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是认真的,一个劲的夸奖着邢氏,凭心而论,邢氏虽然有些不足,娘家也略低了点,但毕竟是做二房,要是出身太好了也怕压不住,如此一想,那些缺点倒成了恰恰适合。

  在她想来,赦儿即将去辽阳府为官,势必得与当地官员往来,府里没个像样的女主人怎行呢?况且赦儿一但去了辽阳府,身旁没个知冷知热的人也不好,再则两个孩子还小,总得有个娘照顾着才成。

  这下子,贾瑚和贾琏顿时不嗷了,他们自己亲娘还活着呢,再来一个女人算什么。

  贾瑚是纯粹不想有人占了自家亲娘的位置,一只打不得、骂不得,又怎么赶又赶不走的的男小三已经够麻烦了,再来一个邢夫人算啥?

  而且贾琏想的更深一层,他们母族犯了事,老太太嘴上不说,但平日里待他总有几分嫌弃,远不如待珠哥儿仔细。

  当初邢夫人不得老爷喜欢,膝下无子,都能让他明明是个嫡子,但却过的只比庶子略好一些,万一要是邢夫人养好了身子,给父亲生了儿子,再加上大哥之死,说不得老太太会有让幼弟取而代之。

  贾赦微微皱眉,委婉拒绝道:“老太太,张氏还好好的呢。”

  既使没了张氏,以他现下还和那人纠缠不清的情况,那好再害一个女人。

  贾母晒道:“张氏那情况怎么能照顾好你跟瑚哥儿?咱们荣国府也不是什么没良心的人家,张氏自然是你的元配正室,不过就是娶个平妻罢了。”

  她顿了顿又道:“以张氏的情况,想来张阁老泉下有知,也不会反对的。”

  娶平妻什么的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行商搞出来的玩意,说是两头大,都算得上是嫡妻,这自然是有些不合律法,也素来让世家大族所不齿,不过以张氏的模样,再娶一个妻室是在所难免,她们不以她身患恶疾为由而休了张氏,已经算得上是对得起张家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们贾府另娶二房也是不得已之举,想来其他人家也能理解。

  贾母逗了逗怀里的小贾琏,笑道:“琏哥儿还小,也不能没个娘照顾啊。”

  “瞧!”贾母指着贾琏的呆样,“琏哥儿都笑了,想来必定也是想要有个娘吧。”

  贾琏一脸懵逼,很想问道:您老究竟是怎么看的?他这是吓呆了,不是高兴啊!

  贾琏眼睛一转,马上适时的大哭了起来,其哭声之惨,比先前听到贾赦要带贾瑚去辽阳府时还要再惨上三分。

  贾母讪讪的把贾琏交给奶妈,“琏哥儿着实调皮。”

  光嚎叫但不流泪,当她看不出来吗。

  “琏弟心下明白呢。”贾瑚伸手从奶妈怀抱过贾琏,凄凉道:“有了后娘便有……”

  贾瑚瞧了贾赦一眼,终究是没把话给说全,虽是没把话说完,但那言下之意,只要是个人那能不明白,贾琏暗暗地给自家大哥点赞,很配合的哭的更凄惨了。

  贾瑚亦面露凄色,虽然没哭,不过那神情凄凉无助,再配上贾琏的哭音,看的贾赦都心疼了。

  贾赦连忙上前一步,抱住两个孩子,安抚道:“放心吧!为父绝不再娶。”

  贾瑚与贾琏暗暗翻个白眼,不再娶,那邢夫人是怎么来的?

  基于某些原因,两兄弟对于贾赦的保证都存疑着,虽是腹讪着,不过两兄弟还是很有默契的不约而同放低了声音,好似真相信了贾赦的鬼话一般,只不过……贾瑚瞧着贾琏头上变幻不停的颜文字,便知道贾琏和他一样,都在作戏呢。

  这厢贾赦这一房兄友弟恭,父慈子孝,而贾母是一脸尴尬之色,她万没想到两个孩子既然对二房一事如此反感,还联手下她的面子。

  贾琏也就算了,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婴儿,不过贾瑚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该懂事了,做为子女,竟然也敢过问起父亲再娶二房的事!?

  贾母当下大怒道:“瑚哥儿,你的礼数学那里去了,这种事情岂是你能过问的吗?”

  贾瑚抱着贾琏,一脸受到惊吓似的难过之色,然后直接低着头饮泣了,当真是闻着伤心,听着落泪,让贾赦都快心疼坏了。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贾瑚暗暗咬牙,做为儿子,他是不好过问父亲娶二房一事,不过他娘才昏迷不醒不到半年,那么早就给他爹找二房,会不会太过了点?

