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6章 第 6 章
  陆停星来不及擦拭眼泪,被半路返回的叶淮捉了个正着,见他眼角挂着泪,叶淮一僵,顿了顿,道:“你还是……还是先把衣服换回来。”

  这副模样,实在是太容易让他心软了。

  陆停星低着头,闷闷地“嗯”了一声,捧着汤碗站起来,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停顿了片刻,身上淡淡的沐浴液味道钻进叶淮的呼吸间,对比之下,他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味道有多难闻。

  ……就算看在陆停星照顾了这么邋遢的他一晚的面子上,他也不该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可是他没办法在面对陆停星时保持冷静,平日里的绅士风度都化成了灰,只要看见对方就忍不住变得烦躁易怒。

  乱糟糟的思绪在脑海中翻搅成一团浆糊,手心似乎还残留着陆停星的温度,叶淮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虚握了两下,随后放开。

  他应该更果断的。

  陆停星这一下摔得不轻,又没及时处理,白皙的后背上一片泛红淤青,触目惊心。昨天夜里心中一直挂念着叶淮,把伤势抛到了脑后,现在就连脱掉裙子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都疼的直皱眉。

  陆停星背对着穿衣镜,偏头看了一眼伤势后又慢吞吞穿上了衣服。

  他不想把受伤的事情告诉叶淮,那样的话太像博取同情了。

  窗外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刻,陆停星走出去后,发觉叶淮在客厅站着,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他把客厅地灯打开,犹豫了好久,小声挽留道:“再休息一会儿吧,天亮之后我可以送你回去。”

  叶淮没回应,径直走到他身边站住,又将先前的话题重复了一遍:“受伤了?”

  “没有。”陆停星摇摇头,为了证明自己的健康还刻意挺直腰板,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笑意。

  叶淮皱了皱眉,上下打量他。

  陆停星笑起来不该是这副模样的,至少在他的记忆中不是这样。Sivir很少笑,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他身边听他讲话,有时候叶淮察觉他没动静了,偏头看过去,发现对方正微微歪着脑袋看向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生动又明艳。

  总之不该是现在这副让人看着忍不住心酸的表情。

  “你……”叶淮下意识抬起手,快要接触到陆停星脸颊时又急时刹住,猛然放下,他往后退了两步,“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陆总。”

  转瞬间,屋内就只剩下了陆停星一人。

  他静静地看着已经重新关上的门,半晌,低声应道:“再见。”

  他在玄关处呆呆地站了很久,直到手机响起,才像被装上发条一样行动起来。

  电话是他哥的小男友打来的,比他还小上两三岁的当红小偶像在电话那头笑了笑,关切道:“星星,在A市住的还习惯么?”

  陆停星一怔,心底涌起一丝暖意,“嗯,挺好的。”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唉。我就不太好。”蓝阳冰小声吐槽,“明明都已经没什么大事了,老师还是不让我出院……我都快闷死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哦,你今天有空的话,可不可以来陪我聊聊天?”

  “好。”

  “耶,那我等你过来哦!”蓝阳冰欢呼了一声,又安静下来,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小声询问:“星星,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太开心。”

  “没有。”陆停星含糊地否认,“我待会儿就过来,需不需要带点什么东西?”

  “我想吃小蛋糕!”蓝阳冰说:“两个!”

  “好。”陆停星笑了笑,垂下眼睫。

  蓝阳冰真的非常可爱,他年轻,漂亮,真诚,热情,就像太阳一样能够给予人温暖幸福,没有人能够不喜欢他。

  如果他也能够像蓝阳冰一样勇敢……就好了。

  挂掉电话,陆停星从喉间呼出一口灼热的气。

  *

  B医大附属医院,陆停星提着两袋甜食下车,尽量无视掉那些好奇的目光,朝着住院部走去。

  他回国之前蓝阳冰就受了伤,一直住院到现在,最近一直忙于工作,他的确很长时间没来医院看过了。

  “星星!”他刚推门进去,病床上打着石膏的美貌小少年就兴奋地对他招手,“好久不见啦!”

  陆停星关上病房的门,走过去,把手里的甜食递给他,叮嘱道:“少吃点儿。”

  “嘿嘿。”蓝阳冰心满意足地将小蛋糕放在枕头边,朝着他张开双臂,笑得见牙不见眼:“抱一下~”

  陆停星自然不会拒绝他,于是俯下身接受了这个热情的拥抱,当蓝阳冰的双手搂在他背上时他猛然想起什么,却已经来不及推开,尖锐的疼痛一瞬间蔓延开来,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

  察觉到他身体微微颤抖,蓝阳冰狐疑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怎么——他看见陆停星惨白的脸和紧紧抿住的嘴唇,惊呼一声,“怎么会这样?”

