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神禁忌手册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这个田鼠吃的太多,不如把它……
  田鼠们生活在稻田内,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走出洞口寻觅几串稻穗,再快乐的返回洞内。

  而丝芙纶农场内的田鼠,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存在,它们将快乐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个世间再没有比丝芙纶农场内田鼠再快乐的存在。

  因为丝芙纶根本不灭鼠。

  然而,这群生活在荒无人烟却拥有整个稻田作为食物对的田鼠们,今夜却被一群悄无声息的存在,给光临。

  睡梦中,田鼠或许只是蹬个腿的功夫,便被从洞口钻入,突如其来的一团水流给灌溉全身。

  水流有意识的往田鼠的眼鼻耳口中钻入!

  一些因为优质生活而睡意尚浅的田鼠,被水流惊动,挣扎着朝洞外跑去。

  但是跑出鼠洞后,迎接它们的才是真正的绝望!

  月光之下,稻田之内,无数的水球屹立在每株稻穗之间,它们没有了任何水该有的涟漪,哪怕一丝。

  田鼠们钻出洞口,被眼前宛如无数恶魔降临的水球惊呆,或许它们的智商,根本无法理解水为何会一颗颗独立的、犹如人类一般,站立在稻田而不与干涸的泥土融合。

  但是田鼠们已经没有机会去研究水球们,一场灾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临!

  无数的水球动了!

  宛如夺取性命的死神一般急速移动,奔向每一只田鼠!

  “吱吱!”

  “吱!”

  “吱吱吱!”

  稻田内,成百上千的田鼠们,被水球们无情的给涌入身体,这幅如然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就像是要将一片千米的湖泊,塞入不足两米长、半米宽的人类体内一般,令人感到惊悚无比。

  田鼠们没多久便全部倒地,它们的身体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它们的脑海内,水流洗涤着肮脏臭烘烘的田鼠身体,包括它们体内的寄生虫。

  当一切都完成后,水球们开始重新汇聚,融入田鼠脑袋中,形成一颗散发黑色光芒的结晶体……

  “您要杀了田鼠们,作为水球的食物?”丝芙纶站在稻田外,好奇的问着一旁的黑猫。

  “不,它们依然活着,有着自己原本的思维与灵魂,只是……需要改变点生活的方式。”方言舔舔爪子,梳理了几下毛发,事实证明猫舌头果然是世界上最有用的进化器官,细微的倒刺可以清理身体毛发上大部分灰尘,甚至比人类的洗浴液还要好用。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此……”

  “它们体内将多出另一部分存在。”

  “我将其命名为神赐结晶。”

  正如方言所说,田鼠们没有死,它们的心脏澎湃有力的跳动着,身体在逐渐的扩大。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但是对比变异乌鸦,动静小了许多,只是以十分平缓的速度增加着体型,按这个速度,起码要七八头,才能达到变异乌鸦的个头。

  田鼠们与上次的乌鸦有所不同。

  上次他将所有的邪神因子聚集成一团,由十几只乌鸦共同食用,似乎因此产生了某种异变,导致乌鸦们进化讯速。

  “这么说来,那只第一个成为邪神因子寄生体的兔子,才是正常操作?”方言根据着田鼠与乌鸦的变异,心中快速计算着邪神因子的具体数据。

  “吱吱!”

  “吱!”

  刚思考到一半,远处稻田忽然传来一声贯穿耳膜的尖啸。

  “咋回事?”方言被吓了一跳,抖了抖尖耳朵,确认了声音应该是从东面的稻田传来的。

  “嗯听声音,是龅牙地鼠。”丝芙纶舔了舔红润的嘴唇,眯眼道:“那是一道不错的美味,尤其是心脏位置的肉。”

  跟着丝芙纶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是一只老鼠。

  这只老鼠与其他的老鼠不同,体型竟然有二米多长,足足是普通老鼠的几十倍体型,很难想象一只老鼠会成长这么大。

  这只老鼠通体没有毛发,皮肤黑褐色且十分褶皱,给人一种非常厚实的错觉,它最引人瞩目的应该就是那一条婴儿手臂般长的龅牙,黑黄色的牙齿上唾液与泥土粘粘,给人一种极度恶心的感觉。

  “龅牙地鼠一般应该不会出现在地面才对,它们一般只生活才底下五百米到一千米地层,只有需要觅食时,才会爬到十米左右的地层,觅食蚯蚓异类土生虫。”丝芙纶诧异道。

  方言心中倒是有些许猜测,可能是因为水球在捅了老鼠窝的同时,也捅了这个大家伙的窝,这才导致龅牙地鼠跑到地面上。

  不过似乎并不需要他或丝芙纶出手,因为水球们已经大量汇聚而来,将龅牙地鼠给团团围住。

  “吱!”龅牙地鼠有些忌惮成群结队的水球,不断地后退被水球逐渐缩小了活动范围。

  终于,龅牙地鼠忍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宛如困兽被围观的感觉浮上心头,让它暴躁无比,猛地冲向距离最近的一群水球。

  那对龅牙在地面如耕牛犁地般,将泥土地翻出一片沟壑,生长茂盛,入秋便能收割的稻穗,在龅牙地鼠“勤奋”的犁地下,向四周翻飞!

  然而无论龅牙地鼠如何努力,始终碰不到水球的躯体,相反褶皱皮肤上越来越多的水球汇聚,并合成一个巨大的水球,朝着龅牙地鼠的眼鼻耳口,包括屁股钻去。

  “吱吱!”龅牙地鼠发出一声惨叫,倒地不起。

  经过一番折腾,农场再次在月夜中寂静下来,只不过地面躺倒变异的老鼠,给人一种地狱的惨烈错觉。

  “丝芙纶,接下来一段时间,农场就交给你照料吧。”方言转头看向身边妹纸。

  “您的意愿,我会倾尽全力完成。”丝芙纶抱着工具蛋恭敬弯身。

  方言满意的点头,对于丝芙纶的办事能力,他还是相当放心。

  “对了主人,上次您交代的调查任务已经完成,不过有些意外收获,我们抓捕了一个奇怪的人类,他身上的气息,让我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您若是感兴趣,或许可以去看看。”丝芙纶道。

  “奇怪的人类?”方言微微一愣。

  立即,他想到了先前以意识形态降临信徒身上,见到的那场稻田之战,似乎最后维尔德和奥维尔兄弟确实抓住了一个黑袍人,不过存在感并不高,导致他几乎遗忘。

  “那……就去看看吧。”方言神情古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