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赦一进去就在屋里待了许久,石勉不敢远离,只好在荷花亭内等着,那怕过了饭点,也只能饿着肚子苦等着,做为缮国公世子兼未来国舅爷,他可真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帮人看门的一日,可是没法子,谁叫那人是太子呢?

  那怕这人即将成为他妹夫,终究还是太子,石勉再不情愿也只能等着,也不知等了多久,石勉才见到贾赦白着脸出来。

  贾赦脸色乎青乎白,最后化为一片灰白,他脚步虚浮,显然是受了什么打击。

  石勉和贾赦也算交好,见贾赦步履蹒跚,连忙上前扶了一把,低声问道:“可是被太子罚了?”

  他本有些疑心贾赦是不是被太子那个啥了?不过转念一想,太子如果真要对贾赦用强,早八百年前就强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况且方才开门之时,他也没闻到什么不该闻的味道,想来贾赦应该没有失/身。

  不过石勉也忍不住暗暗狐疑着,贾赦这厮的身体虽然不能和那些侍卫相比,但也绝对不差啊,怎么可能才一会儿便步履蹒跚,好似连路都走不得了?总不可能是被太子打了吧?

  难不成太子用尽方法把人弄来,就当真说个几句,说完后打上一顿就算了?

  而且……石勉好奇的回头一望,贾赦要走了,也不见太子来送一送,感觉不正常啊。

  贾赦灰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胭红,也不知是被羞的还是气的,他只淡淡道:“是赦无能,帮不上太子。”

  石勉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不知贾赦和太子之间谈些什么,但贾赦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做为未来国舅,他实在没有帮未来妹夫找小三的兴趣,不过……

  他瞧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低声问了一句,“那太子……?”

  他心下明白,贾赦要有那心思,八年前就跟太子在一起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可是太子要那么容易放弃,那今日又怎么会来这一遭?

  贾赦沉默许久,稍微透露一点,“家父有意让我外放。”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他去了东北,而太子在京,两地相隔千里,太子能奈他何?

  石勉大喜,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石勉虽是算计了贾赦一把,但还算有几分义气,亲自扶着贾赦离开,一边劝慰道:“咱们都心下有数,你要是无能,那咱们这些人怎么办?”

  要不是招惹上了太子这么一个魔星,贾赦这些年来也不用蹉跎在外了,还给自己身上安了个纨裤之名。

  贾赦惨白一笑,石勉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他们贾家是不宜再走武官一路了,但是文的话……如今他更是不宜入朝为官了。

  石勉亲自护送贾赦回荣国府,贾赦回府之后当真是闭门不出,那怕再好的朋友来唤都不出门了,瞧其模样,似乎是打算在荣国府里一直窝到去东北为止了。

  贾赦也不管外头的纷纷扰扰,大有窝在府里一辈子之势,不料这太子之事还没搞定,另外一件烦心事便上门了。

  贾瑚直接找上贾赦,第一句话便是直问:“爹!你与太子之间是什么关系?”

  贾赦整张脸顿时刷的一下全红了,而贾瑚直盯着贾赦头上的颜文字,然后……

  贾瑚险些要晕过去,老爷!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做男小三这种高风险行业!!!

  贾瑚突然想到,他爹早就成亲了,反倒太子年纪一大把,到现在还没有成婚,所以做小三的不是他爹而是太子。

  不过……

  贾瑚脸色扭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父亲了,做为一个现代人,他绝对不歧视同性恋者,但他厌恶导致同妻这种悲剧的男人,再想想自家爹娘平时相敬如宾的模样,贾瑚的表情说有多怪就有多怪。

  贾赦沉吟许久,最后说了一个太子与伴读间一起努力读书,奋斗向上,清白的不能再清白的简单故事。

  贾赦:( ̄︶ ̄)

  贾瑚:o(一︿一+)o

  他如果要是相信的话才有鬼!

  贾瑚直盯着贾赦的头上,虽然老爷一脸正色,讲的故事很干净,比净了网之后的晋江还要干净,但是如果他不要每次提到太子时,头上的颜文字就会忍不住做着十八禁或着是爆怒捉狂的表演的话,贾瑚说不定还真信了他的话。

  XD,贾瑚还是头一回知道原来颜文字可以做出这么十八禁的表演啊!

  二世老处男羞红了脸,只想问:尔等节操何在?

  “瑚哥儿在瞧些什么?”贾赦自然也注意到贾瑚神游太虚,而且一双小眼睛一直不安的望上瞄的神情,没好气道:“为父在与你说话呢。”

  “嗯。”贾瑚露出一个再乖巧也不过的笑容,咬牙切齿道:“孩儿在听呢。”

  那怕是再迟顿的人都可以听出贾瑚话语中隐隐的怨气,贾赦莫名的突然觉得有些冷。

  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孩子,再加上贾赦内心有愧,贾赦轻咳几声,“你且回去收拾收拾,再过几日,咱们就要去辽阳府了。”

  他此次明知石勉的帖子有问题,但仍赴约的缘由,便是因为父亲帮他补了辽阳府的正五品同知之职,不日便要上任,粗粗一算,至少三、五年内不会回到京城。

  时间可以改变许多,想来太子娶了妻之后,这心思也该淡了,他今日会应约见太子一面,也是为了和太子做个了断,太子大婚在即,而他亦要赶赴辽阳府,从此之后,当真是该各归各路了。

  “什么!?”贾瑚一楞,“老爷竟然要去辽阳府?我之前怎么不知道?”

