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20章 第 20 章
  这些年来,元旦这个节日越来越显得尴尬,年轻人更偏爱平安夜和圣诞的仪式感,后面还跟着个正经的春节,不管在假期上还是节日氛围上,都比元旦要高出一大截。

  大部分人的元旦假期,过的就像普通周末,该干嘛干嘛。

  尤其是像风越这种竞争压力大的公司,员工们对元旦的期待值甚至还不如圣诞节。

  “那是因为圣诞节他们急着约会,元旦又没有那么浪漫。”

  顶楼餐厅,陈天佑跟陆停星坐在靠窗的卡座里,一边将空盘子叠放在一起,一边吐槽:“陆总,元旦三天假呢,您有什么安排吗?”

  陆停星把叉子上的牛排塞进嘴里,细细咀嚼后点了下头,“有。”

  他一向都是这样内敛不动声色,情绪起伏更是基本等于一条直线,公司里已经悄悄流传出了面瘫的外号,但陈天佑毕竟是当了多年的秘书,又跟陆停星相处了好几个月,已经摸出了点门道来。

  他可没有错看陆停星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期待和喜悦,摆明了就是有约会。

  陈天佑嘿嘿一笑,帮陆停星把茶填满,“那咱们得加把劲工作,争取不让任何有可能存在的加班在假期耽误您的约会。”

  ……约会么。

  不知道叶淮会不会也是这样想。

  陆停星愣了愣,见陈天佑没有再深入讨论这个话题,也没再说话,继续切着牛排,只是总也忍不住出神,心不在焉。

  *

  叶淮回到A市后,先回了一趟母校。

  新闻社的莘莘学子们不知道又打了什么鸡血,非得赶在元旦前做一期年度总结的节目来,策划表上光图稿要求就排了整整两张A4纸。

  叶淮这名强力外援自然也被纳入了考量范围,他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林如沐和袁航的电话,两人一客套二耍赖,三请四迎,叶淮只得答应。

  他从家里出来,开着车去的A大,刚把车停在楼下就看见袁航从隔壁教学楼里出来,怀里抱着两本书,慌慌张张地往活动中心跑,差点没跟别人撞上。

  “欸,那位横冲直撞的!”叶淮从车上下来,拿着钥匙在食指上转了一圈,冲着袁航喊:“跑什么呢?”

  毛头小子急刹车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才准确地找到叶淮的位置,一脸恍然地调转方向往他这边跑来。

  “师父,这么早就来了?你不是昨天下午才回来吗?我还以为你要在家睡个懒觉呢。”

  叶淮把车锁上,跟他一起往新闻社的活动室走,见他夹在书中间的纸快掉下去,便帮他分担了一部分。

  “你们催得这么紧,我敢怠慢么?”

  袁航嘿嘿傻笑,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梯,充分发挥了年轻人的精气神,叶淮无奈,跟着他加快了步伐。ωωω.九九^九)xs(.co^m

  上了楼才知道袁航在电话里说的一点不夸张。新闻社里被不明物体塞了个满当当,下脚都成了难题,社员们基本正处于夹缝中生存的状态。

  “……”叶淮长大了嘴,见袁航熟练地钻进去,茫然道:“你们这是要转行做生意?”

  面前一人高的纸箱突然动了动,挪开一点位置,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

  林如沐笑着叫他:“学长。”

  叶淮应了声,帮她把箱子摆放好,挤进屋后询问道:“怎么弄这么多箱子?”

  林如沐解释道:“这里面儿装的都是本年度咱们学校举办活动时的道具和横幅,还有一半在宣传部没搬过来呢。”

  “……”叶淮摇了摇头,颇感佩服。

  时间紧任务重,过两天叶淮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愿意耽误时间,他左右环顾一圈,询问道:“拍照什么时候开始?”

  “还要再等一下,”林如沐道:“第一批正在整理,差不多十分钟吧。”

  “就是,师父你来这么早,肯定没睡好。”袁航又钻了出来,抱着几块展板艰难行走,还不忘八卦本性,“看你心情挺不错的,有什么好事不跟你徒弟我分享分享?”

  叶淮勾起嘴角,笑道:“嗯,是有喜事。”

  “洗耳恭听!”

  “这次提前回来,主要是为了赴一场约会。”叶淮说:“你可能会有师娘了。”

  袁航大惊失色:“卧槽?!”

  林如沐的笑容僵在脸上,她艰难地抬起头来,试图在叶淮脸上看到开玩笑的痕迹,却又听见他在袁航的追问下大方承认:“那人你认识。”

  袁航已经顾不上展板,把东西放在了地上:“谁谁谁?我靠,不会真的是鹿鹿吧?!”

  叶淮反问:“怎么不会?”

  袁航的嘴张成了“O”字。

  “……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还没确定关系呢,这不正在等约会么。”

  两人再说些什么,林如沐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

  她手里还拿着一个不大的纸盒,此时纸盒边缘已经被捏的有些变形,合不拢的开口处慢慢掉下一枚圆珠,啪嗒一声砸在了木地板上。

  师徒俩同时向她看过来,林如沐猛地回过神来,她脸色苍白地笑了笑,低下头开始寻找圆珠。

  见没什么事,叶淮便继续满足袁航的好奇心,道:“日久生情,你信不信?”

  “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一睹师娘真容?”袁航狗腿地问:“漂不漂亮?好不好看?”

  叶淮挑眉,“那是自然。”

  ……

  林如沐终于找到了那枚不受控制的圆珠,她把圆珠握在手心,怔怔地看着出神。

  日久生情……日久生情……怎么会?

  叶淮明明…明明已经知道了鹿鹿的身份是假……怎么可能还会日久生情?

  良久,林如沐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将圆珠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叶淮诧异地看过去,却只见她的长发挡住了侧脸,看不清情绪。

  “春风怎么了?”叶淮不解。

  “……”袁航扭头看向林如沐,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大概是……失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