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17章 第 17 章
  那天过后,两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热络,谁都没有再提车上的那句话。

  他们依旧不见面,仿佛重新回到了网友的定位,彼此心照不宣。

  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底。

  叶淮在陈玉语女士坚持不懈的夺命连环call重压下,终于在圣诞节当天回到了久违的快乐老家。

  叶文辉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但陈玉语不是,两人相继退休后没多久,就携手回到了陈女士在西南的老家,修起了独栋小院落,种种花,养养小动物,悠闲又自在,留下叶淮独自一人在A市打拼。

  算起来,叶淮上次回去还是五一小长假,难怪陈女士在电话里一口一个小没良心的叫着。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以往回家碍于假期太短,基本跟打飞的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叶淮也挺内疚的,于是趁着这次辞职,拎着巨大的行李箱打算回家多住一段时间。

  西南和北方不一样,年底空气潮湿,但温度非常舒适,下了飞机,又转大巴,大巴再转汽车,他早上出发,到达乡下时都已经到晚饭时间了。

  叶淮在小镇汽车站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父母的电话,打过去才知道二老嫌他来的太慢,已经跑去散步了,让他自己回家,顺便把饭给做上等他们回去。

  “……”叶淮对着电话无语凝噎,无奈道:“行,您可真是我亲妈。”

  小镇人不多,彼此之间都认识,有人见了他觉得眼熟,多看两眼便认出来是叶家的儿子,笑着对他打招呼:“哟,回来看你爸爸妈妈了?”

  “是啊。”叶淮笑笑,打趣道:“以后就不走了。”

  他随口一句玩笑话,不知怎么就传进了陈女士的耳朵里。

  晚饭还是陈女士做的,她对自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儿子并不多做指望。

  一家三口围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用餐,陈女士细嚼慢咽地吃完一口,道:“我听说你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

  叶淮捧着碗,嬉皮笑脸,“怎么样,有没有非常感动?”

  叶文辉看了陈玉语一眼,又看了他一眼,默默给他们母子一人夹了块红烧肉。

  “哦。”陈玉语语气平静,“你终于被炒鱿鱼,在A市混不下去了?”

  叶淮嘴角抽了抽,“妈,你能不能盼我点好的。”

  陈玉语把碗放在桌面上,柳眉竖起,怒道:“胆子挺大呀你小子,辞职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们一声,是不是要等到你饿死在外面才好让警察打电话通知我们?!”

  “……”叶淮求助地看向叶文辉,他爸淡定自若地抬手拍了拍陈玉语的肩膀进行安抚,动作熟练,效果显著,“行了,孩子刚来,有什么事儿吃完了再说。”

  陈玉语瞪了叶淮一眼,重新拿起了碗筷,“都辞职两个月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叶淮就着米饭吃完了红烧肉,细嚼慢咽过后才含糊解释道:“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处理,忙呢。”

  陈玉语反问:“找对象了?”

  “……没有。”

  “那为什么还不找?”

  “暂时没那个想法。”叶淮叹了口气。从他刚上大学那会儿,他妈就隔三岔五地对他的感情生活表示关心,也不知道是怕他打一辈子光棍孤独终老还是怎么的,毕业以后更是三天两头地催他找女朋友,微信上推荐的好友加起来都够两支足球队了。

  陈玉语不出所料对他的回答不满意,“你都二十五了,连个对象都不谈,以后真要靠相亲?相亲介绍的你能喜欢?你说说你,男孩子看不上,女孩子又不想定下来,你到底怎么想的?”

  “……”

  陈玉语顿了顿,话锋一转,问他:“最近整天跟你在朋友圈聊天的那位,你对人家有意思?”

  叶淮一愣,干笑两声装傻,狡辩道:“什么聊天,有吗?没有吧,我好多天都没发朋友圈了。”

  “今年三月份给你推送的那个女生,是我弄的小号。”陈玉语幽幽开口:“你以为屏蔽了我跟你爸就能瞒天过海了?”

  叶淮:“……”

  他妈可真行。

  “没有,就是普通网友,”叶淮说:“拍照认识的。”

  陈玉语哼了一声,摆明了不信任,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叶文辉对她摇了摇头,便忍了下来。

  叶淮像他爸投入一个感激的眼神,长舒一口气。

  晚饭过后,叶淮在厨房洗碗,叶文辉端着茶杯走进来,在角落里找了个凳子坐下,询问道:“这次能住几天?”

