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鸩宠 > 445.善良
  不是一个个都阻止吗,不是一个个说她不配吗?怎么这会儿都不吱声了?

  看到那几个老长被太阳晒的胡须都耷拉下来,楚莫瑶想笑,但硬于面子,好歹那都是长辈,算了,不笑了。

  “龙妃大人。”众人整齐拱手弯腰行礼。

  “嗯。免礼。”楚莫瑶是过了一把皇后瘾。

  “谢龙妃大人。”

  从此刻起,楚莫瑶就是龙族的龙妃,青凰龙族的族母,而国母的第一职责便是生育龙子。

  于是,蓝长老向前一步:“龙妃大人,现在您已经正式成为我青凰龙族的族母,龙族守护神的下一代需要龙妃尽心尽力了,希望龙妃大人尽快为我青凰龙族生下健康的龙子。”

  这些话是蓝长老的职责,他就算不想说也得说,生育下一代龙子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如果遗传的好,或许随了北辰上渊是条金龙,如果随了楚莫瑶,那就是人族,到时候,他们就有话可说了,可以让别的侧妃生育龙子。

  这是目前最好的权益之计,而这一切要赌的就是运气了。

  “噗!”楚莫瑶一口气喷了出来。

  生育龙子?咳咳……咳咳……

  刚才呼吸进去的那口新鲜空气,硬生生化成口水呛的她要死,咳了半天才见平缓些。

  卧槽!还没结婚就要生孩子,就算他们结过婚,这也是刚刚才结,就催着生孩子?

  哪有这么快的,生孩子这种事情也不是说生就生的吧!

  “呃……这个……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啊!”某个女人脸上的神色极其的不自在,实在没话说了,她只好仰天长望。

  老天!前世没有偿过被逼婚的感觉,这一世一下子偿到了被逼生孩子的感觉,真是……

  一万个草泥巴啊!

  “龙妃大人修为高,身体好,生育龙子应该不是难事,龙神大典已经结束,我等就告辞了,恭祝尊上大人和龙妃大人百年好合,早生龙子。”

  蓝长老带头说了贺喜的词语,他们龙族也脱离不了人类那些俗套,早生贵子那是必须的。

  “恭祝尊上大人和龙妃大人百年好合,早生龙子。”其他几位接上,声音整整齐齐。

  “呃……谢……谢。”楚莫瑶已经傻眼。

  而北辰上渊倒是很乐意接受这样的祝福,脸上带着说不尽的笑,他抬手示意:“本尊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楚莫瑶嘴角一抽,这时候脸上的笑容恐怕是他最开心的笑容了吧,瞧那笑的,牙都露出来了!

  “我累了,你自己慢慢笑吧!”

  等众人都走了,某个女人丢下一句话外加一个白眼之后,自己走了,把某人丢在了后面。

  ……

  房间里。

  楚莫瑶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想着那个家伙开心的笑,满脸的懵逼。

  这样的问题楚莫瑶从来没有想过,第一次想就是这么复杂的问题。

  到底是人还是龙呢?唉……

  小白和花香进屋,见她躺床上,也没敢打扰,两人安静的守在旁边替她整理着那身正装。

  这两人小心的整理着,丝毫不敢出差错,这可是龙妃大人重要的服装。

  不过,楚莫瑶看到时扫一眼都不想再看,那样的衣服她可不想再穿第二次,一点也不方便。

  “龙妃,你知道,今天的你可威风了。”整理好衣服,小白满脸惊叹和崇拜。

  “是啊,打的他们落花流水,那个黑凤华仗着有青凰帝君庇护就想挑战小姐你,她真是自己找死。”花香手里端着茶递到楚莫瑶的手上。

  “你们两个记着,对于找死的人,我们要好心的送人家一程,我们的忍耐是有限的,千万不要浪费,每浪费一点都是非常可惜,还有啊,即是要送人家一程那就送的彻底点,千万不要半死不活,那太残忍,我们都是善良的人。”

  楚莫瑶一番长篇大论,说的两个小丫头眼睛一眨一眨的,满满的一脸懵逼的样子。

  这么说,一下子打死就不是残忍?对找死的人一定要好心的送一程,就是杀了呗?

  对,我们都是善良的人,不能太残忍,打不死如果残疾了那活着得多受罪。

  眼珠子转了几圈,两个小丫头似乎是理解那话中的道理,对,他们家龙妃大人说的都对,没有错的,这才是善良的人。

  “龙妃说的对,我们都是善良的人。”两个小丫头狠狠的点头,百分之百赞同。

  而此刻,刚到门外的人怔住了,正好听到某个女人的这番言论,无语看了一眼房门,哭笑不得。

  这种残忍理论,这种善良定义,他可是第一次听到。

  北辰上渊,你到底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奇葩女人!

