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竹马要青梅 > 第308章
  颜雅优看着执迷不悟的桑尘俊,叹了口气,既然他不相信,那只能是趁着桑尘俊打电话的时候解决陈慕优了,因为只有这样,他们这些人才可能会有胜算,陈慕优他才会安全的回来。

  陈慕优自然也虽然也是感受到了颜雅优的想法,他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她,说:“你想干什么?你现在不会是要灭口吧?不会是要为了陈慕优以前做的那些荒唐事而埋没下去吧?!”

  颜雅优说:“我再告诉你一次,他根本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我不许你污蔑他,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你根本就不配!”

  颜雅优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拿起手中的东西就贴到了他的手头上,类似于了扶智一样的东西,本来就对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影响,也没有任何的效果,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有意种致命的效果,这个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这是关于在这几天里,刚忙研究出来的一种东西,一种抑制他这样的人的东西。

  并且这个只能够让他和陈慕优的身体安全的出来,然后陈慕优清醒过来有自己的意识,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里。

  陈慕优等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他完全不相信自己就被这么的处理掉了,张牙舞爪的想要扯下来,可是根本就碰不到那个东西,只要他的手指一碰到那个纸张就会被疼得不行,而且疼得撕心裂肺,这个只在她的额头上贴的时间长了,就更加的让他难以承受。

  慢慢的他也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但是眼角看着颜雅优痛苦的,给他放狠话,说:“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永远的消失了吗?我告诉你不会的,只有要这世界上还有人多存在,那我永远都会回来的!颜雅优你等着吧,等着我回来的那一刻,我一定会第一个找到你先把你处理掉的,你是我在千年之后,唯一最恨的人!”

  桑尘俊打给柳思思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他着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边的状况,而且想要去救陈慕优你已经是来不及的了,只好跑到了颜雅优的身边,惊恐的说:“你把他怎么啦?你为什么不让他说完话之后再离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是为了掩饰陈慕优的罪行!”

  颜雅优根本不去搭理在自己耳边吵吵嚷嚷的桑尘俊,只是看着逐渐跌落下去的陈慕优,说:“想必刚刚你也已经看见我的厉害了,你要是再不出口乱七八糟的说这些话的话,我也一定不会对你客气的。”

  桑尘俊听了这个话之后,他生气极了,但是又不敢直接伸手指着颜雅优,只能是忍着自己的怒气,说:“行,颜雅优你真行,你为了保护她,你就把所有的真相都给杀死了,行,你真行也为我想了,可以跟你重新做朋友的,可是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咱们两个人做敌人挺好的!”

  颜雅优也没有搭理桑尘俊,桑尘俊就离开了。

  一时间这个诺大的,客厅里除了昏迷过去的许华和李尚之外,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颜雅优看着倒在地上陈慕优过去的,怎么又连忙的把他扶起来,搀扶着他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这个时候李素素她们一群人赶到了,看着这满地的浪迹就知道是发生了一场不小的斗争。

  她们走到颜雅优底身边,也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陈慕优,说:“颜雅优,你怎么样啦?把那个大魔头给处理掉了吗,陈慕优他会回来吗?”

  颜雅优摇摇头说:“不太清楚。”

  李素素看着颜雅优神情淡淡的样子,在想到之前这个大魔头是在陈慕优的身上的现在是不是又在颜雅优的身上,所以也有才会这样淡淡的样子,一点也不关心陈慕优以后的死活一样。

  李素素小心的看了一下刘婷的肩膀流尽,很清楚的看见了李素素眼神里的意思,说:“那什么,颜雅优你过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其实这个话也是关雨让我带来给你们说的,但是现在他好像还晕过去,我就先跟你说吧。”

  颜雅优点点头,站了起来,跟着刘琪走到了一边,说:“关雨让你给我带什么话?不过你们放心吧,已经没有赶跑了,他不会再过来了……你为什么跟我提这个东西,我没有的。”

  就在颜雅优跟刘琪说话的时候,她往她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纸,其实就是之前颜雅优给陈慕优贴的纸,但是现在看着却是任何效果都没有。

  刘琪看着她,说:“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呀?他说这个是很管用的,对付那个陈慕优……”

  颜雅优无语的把自己的头上的纸条给接下来的刘琪他们解释,说:“他现在又不在我身上,你给我贴这个也是白天这个呀,再说了就算是他在我身上的话,你以为他还能继续留在这里吗?等着你们过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我刚刚已经拿这个纸给他贴过一次了,她应该知道这个真的厉害了,看见你掏出纸的那一刻他就会立马采取行动的,绝对不会被你贴上去的,你能贴上只能证明我根本不是他,所以你们现在放心了吧。”

  他们几个人听了颜雅优的解释之后,感觉是很有道理的瞬间,也感觉自己比较愚蠢都听了,都没有脑子听李素素说的话,她说什么就相信什么,不过幸好也算是听了,如果是真的没有贴着字的话,万一是真的在目前没有发现以后,发现了就完蛋了。

  李素素却说:“那颜雅优现在你的男朋友都成那样了,你为什么不伤心呀?或者说为什么不难过啊?而且神情一脸淡淡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我吧。”

  别人都没有说什么,周围却是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安慰。

  颜雅优把刚刚陈默要在这里说的话全部都转述给他们听,他们听了之后,眼睛都快要瞪的掉到了地上,简直是不可思议,说:“什么?你是说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过,如果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他可就算是一个渣男啊,那优优你刚才的表现,确实是沟通他的,如果要是我的话,我就肯定会先打他一顿再说。”

  李素素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也是寒若有似无的看了身边的周围炎,周围自然也是知道李素素的意思的,他立即保证说:“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跟他一样的,我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事情。”

  尽管他们都不知道之后是怎么样的,但是现在李素素听了周围说的这一番话之后,心里是甜滋滋的开心,看着周围说:“那你说的是真的吗?没有骗我?”

