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先生的公主裙清汤串串 > 第3章 第 3 章
  陈天佑亲自跑了一趟十二楼,费尽口舌才把叶淮给带上来。

  他们二人在电梯间等待着,陈秘书神情古怪,他屈起左手碰了撞了叶淮一下,低声道:“你跟陆总……认识?”

  叶淮笑了笑,“公司总裁谁不认识啊,不还是陈哥你介绍的么。”

  陈天佑眉头拧着,“可我怎么觉着……你俩不像刚认识。”像久别重逢的故人,还是有一段恩怨情仇的那种。

  “哪儿能啊。”叶淮转身走进电梯,他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告诉直接陈天佑:我很有可能是总裁姐姐的前男友,还是被分手被抛弃的那位。

  陈天佑见问不出什么话来,无声叹了口气,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俩人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能和好就最好不过了,省得他天天当传话筒,提心吊胆。

  “行,那你自己进去吧,我手头上还有文件要整理。”

  “嗯。”叶淮点头,“谢了。”

  毕竟是总裁办公室,十五楼的空气都要比其他楼层严肃一些。叶淮其实不大喜欢这么压抑的环境,目送着陈天佑离开,他转头看向尽头处宽大厚重的门,皱了皱眉头。

  他猜陆停星找他绝对不是因为公事,先不说为什么不按流程直接叫他上来,单就这套他们东区花了一周心血做出来的方案,叶淮也不觉得会让人看了不满意。

  他有点烦,于是抬手将衬衣袖口挽起一截,到总裁办公室门口顿了顿,不情不愿地敲敲门,走了进去。

  清冷矜贵的年轻总裁正单手支在桌面,托着下巴发呆,目光茫然地不知看向哪处,连他这么大个人走进房内也没发现。

  叶淮啧了一声,稍稍收敛了不耐,走进办公桌前轻叩桌面,“陆总,方案哪里出了问题?”

  “……!”

  陆停星惊慌地抬头看向他,立刻恢复成正襟危坐的姿态,“你什么时候进……”

  “三十秒之前。”

  “……抱歉。”陆停星躲开他的视线,隐藏在书桌之下的手逐渐握拢,尽力掩饰着自己的紧张,“方案、方案没问题。”

  叶淮不解地挑眉。

  “你一直在躲着我。”陆停星停顿了片刻,有些艰难地开口:“是不是、是不是认出我了?”

  手心沁出了汗渍,连呼吸都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书桌下的手握拳又松开,最终以一个完全放弃的姿势搭在膝盖上,认命地等待着叶淮宣判。

  办公室内安静的可以听见呼吸声,甚至连呼吸声都不是他自己的。他不敢跟叶淮对视,视线堪堪错开,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露着紧张二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淮依旧没出声,陆停星的心也一点一点冷下去,他张了张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哑然:“对不起。”

  叶淮根本不愿意和他相认。

  这大概是他没想过、也完全没想到的最坏结果。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你很怕我?”站在办公桌另一侧的人终于开口,陆停星抬起头来,见他双手环臂正在打量自己,眉头微微皱着,看上去不太高兴。

  “上次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新任总裁对我策划部格外感兴趣。”叶淮缓缓俯下身,隔着一张宽阔的办公桌跟他对视,眼里带着些陆停星看不太懂的复杂情绪,“莫非陆总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话要是让外人听见了,指不定会脑补出怎么一出爱恨交织的八卦大戏。

  陆停星身子微颤,脸色白了几分,“……是。”

  叶淮对这个答案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他耸了耸肩,大大咧咧坐回椅子上,伸出右手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陆停星隐约感受到他的不满,只好硬着头皮解释:“三年前……在D国H大,你救了一位女、女孩儿。”

  果然没有猜错。叶淮冷笑一声,反问道:“那位女孩儿写字告诉我她不会说话,我误以为她是H大的学生,就让她暂时住在我的公寓里。”

