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5章 第 5 章
  陆停星现在住的公寓是陆启之安排的,高档,环境好,最重要的是离公司——以及某著名商业街很近。

  从陈天佑那里得到信息后,他只花了十五分钟就赶到定位的商场,陈天佑的车他认识,很快就在人行道边找到了对方。

  解开安全带,陆停星把车停靠在他们后面,上前轻轻敲了敲车窗,陈天佑迅速跑下来,身上还带着浓重的火锅味儿。

  “陆总。”陈天佑尴尬地笑了两声,一边打开后座车门一边商量道:“这大晚上的…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我真应该直接把他打包送酒店去。”

  陆停星顿了顿,小声道:“不麻烦。”

  “什么?”陈天佑没听清,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全部放在了醉鬼身上,陆停星也前去帮忙,两人费了一会儿功夫才把叶淮放进车后座,陈秘书还有些不太放心,提议道:“陆总……要不还是把他送酒店去吧?”

  陆停星在叶淮身后放了个靠枕,关上车门后轻轻摇了摇头,“没事,嫂子还在家等你,你先回去吧。”

  “……好。”陈天佑说:“陆总注意安全。”

  几分钟后,低调的黑色奔驰行驶远去。

  陈天佑站在路口吹了会儿风,忽然打了个冷颤,他忧心忡忡地从兜里摸出手机,忍不住反思自己今天是不是做了件错事。

  叶淮明显跟陆总不对盘,他还把人送过去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阿弥陀佛。

  朋友圈有新的提醒:诶,怎么样了?送回去没?不然来我家也行。

  “……”陈天佑搓了搓脸,打字回复:已经丢酒店去了。

  *

  十月份的A市称不上凉爽,闷热才是常态,陆停星把车窗摇下来一会儿,又担心睡在后座的叶淮着凉,只好再关上。

  叶淮身上的火锅味弥漫到驾驶室,还夹杂着一些酒气,明明应该是让人厌恶的气息,陆停星却觉得并不讨厌。

  遇见红灯停下的时候,陆停星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自从上次在餐厅交谈过后,他一直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去接触叶淮的心情,怕引起叶淮反感,就连开会时也只把视线匆匆扫过不敢有任何眼神交流,偷看都成了一种奢侈。

  明明身处同一栋楼,却比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还要遥远,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红灯开始倒数,陆停星收回贪恋的目光。

  要将一位喝醉到无意识的成年人挪动并不容易,更何况叶淮还比他高上半个头,陆停星勉强把叶淮的胳膊搭在肩膀上,几乎是半拖半背着才成功坐上电梯走回了家。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就他低头掏钥匙的那么一会儿,靠在墙上的叶淮差点摔下去,陆停星惊出一身冷汗,放开钥匙就把人重新架起来。

  “呼……”陆停星松了口气,重新借着被遮掩的灯光开门。

  屋内没有开灯,陆停星身后还带着一个沉重的负担,只能摸黑往前走,一边伸出手去寻找开关的位置。

  好容易把叶淮放进客房的床上,陆停星已经累出了一身汗。

  他坐在床边歇了会儿,正要去浴室洗澡,就听叶淮小声说着什么。陆停星脚步一顿,悄悄俯身过去。

  “Sivir……”

  陆停星愣住了。

  叶淮是真的醉糊涂了。他动了动,毫无预兆抬起右手向前抓取,陆停星没防备,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难以挣脱。

  醉鬼依旧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东倒西歪地坐在床沿上,又喊了一声:“Sivir。”

  陆停星百感交集,下意识想要回应,又怕叶淮会清醒过来,发现他会生气,于是试图将自己的手腕抽出来,柔声道:“我去帮你做…买醒酒汤,你先睡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叶淮摇摇头,慢慢睁开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眼神从茫然到震惊,而后忽然发怒,踉踉跄跄站起来就要离开,“滚!滚!我不、不想看见你!”

  陆停星抿着唇,任由他推搡,怕他摔倒,又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默默地上前把人扶住,叶淮铁了心要离开,不停地挣扎着,慌乱间两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倒下的时候狠狠撞在了床头柜上,陆停星吃疼地拧起了眉,他在地上坐了片刻,才勉强撑着站起来。

  好在叶淮没有什么事,只是闭目坐在地毯上,靠着床,不知是拒绝交流还是有睡了过去。

  后背火辣辣的疼,陆停星背着手试探性地碰了碰,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脸色苍白。

  太疼了。

  可是这种疼痛和叶淮比起来,又好像不算什么了。

  “……你不要这样。”陆停星收回手,在他身边蹲下,哑声道:“我去找Sivir来看你。”

  叶淮动了动,半信半疑地撩开眼帘看向他,“真的?”

  陆停星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嗯。”

  “那好吧。”叶淮说:“最好快一点,我不等太久!”

