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19章 第 19 章
  圣诞节过后的第三天,叶淮订了回A市的机票。

  陈女士不太满意,一家人围在桌边包饺子的时候,她举着擀面杖在叶淮面前敲了敲,柳眉竖起,“说好的过完元旦再走呢?”

  叶淮把擀面杖给她放回去,捏了张饺子皮在手心摊着,嬉笑道:“不是您让我正视问题解决问题么,我谨遵领导吩咐呀。”

  陈玉语一时语塞,想说他两句,转念一想,又觉得还是得先让儿子把事情解决好最重要,便默认了他的说法,话锋一转,批评道:“瞅瞅你包的饺子那难看劲儿,待会儿下锅了你自己吃!”

  叶淮用按摩的手法简单粗暴把一张皮捏在一起,努努嘴,“不露馅儿就成,卖相差点就差点吧。”

  陈玉语哼了一声,满眼嫌弃,“早让你跟我学做饭,到现在连个粥都能煮成米饭来,白长这么大。天天下馆子,你也真会过日子。”

  “那就找个会做饭的老婆呗。”

  “连个女朋友都没定下来,还想要老婆?”陈玉语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你还是继续下馆子吧。”

  叶淮:“……”

  叶淮以前确实有那么点择偶要求,排在前三的就有会做饭这一条。

  小时候陈女士做饭远没有现在熟练,加上夫妻俩平时都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提前做饭,又不放心保姆,便只能委屈叶淮,一到工作日就让他在亲戚家奶奶家上户口吃饭。

  后来叶淮大了,不太好意思天天去旁人家里蹭饭,于是放学回家后就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待下班回来的父母做饭。

  叶文辉只会煮米饭,炒菜还得陈无语来,可那菜的滋味……确实不怎么样。

  不过这条要求早就被他抛在脑后好几年了,尤其在遇见Sivir之后,更是一心只想宠着她。

  叶淮神色变了变,手上动作一紧,塞满了肉馅的饺子噗一声漏了馅,弄了他满手的油腻。

  “我去洗洗手。”叶淮道,把操作失败的东西放在案板上,起身去了屋外。

  院子里的花圃边有水池,叶淮心不在焉地洗完手,撑在水池边没动弹,仰头看向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舒了口气。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着,要怎么解决他和陆停星之间的问题。

  叶文辉说的没错,他之所以想要报复陆停星,是因为放不下。

  他恨三年前Sivir的不辞而别;也恨三年后的今天,陆停星出现在他面前,轻描淡写的说Sivir只是我用来骗你的一个假象;更恨他自己面对陆停星时丝毫不能避免被对方的一举一动所影响。

  所以叶淮选择了辞职,却在知道鹿鹿的身份后没有第一时间揭穿他,甚至还继续跟他纠缠下去。

  理性与感性互相阻碍,在叶淮心中形成一团难以平复的郁气。

  按在水池边的手握成了拳,叶淮做了几个深呼吸后闭上了眼睛。

  他试图让自己想起Sivir的一颦一笑,脑海里属于陆停星的修长身影却愈加明显清晰,最终定格在他小心翼翼地拉着自己衬衣下摆,垂着眼眸,低声下气地问他:

  “叶淮哥哥,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没有朋友。”

  “真的吗?”

  “谢谢,我很喜欢。”

  “嗯,好看的。”

  “……”

  叶淮睁开眼,眼底复杂情绪翻涌。

  他抬手覆在胸口,心脏跳动的像刚跑完三千米一样。

  隔了三年光阴,荒唐假象,千山万水。

  叶淮终于不得不承认,住在他心底不愿意离去的那个人,是Sivir,更是陆停星。

  *

  临近元旦,公司里的气氛活络了不少,就连电梯口的盆栽都被修剪的宛若新生。

  十五楼依旧是十五楼,公司里最安静的地点之一,与热闹无缘的地方。

  做完最后一点工作后,陆停星也没有再主动加班,通知了陈天佑一声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陈天佑看着他的背影还犹豫了几秒,关切道:“陆总,还需要帮忙吗?我不会做饭,但是我老婆做的特别好。”

  陆停星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谢谢,不过……做饭不太适合我。”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他最近找到了新的兴趣——与其说是兴趣,倒不如是为了排解待在家里时的冷清孤寂。

  熬粥。

  起初他是想要尝试做饭的,但切菜配菜研究调料份量等工序对他来说太过复杂,在动手失败两遍后就彻底放弃,改为没那么麻烦的煮粥。

  叶淮最近也经常跟他聊天,有时候还会主动要求欣赏欣赏他的成果,陆停星也乐意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他看。

  怕叶淮认出拍照背景在他家,还网购了一套符合女孩子审美的漂亮餐具,以及两张粉嫩嫩的桌布。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陆停星蜷在客厅沙发里,有点无聊。

  他脱掉了修身禁欲的西装,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头发也因为刚洗过,软哒哒地贴着耷拉下来,看起来就像放假在家的高中生,没有一点攻击性,丝毫不会和风越冰山总裁联系在一起。

  手机屏幕还亮着,从指缝间露出一点,依稀能够看清是跟微信的聊天界面。

  这几天叶淮发消息都非常准时,照他的说法是:陪爸妈吃完饭散步,现在他们正在跳广场舞,所以有空来跟他聊天。

  客厅上方的钟表已经指向七点半,叶淮的消息还是没有发过来。

  “……”陆停星趴在沙发扶手上,眼巴巴地看着一动不动的聊天界面,懊恼地叹了口气。

  他就像块望夫石,又呆又笨。

  自作聪明用鹿鹿的身份将自己束缚住,反而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困境。

  “叶淮哥哥。”陆停星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指尖轻戳着屏幕,口中喃喃低语:“你理理我好不好呀。”

  *

  叶淮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正在帮他收拾行李的陈女士抬起头来,疑惑道:“有人骂你?”

  “……”叶淮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从床头柜上拽了张抽纸,擦完后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又揉了揉泛红的鼻尖,“妈,你不能盼我点好的?没准就是你未来的儿媳妇儿在思念我呢?”

  陈玉语幽幽地说:“前几天还想着要弄人家的感情,要报复人家,问你又支支吾吾不肯说,现在又成了我未来儿媳妇,你属红绿灯的,三副面孔?”

  叶淮:“……”

  陈玉语又说:“想清楚了,回去就好好跟人家交流,把问题掰开了解决,要真是有什么原则上的问题,你也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她顿了顿,质疑道:“你不会过两天又闹分手吧?要死要活的还得让我和你爸来安慰你。还把工作给弄没了。”

  “……”叶淮梗了一下,扶额:“妈。”

  陈玉语干净利落地把行李箱合上,笑道:“臭小子,有能耐就把人领回家让我看看!”

  “得嘞!”叶淮也笑:“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