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传的最快的莫过于八卦,贾代善早上才给了贾瑚两个铺面并一箱子书画,下午这事便传遍了贾府上下。

  周瑞家的连忙把这事告诉了王夫人知瞧,还为自家的珠哥儿抱屈道:“太太,你瞧老太爷当真是疼瑚哥儿,瑚哥儿小小年纪便给了他二间铺面练手,可怜咱们的珠哥儿也是二房嫡孙,别说什么铺子了,就连副画都没有,当真是……”

  周瑞家的唉声叹气,好似当真为了自家哥儿抱不平。

  王夫人教训道:“珠哥儿才几岁,拿了铺子也管不了,况且你没瞧,连琏哥儿都没有。”

  虽说是如此,但王夫人的心里总是不是滋味,同样是孙子,怎么待遇却差了如此之多呢?

  往昔老太爷偏着长嫂,她想着长嫂乃是荣国府的当家主母,还能不往心里去,如今做了母亲,只要珠哥儿略略被人忽视一点,她便有些受不住了。

  “话可不能这样说啊。”周瑞家的不满道:“老太爷除了给铺子之外,还给了整整一箱子书画呢?虽说珠哥儿眼下也管不了什么铺子,不过那些书画什么的也不妨事吧,太太大可以先帮着珠哥儿收着啊。”

  周瑞家的是真真舍不得,她叹道:“况且画这玩意虽然值不上几个钱,不过珍品难得啊,你瞧老爷为了走礼,都快把屋里给翻遍了,也寻摸不到多少合适的,还得上老太太房里跟老太太要,要是珠哥儿也有,以后太太也可以少操点心。”

  这话倒真说进王夫人的心坎里了,她王家虽然颇有家底,什么金银珠宝,甚至是西洋来的自呜钟都尽有着,但毕竟底蕴差了些,当真没什么名家画作,既使有好些,也不知真假,在这上却实是颇不如长嫂。

  珠哥儿虽小,但将来也势必跟他爹一般,走文官之路,有些东西也是时候该准备起来了,可她再眼热,也不好开口跟公公要啊。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王夫人不耐烦道:“珠哥儿还有我呢,将来我这个做娘的自然会给他张罗,慌个什么。”

  “是!是!”周瑞家的连忙应了声是,但嘴角却是不争气的微微上扬了。

  果然,过不了多时,王夫人又低声问道:“老太爷给了瑚哥儿什么铺子?”

  周瑞家的早就打听清楚了,连忙溱上前神神秘秘的回道:“听说是一间书肆和一家胭脂作坊。”

  “书肆和胭脂作坊?”一听到这,王夫人便松了口气,虽说这书本子珍贵,但这玩意平日里买的人也少,挣不了多少银子;至于这胭脂作坊虽是比书肆要好上一些,但小打小闹的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也不过就是挣点零花银子罢了。

  “可不是吗。”周瑞家的有些妒嫉道:“有这两个铺子,瑚哥儿每个月少说有好几十两银子的进帐呢。”

  王夫人笑道:“瞧你眼皮子浅的。不过就是两间不值什么的铺子罢了。”

  要是什么金银铺子,她说不定也会急了,但不过就间书肆和胭脂作坊,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太太!”周瑞家的恨铁不成钢道:“我是为了珠哥儿着急啊,老太爷这样偏着瑚哥儿,将来珠哥儿还能得到多少?二老爷不过是个次子,将来可是分不到多少家产啊。”

  按大晋律法,诸子均分,但大部份的人家都是按着嫡七庶三的方式来分。虽说老太爷膝下就二嫡子,二老爷说不得能再多得一成,不过扣掉袭爵之人才能继承的荣国府与祭田,也不过就够嚼谷罢了,如此算一算,将来能落到珠哥儿手里的当真没剩多少了。

  “够了!”王夫人脸色微闇,喝斥道:“越说越不像话了,还不快下去。”

  “是!是!”周瑞家的见王夫人当真怒了,连忙应了声是下去。

  “且慢!”王夫人又突然唤回了周瑞家的,问道:“瑚哥儿去了那了?”

  周瑞家的笑道:“瑚哥儿刚得了铺子,正是得意的时候呢,让林之孝家的带他到铺子里瞧瞧了。”

  王夫人不置可否的轻应了一声,“老太爷也是太疼孩子了,小孩家家的怎么懂得管铺子,你且让人注意着些,别闹出事来。”

  周瑞家的会意,笑道:“奴婢明白。”

  这焦二一走,贾瑚确实是以看铺子为由,让林之孝家带他出了门,不过他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看铺子。

  先前焦二虽然没透露半点,不过他头上的颜文字早就出卖他了。

  贾瑚心下惴惴,怪不得他老爹去了那么久都没回来,原来怕是遇上事了。

  虽然按着原著来看,贾赦最后肯定是平安回到了京城,不过知道归知道,毕竟是自家亲爹,贾瑚要是能因此完全放心才有鬼,于是乎,便让小厮以带他出门瞧瞧新铺子为由,悄悄去了杨嬷嬷私下告诉他的一间当铺之中。

  这当铺在京城中并不起眼,也不是张氏名下的产业,甚至明面上跟张家全然扯不上关系,不过里头的大掌柜可是杨嬷嬷的族兄,也是张家暗地里的产业之一,原本贾瑚是不知道的,不过自张氏病了之后,杨嬷嬷挣扎再三,终究还是把此处告诉了贾瑚。

  杨嬷嬷心下有数,张氏这一病,也不知会病上多久,嫁妆又被老太太收了去,将来怎的,着实不好说,万一贾瑚手上银钱不够的时候,大可以去这间当铺里去取,多了不成,几百两银子还是能溱得出的。

  不过贾瑚此次前去可不是为了取钱,而是想让大掌柜打听一些事儿。

  贾瑚到了那儿,也不用对什么口号,只略略一说身份,大掌柜的便连忙让人把贾瑚给迎了进去了。

  “孙少爷!”大掌柜的一拱手,关心道:“不知道大小姐可好?”

