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23章 第 23 章
  陆停星从记事起,对“酒”就一直停留在非常糟糕的印象。

  他见过陆启之醉倒在母亲墓前的样子,也见过他哥哥陆轻辽在视频电话里的平静醉态,前者让人心惊,后者让人心疼。

  不管哪种,都是他不想见到的画面。

  因此在陆停星成年后的这些年里,他几乎滴酒不沾。

  可现在叶淮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喝。”

  陆停星呆呆地看着他,良久,颤声道:“好。”

  饮酒的滋味并不如世人所说的那样快乐,陆停星没喝过其他的酒,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酒水喝下去的时候都像他现在这样难以下咽。

  嗓子难受,胃也难受。

  叶淮一杯接一杯地倒给他,他就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

  口腔不是自己的,喉咙不是自己的,呼吸不是自己的,就连大脑也开始变得迟钝模糊。

  “咳咳、咳咳——”陆停星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撞到墙壁,身子一软,手中的玻璃杯落在地上,哗啦一声碎成无数星星。

  “叶淮……”他无力地靠着墙,慢慢滑下去,痴痴地喊着:“叶淮……”

  一道阴影遮住了他头顶的光,陆停星费力地抬起头,闭了闭眼才让涣散的眼神找到一点焦距。

  是叶淮……陆停星傻傻抿着嘴角,眨了眨眼睛。

  “你笑什么。”叶淮坐在餐桌边缘,抬手虚虚地往前抓了一把,什么也没碰到。他不太高兴,皱着眉又抓了一把,重复道:“笑什么?”

  陆停星坐在墙角,蜷成小小一团,脸上还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他摇了摇头,有些难受地“唔”了一声。

  叶淮却被他这个轻微的动作点着,猛地向前跨了两步,不由分说地抓住陆停星的手腕往卧室走,陆停星踉跄几步,摇摇欲坠,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胳膊。

  叶淮动作没有一丝迟疑,他大步流星把陆停星拖进卧室,一把推倒在沙发上,然后转身去床头的柜子里翻找着些什么,酒精激化了内心压抑的情绪,叶淮胡乱在抽屉里翻找了一阵,彻底失去耐心,毫无章法地将抽屉里的东西往陆停星身边丢。

  厚厚一沓照片哗啦啦砸在陆停星的身上,又轻飘飘地落在了地毯上,满室狼狈。

  叶淮坐在床沿,狠狠地喘着气。

  陆停星被砸蒙了,怔怔地看着叶淮出神,好一会儿才从迟钝的思维里捕捉到关键信息,他从沙发上跑下来,跪在地毯上一张一张地把照片捡起来,又挪去床边递给叶淮,小声道:“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帮你捡起来。”

  叶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陆停星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举一动都带着讨好的意味,甚至在跟他目光相对时傻乎乎地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眉眼弯弯,叶淮怀疑他把这间卧室当成了三年前的学生公寓。

  “嗯……都捡起来了。”陆停星依旧半跪在地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手里的照片,他张了张嘴,疑惑道:“照片里的这个人,是不是我呀?”

  见叶淮没有回答,他又悄悄地往前挪了两步,趴在叶淮的膝盖上,歪头看着他,“是我吗?”

  没等到回应,他自己先害羞地低下了头,抿着唇,自言自语道:“是我。可是你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嗯……因为喜欢我。”

  “谢谢你喜欢我!”陆停星欢喜道:“我也喜欢你。”

  叶淮冷眼看着他,等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坐在自己身边时突然嗤笑一声。

  “我不喜欢你。”叶淮说:“就算以前喜欢,现在喜欢,以后也不可能喜欢。”

  陆停星一愣,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他抓住叶淮的胳膊,语无伦次道:“为什么?你明明、明明……”

  明明什么?陆停星不知道,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叶淮离开。

  “我永远不会原谅一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叶淮看着他满眼的茫然痛苦,感到一阵极端的快意,他推开依靠在自己身边的人,站起身来,尖锐地质问:“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却从来不肯坦诚相待,Sivir是意外,鹿鹿呢?也是无心?”

  “装哑巴很累吧?穿女装是不是也很恶心?”

  “看见我被你耍的团团转,心情很不错吧?”

  “三年前你不告而别我魂不守舍念念不忘,三年后我居然还不死心地愿意相信你想带你回家。”

  “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每句话都是一道伤疤,鲜血淋漓,叶淮找到了发泄情绪的出口,他把陆停星整理好的照片又挥洒到地毯上,抬手指向门口,嘴角带着恶劣至极的笑:“滚出去。”

  陆停星双眼通红,他张了张嘴,喉咙干哑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内疚和悔恨袭卷全身,只能木然地看向门口,起身时还因为头晕目眩差点摔倒。

  他扶着墙壁,走得缓慢又艰难,叶淮似乎也在身后跟着,可他一点回头的勇气也没有。

  餐厅一片狼藉,玻璃和红酒在纯白的地板上混杂,碍眼极了。

  叶淮双手环抱,嘲讽道:“看什么?舍不得了?”

  如果这时他仔细观察,会发觉陆停星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是忍耐到了极限的状态。

  “对不起。”陆停星开口道,声音嘶哑到根本停不出来他原本的声音,“Sivir是我为了逃出那个家,为了躲开我父亲的人,才不得已穿成那样的,你救了我,我很感激,可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他怕陆启之的人会在附近发现什么,才会向叶淮隐瞒身份,至于后来为什么明明有机会却一直没开口解释,是因为他害怕。

  “我知道你喜欢Sivir,是女孩子,我不知道如果告诉你真相,你还会不会让我留下。”

  “至于不告而别,”陆停星牙关微颤,回忆道:“那天我下楼去等你,没想到我父亲的人也在公寓外面等着我。我被他们带回去了,直到开学后父亲才停止软禁,可是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联系到你。”

  “几个月前,父亲让我回国,我承认,我是带着私心才答应他的安排,因为你在国内。”

  “见到你的那天,我高兴疯了,可是…可是你讨厌我。”

  “至于鹿鹿……鹿鹿……是我自作自受,我骗了你,我罪有应得。但是你要相信我,叶淮……相信我好不好?我本来想要在今天告诉你真相,但是、但是我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国了,我不知道!不知道……”

  他说到哽咽,末尾已经是断断续续的了,叶淮从来没见到过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见他伸手抓住了餐桌上的红酒瓶,慢慢转过身来。ωωω.九九^九)xs(.co^m

  叶淮这才看清,他已经是泪流满面。

  “你让我喝酒……好,我答应你。”他说着,对着瓶口灌了一大口,而后丢下酒瓶,走到叶淮面前,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浓烈的红酒在两人唇/齿间弥漫,陆停星低声呜咽,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

  如果叶淮推开他,陆停星想,那他一定会疯掉。

  但叶淮没有,他沉默地接受着陆停星生涩地亲吻,良久,低叹一声,抬手回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