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文明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异常教皇
  ……

  “桀桀桀,怕什么?只要依照我的计划去做,最多也就一个晚上的事儿。”

  黑暗女巫朱蒂坏笑着,蛊惑道,“查尔斯殿下,你放心,我会为你配置好特殊魔药,保准让你一举俘获莫妮卡的芳心!”

  还,还一举俘获莫妮卡的芳心?

  查尔斯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好想死,现在就想去死……

  “查尔斯,你还要犹豫到什么时候?”朱蒂见对方始终摇摆不定,于是再次语言相讥,“你可是吾主最优秀的信徒之一,未来全人类的帝王,现在这一点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想想伟大的光明吾主,想想你自己的将来!”

  朱蒂的声音慷慨激昂,可查尔斯听得内心却直发颤。

  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以及美好的将来,查尔斯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把心一横,重重点了点头:“好!我去!”

  “哈哈,这就对了嘛。”朱蒂高兴的拍了拍手,女盗贼阿曼达也随之露出仿佛姨母般的微笑。

  尤其是坐在一旁圣魔导师安德鲁,着实松了一口气。

  他这位弟子确实优秀,现在由他弟子出马,他这位做导师的自然就不用面对女典狱官莫妮卡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我先说说计划!”

  朱蒂兴致高昂,当场开始说起她正在筹备的计划。

  只是一场会议开完,查尔斯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得,呆愣愣的坐在原地。

  反正不论这个计划的结局如何,他查尔斯算是完了。

  ……

  位于帝都内城的宗教裁判所,他存在的目的,不单单只是侦查、审判、监禁、以及惩罚一切异端与罪恶分子,更是一种震慑。

  它就像是一条恶毒的巨蛇,高高昂起蛇首,俯视着帝都,乃至整个帝国境内所有的人民,它警告着世人,任何干预反抗新教权利之人,都将被它毫不留情的吞噬下去。

  进入宗教裁判所,立即就能感到内部血腥与压抑的残酷氛围。

  随着楼层向下,越是关押在下层监狱的囚犯,就意味着犯下的罪责越重大,而他们受到的惩罚与折磨,也越发残酷。

  尤其是进入监押区域的那一刻,囚犯的惨叫声便此起彼伏,残忍血腥的场面随处可见,恐怖的景象就仿佛来到了人间炼狱,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一旦到达宗教裁判所的最底层,一切的声息,都在刹那间随之消失不见。

  没有错,宗教裁判所的最底层,是一个被镶嵌在此的次级小空间,也是裁判所中最神秘,也最为隐秘的核心监牢。

  这一日,被帝国皇帝卡洛斯认定为国教的新教教皇,正披着纯白法袍,面戴金属面具,缓步走入其中。

  裁判所核心监牢的空间并不算大,大约仅有千平米,类似一个大型监狱,不过由于是一块小型次空间,因此本该是监牢墙壁的地方,则成了一种散发着莹莹光芒的空间壁垒。

  空间壁垒看似轻若无物,实际上无坚不摧,除了唯一的出入口,任何人都无法出入其中。

  除此之外,其余地方与外面的监狱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充满污渍的地板,沾满鲜血的刑具,烧的通红的烙铁……等等,一应俱全。

  尤其是监牢的尽头,正竖立着三尊硕大的十字架,上面还钉着三个人。正中间的那一位,赫然是一位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白发老人。

  “纳萨德尔,你还要负隅顽抗到什么时候?”

  踏入监牢的教皇,径直走到了十字架的前方,透过佩戴在他面庞上的金属面具,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迫切与恼怒。

  原来就在他面前,双手,双肩,以及双脚全部被长钉,活生生钉在十字架上的老人,正是曾经光明教廷真正的教皇圣约翰纳萨德尔。

  只是眼下的纳萨德尔,看起来哪有半点寻常老人的模样?

  他上身,身躯上遍布新旧相接的伤痕。双颊凹陷,衰老的皮肤上,充满了深深的沟壑。手脚与双肩的伤口上,血液已经凝固,穿透他身躯的长钉,仿佛与他的身体已经长在了一起似得。如此可怕的状态,看起来已经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的左右两旁,还钉着两位曾经的大主教。

  他们分别是大主教詹姆士,以及大主教爱德华。

  或许是因为自身实力比教皇纳萨德尔差了一级的缘故,惨遭折磨的詹姆士与爱德华,状态明显比纳萨德尔还要虚弱,此时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仅靠一口气息在吊着。

  至于他们当年共同被关押在这里的同伴们,早已化为了他们脚下一地的腐尸烂骨。

  “呵。”

  这时,一个虚弱的嘲笑声传出。

  年老衰弱的纳萨德尔,缓缓抬起了他的双眸,那一双老眼,早已浑浊不清,但仍然有一道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依旧在坚定的闪烁着,“伊格纳兹哟,你以我的名义,愚弄帝国,欺骗人民,必将遭到吾主的严惩!”

