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厉沉溪舒窈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现在合理合法了吧
  夜色沉沉,昏暗的房中,他扶着她汗湿的发丝,如同魔咒一般的嗓音,磁性的一塌糊涂,“那我是不是也要多谢你的夸奖?”<r<r<r<r“是你本来就做的很好。”<r<r<r<r在床上谈这种事,果然有些奇怪,但舒窈却并不在意,她尽量跟上配合着他的节奏,等待着他的言语,但男人却沉默了,只是两手撑在她脑侧,狭长的凤眸深邃的注视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r<r<r“怎么不说话?”<r<r<r<r她迟疑了下,“是有事?”<r<r<r<r她还想说什么,但他却从上至下的大致扫了她一圈,一双漂亮暗沉的眼眸在夜灯的衬托下,熠熠如星辰,舒窈越发觉得不自在,几乎想要逃离时,他却伸手从后方抱住了她,埋首在她颈肩,笑了。<r<r<r<r“不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该谈这些吗?”<r<r<r<r他淡淡的,抬手还拂去了她黏在唇边的发丝,“怎么还是这么笨,是我教的太少吧?”<r<r<r<r他说着,又再次俯身将她欺下,舒窈有些发懵,怔松的思绪在他攫取强劲的动作中化为乌有,直至许久他去洗澡时,她还沉浸在复杂中,难以自持。<r<r<r<r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赤着脚踩着地板,从包包里翻出一盒糖,随手倒出一粒放入了口中。<r<r<r<r她有些似习惯般抬手扶着脖颈下方的伤疤,这是枪伤,具体什么时候落下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听医生说,她几年前曾生命垂危,做过几次大手术,后来虽然康复了,但也落下了一些后遗症。<r<r<r<r比如狂风暴雨,或者突然变天时,肩膀伤口的位置,旧伤就会复发,疼的钻心刻骨,所以这糖,准确来说,也不是糖。<r<r<r<r是一种裹着糖衣包装的止痛药。<r<r<r<r可能是住在国外时,常年天气不稳,导致旧伤频繁复发,她服药就成了习惯,以至于现在就算无事时,心情好坏都喜欢含上一颗。<r<r<r<r水声停了,厉沉溪染满水汽的身形迈步而出,舒窈感觉床上一沉,下一秒,男人微凉的单臂就将她扯拽到了怀里,“不去洗洗?”<r<r<r<r他低醇的嗓音很轻,在她耳边晕染,如同魑魅酥若入骨。<r<r<r<r她摇了摇头,有意识想要从他怀中避开,却被男人箍的更紧,他紧紧的抱着她,还让她枕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随后呢喃了句,“那就明早再洗吧!”<r<r<r<r就这样,他抱着她入睡,起初舒窈恨不自在,也有意想要避让,但慢慢的,随着困意席卷,也就忘记了一切,等翌日醒来时,两人的姿势还是紧紧相拥着的。<r<r<r<r因为要回a市了,所以一早起来,两人用过早餐后,就准备去机场,但在此之前,江擎齐还是过来和厉沉溪签署了吴新渠转让的合同。<r<r<r<r总体来说,此番廪洲之行,倒也算是不虚此行。<r<r<r<r廪洲离a市很近,驱车也就数个小时便可抵达,一路也算漫长,厉沉溪全程都在办公,而舒窈似有些无所事事,便低头玩起了手机。<r<r<r<r她一路上都在浏览着什么,聚精会神,也格外严谨,良久,男人抬眸视线扫向了她,“在看什么?”<r<r<r<r舒窈轻微一怔,随之好看的大眼睛眨了眨,下意识的藏起了手机,只言,“秘密。”<r<r<r<r厉沉溪蔚然一笑,伸手便将她拢入了怀里,薄唇轻吻着她的脸颊,“这么快就有秘密了?”<r<r<r<r她故作神秘,“当然了,反正不会告诉你,去去去,忙你的去。”<r<r<r<r舒窈边说边推开他,而男人却挽起了她的手,“证件带了吗?”<r<r<r<r她一愣,“什么证件?”<r<r<r<r“身份证户口本之类的。”