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13章 第 13 章
  房间里的纸张凌乱地散落在地板上,还夹杂着几张画面并不清晰的大头照,隐约可见一位妙龄少女的身姿。

  窗外阳光明媚,屋内却拉上了半扇窗帘,光影交错形成了一道晦暗不清的阴影。

  叶淮坐在床边,指尖星火闪烁,云烟缭绕。

  他从A大回来后就把两次拍摄鹿鹿的照片全部打印出来,细看后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愚蠢。

  比他矮半个头,嗓子疼不方便说话,怕家人看见所以不能摘口罩,面对他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

  什么鹿鹿,分明就是陆停星。

  叶淮啊叶淮,居然被同一个人用同样的招数骗了两次。

  他自嘲地嗤笑,双腿因为坐了太久有些麻木,站起来时晃了晃才稳住身影,他把燃烬的烟头丢进一次性水杯里,拿着垃圾走出了卧室。

  门口传来脚步声和细碎的衣料摩擦声,叶淮没什么心情去研究到底是谁来了,丢掉垃圾后无比随意地躺倒在了沙发上,看着头顶无辜的灯。

  咔嗒,门被打开了,另一位拥有他家钥匙的人在进屋后四处打量了一圈,忍不住皱了皱眉。

  “怎么了?”他唯一的发小、好兄弟姜喻朝他走过来,把手里装满小饼干的乐扣盒放在茶几上,微微有些困难地弯下腰,“打电话你没接,我就过来看看。”

  姜喻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两人之间几乎没什么秘密,叶淮在D国的事情姜喻知道一些,他见叶淮不说话,便在客厅转了两圈,顺着浓重的烟味走进卧室。

  他把窗帘拉开,地上的照片无所遁形,图中的女生与另一边旧照片上的有几分相似,更加确认了他的想法。

  “你这次辞职,也跟她有关?”姜喻把地上的照片全都捡起来,一一整理好,回到客厅,笃定道:“你又遇到她了。”

  叶淮翻了个身,淡淡道:“是啊,还在同一条阴沟里翻了两次车。”

  “……”姜喻蹙眉,思索片刻后试探性地开口:“她会不会是专门来找你的?三年前的不告而别有说过是为什么吗?”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不是‘她’。”叶淮抬眸看向姜喻,讥讽道:“他是个男人。”

  纵是淡然如姜喻也吃了一惊,他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呆滞的“啊?”半晌,纠结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叶淮。三年前叶淮失魂落魄从D国回来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他自然知道那位神秘失踪的姑娘对叶淮产生了多大的影响,说是“白月光”也不过分。

  可后来叶淮突然表示自己要重新找回自己,去tm的初恋,行动上也一扫往日的阴霾,跟各类小学妹的联系也活络起来,常常出去约会,还在他面前和人家连麦看恐怖电影。

  要不是知道他床头柜的抽屉里还放着几张从D国带回来的照片,姜喻就要相信了。

  现如今……姜喻不免对那位素未谋面的“白月光”多了几分不满,他皱着眉头,关切道:“你打算怎么办?他会骚扰你吗?难道辞职也跟他有关……他威胁你?!”

  “没有。”叶淮咧嘴,露出一个极具嘲讽意味的笑:“他想求我复合。”

  姜喻:“……”

  叶淮慢悠悠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在屁股后面摸了两下翻出手机,调了两下后把微信聊天记录找出来,递给姜喻:“上次去漫展的时候碰到了位被偷拍的小姑娘,帮了她,后来就这么认识了,你猜怎么着?”

  两人的聊天记录不过短短百字,姜喻迅速翻完,他张了张嘴,不可置信道:“她又要骗你?”

  叶淮面色冷了下来,他伸手从茶几上把烟盒拿起来,正要打开,姜喻眼疾手快地从他手里夺过,把乐扣盒塞进了他手里,“抽这么多,肥不要了?吃饼干!”

  “……”叶淮悻悻地把东西放下,躺回沙发上,自言自语道:“你说他到底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姜喻不懂他和白月光的感情纠葛,不好随意插手,只能适当的提点两句:“不如你找他开诚布公的说清楚,告诉他你的性取向,让他彻底死了这条心。”

  叶淮面无表情地扭头看着他,沉默半晌,忽然一巴掌拍在了扶手上,咬牙切齿道:“没那么容易!”

  姜喻:“啊?”