  “吾主的严惩?哈哈,笑话!”

  假教皇伊格纳兹仰首冷笑,遂尔目光凶戾道,“光明老狗早就已经死了!这一点你我都清楚的很!”

  “早在两年之前,神陨出现的那一刻,我们与最后的一丝连系就已经彻底断绝,最后的意识已经彻底消融,这世上早就没有了神!”

  伊格纳兹神态越说越兴奋,“或许最终的消亡,也有本教皇的一份功劳!”

  早在百多年前,就开始流传光明神已经消亡的流言。之后数十年,再也没有任何神迹,光明教廷影响力也开始越来越衰弱,大量人民开始脱离信仰。相反其他被压制的异教,以及王国诸侯等势力,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崛起,光明神消亡的流言,在这一刻几乎已经被证实。

  于是,当时刚刚成为帝国红衣大主教的伊格纳兹,满腔的野心开始爆发。

  他暗自筹划,最终与他的亲信一同,暗中下了毒手,将教皇纳萨德尔打倒,并且秘密关押进了宗教裁判所最底层。

  自那时起,他便以教皇纳萨德尔的身份,掌控了整个帝国的宗教。并且以巧计联合了帝国皇帝卡洛斯,共同推行了取缔旧教廷,建立新宗教的运动。

  这场取缔旧教廷这场席卷整个大陆的迫害运动,至今足足持续了二十年!

  所有旧光明教廷的骨干成员,及其核心信徒,统统遭到了逮捕与迫害,帝国新教设立在各地的宗教裁判所,一度人满为患。

  那些生性软弱,信仰不够坚定的旧教廷成员与信徒,则纷纷改旗易帜,加入到新教的阵营中。

  自此,残存的光明旧教廷的信仰,经由伊格纳兹与帝国皇帝卡洛斯之手,被彻底毁灭!

  伊格纳兹如此做法,可不光光是为了毁灭旧教廷,成立自我为中心的新教,更是为了将疑似残存的光明神,彻底杀死!

  做为曾经旧教廷的核心成员,他十分清楚,神明的力量来源于人们的信仰,只要掐断这些信仰的通道,就无异于掐断了神明的生命力。

  伊格纳兹大胆的做了,并且他欣喜的发现,他最终还成功了!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他与老教皇纳萨德尔曾经都是旧教廷的核心成员,与老光明神有着清晰的信仰联系。

  但就在两年之前,他与老教皇纳萨德尔都清晰的感觉到,那道与他们有着微弱联系的神圣意识,彻底断绝了。

  那一天毫无疑问,正是神灵真正的陨落之日。

  神灵最后仅剩的意识一旦消散,就意味着神灵真正的死去,彻彻底底的从这世间湮灭消失!

  没有了神灵,伊格纳兹再也没有了顾忌,他那滔天的野心与数十年的布局,也随之到达了最后的阶段。

  “混,混账!”纳萨德尔瞠目欲裂,恨的浑身颤抖,“亵渎神明,颠覆朝纲,愚弄人民……你!罪不可恕!”

  “罪不可恕?呵呵呵,你凭什么说我罪不可恕?为了帝国,为了天下黎民,本教皇必须如此去做,否则我们人类如何确保霸主地位不动摇?”

  伪教皇伊格纳兹目光狰狞,猖狂笑道,“呵呵,更何况这世上谁能定我的罪?指望那个早已连意识都消亡的光明老狗吗?”

  “住口!”老教皇纳萨德尔愤恨呵斥,“光明吾主,不容亵渎!咳!咳咳咳……”

  几句呵斥,仿佛用尽了老教皇纳萨德尔的力气,早已透支破损的身躯,令他咳嗽不止,剧烈的痛苦,将他面孔都给扭曲。

  “哼!纳萨德尔,念在你曾是我前辈的份上,我可以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伪教皇伊格纳兹一声冷哼,目光透过金属面具,冷冷落在老教皇的面庞之上,“交出神器,助我成神,我或许可以给你一条生路!”