  水龙头哗啦响,叶淮把洗洁精倒进盆里,伸手搅了搅,等泡沫出来后关掉了水龙头,回道:“至少过完元旦吧,不急。”

  “工作的事情,有注意了吗?”

  “有。”叶淮道:“爸,你放心吧,你儿子我这么优秀,还怕没人要?”

  叶文辉笑了两声,“我是不担心你找不到工作,不过你妈整天担心你找不到对象,没人要。”

  “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我们也没多干涉过。但现在我跟你妈,都是黄土埋过半截的人了,你又没个伴儿。”叶文辉叹了口气,道:“我听说小喻孩子都快生了吧?你们俩从小好的穿一条裤子,怎么现在一点也不着急。最起码,先试着谈谈吧?”

  叶淮站在洗碗池边沉默不语。

  “那你跟我说说,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陈文辉也不想逼他,便换了轻松的语气,为了拉近父子间的距离,还调侃道:“应该不会是你妈那种性格的吧?”

  叶淮失笑,捏着擦碗布回头,“不怕让我妈听见?”

  陈文辉挺直了腰杆,硬气道:“不怕。”

  硬气了没两秒又打回原形,抱着茶杯笑呵呵,催促道:“跟爸说说。”

  叶淮下意识回应:“漂亮,安静,真诚——”

  温顺乖巧,笑起来眼里仿佛盛满了整片星空,明明是在纸上写字,口中却发出了软绵绵的声音:“叶淮哥哥。”

  碗盘在水池里发出刺耳的碰撞声,叶文辉迷惑地问他:“怎么了?”

  “手滑了一下。”叶淮不动声色地将洗好的盘子放进沥水篮里,“其实也没什么标准,随缘。”

  叶文辉更加不解,他喝了口茶,沉默片刻后,问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淮呼吸一滞,“什么?”

  “你喜欢的那个孩子。”叶文辉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叶淮在小茶几对面的凳子上坐下,而后又重复了一遍,“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看得出来,叶淮这次回来是不太一样的,虽然不知道儿子在A市发生了些什么,但眼神骗不了人,叶淮心里藏着事情,不愿意让他们知道。

  “我……”

  “漂亮,安静,真诚。”叶文辉道:“是因为有这么一位在你心里。”

  “……”

  “喝杯茶,跟我聊聊吧。”

  叶淮盯着茶杯看了一会儿,喉头干涩,发出接近嘶哑的声音:

  “他骗了我。”他说,“他就是个骗子。”

  *

  圣诞节,风越跟着D国总部的安排放了一天假,加班的人也有,但毕竟不多,整栋楼都安静的过份。

  天快黑的时候陆停星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陈天佑不在,他连个能够说话的人都没有。

  开车路过步行街时陆停星难得犹豫了一会儿,把车停开路边,跑去小摊贩的位置买了个烤红薯。

  慈祥的老人带着歪歪斜斜的圣诞帽,从挂在推车边的小型圣诞树上摘下一票泡沫雪花递给他,用并不怎么标准的英语对他说:“MerryChristmas。”

  陆停星心底一暖,像他道了谢,捧着刚出炉的烤红薯跑回了车里,即使他加快了脚步,回到家时烤红薯还是变的冷冰冰。

  陆停星坐在客厅上,没开灯,借着月光盯着茶几上的烤红薯看了一会儿,视线停留在那片雪花上。

  良久,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机,给远在D国的陆启之打了过去。

  悠扬的钢琴旋律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下,陆停星握着电话的手心紧了紧,低声道:“爸爸,圣诞快乐。”

  电话那头的沉默了半晌,有些尴尬地开口道:“少爷,是我。老爷他正在书房…忙工作。”

  “……”陆停星内心却如释重负一般平静下来,他垂下眼眸,无声地笑了笑,“嗯,我知道了。”

  “少爷,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老爷吗?”

  “没有。”陆停星说:“我先挂了。”

  屋内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他断断续续的低叹。

  手机滴滴响了两声,陆停星解锁打开,看见了来自蓝阳冰的视频通话。

  他胡乱抬手在脸上擦拭了一把,慌乱间将通话主动挂断,蓝阳冰很快回了消息过来:

  星星MerryChristmas!!还在忙吗?我跟你哥在一起,怎么不接视频?

  陆停星愣了一会儿,打字回复道:嗯,在跟同事一起聚餐。

  冰冰:好吧,那就不打扰你了,玩得开心呀~

  陆停星回过去一个小兔子卖萌的表情包,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剥开烤红薯咬了一口。

  红薯已经彻底冷掉了,又干又硬。

  难以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