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正德崛起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赌注
  朱厚照一听刘瑾说到土地,假装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下额头,对着刘瑾笑骂道。

  “狗东西,你还别说,你这脑瓜有时候也挺好使的。”

  接着朱厚照转过头,一副挑衅的模样看向大内义兴,问道。

  “敢不敢赌?”

  大内义兴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了,他将目光再次看向底下的那些大明士卒,心里暗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让这大明太子殿下如此自信,竟然敢下这么大的赌注。

  开始离得远,再加上当时大内义兴的心神全在那个赌约上面,所以也就没太注意,此刻定睛一看,大内义兴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

  火铳,传说中的大明火铳。

  这些人装备的是大明火铳。

  大内义兴在心里叫喊起来,熟悉大明的他当然知道大明有一支成军近百年的神机营,可是很快,大内义兴就又发现了这些士卒的不对之处,为何他们手中没在准备着其他武器,难不成等那一轮火铳发射过后,全用这些铁管抵挡进攻吗?看到这里的大内义兴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明太子殿下,过会如果比武的话,大明的士卒也就只拿着他们手中的那个火铳吗?”

  大内义兴在得到朱厚照的点头确认后,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问道。

  “没有其他的武器了。”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起来,寒着声说道。

  “就拿他们现在手中的那些武器和你们比武。”

  听到此言的大内义兴心中差点乐出了花来,不过一贯的小心谨慎,还是让大内义兴忍了下来,皱着眉头,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在没人看到的地方,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仆从。

  大内义兴的仆从一直在听着他们的对话,此刻见大内义兴问询,干脆低下头,在大内义兴耳边用倭语说道。

  “区区火铳,大不了损失前排的武士罢了,为了倭国的统一大业,他们的死是有价值的。”

  这个仆从考虑一番得失后,继续说道。

  “答应他,再怎么说,倭国也和大明隔海相望,为了一隅之地,他是能派兵去驻守,还是派官去管理?到最后那里不还是我们的地盘,只是挂上一个名而已,而且离这么远,你挂没挂他都不清楚,再说,这只是个赌注,我们不是还没有输吗?难道大内将军对手下那么没有信心吗?”

  说到这里,仆从又停顿了下,皱眉说到。

  “不过即使这般,也不要轻易答应他,要记住利益最大化,看看他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大内义兴听完思索了一会,开始考虑待如何会和大明太子殿下讨价还价。

  这边刘健听到太子殿下说只拿着火铳上去比武,顿时又急的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劝阻,可是想到刚才太子殿下的态度,决定还是暂且先忍下来,心中盘算着,去乾清宫汇报的小太监,应该也快到地方了吧,此刻的刘健恨不得传旨的太监赶紧带着圣旨飞奔回来,早点结束这荒唐的场面。

  此刻不仅仅是大明来看比武的朝臣,就连那些番国使节,也开始将目光从底下的两伙队伍身上,转移到了主会台这里,看着主会台上几乎不动的几人,不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边朱厚照看着大内义兴在那和他的仆从嘀嘀咕咕,顿时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他的仆从,这莫不是军师类型的角色?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朱厚照正要开口催促的时候,大内义兴走了回来,一抱拳。

  “大明太子殿下,拿倭国的土地做赌注也可以,不过不知道殿下想要哪里,可否告知一下。”

  朱厚照假装一愣,开心的说道。

  “还可以选吗?太好了,赶紧把你们本国的舆图拿来,本宫选选。”

  其实朱厚照这么说就是故意气他的,而事实证明,朱厚照也成功了,此刻的大内义兴嘴里像吃了苍蝇一般,恨不得使劲抽自己几个耳光,原来大明太子殿下根本就没在意那块地方,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名头而已。

  可是话已说出,这边大内义兴开始安排仆从去拿舆图,还好几个倭人就住在就近的会同馆南馆,到还方便一些,不多时,那个仆从就将舆图拿了回来,朱厚照和刘瑾就围在地图边上指指画画起来。

  相对于刘瑾的瞎指,朱厚照也有些头疼起来,这根本不是整个倭国的地图,一点都不像,反而是更像是倭国地图的一部分,联想到现在倭国还处于战国时代,朱厚照猜测这些应该是大内义兴的守护领地,并且可恨的是上面全是倭文,朱厚照根本看不懂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对着原本站于一旁一直闲着的通译摆了摆手,待通译过来后,朱厚照直接让他翻译说给自己听。

  很快,朱厚照就找到了迩摩郡的位置,不过他怕对方多想,而是继续任由通译翻译下去,而是还假装很感兴趣的样子。

  迩摩郡,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会眼生,可是在他的辖地内,有一座叫做佐摩的山,据朱厚照记忆,应该是再过二十多年,九州博多商人神谷寿祯就会与铜山主三岛清右卫门合作,开凿坑道深入山中,挖掘银矿,开启了佐摩银山的开采之路。

  再然后,佐摩银山的名字会慢慢被人淡忘,取而代之的则是他的新名字——石见银山,这座据说为当时全球白银产量贡献了三分之一的银矿,如此天降的财富,朱厚照怎能不想法把他弄到手里。

  如果说现在的倭国,有什么是朱厚照最想要的话,一个是这个银山,还有一个就是别子铜山,现在朱厚照要做的,就是在他们前面,抢先把这块佐摩银山这块地盘占下来,能和平尽量以和平手段获得,实在不行的话,枪都有了,炮和海船还会远吗?

  朱厚照又等通译翻译了一会后,假装不耐烦的上前直接一挥手,制止住了还要往下翻译的通译,随手对着刚才迩摩郡的位置一指,对着大内义兴说道。

  “就这里了。”

  说完的朱厚照又转过头对着通译问道。

  “这里叫什么名字?”

  原本还以为朱厚照是别有所图的大内义兴和仆从,看见朱厚照的这个举动,顿时有些放下心来。

  一旁的通译顺着朱厚照的手指望去,皱眉说道。

  “太子殿下,那叫迩摩郡,境内多山啊。”

  朱厚照随意的一挥手,大咧咧的说道。

  “多山就多山,本宫正好去那里打猎。”

  一旁的大内义兴听到此话皱了下眉头,他还没有答应,可看着大明太子的意思,仿佛那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一旁的大内义兴又向着下面的大明武士望去,难不成有什么蹊跷不成。

  就在倭使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旁的刘瑾走到了朱厚照的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后,朱厚照一脸意外的神情看向刘瑾,道。

  “当真!”

  刘瑾委婉一笑,轻声说道。

  “此事奴婢敢拿性命做保。”

  朱厚照想了一下,对着底下的姜三百户摆了摆手,待姜三百户走上前来,朱厚照又低声问询了几句后,得到姜三百户的确认后,朱厚照挥手让姜三百户离去,自己则坐回到了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后,云淡风轻的对着还在犹豫的倭使,道。

  “商量妥了没有啊。”

  大内义兴斟酌了一下,轻声说道。

  “一郡之地还是太大了,和大明太子殿下您的赌注有些不相称了。”

  朱厚照不屑的瘪了瘪嘴,一副胡闹太子的模样,嘲讽的说道。

  “能比就比,不能比就拉倒,这可是你们说不比的啊。”

  说完的朱厚照仿佛要放弃这场比武一般,站立起来,双手掐腰,傲视着场下的大明士卒说道。

  “就你那几个武士,本宫还真没太大兴趣,蒙着眼睛都能把这场比武打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