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22章 第 22 章
  陆停星从方满家出来时已经八点多了。

  陆启之要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叙旧,留在方家过夜,陆停星像得了特赦令一样独自离开,上了车后脑海中那根紧绷的弦到达极限,他把自己锁在车里,颤抖着手拿出一直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

  按亮屏幕的那一刻陆停星心脏几乎停滞,他看着屏幕上机械的未接来电显示,大脑浑浑噩噩,思想仿佛从身体中抽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微信,又是怎么退出微信把电话回拨过去的。

  电话没人接,陆停星麻木地一遍又一遍打过去,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

  手机还在不知疲倦地唱着歌,陆停星趴在方向盘上,被巨大的恐慌和不安淹没。

  陆启之来的太突然,他根本没来得及向叶淮说明情况,后来又被直接带去方满家,从头到尾就几乎没有一人独处的时机,就连中途试图去厕所发消息,也被陆启之以礼貌为由扣下了手机。

  他整整十二个小时没有联系上叶淮。叶淮等了他多久?会不会很失望?在联系不到他之后会不会担心?

  最后一个未接来电是在一小时前,叶淮……叶淮会不会一直在餐厅等着他?

  陆停星双眼泛红,他低头狠狠地深呼吸几次,而后猛然抬起头来发动车子,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往约会的地点驶去。

  四十分钟的路程他只花了半小时,路上似乎还闯了一次红灯。

  他并没有换上鹿鹿应该穿的衣服,也明白他就这样不顾一切跑去西餐厅见到叶淮的后果,可这些陆停星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想见到叶淮,告诉他,他从三年前分开的那天起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

  急刹车的声响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餐厅门口的服务生闻声看过来,小声交谈。

  陆停星关上车门一路小跑,到了门口却又不自觉地止住脚步。

  他怕叶淮还在餐厅,又怕叶淮不在餐厅。

  “先生,”服务生走上前来询问:“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另一位补充道:“我们快打烊了。”

  打烊……陆停星嘴唇动了动,哑声道:“我是来…找人的。”

  两位服务生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着同事小声耳语几句,两人一起回头看向餐厅内的某个方向,又试探性地问他:“先生,您要找的人也是一位年轻男性么?”

  陆停星怔怔地点头。

  那服务生明显松了一口气,他把手机的东西交给同伴,一边带着陆停星往里走一遍低声解释:“先生,您可算来了。我们正愁不知道怎么办呢……”

  他说今天来了位年轻的客人,点了杯咖啡从午饭时间一直坐到晚饭时间,“那位先生后来一个人点了两人份食物……菜品没怎么动,红酒倒是喝了不少。”服务生叹了口气,抬手指向里面的某张卡座,“他已经喝醉了,我们经理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幸好先生您来了。”

  餐厅内已经没有其他的客人,经理正在一旁跟店员们训话,见服务生领着客人走进来,便停止了手头的工作,朝他们走来。

  服务生连忙解释:“经理,这位先生好像是里面那位的朋友。”

  陆停星道了声抱歉,没等经理开口就绕过他二人往叶淮身边走去,那经理见状叹了口气,摆摆手,安排道:“都先散了吧,继续打扫整理。”

  “什么事啊这叫……”经理摇摇头,背着手离开了大厅。

  卡座区灯光暧昧,宽大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轻男人,他爬在餐桌上,枕着自己的胳膊,似乎已经陷入了昏睡,面前的高脚杯中空空如也,只剩下一点痕迹。

  陆停星心中一痛,他抬手随意地揉了揉酸涩的眼角,而后俯下身去扶住叶淮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低声道:“醒醒。”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叶淮脑袋动了动,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陆停星摇动他的力气大了一些,这次叶淮总算有了反应,他发出一声闷哼,动作迟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涣散没有焦距。

  陆停星迟疑地松开手,叫他:“叶淮。”

  叶淮皱起眉头,上身晃了晃,勉强撑着餐桌站起来,卡座本就在阶梯之上,他居高临下地在前方环视了一圈,才慢慢将视线落在陆停星的身上。

  “是你啊。”叶淮说,语气平静地不像是服务生描述的那样喝到不省人事。

  陆停星往后退了一步。他来的路上想了一千种一万种可能会面对的情况,却唯独没有预料到叶淮会是这么平静的反应,他嘴唇蠕动,复读机一样只会重复喊着他的名字:“叶淮。”

  “啊。”叶淮摇晃地往前走了两步,踉跄着似乎随时可能会摔倒,陆停星不敢掉以轻心,连忙跟上去扶住他的胳膊,却被叶淮不漏痕迹地推开,他打了个酒嗝,道:“陆总,既然、既然都来了,帮我结个账,不、不过分吧?”