<r<r<r<r他淡淡的,早已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合上了。<r<r<r<r舒窈疑惑的眉心轻紧,“随身带这些东西做什么?”<r<r<r<r厉沉溪耸耸肩,“等下你就知道了。”<r<r<r<r他话音一落,她似就想到了什么,茫然的急道,“我没带户口本,没带,而且现在登记也太早了……”“不早。”<r<r<r<r他微沉的面容俊朗如初,开口的嗓音更显笃定,“你没带我替你带了,没事。”<r<r<r<r舒窈彻底无话可说了,却思绪弥漫,有心还想说什么,但很显然,厉沉溪没给机会,而车子也在民政局的门口停下了。<r<r<r<r她一脸呆愣的还未彻底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拉下了车,径直进了民政局。<r<r<r<r一进一出,两个鲜红的小本本,一道无形中的婚姻枷锁,就这样应运而生。<r<r<r<r舒窈用一种复杂又惊诧的目光,愕然的看着他手上拿着的两个小红本本,五光十色的面容上,到底竟一句话都难以道出口。<r<r<r<r厉沉溪却不同于她的浑噩怔松,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放在我这里,以免你弄丢了!”<r<r<r<r舒窈,“……”“现在合理合法了吧?<r<r<r<r我的厉太太?”<r<r<r<r他音色淡淡的,眉清目秀的俊颜上,浅然的笑容也如骀荡的春风,那样的柔情似水。<r<r<r<r舒窈定定的看着他,她不了解以前的他,到底是怎样的,只是现如今站在眼前的厉沉溪,真的是……完全无可挑剔的绝好男人。<r<r<r<r所以,她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嫁给他了……他不在理会她面容上的复杂和凌乱,只是挽着她的手再次上车,几人驱车回家。<r<r<r<r而另一边,一辆红色的911也以极快的车速驰骋,随着一阵哧的一声后,在一栋老宅子的围墙外,停了下来。<r<r<r<r车顶的车棚渐渐下落,年轻的女子也转眸看向了不远处屹立前的宅院,慢慢的,她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张花容月貌的轮廓,只是杏眸轻微浅眯,折射的眸底深韵着实不浅。<r<r<r<r这栋宅子,就是当年风光一时的舒家老宅。<r<r<r<r也是曾经有过她幼年童年无限回忆的地方,但时过境迁,也早已物是人非了。<r<r<r<r当初的她,千算万算到底还是败给了那个舒窈,而现在,舒窈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姐姐,又一次回来了!而且多了这个吴妍的身份作为掩饰,等同于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那么,接下来的这场游戏,也才会更有意思,不是吗?<r<r<r<r舒媛慢慢的扬起嘴角,笑的迷人醉心,也笑的阴险歹毒。<r<r<r<r她抬手重新戴上了墨镜,重新发动车子,一脚油门绝尘而去,驶离此地。<r<r<r<r……还处在无限思维混乱中的舒窈,硬生生的被厉沉溪再次带回了厉家,刚踏入玄关,他电话就响了,便移步去外面接了电话。<r<r<r<r舒窈一个人放下包包,换鞋时,有保姆跑出来迎接,替她接过外套时,她也正好迈步往里走,也撞见了沙发上坐着的蒋文怡。<r<r<r<r她并不算认识,所以突然见面,难免有些惊愕,正在此时,兮兮正好从楼上跑下来,手里还端着一套棋牌玩具,嘴里喊着,“奶奶,我拿来了,你陪我玩……”兮兮话还没说完,小丫头一抬头,就撞见了正好归来的舒窈,急急忙忙的三两步跑到沙发旁,扔下了怀里的玩具套盒,径直扑向了舒窈,“妈妈,你回来了!”<r<r<r<r孩子是热情的,一如既往。<r<r<r<r而蒋文怡却冷冷的抬起眸,一脸的威严冷戾,就连眸底那一丝染满厌烦之色,也异常鲜明。<r<r<r<r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