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命所来 > 第二十九章
  “梦公子……果然是好雅兴!小翠先行告辞。”

  梦左梁的脸瞬间就红了下来,鬼知道他在想什么,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极了对真爱的谎言。

  而小翠则是先跑为敬,心中想道:又是一个变态……

  梦左梁的思绪如团乱麻般缠啊缠,敏感的心被误会沾染后就会变成想死的心,万千疑虑像一条条锁链拉扯着心脏跳动的频率,而心却又像是不愿受束缚的脱缰野马,最后万千疑虑变成了两种东西,一种是发生了的事情,就那么静静待在那无情无欲,而另一种是被发生事情紧紧压住的心,筋疲力竭,欲哭无泪。

  而这两种东西组合起来就像是拉着巨重物品的骡子,静静等待着的结局则是: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茅草落下。

  她……不会告诉别人吧?

  所幸的是这根茅草还没有落下,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

  梦左梁经过恍如隔世的思想斗争后,叹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了那混乱的一桌人,却发现那一切如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就让他心中的骡子暂时下场,给无数疑问号腾出地方。

  但当他收起疑问号的时候,窗畔的那盆灿烂的菊花却突然闯入他的眼帘,让他如痴如醉的说道:

  “真的很漂亮。”

  ……

  而那桌人,表面风平浪静,其实内有乾坤。

  “刚才过去的英武女子不是翠亭长吗?好正点。但被她搭话的男子为什么一直看我们,看的我好不爽啊!不如让我过去打他一顿吧?!”

  某白说道。

  “莽妇!面对那么俊俏的公子~你居然口出如此粗鄙之言!简直是有辱斯文!”

  某姬说道。

  “你有胆再说一遍?!”

  某白说道。

  “哎呦喂!说你怎么着!”

  某姬不怕死的说道,眼看着就要被某白揍了的时候,某瘦开口说道:

  “你俩闭嘴!还不是你俩胡闹才惹来那人如此犀利的目光?这人看着面生应该不是我们本城人,快把你们身上的沙雕之气收敛收敛,别丢人现眼到别的城里去了。”

  姬白贰人闻言作罢。

  “好强的气场,此人必定不凡,你们说,我要不要过去拉拢过来共谋大事?”

  某肥认真说道。

  他一开口,全桌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异口同声的说了一个字:“滚犊子!”

  好像不是一个字,不过不重要,效果到了就行。

  “几位……我还没开口呢……”

  就在梦左梁下定决心,刚刚走近几步,想一探究竟的时候,三人异口同声的一句滚犊子让他的一颗玻璃心随风化为粉末。

  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茅草,就这样如梦似幻的出现了。

  不待几人解释,梦左梁就欲哭无泪的往刘老爷的顶级包间跑去。

  ……

  梦左梁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的瘦了一圈,活脱脱一副便秘的模样。

  而刘天罡这时却很没眼神的说道:“左梁啊,你这模样是不是拉稀了?要不要叫个大夫?”

  你听听,这是人话吗?简直太没眼神了。

  刘老爷这时豪气冲霄的说道:“来人,快去把城中的肛大夫和肠大夫都叫来。”

  梦左梁闻言立即回光返照般的精神一振,说道:“谢伯父和阿季关心,左梁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多饮几杯烧酒便好。”

  “那可不行,像贤侄这样的人才,在我这受一点罪都是我这个当长辈的罪过,快去叫来快去叫来。”

  刘老爷一脸正经的说道。

  这就让梦左梁强颜欢笑的说:“那就谢过伯父了……”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来来来,趁着这时大夫和夫人都没来,我们叔侄接着谈谈这天下局势,季儿也别光从那吃,也好好听听。”

  “爹啊,你儿不是那块料,听那东西还不如拉稀来的痛快。”

  刘天罡完全不在乎大吃大喝时说那些敏感词汇,反倒是刚刚动筷的梦左梁被他那一句拉稀恶心的不轻,刚拿起的筷子又十分尴尬的放了回去。

  “你啊你这几年在外面混成什么样子了,让侄儿见笑了,我们接着说吧。”

  刘老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混成什么样子了?我四肢发达,识得五谷,那像你们只顾纸上谈兵,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一本纸空文?”

  刘天罡不屑说道,然后接着埋头大吃大喝,种了几年地的他深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意。

  总结两句话,那就是:不干不知苦,干了才后悔。

  “就你歪理多,你也就种你那几亩破地了,要你打天下看你怎么办。”

  刘老爷眼中狡黠一闪,心中喜道:我的儿,此时不入我瓮更待何时?

  “和种地一样,往死里干呗,我告诉你们,种地可不是把种子往地里一撒等收成就完了,光是蝗虫和杂草就让人头疼死,就更别提种水稻时的习秧苗插秧苗了,还有种小麦时的犁田耕地,这都是粗中有细,看着简单其实里面的门道多着呢,种好几亩地养活一家人的难度不比你们争天下的难度低,而这里面的道理和打天下也差不了多少。”

  刘天罡的沧桑神色简直就是直接把故事写在脸上,而且还是令人看一眼就陷入沉思的那种。

  刘老爷让刘天罡那么一说,也不由认真起来,对梦左梁问道:“贤侄,你怎么看这种地和打天下贰事?”

  “说来惭愧,家中父母尚在的时候也有过几亩薄地,只不过那时年岁太小父母不舍的让我下地从事重活,直到父母双去时卖了家里的那几亩供我进京赶考都没能真正的种一天地,所以还是听听阿季是个什么说法吧。”

  梦左梁这次实在没有心思耍小聪明了,非常无奈说了大实话。

  刘天罡扯着一个鸡腿,义正言辞的起身说道:

  “想种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开荒,开始的时候人都很傻,所以都一点一点的拔草除石,但我们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就有了后来的刀耕火种,也就是说想种地的时候找一片荒地,等秋天天干物燥的时候,随便点一把火,生灵涂炭,任他烧到那是哪,但是这火绝不可能烧到来年春吧?到开春时播种犁地,就比一点一点弄简单轻松多了吧?我想打天下也差不多吧?想要得到什么地方,必然是欲平先乱,乱到头了的时候就太平了,而这块江山也不就自然而然的归你了吗?”

  刘老爷和梦左梁皆被他的一番高谈阔论弄得目瞪口呆,直到刘老爷缓过神来,激动说道:

  “我儿鬼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