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近郊,张家村外的一处工地之中。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就在这天将晚未晚的黄昏时分,天空宛如火烧一般的泛着红光,照映的比白日还要灿烂。

  而在杂乱的工地正中央,正有两帮人马对峙着,一边正是操持着怪手,手里拿着铲子,膀阔腰圆的工人们,而另外一边则是两手空空,死不让工人接近土堆的年轻的学生们。

  工人们挥舞着笨重的铲子,吼道:“小子!快点离开,别妨碍我们开工。”

  年轻学生们明明怕的厉害,但还是努力挡在怪手前道:“这可是清朝古墓,还没有鉴定前不能开挖!”

  张工头晒道:“不过是个荒墓罢了,算什么古墓。”

  这开发开到一半挖到古墓也算不得什么奇事,张工头也算见得多了,要真是什么秦汉大墓,他们也不敢动了。不过他们方才也瞧得清楚明白,这只是个清朝古墓罢了,像这样的墓,就京城附近没有一百也有七十。

  一个注定消失的古墓,张工头也没放在眼里,他顿了顿又吓唬道:“你们快让开,要是耽误了工程,你们几个小子可赔不起。”

  年轻女学生有些犹豫的拉了拉为首的学生道:“颜峻,要不咱们算了吧?不过是个清朝古墓,又不是什么官员的墓,说不定上面认为没有研究价值,决定不抢救了也不定。”

  “严琪!”颜峻教训道:“咱们不可以因为它不是什么官员的墓就放弃,既使只是一个平民百姓的墓,也是有着它的研究价值!”

  “得了呗。”另一个学生孙晓直接吐槽道:“别掉书包了,考古章纲第一章咱们谁没背过!”(注一)

  孙晓一望左右,有些紧张的警告道:“你知不知道,要是这地方被例入没有考古价值的话,咱们可是要倒大楣的。”

  毕竟只是个清朝的平民墓,而且还是乾隆时代的,考古价值有限,要是上面的判断此处没有抢救的必要性,他们白抗争了不说,而且要是工地老板跟他们索赔的话,他们几个穷学生怕是赔不起啊。

  “放心吧!”颜峻低声道:“我已经通知胡教授了。”

  胡教授出马,别说一个工程,那怕再来十个工程也不是问题。

  严琪担心问道:“胡教授会来吗?”不过是个清朝古墓,胡教授怕是瞧不上吧?

  颜峻略略透了些口风,“胡教授是所谓的红迷,而这墓主人叫张宜泉,胡教授必定会来。”

  “张宜泉!”孙瞧眼睛一亮,“是那个张宜泉吗?”

  颜峻重重点头,“墓碑上写的清清楚楚,是张宜泉没错!”

  众人大松一口气,孙晓重重的捶了颜峻一下,骂道:“你早说吗,害我这么紧张。”

  颜峻冷哼一声,“咱们考古的不能因为墓小而──”

  颜峻还未说完,严琪与孙晓不约而同的吼道:“闭嘴!”

  早知道这家伙是来拉着他们一起搞什么肉身挡怪手的,他们说什么都不会陪他来发疯。

  工人们虽然听不见学生们的窃窃私语,但见几个原本有些恐惧的学生们突然就像是打了鸡血般兴奋,众人心下微沉,几个人商量一番,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挡路的清朝古墓挖开了再说。

  不能怪他们不爱护华夏文化啊,但光是让人来鉴定这古墓的考古价值,就不知道要浪费掉多少时间,如果没有抢救挖掘的价值也就罢了,要是有价值的话,势必又要等着这些考古学者将墓里的古物整理出来,一整个流程搞下来,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开工。

  正当工人们悄悄地准备指挥着怪手开挖之时,一辆奥迪疾驰而来,在水泥路上发出刺耳的煞车声。

  车主人等不及停好车便急急冲下车,虽是和徐的秋季,但那人身上还是急出了满身的汗。

  来人是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人,身材消瘦,因为长年在田野间考古,日晒雨淋之下,皮肤微黑,眼角还有些微微的皱纹,长相算不得是英俊,但自有一股特殊的书卷气质,让人眼睛一亮。

  见那人直接往工地走来,张工头顿时心里直打鼓,他不怕一群不懂事的学生,就怕遇上懂行的行家。

  张工头喝斥道:“这里是工地,你不可以进来!?”

  那人淡淡的扫了张工头一眼,张工头心里一紧,好些话儿都不敢说了,默默地退了一步,这个人气场太大,只怕比陈老板还不好惹。

  “胡教授!”一见到那人,颜峻眼睛一亮,连忙上前一步,“你来了真的是太好了。”

  胡锐微微点头,“损毁程度如何?朝代确定了吗?可有看到盗洞?”