  “星星你别吓我!”蓝阳冰手忙脚乱地在病床上翻找着手机,又怕陆停星摔下去,恨不得直接蹦下床先把人给扶稳坐好。

  他焦急地解开手机锁想要寻求援助,救星宛如神兵天降一般推开了门。

  萧如,本院的儿科医生,陆停星哥哥陆轻辽的挚友。他本来是受了陆轻辽的托付,上来帮他看看小朋友有没有安心养伤,谁知道刚一推开门就看见了这么惊悚的画面。

  小朋友躺在床上手足无措,掀开被子一副豁出去就要下床的样子,床边还站着他死党的亲弟弟,佝偻着腰,摇摇欲坠。

  “卧槽。”萧如大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蓝阳冰着急地快要哭出来,“萧哥,你快帮我看看星星。”

  陆停星咬着嘴角,轻轻摇头:“没事,别担心。”

  萧如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拧起眉头,“有事没事医生说了算。”

  “还有你!”他回头看向蓝阳冰,数落道:“好好躺着!”

  蓝阳冰低下头,“哦……”

  萧如又出去了,蓝阳冰趴在床沿上,关切道:“星星,你到底怎么了?”

  “……”

  外科诊室里,年迈的专家放下眼镜,缓缓道:“普通跌打伤,不是什么大问题。”

  一旁陪同的萧如松了口气。

  “还有贫血。”老专家顿了顿,又补充道:“年轻人,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萧如在一旁连连称是,查完了伤势,买药的事情自然不用陆停星去办,萧如早早把他送回了蓝阳冰病房,又要离开。

  “萧哥,”陆停星叫住他,神色有些为难:“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哥?”

  “……”萧如嘴角抽了抽,“可是你哥那人有多护犊子你也是知道的,我可不敢——”

  “我不想让他担心。”

  “……”萧如认命地叹了口气,随意摆了摆手,作出退让,“行了,只要他不问,我就不说。”

  陆停星感激地看着他,萧如啧了一声,匆匆出门了。

  “星星。”蓝阳冰叫他,脸上写满了忧愁和关切,“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不然你还是搬去我家,跟我一起住吧。”

  陆停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只能摇摇头保持沉默。

  蓝阳冰心里一沉,知道陆停星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甚至为此受了伤。他不想强迫陆停星把事情告诉他,于是重新扬起笑脸,对着陆停星招招手:“萧哥说你贫血,需要好好补一补,不过我这里暂时也没什么可以吃的,我们一起吃小蛋糕吧。”

  蓝阳冰拿湿纸巾把手擦干净,开始拆包装袋,边拆边碎碎念:“不知道萧哥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你的药是内服还是外敷,内服的话……能不能吃甜食呀?”

  说曹操曹操到,他刚拆完第二个包装,门口就响起了动静,来人却不是萧如。

  “诶?”

  陆停星没什么力气,侧身靠在沙发上有些昏昏欲睡,听到蓝阳冰的声音后努力睁开眼,转身看过去。

  门口站着两位年轻的男子,蓝阳冰高兴地叫人:“嫂嫂,叶淮,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呀?”

  陆停星怔怔地看着叶淮,竟发现自己喉头哽住说不出一句话。

  叶淮脸上的笑也僵住,“……你怎么会在这儿?”

  蓝阳冰眨眨眼,左右看了看:“咦,你们认识?”

  “……”两人均是沉默,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叶淮从他身上移开视线,淡淡道:“陆总是我上司。”

  “这样啊。”蓝阳冰点点头,安静几秒钟后双眼一亮,笑道:“那可不可以拜托你去帮星星觅食?最好是有营养一点的,他待会儿可能还要吃药。”

  叶淮捕捉到了重点,他转头看向陆停星,这才发觉对方病怏怏的,“你说没事。”他牙关紧了紧,“还是骗我的。”

  陆停星慌了神,一边摇头一边站起来想要拉住叶淮的手解释,站在叶淮另一侧的青年发觉不对劲,开口缓和气氛,他屈起手肘撞了撞叶淮,笑道:“你就去帮帮忙吧,让我跟冰冰好好聊聊天。”

  叶淮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外走。

  陆停星迟疑了两秒钟,向蓝阳冰说了声抱歉,匆匆追了出去,留下病房内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住院部的vip楼层非常安静,一快一慢两道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约莫一分钟后,快的那道停下,慢的也驻足。

  他们站在电梯间里,叶淮双手环臂靠在墙上,却不知为什么没有伸手去按按钮。

  陆停星低头顶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自己追出来的举动是对还是错。

  “受伤了就好好休息,不要乱跑。”

  陆停星眨了眨眼,不太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他缓缓抬看向叶淮,对方表情不太自在,却头一次没有躲避他的视线。

  他在关心他。

  这个认知让陆停星开心起来,心口像被摇滚的可乐一样沸腾,想要诉说情感的冲动到达极点。

  “叶淮哥哥。”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期待又紧张地拉住叶淮的衣角,软声道:“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叶淮神色一僵,沉声吐出几个字:

  “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