  “小孩家家的,过问这么多做啥?”贾赦白了贾瑚一眼,沉吟道:“你放心,爹不会抛下你的,你到时和我一起去辽阳府便是。”

  先前他也有想过单身赴任一事,不过自从周嬷嬷之事后,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把瑚哥儿也一起带过去,弟妹虽然没什么坏心,不过她顾着自个儿子都来不及了,只怕不会护着瑚哥儿,张氏眼下身子又不成,总归还是把瑚哥儿带在身边,在自个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安心。

  至于读书之事,倒也不是什么问题,横竖瑚哥儿的舅父眼下就在东北,以他榜眼之能,难道教不出个瑚哥儿吗?于是乎,贾赦便打算携子赴任了。

  不过贾赦打算虽好,但贾瑚却是头一个反对,“那我娘怎么办?琏哥儿怎么办?”

  他娘一个病人,怎么跟着他们一起到辽阳府去?还有琏哥儿小孩家家的,又要怎么跟着去?可要是让他留着他娘和琏哥儿在荣国府里,他着实不安心。

  “这……”贾赦沉吟道:“他们两个自然是留在这里,有老太爷和老太太在,你不用担心。”

  以张氏的情况,到了辽阳府那儿去只怕会更遭,他虽有心想带琏哥儿走,但琏哥儿还是个婴孩,离不开奶娘,也着实不适合跟着他前去辽阳府。

  贾瑚摇头,“要是我娘不去!我也不去!”

  他倒是不担心贾琏,毕竟贾琏既然能够活到红楼结局,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没命,但他娘的情况不同,一个不小心便会没了性命,再加上至今仍然找不到杀害他娘的凶手,他不敢离了他娘。

  “放心吧!”贾赦沉吟许久,略略透露了一点,“宫里会有嬷嬷过来亲自照料张氏。”

  太子说的明白,他既然不希望他再娶妻,便得让张氏活着,只有张氏活着,才能占住他的正妻之位,就凭这一点,太子会比任何人都希望张氏活着,虽然是居心不良,但以太子之能,想来保住张氏的性命不是问题,至于琏哥儿则有老太太照顾,以老太太之能,自然能照顾得好琏哥儿。

  贾瑚望着贾赦头上的颜文字,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看得出父亲所说属实,不过……怎么会有人希望情敌活着?

  贾瑚想不明白,最后只能结论归于自家老爹太好骗了,那人随便说上两句便就信了。

  贾瑚正色道:“即使有宫里的嬷嬷我也不放心。”

  莫说那些嬷嬷都是那人的人,不见得况且宫里的嬷嬷也不过就是个名头好听,真要他们照顾起植物人来,只怕还不如他所训练的奴婢们。

  贾瑚顿了顿,直言道:“上次要害太太的人还没有捉到,至今连要害太太的人都还不知道,我不放心让太太一个人在府里,如果太太出了事……”

  贾瑚眼眸微闇,“儿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贾赦无奈长叹,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非带瑚哥儿走不可。如果他没猜错,那个人的目标不只是张氏,还有瑚哥儿。

  张氏已成了活死人,想来幕后之人也无意再对她下手,但瑚哥儿还活蹦乱跳的,说不定幕后之人还会对瑚哥儿下手。

  贾赦苦涩道:“你娘这种情况……”贾赦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道:“瑚哥儿,我知道你担心你娘,你相信爹爹,你娘在荣国府里反而比跟着咱们去辽阳府里安全。”

  贾瑚仍不死心,“但是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谁要我娘的命。而且咱们到现在还没有捉到那个探子!”

  “这小半年来,也不见有人再对张氏投毒,可见得那背后之人无意再对张氏下手。”贾赦微微沉吟道。

  “你娘在京里,有太医每一旬过来诊脉,还有杨嬷嬷等人细心照顾,若是跟咱们去了东北,且不说你娘受不受得住这一路颠簸,到了辽阳府,也没这么好的太医可以给你娘看病,所以还是把你娘留在此处好些。”

  “至于你娘的安全……”贾赦顿了顿,眼眸微利,“咱们荣国府也不是吃素的。”

  贾瑚沉默许久,如果他没有后世数十年的记忆,他或许可以像一般孩子一般在地上打滚哭闹说非得要他娘一起去,不过他心下明白,现实的情况是他娘的身体状况当真不适合一起上路,京城毕竟是大晋朝的经济中心,延医用药都比在东北要方便许多。

  贾瑚挣扎许久,最后叹道:“那我也不去了!”

  做为一个孩子,他有本钱任性!

  不过很可惜,贾瑚的打算虽好,但他却忘记了,这可是个没‘孩权’的古代啊!

  无论贾瑚再怎么非暴力不合作,贾赦不分由说的让张奶娘帮着贾瑚收拾行李,十日后出发去辽阳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