  至于什么缺人照料之类的,随便提一个通房做姨娘就成了,虽然不可能让姨娘管家,不过暂时帮着处理一下后院之事,再找几个能干的嬷嬷帮衬着也是成的。

  大事自有他或着他爹处理即可,又何必正经弄什么二房回来,二房可不似姨娘,可以随意发卖,要是弄一个居心不良的回来,到时他们家里可说是家无宁日了。

  贾瑚想着事情,神色便有一些呆呆的,贾赦越发心疼,认定孩子是被吓的很了,厉声道:“老太太不必说了。”

  贾赦正色道:“儿子不会娶二房,请老太太不必为儿子烦心了。”

  贾母气的脸都红了,怒道:“你才几岁?难不成就这样过一辈子?张氏又成了这副模样,以后谁来伺候你?你难道要我走都走的不安心吗?”

  她明明是一片好心,怎么儿子和孙子都一副她要害了他们似的模样!

  贾赦脸色微缓,“老太太……”

  “好了!”贾代善不耐烦道:“儿子是去辽阳府当差,你当他是享福的吗?”

  贾母怒道:“我也是心疼孩子。”

  张氏都成这样了,赦儿娶个二房也是理所当然。

  她瞧了一眼瑚哥儿和琏哥儿,低声道:“你也别太担心,那邢氏性子和善,想来也会好好对待两个孩子。”

  当她不心疼孙子吗?她就是因为心疼孙子,这才挑了出身低还身子有疾的邢氏啊。

  一听到邢这个字,贾瑚和贾琏脸色大变,贾琏哭声再起,这次可是认真的!

  “哼!”贾代善不客气的冷哼一声,“张氏才刚病呢,娶什么二房,这话要传出去了,让旁人怎么看赦儿!”

  贾代善心下暗叹,想给赦儿娶二房,也得看看紫禁城里的那个小祖宗肯不肯啊!那人要是肯,也不会至今仍和赦儿纠缠不清了。

  贾代善年纪虽大,但这火爆的性子可没比当年好上多少,三下两下被把贾母给骂了回去。

  事已致此,贾瑚也不敢再跟老爹拗着性子来了,乖乖的跟着贾赦去辽阳府,再不走,他可真怕老太太直接逼着他爹娶了妻再走,他可不想自己头上再多一个二妈,特别是姓邢的二妈。

  当然走之前,贾瑚也想尽办法和自家小弟私谈了一番,别看这不过是兄弟谈心,鉴于贾琏还不过是个幼小的婴儿,贾瑚自己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要把两人身旁的丫环仆妇尽数打发走,好给兄弟两留一个谈私话的空间着实不容易。

  在经过一番鸡同鸭讲,连比带猜之后,贾瑚终于确定自家二弟是重生而非穿越。

  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贾瑚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自家二弟很蠢,但弟弟还是自家的好。他可不想来一个拥有什么王霸之气,以开后宫为人生目标的的点男。

  虽然贾琏不会说话,两人交流困难,贾瑚还是把保护娘亲的重大任务交给了贾琏。

  祖父和老爹虽是再三保证,还有宫里来的嬷嬷看顾着娘亲,但贾瑚会相信那个男小三才有鬼,以防万一,贾瑚还是郑重的把杨叔的事悄悄告诉了贾琏。

  认真来说,杨叔是张家的人,而非他们贾府的人,但只要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杨叔必定会帮助一二。当然,这人情用一点就少一点,杨叔也不可能一直帮着他们,不过以贾琏的阅历,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时候不该用。

  当然,眼下的贾琏还是个婴儿,那怕是想求救什么也不可能,不过他估摸这二、三年间,太太应该还是安全的,至于二、三年后,那怕贾琏不能出府求救,但让人传个话想来是没问题的。

  贾琏是真的惊讶了,怪不得他当年被流放之时,杨大掌柜非亲非故还帮着打点,还私下给了好些银钱,让他在东北好好生活,要不他压根挨不过流放之苦。

  先前他跟鸳鸯去偷盗贾母的东西变卖之时,杨大掌柜总是比别的当铺估的价钱略略高一些,原本他还以为是杨大掌柜有眼光,现在看来是因为有些香火情了。

  贾琏暗叹,当年太太和大哥早死,好些事情他不知道,就这样浑浑噩噩的长大,要是他知道了这些,又怎么会落到跟管事没什么差别的日子。

  似乎是看出了贾琏的自怨自哀,贾瑚轻拍了拍贾琏,“放心吧,以后有我呢。”

  有他在,他不会让贾琏一个人在荣国府内艰难求生。

  贾琏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头一会,他真正感觉到有哥没哥是有差的。

  可是哥再好也没有用,大哥就要没了啊!

  想到大哥就要没了,贾琏忍不住再次放声大哭!

  “咦!”贾瑚吓了一大跳,“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别哭!别哭!以后有大哥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贾瑚暗暗磨牙,以往看红楼梦时便觉得贾琏堂堂一个荣国府继承人过的着实不易,而如今贾琏的哭声让他越发确定自家小弟被人苛待了。

  贾琏拙于言辞,只能一个劲的安慰着,“放心!以后有哥哥在。”

  贾瑚不安慰还好,一安慰,贾琏哭的越发凄惨,好似死了亲人一般的绝望无助。

  可你以后就不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