  他依然自顾自地往前走着,陆停星不敢怠慢,立刻叫来服务生买单,刷完卡后匆匆追了出去,却见叶淮顿在门口的楼梯上一动不动。

  陆停星脚步一顿,弯腰把人扶起来,犹豫道:“……我先送你回家吧。”

  “哦,好。”叶淮胡乱地朝着某个方向指了指,低头看着他,淡淡道:“谢谢陆总。”

  陆停星被他眼中的冷漠刺痛,不敢再跟他对视,狼狈地偏头避开视线,艰难地扶着叶淮朝自己停车的位置走过去。

  “叶淮。”陆停星低声询问:“你家在哪儿?”

  温热的呼吸打在陆停星的耳侧,带着浓重的酒味,陆停星听见叶淮低笑了一声,道:“陆总连我会出现在漫展都知道……还会不知道我家在哪儿?”

  原来叶淮全部都知道。

  陆停星愣在原地,遍体生寒。

  “我不是……”他想解释,到嘴边的话又被叶淮一声嘲讽的笑给按了回去。

  “对不起。”陆停星哑声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先告诉我,我送你回家,其他的事情……我会跟你解释清楚。”

  “叶淮,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纵使陆停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止不住地难过,他失落地垂下眼眸,几不可闻地低泣一声。

  叶淮提供的地址里此地并不远,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就抵达了叶淮家楼下。

  门卫大爷认得业主,直接放了行,看见叶淮的醉态后还热心地帮陆停星把叶淮送进了电梯。

  这是陆停星第一次来到叶淮的家中,却是以他最不想见到的方式。

  陆停星把人扶到门边站稳,问他:“叶淮,你的钥匙呢?”

  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涌,叶淮醉的比在餐厅时还要厉害,脑袋低垂着,呼吸沉重,却在听见他的叫喊声后猛地推开他推后几步,自顾自地低头在身上搜寻着钥匙,无比艰难地打开了门。

  陆停星不放心他一个人待在家中,立刻跟了进去,谁料到他刚把落在地上的钥匙捡起来,关上门,还没来得及打开灯,就被一双手狠狠地拉住衣领,半拖半拽地往客厅走去,动作突然地让他毫无防备,下一秒就被粗暴地推到了墙上,后背似乎撞到了什么,尖锐的疼送让陆停星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叶淮手里依旧抓着他的衬衣衣领,胳膊强硬地抵在他颈前,两人距离不过咫尺。“你这个……”叶淮呼吸粗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骗子。”

  “骗子。”

  “你、你听我解释……”陆停星强忍着疼痛,连解释都变得断断续续:“我不是、故意骗你,也没有故意不、不来赴约。”

  “漫展那时候…我只是想远远地看你一眼,没想到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更没想到会一直用‘鹿鹿’的身份跟你保持联系。”

  “我想过要像你坦白的!可是那天、拍完照,你说、说你心里还住着Sivir,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热,就把、就把这件事继续瞒了下来。”

  “还有今天!我不是——”他说的情真意切,加上呼吸困难和身后疼痛,几乎快要急出眼泪来。

  “闭嘴。”叶淮却不愿意再给让他继续说下去,手上一使劲,又把他拽到了另一个地方。

  房间里没开灯,只隐约能够看出来是在厨房。

  陆停星下意识拉住他的衣角,“叶淮……”

  “松开。”叶淮道,一把将他推搡到墙边后转身离去。

  陆停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扶着墙壁缓了缓,摸索着打开了厨房的灯,这才看清楚叶淮正站在另一头的柜子前翻找着什么。

  “……叶淮?”

  被叫到名字的人没有任何反应,约莫半分钟后,叶淮拿着两瓶红酒朝他走来,砰的一声将酒瓶立在餐桌上,冷声命令道: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