  叶淮神色扭曲,冷笑道:“他既然这么喜欢角色扮演,那我就陪他好好玩玩儿。”

  *

  风越的员工们近日越发小心谨慎,苦不堪言。

  半个月前,方董赵董两位来公司找陆总开会没看见人,不仅当场发飙,从那天以后还每日准时到公司打卡,常常在总裁办公室里一坐就是一上午,嘴里说着是为了检验陆总对公司的掌握程度,实际上就是为了给人添堵。

  “又来了又来了……”一楼大厅,两位前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为她们小陆总掬了一把同情泪,随后立刻笑脸相迎:“方董,赵董。”

  赵董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径直往电梯间走去,方董对她们笑笑,也跟了上去。

  两位前台松了口气,小声道:“还是方董和蔼一点……赵董太可怕了!”“是啊……”

  十五楼,总裁办公室。

  陈天佑低头看了眼手表,神情麻木地向陆停星报备:“赵董和方董大约还有五分钟到达。”

  陆停星嗯了一声,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陈天佑叹了口气,道:“陆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陆停星一顿,缓缓把文件放下,抬头看向他,无奈道:“毕竟是长辈,我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更何况让董事会的前辈们来监督他教育他指导,本来就是他父亲的主意。

  “可是哪有董事一直干涉办公的道理,陆总,”陈天佑急了,“这不符合规矩。”

  “况且,赵董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他再这样在公司待下去,我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员工辞职了。”

  陆停星轻轻敲击着桌面,似在思考,眉目间又写满了为难,陈天佑满怀期望地等待着,听见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会跟他们沟通。”

  话音未落,门口就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陈天佑一秒钟噤声,安静站在陆停星身侧。

  赵成宪先方海一步进屋,手杖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陆停星面不改色地叫人,而后低下头继续工作。

  陈天佑在赵成宪激光扫射一样的目光下流了一身冷汗,还得硬着头皮上前伺候,心底哀怨地不得了。

  赵成宪却没有坐下,反而往前走了几步,隔着办公桌立在陆停星对面,逼得陆停星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工作,抬头直视他。

  “赵叔。”

  赵成宪不语,视线下移,停留在他手边的工作上,他伸手把文件拿起来,翻看两眼后啪地将文件丢回桌上,怒道:“昨天的工作为什么今天还在处理?”

  陆停星还未出声,陈天佑下意识就想解释两句,被陆停星眼神制止,只得憋屈地看着自家小总裁遭受无妄之灾。

  赵成宪拄着手杖来回踱步,冷冷道:“少爷心性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里可不是D国,没有老陆总能够时时刻刻护着你,如果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趁早回去当你的大少爷!”

  他又反复强调当年的风越是如何在他们老一辈人的手中发展,陆停星早就听过不知多少遍,只神情淡漠地低着头承受。

  末了,还是方满开口制止了赵成宪,他安抚了几句,看向陆停星,语重心长道:“停星,你赵叔只是在说气话,别跟他介意,啊。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为了风越好……”

  陆停星低声应道:“嗯。”

  方满又说:“你毕竟还年轻……”

  老生常谈,翻来覆去也不过那几句没营养的话,把倚老卖老做到了极致。

  陈天佑在一旁听的喘不过气,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连他都听不下去,陆停星只会比他更难受,唉。

  一个上午,陆停星都因为这一份昨日的文件,没能找到开口的机会。

  赵成宪和方满一人□□脸一人唱白脸,话里话外都在指责他,纵是陆停星再冷淡,情绪也免不了收到了影响。

  送走了两位老佛爷,陈天佑长舒一口气,又见陆停星情绪低落,便把休息空间留给了他自己,转身上楼,帮陆停星准备午餐了。

  办公室里终于恢复安静,陆停星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终于还是没忍住,将文件整理好放在一旁,抬手胳膊趴在了书桌上。

  方满和赵成宪握着风越15%的股份,话语权自不用说,偏偏陆启之还无比信任他们。

  陆停星模糊地想着,如果他二人添油加醋地向陆启之说点什么,大概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接回D国,继续生活在陆启之的羽翼下。

  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回去。

  眼眶有些发热,陆停星索性闭上眼,将双眼狠狠压在胳膊上。

  嗓子疼的发紧,陆停星想:他还不能回去,他还没有……没有和叶淮重新开始。

  ——嘀嘀。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兀响起,陆停星犹豫了两秒,伸手拿起手机。

  亮起的屏幕上出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巨大惊喜。

  叶淮:[猫猫打招呼]上次拍的照片系列大受欢迎,新闻社打算开个庆功宴,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