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炮灰瀛之 > 第16章 第十六章
  沈逸城身着一身休闲服装,他支着两条大长腿,微微倚靠在墙壁上,他侧过头,一双黑如曜石让人看不清眼底蕴藏的情绪的眸子落在苏尔的身上。

  苏尔被看的内心躁动,身体里面的野兽被牵动地在不断刨爪嚎叫。

  沈逸城这人在苏尔的眼里就是一个人间祸害,肩宽腿长,黄金的分布比例,身材堪比世界顶级模特,多一分不多少一分嫌少,一张脸更是俊美地犹如被神明眷顾,好似神明在创造他的时候用了十二的精力,特别是那双眼睛,在认真地盯着你看的时候,就像想要将你的灵魂吸入一样,再加上他那一身独特的冷冽强势的气场……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苏尔不知道别人对这样的沈逸城抵抗力如何,反正他的意志力并不足以让他抵抗这样顶级的美色攻击。

  苏尔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他微微倾身,一只手突然伸出,撑住沈逸城身后的墙壁,他仰起头缓慢地靠近沈逸城,直到两人的衣服微微碰触,两人的呼吸互相交融:“哥哥,我记得今天我可没吊威压呢。”

  “我知道。”沈逸城的薄唇微弯,眼里弥漫上笑意,抬手抚上苏尔的脑袋:“我过来和你道别的。”

  脑袋上的手掌宽厚温暖的想让苏尔将它拽下来,让它包裹住自己的手掌、或是在上面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道别?”苏尔挑眉,随即轻笑:“哥哥这么舍不得我?即便是分组拍摄,晚上回到酒店我们依旧可以见面的。”

  苏尔轻笑的踮起脚,努力的让自己和沈逸城的视线齐平,他脑袋再次凑近,粉色的唇在即将贴上沈逸城的唇的时候停下来,口中吐出的气息全部喷洒在沈逸城的唇上、面上:“哥哥特意为这点小事来找我,我很高兴呢。”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两人的唇相距不过几毫米的距离,苏尔的手还撑在沈逸城身后的墙上,衣服相叠,距离几乎为零,暧昧的让人一看就脸红心跳。

  偏偏沈逸城不解风情。

  他抚在苏尔头上的手掌下移,落在苏尔的肩上,手腕微微用力,苏尔垫脚制造出的双唇几乎相贴的暧昧顿时被打破。

  “啪”

  安静的走廊中,苏尔双脚结实落地的声音清脆响亮。

  “又不好好说话。”沈逸城眼中闪过无奈,“我有些急事,请假半个月,这半个月我不在剧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他从随身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白圆罐:“这里面装的药膏和之前给你用的一样,我不在,你哪里受伤疼了,就自己抹。”

  精心营造出来的暧昧氛围被沈逸城无情打破的苏尔气的嘴巴都差点歪了。他翻了一个白眼,恨恨地抬脚重重地在沈逸城脚上的白色鞋子上踩了一脚,留下一个灰扑扑的脚印,同时嘴上也不饶人:“你这是真的想当我爸啊?可是我妈不会同意的!”

  “唔唔唔!”话刚说完,苏尔的嘴巴便被沈逸城捏住。

  苏尔瞪大眼睛,控诉地看着沈逸城,双手握住沈逸城的手腕,使劲地要将沈逸城的手弄开。但不管苏尔怎么弄,怎么使劲,沈逸城的手就像是一条钢筋一样,依旧纹丝不动。

  “不要乱说话。”沈逸城不赞同地严肃道:“这种玩笑不要乱开。”

  他看苏尔挣扎了一会总算老实下来,就放开苏尔的嘴巴,将罐子塞到苏尔的手上,揉了揉苏尔的脑袋:“很晚的,去睡吧。”

  说罢他转身就走。

  苏尔气的踢了一脚无辜的墙。

  在电梯门打开,沈逸城即将走进去的时候,苏尔突然喊道:“沈逸城!”

  沈逸城回头。

  “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明明这之前我还找你茬来着,在卫生间想打你,抢你男主角色,还故意改你剧本。”苏尔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你对我好是有什么目的吗?”

  沈逸城因为苏尔的猜测微微愣住。

  他转过身,面对着苏尔,目光沉静认真:“没有目的。”

  这回轮到苏尔愣住。

  沈逸城注视着苏尔,缓缓勾起嘴角,“要说目的的话,大概是你可爱吧?”

  直到电梯门关上,苏尔还处于呆愣的状态。

  半晌,苏尔终于动了。

  他转身刷卡进了房,一把把门重重关上,憋在胸口的话重重地吐出:“可爱你爸爸!”

  等洗完澡躺在床上睡觉,苏尔在宽大柔软的床上翻滚半宿,一直没有迎来睡着,脑海内一直在循环着沈逸城的那句“大概你可爱吧。”

  苏尔气的一拳砸到枕头上。

  这个问题他纠结好几天了,甚至连小说中那种欺骗感情再狠狠抛弃的狗血剧情都被套上想了一遍,唯独没有想过沈逸城的这个答案。

  这算答案?

  这是什么答案?

  苏尔深深地觉得沈逸城这是驴他。

  二组的拍摄一直在朝着吕欧的计划井条有序地进行着,唯一让苏尔遗憾的是,不管是拍戏还是回酒店,少了沈逸城的身影,总让他觉得少了一些的滋味,每天吃饭的时候,连食欲也差了一些,每次都会剩下那么两口饭。

  苏尔摸着有些鼓涨涨的肚子,遗憾地看着餐盒里面剩下的小两口饭,放下筷子,往椅子上一靠,抄起手机进入游戏。

  最近剧本小说该看的都看了,该做的笔记也做了,该写的人物小传也写了,为此吕欧还为他的勤奋努力和悟性狠狠高兴了一把,请他去外面吃了一顿火锅。

  现在除了拍戏时间,苏尔也不用将自己一直埋在剧本里面,有足够的时间来玩他钟爱的游戏。

  手机里面的小人横冲直撞地直接冲进敌对的人群里面,炫目的技能挨个的放出,落在那些红色的名字上,不过几秒,苏尔操纵的小人就躺倒在地上,屏幕变为灰色,而对方的三个红名还剩余半管多的血。

  我方阵营的聊天频道顿时冒出一句句来自队友暴躁的问候。

  苏尔撇撇嘴,小声不屑地嘀咕:“玩游戏不就图的爽快嘛?半天不开团,就知道苟着推塔有什么意思?死了几十秒后不又是一条好汉?”

  又过了一会,苏尔激动的双手狂按手机屏幕,将屏幕按的都发出啪啪的响声,就像屏幕要被戳碎了一样。

  戳了没几秒,苏尔的手机屏幕再度暗了下来,他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巴掌拍向桌子,狂躁的骂骂咧咧:“大爷的,一群傻笔,不会打打什么排位!对面五个人都齐了,你们三个人冲什么冲?以为自己牛逼一打五啊!日他大爷的智障队友!”

  一旁的吴荣耀悄悄地憋了一眼苏尔,转头看向游良。

  两人对视,眼里都滑过原来如此的人生觉悟。

  秩序白银的段位不是没有道理的。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苏尔的咆哮,吴荣耀赶紧起身将化妆间的门打开,顿时一大束红的胜火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束挤入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