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8章 第 8 章
  要到了结果,气氛又逐渐尴尬起来。

  算起来陆停星和蓝阳冰认识也还不到两个月,虽说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加上陆轻辽作为中间人的加成让他们俩现在关系很亲密,可暗恋毕竟是隐秘的不能再隐秘的私事,让他主动说出口……有点为难。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蓝阳冰问了还好,他不问,陆停星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陆停星不安地看着地毯,过了会儿还是良心占了上风,他动了动嘴唇,小声道:“你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蓝阳冰在面膜上按压了几下,笑眯眯道:“其实我挺想知道的,但是呢,看你太害羞了,就没问。”

  “……也不是害羞。”陆停星闷闷地叹了口气,进屋后第一次完全放松地窝里沙发里,蓝阳冰顺手给他塞过去一个黄色的大胖玩偶搂在怀里,禁欲清冷的西装和他此时茫然的状态形成反差,蓝阳冰眨眨眼,感叹道:“真可爱。”

  “我跟他……叶淮,我们以前交往过。”陆停星把下巴搁在玩偶脑袋上,瓮声瓮气道:“一言难尽。”

  蓝阳冰吃惊地张着嘴,听他慢慢回忆那段往事。

  陆停星是风越集团董事长陆启之的小儿子,在外人看来这是上辈子做了好事才能投到的好胎,但事实却并不是如人们所想的那样幸福美满。

  他和陆轻辽的妈妈,几乎被陆启之强取豪夺用尽了手段才成为一家人,但母亲段卿刚烈,明白自己受到欺骗后宁死不从,郁郁寡欢,在陆停星诞生后不久便病逝了。

  段卿自己的人生已经被彻底毁掉,无法面对两个儿子,更遑论赋予他们母爱,陆启之眼里又只有工作。

  “这些事情你之前在医院告诉过我。”蓝阳冰心疼地摸了摸陆停星脑袋,他从小父母恩爱兄友弟恭,见到的都是人间最积极幸福的一面,更难以想象陆家兄弟俩幼时的孤独。

  “要是我能够早一点遇见你们就好了。”蓝阳冰说。

  陆停星莞尔,继续诉说:“其实我和父亲的关系也非常……一般,我不知道常人家庭的父子是怎么相处的,但至少不会是我们那样,在同一屋檐下,几天没有一句交流。”

  陆轻辽离家出走时陆停星还在上小学,自那以后陆启之对他的看管更加严厉,直到大学毕业那年才撤掉了安排在他身边的保镖。

  陆停星也就是那时候才得以逃出家门,他身材本就修长纤细,皮肤也白,加上遗传自段卿的容貌基因,穿上女装一点也不违和,也因此在路经H大附近的时候,被人堵在了偏僻的小巷里。

  “后来叶淮出现,英雄救美,你被他带回了家。”蓝阳冰摸着下巴,狐疑道:“星星,我有一点好奇。按理说你们俩前后相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只交往了三天,那为什么……为什么……”

  他想说为什么你会这么念念不忘,可当他看见陆停星回忆起那段日子时眼里的光芒,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感情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什么既定规律。

  喜欢,讨厌,都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陆停星从小在陆启之的高压阴影下长大,性格内敛情感缺失,猛然遇到叶淮这种热烈又极具魅力的人,不动心?太难了。

  更何况那一个月相处时间内,叶淮必定对他关爱照顾有加,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化作了绕指柔,轻而易举便沦陷至今。

  “是我先欺瞒他,”陆停星情绪有些低落,“后来父亲派人找到了我,把我带回家禁足了,我又没办法联系到他,直到后来读研开学才让我离开家,保镖也一直跟着。我有偷偷去公寓找过他几次,前两次去的时候没人在家,最后一次去的时候他都已经搬走了。”

  “毕竟是交换生,应该已经回国了。”蓝阳冰把面膜摘下来丢进垃圾桶,擦干净手后附身轻轻抱了抱陆停星,询问道:“所以你现在还是想要跟他在一起对吗?”

  陆停星乖乖点头。

  “唔……”蓝阳冰摸着下巴思考,“照理说叶淮只是看上去风流了一点,人应该不花心,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既然你们俩都是初恋,那应该更深刻才对。”他一拍手,乐道:“我觉得你们肯定能够破镜重圆!”

  “除非……”

  陆停星紧张兮兮地看着他,“除非什么?”

  蓝阳冰闭上一只眼睛,吐了下舌头,“除非他是直男。”

  *

  “我是直男,谢谢。”叶淮说,“非常标准的性别男爱好女。”

  明日之星在旁边哈哈大笑,对着惨遭拒绝的同学表示安慰:“我都说了叶学长只拍小学妹,你一男的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女装大佬?”