  “好。”陆停星道。

  主卧里,陆停星匆匆冲完了澡,穿着睡衣开始寻找合适的衣服。

  衣柜有两层,外面都是正常的商务套装,藏在里面的却都是属于他的小秘密。

  打开第二层衣柜,数十件或精致或华丽的公主裙整齐摆放着,几乎都和当初叶淮买给他的一模一样。

  叶淮还在地上躺着,陆停星没什么心情去回忆往昔,随手拿起一件,想了想,又从角落里拿了一顶微卷长发穿戴上。

  等他换完整套,提前在外卖平台上定的醒酒汤也送到了。

  “……叶淮。”推门进去,陆停星低低地叫了一声,又想起Sivir是不会说话的,便住了嘴,把醒酒汤放在床头柜上,上前轻轻推了推叶淮的肩膀。

  一双凤眼悠悠转醒,还没来得及聚焦就已经注意到了他。

  他拉住叶淮的胳膊想要把人扶起来,下一秒,被抱了个满怀。

  “……”

  陆停星一下子僵住了,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颈上,有点痒,始作俑者却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将拥抱收紧了些。

  就好像,怕他再跑掉一样。

  叶淮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似乎还带着八分醉意:“你去哪儿了,我找不到你。”

  陆停星心底泛起细密的疼痛,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用疼痛来刺激疼痛才能继续保持镇定,没有不顾一切地回应这个拥抱。

  他在叶淮的肩膀上深呼吸了下,慢慢拉开一点距离,又推了推叶淮,示意他先到床上坐好。

  “好,我都听你的。”叶淮在他脸颊上蹭了蹭,笑道:“都听你的。”

  不让人省心的醉鬼突然变成了听话的三好学生,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看不出刚刚大发雷霆的人是他。

  陆停星舀了一勺酸甜的汤水抵在叶淮嘴边,叶淮也配合的喝下去,很快就将整碗喝的一滴不剩。

  “喝完了。”叶淮舔了舔嘴唇,灼烈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既不说话,也不放手。

  陆停星把汤匙放回碗里,指了指碗,又指了指门。

  “不行。”

  “……”

  “你不能走。”叶淮说,说完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地重复道:“……不能走。”

  大概是酒意再度上涌,叶淮竟然就这么靠在枕头上睡了过去,右手还紧紧地拉着陆停星的手,十指相扣。

  陆停星把碗放在床沿上,用力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挣开。

  如果就只有这一次相处的机会……

  陆停星怔怔地看着交握的双手,良久,慢慢放弃了挣扎,俯身趴在了叶淮的身边。

  *

  叶淮醒过来时天还未亮。

  他昨夜跟陈天佑聚餐时喝了些酒,原本那点酒根本灌不醉他,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陈天佑聊起陆总豁命一样加班,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后突然发了脾气,告诉他不要在自己面前提起陆停星。

  后来酒越喝越多,人也越来越晕。

  再后来就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道陈天佑有没有把他送回家。

  叶淮皱了皱眉,宿醉后的脑仁儿还有点疼,太阳穴突突直跳,连带着胃也不怎么舒坦,浑身上下都难受的要命。

  他想揉揉眉心,这一抬手,才注意到自己手心试图与另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亲密接触着。

  叶淮睁开眼,一偏头,看见一张熟悉的、恬静的面孔。

  他触电一般猛地松开手,也懒得去思考自己身在何处,只想快速离开,离陆停星越远越好。

  掀开被子的时候不经意间碰掉了什么东西,陶瓷碗叮咚落地,砸在地板上发出闷响,叶淮低头看了一眼,昨天夜里被喂食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

  陆停星又装成了Sivir的样子来欺骗他。

  叶淮自嘲地笑笑,站起身时晃了一下,却仍然执意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手握在门把手上,身后响起一道微弱的询问:“你要走了吗?”

  他不愿意回头,脚底却像灌了铅,没办法再往前踏出一步。

  陆停星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慌张无措,“对不起。我是担心你夜里不舒服,才会换……衣服,让你把醒酒汤喝下去。”

  “你也不要怪陈秘书,是我主动联系他的。”

  “抱歉。”

  “……”他一连串低声下气的道歉不仅没让叶淮感到舒坦,反而更加烦闷,说出口的话也像带刺了一样,“是我得感谢陆总愿意委屈自己照顾我才对,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陆停星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蹲下将打翻的东西收拾起来。

  纯白的碗底还沾着些余渍,碍眼的很。

  啪嗒。

  有水渍落在碗壁上,顺着弧度滑下去与余渍混在一起,更显难堪。

  “我刚刚突然想起来。”门口,原本应该已经离开的人不知为什么折返,生硬地问道:“昨天,你给我喂药前,好像摔倒了。”

  “伤哪儿了?”叶淮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眉头微皱:“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