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18章 第 18 章
  小城镇生活节奏慢得很,适合养老,太过安逸的环境也容易把人养得散漫。

  翌日,叶淮久违地睡了个懒觉,一觉醒来时太阳都晒到卧室里了,陈女士抄着一把锅铲站在他的窗户外面,中气十足地大喊:“起床!吃饭!”

  刹那间叶淮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上学时期的寒暑假。

  他打了个哆嗦,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来,赶在他母亲大人进屋喊第二遍前冲进了卫生间洗漱。

  走出卧室时,餐桌上的饭菜都已经摆放好了,叶淮跟去厨房拿了几双筷子出来,扶着陈玉语的双肩让人坐下,对着桌上丰富的菜色道:“真香。”

  陈玉语嗔怪地瞪他一眼,随后还是没忍住笑意,破了功,“香你就多吃点。”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对了,”陈玉语给他夹了点菜放进碗里,道:“昨天的事情,我都听你爸说了。”

  “……”叶淮眼皮跳了下,无奈地摇头,看向叶文辉,“我就知道会这样,您老就是来套我话的!”

  叶文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而不语。

  叶淮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叹了口气,端着碗筷随意扒拉了两口,故作轻松地说:“反正都分手三年了,就那么回事儿呗。”

  “不对。”陈玉语皱着眉头,反驳道:“既然三年都过去了,那你朋友圈里的那人又是谁?”

  合着他妈还没忘记这回事呢……叶淮嘴唇动了动,本想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可不知怎么,余光瞥见陈玉语鬓间白发时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是他。”叶淮又扒了一口饭,仔细咀嚼后淡淡道:“他又想来骗我,我当然奉陪。”

  “……”

  “他愿意继续女装,我也就当做不知道,陪他玩玩儿而已。当初他怎么对我,现在我就怎么对他。”叶淮嗤笑,“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古人说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上一派云淡风轻,仿佛只是在诉说着饭菜好不好吃一样。

  陈玉语顿时没了胃口,她和叶文辉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与她同样的不赞成。

  一声叹息。

  “阿淮。”陈玉语喟叹不已。她不知道那位“骗子”对自己的儿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才能让他变成现在这样,宁愿作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报复。“这样做,真的能让你感到快乐吗?”

  叶淮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他很快调整过来,低头往碗里盛汤,笑道:“我又不是圣母白莲花,他的不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咯。”

  “可是你……”陈无语还想再说点什么,见叶淮没再抬头跟她对视,也知道今天的谈话暂时不会有结果,只好作罢,眉头间的沟壑更深了些。

  “唉。”

  午饭过后,陈无语被隔壁院子里的阿婆叫走去打麻将了,留下父子俩人在家大眼瞪小眼。

  叶文辉对叶淮的教育从小就不严格,时常笑呵呵地没什么脾气架子。

  吃完饭没什么事情干,叶淮百无聊赖,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叶文辉捧着个搪瓷茶缸在客厅里进进出出来来回回,刷足了存在感,叶淮把手机放下,无奈道:“爸!”

  叶文辉眨眨眼,“我消消食,你玩你的。”

  “……有事就说呗,干嘛非要装模作样的。”叶淮叹了口气,干脆把手机揣回兜里,站起来推着他爸的肩膀往外走,“走吧,咱爷俩出去消食。”

  “欸我茶缸还没——”

  “拿着吧拿着吧,路上渴了喝。”

  “……臭小子。”

  小镇水土养人,四季如春,叶淮出门前还有些担心他爸的衣服会不会太薄,别再给老头儿冻着,自己也只在外面套了件风衣,走出院子站在巷口吹了会儿过堂风才反应过来,这儿不是A市。

  大中午的,巷子里没什么人,倒是远远能听见路口幼儿园里的欢声笑语。

  叶淮单手搭在他爸肩膀上,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质问。

  叶文辉果然不出他所料,缓缓开口:“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的那个玩具?”

  “那个塑料…拼图?”叶淮下意识答道。

  “对,七岁生日那年送给你的,每天放了学就往家里跑,生怕别人耽误了你玩拼城堡的时间。”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叶文辉见他回忆起来,又说:“你拼了半个学期,直到放寒假了才把城堡拼起来,高兴的睡不着觉,大半夜拉着我起来陪你看。”

  突然被提起丢人的往事,叶淮难免有些挂不住,尴尬地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可叶文辉没给他这个机会,絮絮叨叨地继续道:“后来你叫来邻居家的小妹妹一起玩,第二天的时候,城堡被她弄坏了。”

  叶淮皱了皱眉,对那段年幼的黑历史影响并不深刻。

  “你大哭了一场,然后把她拿来给你玩的玩具摔坏了,她也开始哭。”叶文辉顿了顿,停下脚步看着远方,道:“你知道城堡是怎么塌的吗?”

  “……”叶淮迷惑:“你不是说是她弄坏的么。”

  “是被风吹倒的。”

  叶淮:“……”

  叶文辉清了清嗓子,显然不太适应用这种讲故事的语气来说大道理,他端起茶缸喝了一口,语气恢复了正常:“那时候你和隔壁小姑娘的关系非常好,两小无猜,就因为玩具的事情,你半个月没理她。”

  叶淮记不得那段往事了,但隐隐觉得叶文辉在暗示些什么。

  “等你大人有大量决定原谅人家的时候,他们家已经因为工作调度,搬走了。”

  “……”

  “阿淮,你有自己的主意,从小也没怎么让我们操心……当父母的,也只是希望你不会为自己做下的任何决定后悔。”

  “你始终放不下他,也不愿意放过你自己。”

  “跟他好好谈谈吧。”

  叶淮怔怔地看着他。

  “行了,你可是我的儿子,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叶文辉仰头大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感情上的事情,爸相信你能处理得好。”

  叶淮移开视线,几个呼吸后终于露出了让叶文辉安心的笑容,他嘴角微扬,眉目间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

  “谢谢爸。”他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叶文辉满意地点点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走吧,咱们顺便买只鸡去。”

  “鸡?”

  “你妈让买的,要好好给你补补。”

  “那可是妈炖的毒鸡汤……真要买?”

  “……咳,那边水果不错,过去看看。”

  “哈哈哈哈。”

  ……

  陆停星开始学着做饭。

  他让陈天佑帮他列了一张清单,然后照着清单去超市采购,拎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家里,最终也只熬了一小碗南瓜粥。

  公寓里从来没有开过火,陆停星犹豫片刻,还是把碗放在了餐桌上,显得比较有仪式感。

  南瓜粥卖相不好,味道却并没有非常差。

  陆停星尝了几口,呆呆地盯着这碗粥,半晌,鬼使神差地拿出了手机拍了张照,发了条没配任何字的朋友圈。

  等到消息弹出来时才发现,他用的是小号。

  过了约莫两分钟,叶淮发了条语音过来。

  陆停星还咬着汤匙,南瓜的清甜沁入心脾,将满心紧张化解为期待。

  他听见叶淮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元旦的时候……我们见一面吧,有空吗?”

  陆停星猛地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捧着手机打字回复:有空的!我都有时间!在哪里见面?什么时候?

  不行,要冷静。

  陆停星单手捂住脸,几个深呼吸才平复下来,删掉那一连串的感叹号,认认真真回复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