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瑚可真没想到,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既然有人敢搞什么绑架!

  这大晋朝的人贩子已经嚣张到这种地步了吗?重点是就连周遭的人都一副理所当然,没啥大不了的模样,更可恨的是就连自家老爹的心腹──林之孝,看见来人之后,也不过楞了一楞,然后就乖乖的让来人绑了他走。

  不但如此,林之孝还乖乖的跟在绑架犯的身后,一副绝世好奴才之姿,规矩恭敬的不得了。

  气的贾瑚一边挣扎,一边忍不住大骂,“林之孝!你是吃谁家的米啊!”

  好歹该有点做下人的职业道德吧?

  林之孝的怯生生的望了一眼抢孩子的家伙,懦懦道:“奴才是吃大晋朝的米……”

  感觉怎么回答都不对,还是这样说吧。

  贾瑚险些吐血,这是什么?标准答案吗?

  贾胡一气之下,干脆上嘴咬了,边咬还边大喊着,“来人!救命啊!”

  奴才不给力,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自救了。

  虽然贾瑚咬的极用力,但可惜他的小乳牙不给力,连点油皮都没有咬破,不过那人吃痛之下,闷哼一声,手臂微抖,似是有想把贾瑚丢出去的冲动,但又不知为何强行忍住,只是望向贾瑚的眸里隐有怒意。

  贾瑚这时才注意到,此人容貌虽然算不得英俊,但自有一股气度,一望便知其不凡,更重要的,这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你……”贾瑚眉心微皱,总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

  那人一直抱着贾瑚直到状元楼的二楼雅座,这才放下了贾瑚,那人直接伸出了手给一旁的早就吓白了脸的中年男子包扎,见贾瑚呆楞楞的望着他,也不知道他想到了啥,那人冷哼一声道:“还算有几分眼力劲。”

  贾瑚暗暗翻了一个白眼,“你谁啊!”

  怎么说的好似天下人都该认识他一般。

  “你……”那人身旁的中年面白无须的男子尖声叫道:“你既敢伤了太子!”

  贾瑚下意识的回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怕是太子,拐小孩也是有罪的!”

  太子了不起吗?等等!太子……太子……

  贾瑚的小肩膀一垮,好吧!在这年代里的太子的确是了不起。

  中年男子气的脸都白了,但何昱听到此处,忍不住哈哈大笑,“贾恩候的儿子果然有点意思。”

  “哼!”听到贾恩候三字,太子面色微缓,“还不算太差。”

  他直盯着贾瑚许久,直接问道:“你爹呢?”

  而贾瑚则是望着太子头上的颜文字,皱起了他的小眉头,此时此刻,他压根没注意到太子的问话,脑袋里满满的三个字:有、问、题!

  他X的,有谁可以跟他解释一下,为什么太子一提到他爹,头上的颜文字就给他脸红了!?

  你XX的红个什么鬼!?他爹是个男人啊,而且是已经死会的不能再死会的男人啊!

  此时此刻,贾瑚只想代他爹说上一句:不约,咱们不约!

  太子不悦微微皱眉,毕竟流有张家的血脉,还是犯起蠢来了,那有恩候机敏,他又再问了一句:“你爹呢?”

  不知为何,贾瑚从太子的声音里听出一丝威胁之意,感觉他如果不把他老爹交出来,似乎得把自己的小命先给交待在这里了。

  贾瑚有些挣扎,是该出卖自家老爹呢?还是为了保护老爹的贞/操而拼一把,不过最后……

  “我不知道!”贾瑚顶着太子杀人的眼光,硬着头皮直接回道:“我不知道我爹在那?祖父已经让焦二爷爷去找了。”

  不是他当真勇猛到为了老爹的贞/操而不顾自己的小命,而是他当真不知道自家老爹的下落,而且……

  贾瑚垂下眼,掩饰自己眸底的那一丝算计,他特意增添了最后一句,表明就连荣国府也不知道他爹的下落,以太子之能,说不定能比焦二爷爷更快找到他爹的下落。

  果然,听到就连荣国府都不知道贾赦的下落,太子犀利的眼神一扫贾瑚与林之孝家,两人心脏噗通噗通直跳,感觉就在那一瞬间被太子给看穿了一般,贾瑚还好些,仗着孩子的身份直接往林之孝身后一躲,让林之孝帮他挡住死亡射线。

  而林之孝则是直接给跪了!林之孝颤着声音,招供道:“大老爷确实还未回府。”

  他……他怕啊!

  太子眼眸微眯,还未说些什么之时,突然楼梯上传来不急不徐的脚步声,一清亮的男声高声吟道:“太子若是想找我,直接冲着我来便就成了,何必为难犬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贾瑚隔了四十多年不曾见过的父亲──贾赦。

  此时的贾赦不过才二十五、六,正是一个男子风华最盛之时,再加上他长的极似其被人称做大晋第一美人的祖母,容貌虽有些女气,但可谓之是俊秀无双,一时间满室生辉,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在贾赦身上。

  何昱瞧了瞧贾赦,再瞧了瞧灰扑扑的小贾瑚,怪不得太子每每说贾瑚远不如贾恩候,旁的不说,光这容貌当真是差的远了。

  单单拎出来看,倒也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娃娃,但和贾恩候相比,就只能呵呵了。

  “爹!”贾瑚眼睛一亮,直接扑向来人。

  贾赦闷哼一声,仍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儿子,他无奈的轻点一下贾瑚的小鼻子,“你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瞧得好好走路。”

  虽是埋怨着,但贾赦也很认命,怎么办,总归是自己生的儿子,再不好也得担着。

  “爹!爹!爹!”贾瑚一个劲的叫爹,他有着满肚子的话想跟老爹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以往总听人说他老爹有多没用,多无能,就连红楼梦里也是以反派的形像出现的,但真过了一段没爹的日子之后,他才明白,有爹没爹终究是有差的。

  贾赦微感心疼,看见贾瑚这模样,便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期间受了不少委屈,他心下孤疑,那怕老二有那么一点不安份,但他爹和张氏还在,谁敢委屈了瑚儿?

  即使张氏眼下被关在清心院里,但以她的手段,断是不可能让瑚儿受委屈,这其中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虽是疑惑不解,但贾赦也知道眼下不是问个清楚明白的好地方,只是哄着孩子道:“乖!爹回来了,爹带你回家!”

  “嗯嗯。”贾瑚重重的点头,总算能回家了。

  虽然他一直在家里,但是在没有爹,娘亲又病重的荣国府,他总觉得差了一层,感觉不太像他的家了。

  贾赦抱起儿子,转身就走,似乎房里的人不值得他一见一般。

  何昱等人知道他的臭脾气也就罢了,但太子那受得了这般冷淡,当下便唤了一声:“恩候!”

  贾赦转身,微微挑眉,淡淡问道:“太子有事?”

  贾赦的表情冷漠,好似他和太子之间当真不过是点头之交一般。

  太子眼眸微眯,眸中隐有怒意,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轻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贾赦随意的行了个礼,直接把贾瑚和林之孝拎回家。

  从头到尾,除了默默地看透一切的贾瑚之外,没有人明白太子突然绑了小贾瑚做什么?

  贾瑚眯着眼望着自家老爹的头上的颜文字许久,最后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来是他多想了。

  不过……

  贾瑚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太子一眼,好端端的,你对我爹脸红个什么劲啊?难得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吗?害他们家差点上演伦理大悲剧!!!

  头一回,贾瑚觉得自己知道太多也不是件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