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沉溪舒窈清风不知我爱你 > 第八百四十三章 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第八百四十三章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寥寥数语,没多少反讽的意味,但厉沉溪却听出了她的意思。

  他思量了下,低笑出声的同时,也松手放开了她,仰头靠着雪白的棚顶,好看的凤眸深邃,“是两次,大事上这一次,加上孩子的事儿上。”

  舒窈慢慢的爬起来,拉过椅子,坐在了病床旁,看着他手背上微微翘起的注射针头,动手按压下去,“等这两件事过去了,你不定还有多少个这一次呢。”

  他那骨子里就浑然天成的霸道和强势,乃至超强的掌控欲,让舒窈对此深信不疑,任何事情上,厉沉溪都会潜移默化的替她做好安排,然后再用各种方式,说服你点头同意。

  厉沉溪动身想要坐起来,但碍于肋骨处骨裂,疼痛难忍,加上舒窈也动手按着他的手臂,不让他起身,他就顺势侧过身来,单手拖着头,这样静静的望着她,“和我复婚吧,以后一切都听你的。”

  稍微顿了下,他又道,“就算不再生孩子,我也听你的。”

  除去安嘉言这一件事上,他还会按照自己的方式,继续做下去外,其他的事上,他都会听她的。

  这是真心话。

  舒窈也沉沉的回望着他,这个男人,没有静心的浮华设计求婚,也没有什么隆重的场合地点布置一切,只用平常的语言,将复婚二字轻道出了口。

  看似漫不经心,但实则幽深的眸底,满满的诚意和笃定。

  恍若这就是一场硬仗,也是持久仗,他早已成竹在胸,而且志在必得。

  舒窈微微垂眸,视线落向了自己平坦的小腹,第四个孩子的突然闯入,或许,也在预示着她最终都会再度选择于他。

  可为什么她竟觉得这样不愿意呢?

  是因为恢复了记忆,记起了曾经他的所作所为,还是因为安嘉言那边的匆匆阻碍……

  不知道。

  她一时间不想过分思量这些,只是总觉得为了孩子就要妥协和让步,总让她过不了心里这道坎儿,稍微沉了口气,便言,“复婚不可能的,至于听不听你的,也是我说了算。”

  毕竟,她是一个人,到底想做什么,都是要靠个人意愿的,为什么要听旁人的唆使和安排呢?

  就算这个人是厉沉溪,她也不打算照做。

  因为她有她的考量和缘故,也不方便一一和他讲明。

  厉沉溪猜到了她会拒绝,只是没想到她拒绝的如此生硬,不免剑眉皱了下,“具体听谁的,暂时我们不争论,反正我和孩子们,都是你的,听你的也是正常。”

  只是除了这件事以外。

  然后,他又伸手握上了她的,拉拽到自己脸旁,轻轻的揉了揉,还低颜亲了亲她的小手,“至于生孩子的问题上呢,好像……”

  他仔细考量了下自己的身体,才说,“怎么也得再等几天的,不过,窈窈,你去检查了吗?”

  “这里就是医院,你去妇产科检查一下,我等你。”

  舒窈,“……”

  厉沉溪还想再催促,舒窈便当机立断,直接挑明,“我做过检查了。”

  “哦?”他轻微一愣,“那结果呢?”

  她动了动眼眸,将小手抽了回来,“没有怀孕,而且医生也说我的身体不适宜再怀孕了,几率很低,几乎就是不可能了。”

  厉沉溪诧异的眸色黯下,“怎么会这样?”

  “以前生兮兮和霖儿时,不太顺利导致的,总而言之,我的身体就是不适宜再怀孕了,所以,你也趁早打消了这个念想吧!”

  舒窈话语微微一顿,极快的又想到了什么,“哦,不对,厉先生也可以再有孩子的,和别的女孩子生就好了,反正您还年轻,也有精力,随时可以为厉家再添新丁的。”

  厉沉溪,“……”

  他俊颜染起了不耐,动手强行扯过她的细腕,死死的扣在手中,似做惩罚似的,还在她手背上咬了一口,只是气力不重,也不至于弄疼她,“你明知道我只会和你生,只会睡你一个女人,又胡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算了,不能生就不生了,不过,没具体检查一下吗?需要治疗吗?”他又问。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舒窈不屑的拨开他,“不用治疗,反正我也一把年纪了,又不需要再生孩子,还治疗什么?”

  他紧了紧眉,“哪里一大把年纪了?明明还这么年轻,来,让老公抱抱,我老婆长得可嫩了,就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尤其是那身体……”

  没让他在将那不知不羞的话说下去,舒窈极快的就捂住了他的嘴,“够了,你快闭嘴吧!”

  他却更为过分的直接吻上了她的手心,温温的感觉,湿湿的晕染,那刹那,舒窈恶寒的感觉触到了什么恶心东西,急忙再度避开,“厉沉溪,你真是……”

  她已经找不出什么准确的词汇来形容他了!

  他却被她那副小样子逗得心情大好,仰头靠着病床头,歪头指挥,“我渴了。”

  舒窈起身给他倒了杯水,递送过来时,厉沉溪也不肯伸手去接,只是仰着那张邪肆的俊颜,像个大爷似的,动了动唇,“喂我。”

  “什么?”舒窈凛然,“你只是肋骨骨裂了,又不是胳膊折了,你自己喝!”ωωω.九九九xs.com

  他轻微勾唇一笑,倏然,猝不及防的猛然抬手一把就扣上了她的脖颈,稍微用力,直接迫使她身形俯下,旋即,精准的噙上了她的嘴角,肆虐辗转,良久后才稍稍作罢。

  但厉沉溪大手仍旧不肯放开,紧箍着舒窈,并另只输液的手端过水杯,喝了一口,再度封上了她的,一口纯净水,一会儿窜入她口中,一会儿灌回他,反反复复几次,最终,随着他喉结轻微一动,咕噜一声,才全数咽下。

  舒窈也慌忙趁机逃离似的拨开他,猛然身形向后,羞红的脸颊早已红的一塌糊涂,尴尬又窘迫,只能背过身去,努力稳住那砰砰乱跳的心脏。

  厉沉溪不同于她的羞涩,他则回味似的动手扶着嘴角,英气的轮廓上,似笑非笑的浅笑渐次晕染,“是你不肯喂我的,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然后,再补充了句,“不是你总让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吗?”

  舒窈愤懑的回身,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真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说着,她转身就想离开,而后方男人的声音,也及时响起,“要去哪里?你一个人,别回酒店。”

  那个酒店是李总负责的,而这位李总,又是安嘉言的人,他不在的时候,不放心舒窈一个人回去。

  舒窈脚步微微停顿,也没回身,只说,“我去厕所,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