  他正要抬步往里进,屋里的人又说话了。

  “小白,她我上次炼的高级灵丹拿出来,找几颗修复内伤,增强健体的出来。”楚莫瑶的声音传来。

  “龙妃,你受伤了?”小白关心的要紧。

  “也没有,只是觉得有些累,吃些丹药补补不是更好。反正自家产的。”楚莫瑶摆摆手,漫不经心。

  这点小伤,她不想让两个小丫头知道,免得他们又担心。

  “好。”小白过去拿丹药。

  楚莫瑶又开口了:“花香,我有点累了,一会儿我休息,别让人打扰。”

  吃过丹药,她想闭神修炼,不想让人打扰。

  “是!”

  “龙妃,给你丹药,这几颗是效用最好的。”小白取来了丹药,花香接着递上了茶水。

  几颗丹药吃下去,楚莫瑶感觉到体内暖意流动起来,她试着运行了一下,高级灵丹果然是高级灵丹,效果来的就是快。

  “龙妃,要是尊上大人来找你呢?”花香突然想这个问题,别人可以直接遣走,要是尊上大人来怎么办?

  难道,也要赶走吗?

  门外的人听到这里耳朵不自觉的竖了起来,对啊,他来了怎么办呢?

  她有受伤吗?看起来也不像,应该是累了。

  对于楚莫瑶新生出来的那条天脉,北辰上渊是知道的,估计着就是和黑凤华那一战用力过度了,才会产生好像受了内伤这种现象。

  欲握玫瑰,必受其罪,天阶要想再突破一个层次,就必须承受天脉垂练之痛,这点谁也帮不上忙。

  灵根需要滋长,天脉需要垂练,她所有承受的就是那一次次突破的折磨,当突破更高一个层次之后,她会拥有更强大的修为。

  瑶儿,坚强,我等着你!

  北辰上渊在门外默默的对她说这句话,他要等双修。

  所谓双修,就是合二为一,两人一定要心意相通,切不可有任何一丝杂念,二人的修为,共同进,共同退,谁也不能离开谁。

  不过,想要合二为一,不仅是两人的精神思想,身体也要合二为一,这个嘛,唉,到现在,他可还没有成功!

  想到这里,某位尊上大人又是哀哀的叹了一气,不是要等这丫头的心结了了么?

  刚想再叹,屋里的人回答了花香的问题。

  “要是他来了嘛,那先问问有没有事,如果没事就回头再来,要是有事,就让他进来好了!”楚莫瑶想了想了才回答的这个问题。

  “是。”

  花香和小白应声着退了出去,两人把门轻轻关上,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北辰上渊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没有连他一起也赶了,好歹有事的时候是可以进她房间滴。

  抬头看看房间,想着她刚吃了丹药,估计这会儿想睡了吧,他就打扰她了,趁着她休息的功夫去把族内的事情处理一下。

  好吧,回头再来,他又转身回去。

  小白花香出去,房门关上,楚莫瑶也就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坐了起来。

  适才悠然轻松的神面,慢慢变的凝重起来。

  因为刚才躺下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身体的疼痛,好似骨头在伸展,又好像是筋脉要蹦断一样。

  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每一个神经都好像是经过一道压重机的压碾,整个人就如同在压路机下面滚了过来。

  这是什么感觉,难道就是那一战用力过度?

  也不至于,可是,身体的承受情况却比在偏殿那里要严重的多。

  刚才还能坐起来还能走动,现在的她,感觉连下床都是问题。

  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她仍旧是慢慢的坐了起来。

  盘腿坐好,她试着运行灵力调息,慢慢的灵气在她的身体运行起来,稍稍缓解一些疼痛。

  等这种疼痛缓和时,楚莫瑶认真的想了一下这个问题。

  前世的她是经过了多么残忍沉痛的训练冲过来的,什么样的磨难没有见过,一群小女孩之中,她就拿着一把短刀站到了最后,那种超出身体所能承受的痛,哪一样她没有体会过。

  可刚才的疼痛是她以前所没有经历过的,身体一块一块的爆裂开,这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女主人,你还好吗?”小书童关心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还好。”楚莫瑶应声回答。