  周围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跟你而已也是对你发誓的!”

  刘琪看着这边甜甜蜜蜜以及这边的惆怅,她说:“你们两个现在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分场合了呀,现在颜雅优还伤心着呢,你们都不说什么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要秀恩爱去一边秀去!”

  李素素噢了一声,拉着周围先离开了。

  刘琪叹了一口气,看着颜雅优的背影,说:“李素素他就是那样的性子,随时随地都只是为了他在一起,不过你能平安的从思思的手里回来也是李素素和周围的功劳,要不是他们的话,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位置。”

  “我知道,我不怪素素。只是陈慕优做出来的这件事情让我无法面对他,如果说是真的的话,我更加的不知道要怎么样……可是如果是假的的话,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颜雅优陷入了疑惑当中。

  刘琪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一下她。

  不过颜雅优好像是知道他是想要说什么的,就摆摆手说:“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我自己想要,都是什么,而且我也不会轻易的说分手的,你让我静一静吧,先走吧你们。”

  刘琪点点头,便先行离开了。

  ……

  在外边的李素素和周围,两个人手牵手走着,周围突然停了下来,转而看着李素素,说:“现在你能跟我在一起了吧?能接受我的表白吗?”

  李素素看着周围,有些害羞的情绪爬上了脸颊,点点头说:“嗯,可以是可以,只是……”

  周围说:“你如果还有什么困惑度话都可以说出来的,我都会尽量的满足你的要求,如果满足不了的话,我也是会尽量的改的,直到你接受我为止……”

  李素素看着周围说的那么的真诚,连忙说:“其实我的顾虑不是这些,而是我觉得现在要是同意了你的告白会有些不好的,毕竟优优她现在……”

  周围点点头,说:“我相信优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她并不会因为我今天跟你告白她心里就气愤的。”

  李素素说:“那既然你都这样说了的话,我要是再不答应你,那我可真的就是不好了。”

  李素素说完这个话之后,她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周围的手上,说:“好了,我把我自己交给你。”

  周围看着那只在自己手心里的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被填满了,他看着李素素,激动的难以言喻,以及他眼底的爱慕之情完全是能够看得到的,说:“那我能抱抱你吗?”

  李素素点点头,说:“当然可以了!”说完了之后也没有给周围一丝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抱住了他,说:“真好,遇见你真好……”

  周围眨巴了一下眼睛,最慢慢的伸出手拥抱住了李素素,等他抱住李素素的那一刻起,他才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很好,是真实的并非是梦境……

  片刻之后,在刘琪的咳嗽声下,他们两个人才分开了,周围和李素素都显得有些害羞,像是被班主任抓到的早恋同学一样。

  刘琪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们,突然的噗嗤一笑,说:“好了好了,知道你们现在是在一起的了,那什么话丢不多说了,祝你们幸福啊!好了,送完祝福之后的我也要去找苏明了,你们接着浪漫吧。”

  说完了之后刘琪就偷笑着离开了。

  这更加的弄的他们两个人不好意思了,虽然说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可是到底也没有挑破那层关系,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说明了之后,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尤其是平时大大咧咧的李素素,她说:“……有一些尴尬啊……”

  周围嗯咯一声,之后认真的看着她,说:“素素,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李素素点点头,说:“嗯,你说什么事儿?”

  “我已经决定了要听妈妈的话回去打理公司的事物……”

  周围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李素素就先说话了说:“为什么这么多突然?是阿姨又逼迫你了吗?还是……”

  周围摇摇头,说:“不是的,这是我考虑了好长时间才考虑好烦事情,本来想早早的跟你说的,但是没有想到最近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情我就给忘记了,直到刚刚我才想起来……真是对不起。”

  李素素却说:“你其实不用说对不起的,阿姨之前跟我说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也很理解……只是我有些遗憾我们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

  周围说:“不会结束的,你放心,等我把公司的事物摸索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回来找你的……而且你拍戏的时候也是会到各个城市去的,即便是你不来,我有空的时候也一定会去见你的。”

  李素素眼神有些暗淡的点点头,没有什么说什么,但是周围却像是害怕李素素不相信自己一样,从兜里拿出了那只玉镯,说:“素素,你不用不相信我,不用害怕我跑掉,这个东西对于我们周家来说就是法律,我今天把这个玉镯戴到你的手上,如果你不想摘下来的话,那就表示你永远都是我周围的妻子,这个永远都是不会变的,所以请你相信我,把你的手给我,让我帮你戴上好吗?”

  李素素看着那只手镯即将要戴在自己的手上,她却突然的挣扎了一下,说:“还是算了,我先收起来,等你哪天真的回来了,你再帮我带上,好吗?”

  周围眼睛闪烁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说:“这样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