  “她漂亮,真诚,善良,完全信任我。”

  “后来我们成了男女朋友,交往后的第四天她却人间蒸发,我翻遍了整个学校也找不到她。”叶淮顿了顿,看似随意搭在扶手上的手掌不知不觉握成了拳,时隔三年的负面情感依旧强烈,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后半句:“怎么,陆大总裁要告诉我,我那位不告而别的前女友,就是你的亲姐——”

  “……是我。”陆停星说,他声音很小,却足以打断叶淮的质问,这两个字仿佛耗尽了他的力气,让他没有余力再去考虑后果。

  他低头看着桌面上繁复的各类文件和自己茫然无措的手,又补充了一遍:

  “Sivir,是我。”

  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

  陆停星终究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过去,叶淮依旧保持着刚刚坐下的姿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陆停星试探性地叫他:“……叶淮?”

  这一声呼唤像发条一样刺激了叶淮的神经,他猛地站起来,目眦欲裂,过大的动作让他身下的椅子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响动,随后轰然倒下。

  他伸手拉住陆停星的领带,一字一句逼问:“你、说、什、么?!”

  陆停星毫无防备被他拉拽起来,膝盖重重地磕在抽屉上,他被迫保持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站立着,弱点完全暴露在叶淮手中,呼吸有些困难,陆停星姣好的面容上泛起不正常红晕,他低低地咳了一声,道:“那个时候……你救下的人是我。叶淮……哥哥。”

  叶淮哥哥。

  记忆里温柔乖巧的小丫头和眼前人逐渐重叠,那人安安静静坐在地毯上,膝盖上放着一个笔记本,握着笔在写些什么。

  他觉得有趣,于是不动神色地低头偷看——

  『叶淮哥哥。』

  叶淮触电一般松开手,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总裁办公室,大门被迫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

  陆停星无措地看着前方,脸色惨白,眼神中渺茫的希望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他发了会儿呆,直到沉闷的疼痛从膝盖处一直蔓延到胸口,让人有些经受不住时才坐下。

  膝盖很疼,多半是留下了难看的淤青,他却一点也不想处理伤口,只艰难地挪动双腿坐好,然后开始一点一点整理被弄乱的桌面。

  散乱的文件被一一摆放整齐,动作间有张被藏起来的纸从文件夹里滑落出来,右上角寸照中的人刚刚才愤怒离去,陆停星怔怔地盯着这张资料,视线落在了另一侧的姓名栏上。

  ……

  陆停星是一个人长大的。母亲在生下他后没多久就去世了,父亲的心里又只有工作,诺大的别墅里能够陪他玩、陪他说话的也只有大他六岁的哥哥。

  后来哥哥知道了父母之间的不堪往事,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性格本就安静,哥哥离开后更不愿意跟别人交流。父亲让他好好念书,他就次次拿回第一名;父亲不愿意提起哥哥的下落和母亲的过往,他就不闻不问。

  一来二去,成了外人口中听话能干的孩子榜样。

  可好孩子也终有叛逆的一天。

  二十岁那年他大学毕业,回到家里无意中偷听到管家向父亲汇报哥哥的事情,陆停星回到卧室里发了几小时的呆,连夜跑出了陆家。

  怕被父亲的人发现,他还从属于母亲的房间里偷偷拿了套衣物换上。

  再往后的故事发展落入俗套。温室中长大的小少爷没有半点社会经验,遭遇抢劫时被路过的俊美少年救助,惊慌无措之下隐藏身份,装了哑巴。

  他本就清瘦,又穿着女装,地点还是在H大的附近,对方自然而然把他当成了前来留学的祖国同胞。

  林荫小道旁的路灯散发着年久失修的黯淡光芒,唯独那人沐浴在月光下,一双凤眼竟比月光还要耀眼。

  少年伸出一只手,嘴角带着笑:

  “我叫叶淮,淮河的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