  那位同学神色尴尬地后退几步,结巴道:“呸呸呸,我才不是女装大佬。我就是、就是想让学长帮我拍张好看的照片,前几天有位学姐跟我交换,我自拍太难看了,实在是拿不出手。”

  “早说啊你!”明日之星翻了个白眼,挺无语的,“拍照找我不也行么,非得支支吾吾磕磕巴巴跑来找学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告白的呢……”

  男同学如梦初醒,双手紧紧握住明日之星的,感激道:“好兄弟,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明日之星:“……喂你站住!拖我去哪儿!我单反还没拿呢!”

  叶淮站在原地看着他俩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低笑一声。

  一位lo娘从活动室外走进来,停在他身前几步的距离,微微倾身向前,笑道:“学长这又是伤了哪家少男的爱慕之心?”

  叶淮挑眉,“哟,春风。”

  “……”林如沐秀眉拧起,“不认字建议把我的名字默写三百遍贴在胸口反复背诵。”

  叶淮失笑,抬手从旁边拽了把椅子过来,“坐吧,怎么就你一人,她们呢?”

  林如沐调整了一下小裙子的裙撑,优雅坐下,“快来了吧?”

  话音未落,门口就接连出现了几位穿着萌款lo裙的小姑娘,林如沐点了点人数,“都到了,等袁航给人拍完咱们就走吧。”

  社团成员参加漫展算是小型集体活动,人数不少,就算叶淮有车也是坐不下的,最后还是得和这群小丫头们一起从A大坐地铁过去,只有五站的距离,聊着天转眼就到了。

  深秋的A市总算不再被高温环绕,秋风吹在身上神清气爽,叶淮仰头活动了一下,跟着叽叽喳喳的学妹们走了进去。

  他大学时期常陪小学妹们过来,起初还有些新鲜感,乐意跟着她们转场四处晃悠,起初是买点别出心裁的小玩意儿,来的次数越多兴致越低,现在基本是只负责拍照,拍完就溜走找个地方坐下,绝不纠缠。

  展会里大部分都是些年轻的学生仔,还伴随着各个展位的音乐声互动声,热闹嘈杂,吵得叶淮有点心烦意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情绪一直不高,不仅易烦躁,还特别易怒。

  难怪林如沐吐槽,问他是不是大姨夫来了。

  拍完第三组照片后,叶淮终于忍受不住提前退场,打了声招呼后带着单反溜了。

  国际会展中心的构造叶淮非常熟悉,从安全出口绕到一楼背面的小院子里,有几张石桌石凳,非常安逸,他以前也去过那边,除了偶尔有人误闯进来相对无言,基本上是半封闭式的隐秘空间。

  二楼主要都是些互动性摊位,人潮扎堆比一楼要严重得多,叶淮费了一点功夫才从几个热门游戏的区域穿过。

  进了安全通道,叶淮松了口气,他低头确认了一下相机没问题后打开通道门,走了没几步就见到两人一前一后的从一楼走上来。

  前面是位穿着cla款的lo娘,身形窈窕体态优雅,微卷长发随着脚步俏皮地晃悠,即使带着口罩也能看出是位美人,她正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

  后面那位宅男……叶淮皱了皱眉,又往下走了两阶,错身时更加确认lo娘身后那位男士正在偷拍她裙底。

  “……”果然还是没办法装作不知道,叶淮自嘲地叹了口气,一转身,修长的大腿横跨几阶楼梯追上,伸手抓住了那人还拿着偷拍工具的手。

  “拍照还是得去外面,”叶淮冷笑,“楼梯道里光线不好。”

  那男人见被抓了现行,慌乱地挣脱掉束缚,拔腿就往下跑,边跑还边骂嚷:“哪儿来的神经病多管闲事!”

  叶淮不屑地收回视线,看了眼自己的右手,有点嫌脏,而被他英雄救美的那位lo娘也转过身来,呆呆地看着他。

  叶淮莞尔,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柔声道:“没事了,快去找你的小伙伴吧。”

  说完他继续往楼下走去,谁知道那位lo娘愣了愣,竟然一路小跑追了上来,高跟鞋声哒哒直响,让人不禁担心她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走出安全通道,室外的光线让叶淮的双线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他回头,不解地看着lo娘,“还有事?”

  lo娘低低地咳了几声,指了指自己的口罩,又指了指嗓子,轻声道:“谢谢。不过我没有…朋友。”

  这……

  叶淮蹙眉,跟lo娘对视一会儿后败下阵来,“算了,正好我也没事,要不要拍照?我帮你。”

  lo娘点头道谢。

  虽然这女孩儿奇奇怪怪,甚至固执不肯摘下口罩,叶淮还是敬业地帮她拍了两套,末了还主动询问联系方式,“修好图之后发给你。”

  lo娘犹豫几秒,跟他交换了微信。

  好友申请通过后叶淮笑出声来,他举起手机,笑道:“鹿鹿,名字挺可爱。”

  鹿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