  颜峻飞快的回道:“墓顶被怪手挖出了个洞,按墓碑时代来看是清朝古墓,不过还来不及探查有没有盗洞。”

  听到此处,胡锐微微皱眉,随手松了松领结。

  考古最怕的就是碰到盗墓贼,盗墓贼只在乎墓里的钱财,压根不在乎古墓里文物的文化价值,只懂得破坏与掳夺,大凡古墓只要遇上盗墓贼,不但墓里有着历史意义的文物会毁了大半,很多时候就连墓主人留下来的历史线索也会没了。

  但对考古工作者而言,不值钱的文字记载才是他们辛苦挖掘的重点,能够得知墓主人的身份,他的历史定位,比挖到什么金、银元宝更要令考古工作者兴奋,特别今日碰到的是张宜泉墓,要是能挖到红楼梦后四十回,这才是圆全了华夏人的梦。

  颜峻这时才注意到胡教授身上穿着一袭合身的三件式西装,看起来是从什么重要场合中赶了过来,隐约闻到胡教授身上淡淡的酒气,颜峻这才想起今天正好是田野考古奖颁奖日,教授八成是从什么庆功宴里赶过来的。

  颜俊歉疚道:“抱歉那么着急请您过来。”

  和考古界里的最高荣誉──田野考古奖相比,这座清朝古墓还当真不值得一提。

  “没什么。”胡锐不在乎的摆摆手,有血池遗址在前,他所主持的考古计划能得个三等奖就不错了,既然是注定陪跑,参不参加最后的晚宴也没差了。

  他直接问道:“确定是张宜泉墓吗?”

  若是旁的清朝古墓,他说不定也不会特意赶过来了,就因为颜峻说了是张宜泉墓,他这才特别放下手边的工作赶来。

  张宜泉,清内务府汉军旗人,着有《春柳堂诗稿》,跟众多郁郁不得志的汉人一般,其人一生并无什么特别之处,父母早丧,为兄嫂所不喜,早早便自立门户,离开了家。

  像这样的人,在历史在没有上千万,也有上百万,但此人有一位不寻常的朋友──曹雪芹。

  光凭曹雪芹这个朋友,张宜泉墓便有一挖的价值。

  (张宜泉:……老子交友不慎!)

  “是的。”颜峻双眼发光,“我们在墓地附近找到墓碑,上面写的正是张宜泉,由其友敦敏所立,时代也对得上。”

  敦敏亦是曹雪芹的好友之一,以张宜泉贫困的情况来看,其人死后墓碑是由朋友出资所立,并不足为奇。

  胡锐微微皱眉,原本兴奋的心情略略淡了些,“张宜泉虽然贫困,但按记载,他有妻有子,即使其妻儿贫困,无力埋葬张宜泉,其墓碑也该是由其子所立,而非其友人。”

  一听到此处,颜峻顿时垂头丧气,一脸失望,他还以为可以从张宜泉墓中找到一些红楼梦后四十回呢。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不过!”胡锐话风一转,“我们考古并不是为了求财,而是研究古人与古代文化,无论是皇帝、贵族,还是平民老百姓,都是我们研究的对像,既使不是曹雪芹的朋友,也是有其研究价值。”

  他重重的拍了拍颜峻的肩,“这次你做的好。”

  他也听说了一些,这座张宜泉墓是开发商在挖掘地下室时无意中挖掘到。一开始开发商本来想要悄悄地掩埋这座墓的,还是颜峻拼死挡住,这才能保住张宜泉墓。

  颜峻眼睛一亮,腼腆的笑了。

  他转头望向被怪手破坏了大半的墓顶,有些惋惜道:“可惜我们到的太晚,墓地被建筑工人破坏了大半了。”

  坟墓并不大,又被怪手弄坏了大半,最让人惊心的是墓顶已被削平,隐约可以看见墓室的情景,一看便知道这座墓保不住了。

  胡锐微微沉吟,京城接下来即将进入雨季,纸张类的东西最是怕水,如果不尽快开挖,那怕里头真有什么红楼梦后四十回,被水一浸也绝对没了。

  “必须立刻进行抢救式挖掘,这事交给我,你们先把墓地的范围及深度探测下来,仔细看一下附近是否有盗洞。”

  “是!”颜峻连忙拿着洛阳铲和同学们一起探勘了。

  胡锐出马,又找了人帮忙说项,那怕开发商再不甘心,也只能同意暂缓工程让他们进行抢救性挖掘。

  抢救性挖掘就是在赶时间,胡锐松了一口气,顾不得身上的一身高定西装,立刻和几个学生一起进行抢救性挖掘,墓顶已经被工人挖穿,露出里的少量随葬物品,其中一个被散落的砖石泥土压住的木盒子顿时吸引住胡锐的目光。

  此时夕阳西下,在残余的阳光之中,他隐约见到木盒子上隐约刻着一个石字,虽然石字底下的字被土石遮掩住大半,可是那隐约露出来的半个字似乎是个‘头’字的上半部。

  胡锐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直跳,激动之下,他甚至有些呼吸困难。

  红楼梦,原名石头记,如果这里头当真有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话,说不定困扰他大半生的疑惑可以在此得到答案。

  胡锐率先入墓,就在他差一点就能碰触到木盒之际,突然眼前一黑,天地似乎昏暗了下来,空气瞬间凝结了起来,凝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尖叫声划破天空,也打破了死寂的那一瞬间,无数回忆闪过胡锐的脑海,最后停格在一个年轻的少妇,温温柔柔的捧着他的脸,轻唤着:“瑚哥儿……”

  明明是最温柔的母怜子的画面,却让胡锐心中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到底是谁那么狠,非要了他们母子俩的性命?

  胡锐眼眸一利,他不甘心做个糊涂鬼,他要知道真相!

  他猛地冲上前,伸长了手试图捉住木盒,突然──

  轰隆一声巨响,墓室瞬间塌陷,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