来吃倒是方便,便别提贾瑚指挥人做的什么油炸踅面上还添了一个蛋,一把青菜,有黄有绿看着就有食欲,可比寻常的干面饼强多了。

  “做的好!”贾赦摸了摸贾瑚的头,“你把这做法好好回忆一下,写起来给我,回去记你一功!”

  此物虽小,但便于军中使用,自然要先便宜自个老爹了。

  无用贾赦明说,贾瑚也猜出一二,况且泡面这玩意在现代也是被例为军粮之一,当下点了个头说好,当真乖乖回去写起条子来了。

  制作油炸踅面的方法不难,说穿了就是把新鲜煮好的踅面用油炸一炸便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费油罢了,不过战争期间,非常时期,也就顾不得这一点了。

  至于细节部份自有荣国府的厨娘研究,荣国府里的厨娘连茄鲞都能弄出来了,想来弄出来的泡面比他胡乱搞的简易版泡面还好,是以贾瑚也就简单的略写成了条子给贾赦。

  “做得好!”贾赦再摸了摸贾瑚的头,瞧着他的字微微皱眉道:“等去了辽阳府之后,你的课业可不能再荒废了。”

  不过半年没盯着,这孩子的字是越写越回去了,要让他舅父瞧见,不打他屁股才怪。

  贾瑚尴尬的笑了笑。

  他外祖一家是当代大儒,他自小天份又好,刚能握得动笔就被他外祖父亲自带回去教导了,只是于年岁与阅历,字还稍嫌稚嫩,但已经几分雏型架构,加以时日,早晚能成为一代大家,不过……

  那都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在这现代,有谁会去练什么毛笔字,虽然他是考古学家,不好意思,考古学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更何况他是人类骨骼考古系的教授,平日里接触最多的是人类尸骨,而不是什么毛笔,隔了四十年后再捡回毛笔字……咳咳,还能见人就不错了。╮(╯_╰)╭

  “是。”贾瑚也心下明白,虽然这几个月也好生苦练,但毕竟是荒废了四十年,那么有那么快捡回来的,只能拼命苦练,捡回一点是一点了,好在他当年练出来的雏型架构未变,旁人见了,也只不过道他先前荒废的厉害,倒不会怀疑他换了个芯子。

  在贾瑚的背后,贾赦微微的松了口气,他虽然回来的晚,但多少也听闻了一些瑚哥儿与香烛间不可不说的故事,还有好些人疑心起瑚哥儿是被鬼附身了。

  一开始他是不信的,但近来瑚哥儿着实变得过聪明了些,像那汝窑什么的,就算是他都不甚清楚,瑚哥儿又是从那儿得知的?再加上这油炸踅面,也不由得让他起了点疑心,不过在看见瑚哥儿写的条子之后,贾赦又安下了心来。

  有学问,但字又写的这么烂的鬼,不存在的。

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