  “女主,你要撑过去,这一关没有人可以帮你。”小书童知道她的疼痛是从何而来。

  这话一说,楚莫瑶就知道了小书童的意思,这疼痛是她必须所承受的,也就是说这是要修为晋升的必然过程。

  “你是说,我可以更上一层了?那是到了什么阶层?”再往上,楚莫瑶还真是没有接触过,她不知道。

  在记忆库存里,以前的原主也没有多看研究过天阶以后的东西,所以,她的记忆只到天阶,再往后,她就是一无所知。

  “天阶之上便是圣阶,进入圣阶,就等于站到了仙族大门之外。进入神族族谱可以说是每一个修炼者的最终目标了。”

  小书童摇头晃脑解说的很是清楚,他是真的很讶异,这个女人居然用了这么短短的时间就冲到了天阶,真是……

  以后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知道,原来她的前世是凤凰,是百花之王,轮回两世,两世都是仙族之体,难怪即便轮回为人,她依然有仙根。

  难道,她会有天脉,灵脉对她来说都是无用的东西。

  然,这一世毕竟是凡人的身躯,而且又轮到了一个废材身上,是以,她的身体承爱次住那种晋升冲击的痛,这个苦真的没有人能帮得上。

  听了小书童的解释,楚莫瑶终于明白,归根究底问题还是在她这副原主的身体上,这副身体真的是太弱了,底子太薄。

  “那从天阶到圣阶需要多久?是不是表示下一步我就可以成仙了?”疼痛缓过去,她说一句调节心情的话来调试一下。

  噗!小书童差点一呛。

  “成仙?女主人,你想多了,你知道吗,从天阶到圣阶就是需要千年的时间,即使是天资聪慧的人,也需要百年,就像是主人,主人就用了两百年。从圣阶进仙,那需要的时间更长。”

  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自信,谁给你的信心,竟然想着下一步就成仙,小书童简直不明白,他这个女主人怎么这么异想天开。

  听完这段话,楚莫瑶从刚才的兴奋中渐渐清醒过来,尼玛,都是千年百年的事,和她说个毛线,她是人,不是神!

  百年她就嗝屁了,还能成仙?成鬼还差不多。

  她哪里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一步步进化,前世的沉睡正在步步唤醒,当她浴火重生时,便起凤起涅磐之日。

  这些,她又怎能知道,就连小书童,北辰上渊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时。

  百花之王觉醒之日,凤起九天,那便是楚莫瑶飞耀的时候,金龙缠凤,天地之间将会是一场倾世之恋。

  这些,哈哈,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了解自己的身体以后,楚莫瑶也不想那么多了,什么天阶,什么圣阶,什么成仙,那么遥远不着边际的事情她都不想去想,她只想现在,只想眼前,熬过去才是最实在的。

  她继续闭目修炼,小书童见修炼,便乖乖闭上嘴,睡觉去也!

  刚要入定,喉头一股腥甜,猛然踊上来,身体承受不住那种撞击,她猛的吐了一口血。

  “我去!”

  不过,这一口血吐出去,她反倒好受些了,胸口处显然轻松多了,身体也觉得没那么难受了,这是她扛过去第一关了么?

  也许吧,刚想着高兴一点,突然,她猛的抬头,是谁,谁在她的房门之外。

  虽然身体很累,但她的警戒心还是没有减腿的,这是从一开始就形成的本能,就算不知道外门是谁,但她能肯定,门外有动静。

  “看来你和她一战是受伤不轻!”

  她刚要起身,门外传进一道深沉的声线,冷醇温柔,带着关心却又带着怒气。

  楚莫瑶刚要起身的动作僵住,抬头而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熟悉的脸。

  这张脸很俊美也很迷人,可是此刻在楚莫瑶眼里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反而让她觉得很是不安。

  她双眸低垂往青凰帝君身后看了一眼,视线还没过去,门已经轻轻关上。

  “青凰帝君就这样闯进本小姐的房间,不觉得于礼不合,有失身份吗?”楚莫瑶收回眼神,撑着身体坐到椅子上。

  面对这个人,一定要淡定。

  青凰帝君,冷酷多变,他出现的地方都带着危险。

  难怪,她的警戒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隐匿自己的气息。

  “本帝君想到的地方还用讲礼数吗?”青凰帝君双眸含笑,凌厉的很。

  一阵风过,他人站到了楚莫瑶的跟前。

  “呵呵,说的也是,你从来就不讲礼数,因为你无礼。”楚莫瑶淡定的自己给自己倒茶,眉梢间挂上了讽刺的意味。

  青凰帝君见她这番表情也不生气,听了说他无礼的话也没发火,而是在她身份边坐了下来,拿过她刚放下的茶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本帝君就算无礼也没有人敢说是不是。”