  提起那件神器,老教皇纳萨德尔脸色蓦然一变。

  神器圣光权杖,正是曾经光明神点燃神火,蜕凡化神的那一刻,握在手中的神圣法杖。

  在哪以后光明神开辟神国,正式飞升神境,这柄神杖则被他留在了光明位面,做为他的信仰象征,世世代代由教皇保管。

  传闻这柄神杖拥有无上威能,能大幅度增强使用者的能力。

  现在伪教皇伊格纳兹已经到达了9级半神境界的瓶颈,仅差一步就能真正点燃神火,踏足神境。如果有神杖的辅助,他踏入10级神境的几率无疑将大幅度增加。

  因此有没有神杖的辅助,对伊格纳兹而言尤为关键,这也是他为什么将老教皇及其两位骨干大主教,留存至今的主要原因。

  “想,想要神器?呵,你做梦!”老教皇纳萨德尔低垂着面庞,虚弱冷哼,“你,你就是一个贪,贪图力量与权欲的卑劣之徒,我,我就算死,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不知死活!”

  伪教皇伊格纳兹愤恨的坚齿紧咬,被怒意填满的双眸,好似要喷出火来。

  面对这种信仰坚定的老顽固,任何手段的折磨与利诱,都没有任何作用,否则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将神器拿到手了。

  隔了好一会儿,伊格纳兹才将这股怒意咽了下去。遂尔阴气森森的笑了笑,重新看向面前的老教皇,语气充满了寒意道:“纳萨德尔,老东西你的骨头确实够硬,只是不知道你那娇嫩的乖孙女,是否能像你一样挺得住这里的酷刑!”

  听到孙女这个词语,已经做好坦然赴死的老教皇,目光遽然一缩。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他无法放下,那就只有从小被他带大的亲孙女,凯瑟琳娜。

  “你那个乖孙女,如今居然成为了最近在边界活动的伪教廷圣女,啧啧,这一点还真是让本教皇有些意外。”

  伊格纳兹目光狡黠,透过金属面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老教皇充满紧张的表情,“老家伙,你当年悄悄命人将孙女送出帝国边界,是不是想有朝一日能够绝处逢生?呵呵,只可惜这一切不过是在替本教皇做嫁衣裳。”

  “你什么意思?凯瑟琳娜是无辜的,她,她什么都不知道!”老教皇浑浊的老眼充满了忧虑。

  他当年意识到不对劲时,一切都无法挽回,混乱之中他只好安排身边亲信,将尚且年幼,什么都不知道的孙女,送出帝国边界。同时不惜消耗生命,施展了大预言术,只为辅助他们安好离去。

  至于他这位孙女,居然重新建立起已经消亡的光明教廷,这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的本意只是希望自己的宝贝孙女,能够安全长大,安宁生活。可没想到,伪教皇伊格纳兹已经注意到了她,这就意味着灾难已然降临!

  “什么意思?呵呵,伪圣女凯瑟琳娜建立伪教,愚弄人民,扇动暴乱,罪不可恕!”ωωω.999xs.co\m\

  伪教皇伊格纳兹说着,眼中凶光迸露,恐怖的威势立即层层暴起,“本教皇即刻起,将顺应天意,亲自出兵征讨!”

  “所有与伪教廷有关联者,不论贵族还是贫民,都将遭到最残酷的镇压!”

  “不过你放心,你那宝贝孙女,我会亲自带到你的面前。”说到此处,伪教皇伊格纳兹神情越发扭曲残忍,“我会在你面前竖起一个全新的十字架,然后将她一层一层的剥开……”

  伊格纳兹越说,老教皇纳萨德尔便越发毛骨悚然。

  老教皇十分清楚,冷血残忍的伊格纳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且以他可怕的实力,完全能够做得到!甚至不需要一支大军,仅凭他近乎成神的恐怖能力,就能将凯瑟琳娜轻易俘获。

  这也是伊格纳兹不将帝国边界近期兴起的教廷之乱,放在眼里的主要原因。

  因为他只要亲自出马,以圣女凯瑟琳娜为首的新兴教廷,轻易就会被镇压瓦解,只是这么做他点燃神火,晋升成神的进程,也将随之被拖慢。

  “不,伊格纳兹,你不能这么做,她是无辜的,不关她的事!”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绝饶不了你!”

  痛苦与恐慌一下填满了老教皇纳萨德尔的胸膛,他愤怒的咬牙切齿,努力的抬起了头颅,可他的力量早已耗尽,连生命都快走向终结,浑身根本提不起一丝力量。

  在这个将他钉死的十字架上,他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办不到。

  眼下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伪教皇冷漠,且充满嘲讽的目光,以及对方转身离去的决绝背影。

  “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