  “我娘……”贾瑚顿了顿,叹道:“眼下还成,还好有杨嬷嬷在照顾着我娘。”

  旁人都只道他是在玩香烛,但事实上他是是借此趁机偷偷分析着他娘身上的香毒,只可惜缺少现代科技技术,再加上实验数量不够,分析的速度极慢,至今只分析出了几种药材与矿物。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缺钱,所以这研究进度着实感人的慢!

  荣国府里大少奶奶的事早就传遍了全京城,大掌柜也心下有数,说到底也不过是拖一天是一天罢了,大多数的活死人连一个月都撑不过,也难为孙少爷想出好些法子让小姐支撑了那么久,他微微一叹,“辛苦孙少爷了。”

  “这是瑚应该做的。”贾瑚正色道。

  那可是他亲娘,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不知道孙少爷此行前来?”大掌柜好奇问道。

  贾瑚重重一躬身,“我想请杨叔帮忙,打听一下我爹的下落。”

  他爹去了那么久,他本就有些担心了,再见到焦二爷爷头上的颜文字,他更百分之百的确定他父亲那儿怕是发生了些什么事,二叔这才敢大着胆子欺负他和琏哥儿这两个‘孤儿’,而祖父恐怕亦是知道了些什么,这才让焦二爷爷赶过去。

  不过瞧着焦二爷爷点半点口风都不肯透露的情况,他明白祖父有意暪着他,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手底下没有自己的人马,虽有些小厮,不过都跟他一样,不过是些半大孩子,着实帮不上忙,若要动用父亲留下的人手,只怕暪不过祖父。

  贾瑚思来想去,只能拜托杨叔出手打听一二了。

  大掌柜的眼眸一利,“可是姑爷出了什么事?”

  光凭这一句话,贾瑚便明白外祖父为何特意留了杨大掌柜做为京中的暗手了,这见机之快,的确远超过许多人之上。

  贾瑚摇了摇头,面红耳赤道:“瑚也不好说,只是父亲走了这么久,一点消息均无,瑚着实有些担心。”

  他能说啥?总不能说怀疑他二叔做了啥吧?

  大掌柜微微沉吟,“孙少爷放心,我马上让人去打听打听,想来不出一月,必定能有些消息。”

  贾瑚郑重的躬身,谢道:“麻烦杨叔了。”

  从京城东北,那怕是策马疾行也差不多需要一个月的行程,杨叔能在一个月内打听出消息,可以说是尽了全力了。

  事已至此,再着急也没用,贾瑚只能耐着性子等消息。

  所谓作戏做全套,既是以巡视铺子的理由出来,贾瑚也认认真真的巡视一下祖父给他练手的二间铺子。

  贾瑚先是去了左近的书肆一巡,在现代,书店可以说是夕阳产业,而在古代,书肆的经营状况也没有这么容易。

  古代的书籍虽然昂贵,但是书籍的成本也高,虽然有着活字印刷技术,但是由于许多的源由,活字印刷并不普及,大部份的时候书肆仍然使用雕版,而雕版因为费工费时,成本过高,大部份的时候,书肆所贩卖的书籍还是一些手抄书。

  是以大部份的书肆虽然不会亏到赔本,但也赚不了多少钱,当然,贾代善给贾瑚的这间书肆也不例外。

  不过这间书肆的位置倒是极好,刚好就在琉璃厂,靠着地利之便,这间书肆的生意倒是不错,不过贾瑚上上下下瞧了好几遍,总觉得这个位置来做书肆,着实浪费了。

  贾瑚暗暗琢磨着,在这琉璃厂里,自然还是以古玩字画为主才是正理,不过这货源倒是一个问题,再则可靠而且有眼力的掌柜也不好寻,还是慢慢来吧。

  贾瑚自认自己在巡视铺子,却没注意到像他这般的半大孩子,一本正经的巡视铺子,落到旁人的眼中看起来有多么诡异。

  这琉璃厂既是文人雅士聚会之所,自然也有不少皇子门人喜欢在琉璃厂附近溱趣,巧的是,今日太子也来了。

  太子大婚在即,也不知从那儿听闻石家女喜欢金石古玩,竟拉着表弟何昱来琉璃厂里挑给未来太子妃的礼物,没想到竟然遇上了贾瑚。

  一见到在书肆前后,上跳下窜的贾瑚,太子微微皱眉,“荣国府正在多事之秋,贾赦致今还未回府,这孩子竟然还有心情在外面玩耍!”

  听出太子的不悦之意,何昱连忙垂手,不敢再说话了。他也着实不明白太子,明明对张阁老好生不耐烦,平日里私底下尽是以老货称之,但对张阁老的女婿却多有关心,着实诡异。

  太子瞧了贾瑚好几眼,“让人把他给我带上来!”

  既然撞到他手里,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