  所以,你就算继续骂也是没有用的,他不会听,也不会被刺激。

  这会儿来找她,自然有找她的用意。

  “好吧,不知帝君大人来找本小姐所为何事啊,来送黄金百两么?”楚莫瑶抬眸,象征性阳光的笑了一下,眼神看向他的腰间,是不是带了银票过来。

  “你……你这个女人,见到本帝君就只想着黄金百两么?”一提到黄金百两,青凰帝君就想到了那次选人族帝后的事情。

  那次的事情让他闹了那么大的笑话,到现在只要想想在恭桶上起不来的场景他就觉得脸上发烫,怒火不打一处来。

  从来没有那么丢人过,堂堂帝君拉肚子拉到腿软站不起来,后来直接是让小鸣子给背到床上的。

  “当然,见到你不想黄金想什么,你可是皇帝,最有钱的人,我除了想你的钱,还能想你什么,想你的天下,你给么?”

  楚莫瑶喝着茶道,笑眯眯的眼眸完全没有认真的神色。

  “给!”

  突然一个字回答出来,冷凝了气氛。

  “只要你想要,本帝君就给。”他的眸光不再有怒火,瞬间换上了认真。

  “咕咚!”

  楚莫瑶刚喝到嘴里的茶咕咚一下猛的咽了下去,差点卡到嗓子里。

  慢慢抬头看他,嘴角忍不住抽动,身上一个清冷,背后一阵冰冷,打了一个冷颤。

  “呵呵……普通之下唯青凰帝君是帝君大人,小女子怎可夺人所爱,小女子的这副柔弱的肩膀怎么可以挑起那么大的天下,还是让小女多活几年吧。”

  卧槽,这是和他说认真的还是吓唬她,把这个天下送她,奶奶的去了,她疯了要这天下,她又不想当武则天,要这天下做什么。

  这话,青凰帝君眸中的神采淡了下来,好似很失望,又参杂着些许难过。

  果然,她不要,果然,她是拒绝他的。

  “当真不要?”不死心再问一次。

  “不要。”

  “……”

  青凰帝君不再问,这样的冲动他只会有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适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她说出那句话时他的脑子里就蹦出了这样的念头,为了她可以不要这天下,只要她想要的东西,就算是这天下,就算是龙族他都可以拱手相送,为了她,他可以不做这个青凰帝君,也可以放弃黑龙一族。

  然,这样的念头在她的回答说出来之后,那股子热情一下子被浇灭了,瞬间回到了冰冷的状态。

  刚才的念头变成了冲动,即是冲动,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他慢慢靠近,沉声低语:“楚莫瑶,你是第一个让本帝君有如此念头的人,也是第一个让本帝君有如此心思的人,你好样的。”

  这话也不算是表白,可楚莫瑶已经听出了话里的意思,看上了她?她早知道,可是她看上的不是他。

  所以,这份表白,她只能回绝。

  “帝君大人,缘份这种东西是奇妙的,两个人能同时把对方看进眼里,那需要一刹那的心意相通,两个人再能接着把对方放进心里,那需要的不是一刹那,而是永远。即使有一方没有达到,这份缘都是不成功的,即是失败的东西,还是不要留恋的好,你不觉得应该果断放弃么?”

  这番话是楚莫瑶用心和青凰帝君说的,她讨厌青凰帝君不假,她不喜欢他也是事实,甚至与他是敌人也是真。

  但,在此刻,她不想和一个对她有爱幕之心的人半点思想上的误会,要拒绝就要拒绝的干脆。

  私事公事她能分得清楚,青凰帝君和她的过节自是一帐一帐算,私事和私情,她不想混为一谈。

  青凰帝君闻言,没有说话,心下暗暗叹息,她如此明白的拒绝,当真对他一点情心意也没有。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心,没想到竟是这般结果,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说什么,心底的感觉除了失望还有痛苦,这种痛苦从来没有过。

  心像被刀子一刀一刀割下过,他握紧了双拳。

  该死,今晚的计划全被她打乱了,这个时候,青凰帝君才想起来他来的目的。

  然而,现在一想那目的,又好像有储多的不甘心。

  楚莫瑶,你当真是要做龙妃,本帝君就当真一点机会也没有?

  青凰帝君问自己,可是他自己没有答案。

  “楚莫瑶,本帝君和北辰上渊究竟差在哪里?”这问题虽可笑,可青凰帝君还是问出了口。

  楚莫瑶冷冷一叹息:“这个问题你好像问过,我再回答你一次,缘,不是差在哪里,而是差在心里。”

  最后一次,这个问题她不会再说第二次。

  “呵呵,说的好,缘,差在心里,即是差在心里,那本帝君就让你看看差别在心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