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清末恶徒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日头时光
  虽然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更令杨旭气愤的是平阳的一府长官傅学瀚的态度,不仅没有追查凶手而且态度消极,官衙里讨生活的人最会看脸色,主官都不积极,下面自然也懈怠,最后县衙方面得知知府大人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当回事了。

  生气归生气,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可不是说说,尤其自己在平阳城的根基不深,那些士绅即使拜码头,也不会拜到自己这座冷灶。既然事事不如意,杨旭也感觉有些倦怠,干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个懒散之人也不错。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酷暑的天气肆虐,杨旭在自己的院落里找了一块大树遮阴处,给自己找个最舒服的姿势,侧躺在椅子上,吃着刚从井水中镇过的西瓜,最近些年天旱,田里缺水的厉害,不过这西瓜倒是生的甘甜。尤其从冷水中浸泡过的,在这三伏天一阵阵的透心冷,就一个字——爽!什么战争什么图谋什么鸡零狗碎,都不如眼前的西瓜畅快。

  “老爷一个人闲在的快活!”张月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杨旭笑呵呵的转过头,招呼张月菀背后的紫云,“快给夫人搬个椅子过来。”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把凌筱跟霜儿两位姐姐也叫过来吧。”

  “别叫他们了,就咱俩好好说说话!”平日里苏凌筱和林霜虽说和张月菀熟悉,但是毕竟尊卑在哪里,两人是说不出的变扭和小心,连旁边看着杨旭都觉得难受,也就张月菀不知道,傻呵呵的叫着姐姐妹妹的,妻妾上尊下卑,怎么着也不会相处和睦,苏凌筱性子冷淡,自然更加变扭,林霜属于宗教礼法下长大的,自然更是小心翼翼。

  看着杨旭一再坚持,张月菀也开心的坐在一边,毕竟丈夫要是属于自己一个人才是最好的。虽然只要十七八的年纪,但是稚嫩之中又透着不和谐的干练,这个时代的女儿家早熟,十四五就能当家了,社会的催促和压力下硬生生缩短了生长期。

  白嫩的小脸上尽是汗水,女人家的衣裳左一层又一层,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真是受罪,杨旭直皱眉头,“要不脱了大褂吧,穿着薄衫就行了。”

  张月菀目光左右循视一下,嘴角抿在一起,眼神瞪了丈夫一下,小声斥道:“休要胡说,衣不蔽体像什么样子,这等话休得再说,让人听见了笑话。”

  “本来相公我一片好心,既然你不领情,我有什么办法?”说完,耸耸肩,“谁热谁知道!”

  张月菀用手掌扫了一下杨旭的胳膊,“你还说!”

  杨旭笑呵呵道:“都什么年代了,你看那西洋婆子,身穿薄纱胳膊都露在外面……”

  张月菀立刻俏脸一肃,“你是不是喜欢哪个西洋婆子了?”

  杨旭马上一脑门子汗,“这都哪跟哪,说衣着呢?”

  管家朱志远的妻子黄芸薇几乎成了内院二管家(除了紫云外),已经把切好的西瓜重新摆在树荫下的小方桌上,杨旭伸手拿上一个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张月菀招手黄芸薇道:“带一些给凌筱姐姐和霜儿姐姐。”看着红彤彤的西瓜,当然无须客气,侧身,用手帕包住瓜皮,端到眼前,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杨旭白了一眼,还是觉得自己的吃法比较痛快。

  “伯父的身体怎么样了,最近很长时间没见过了。”张伯芳不愿意住在同知厅里,毕竟和侄女婿住在一块,有碍于张家的脸面,更何况张伯芳有过进宫的经历,比一般人更注重颜面,所以在隔壁买了一个小宅院作为住所。

  张月菀长叹一口气,“伯父越来越不愿意出门走动了,身体也是日渐消瘦,昨天去看了一眼,话语也比过去少多了。”张伯芳的身体越来越差,身下就侄子侄女两人,万一哪天走了,张展瑜就得当做孝子送终,毕竟杨旭作为侄女婿,不能越俎代庖。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张月菀听到这话,眉头更蹙,张展瑜看不起杨旭这个妹夫,更何况现在作为一个监生,哪天下放下来就是正派官吏,而杨旭属于泥腿子,靠捐纳入官,往往最被读书人鄙视。张月菀在中间左右为难。“不知道,我与伯父寄了三封家书,往往石牛入海一般。”

  杨旭伸手握住妻子的小手,“毕竟大哥在京城也有个前程,咱们不要太担心。”握着丈夫的大手,仿佛身体有了依靠,“不仅要担心大哥,我还担心你呢?外面风言风语说有人行刺你啊?”

  “小小伎俩,不碍事的。”虽说杨旭满腹疑惑,但是不能让自己的女人担心啊。杨旭还是打算将家人最好送到乡下,赵家甸那个地方里外里都是自家人,乡间地头来个生人,不说话都知道,这地界可比平阳府安全多了。

  “看来这做官,也不是容易的,小小的同知就已经满城风雨,喊打喊杀,那以后怎生得了。”

  “放心吧,以后我带多点人,尽量少出门就没事了。”

  “虽然这样说,但是行刺的人一天没抓住,我这心一天就放不下来,要不……”张月菀看了杨旭一眼,“要不找伯父,看看上头有没有轻省一些的官职,换个地方,躲开这些麻烦。”

  “李中堂说的好,天下最容易的事情莫过于做官,遇到些许贼人就打退堂鼓,即使换了地方你又如何知道会不会遇到另一伙贼人,这么容易的差事我都做不下来,只能回家种地了。”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看了妻子担忧的神情,杨旭大咧咧的捧起另一块西瓜,三下五除二的搞定。张月菀一脸的笑意,用手帕擦擦他的脸,“怎么吃得跟孩子似的。”

  下午纪邕带着几个城里的士绅过来拜见杨旭,毕竟一个抬手立营,反手解散的人,说自己手里没有两下子,谁到不信,这次兵乱虽然看起来同知大人失势,但是能降服一营桀骜不驯的兵丁,在有眼光的人士看来,堪堪是在立威,再说十里八乡,解散的兵丁往哪去,一查便知,暗中骂道这杨同知年纪轻轻,手段确是狠毒。而知府傅学瀚在这场兵乱中确是丑态百出,竟然传出和自己的师爷打成一团,这种人实在昏聩,利用其挣利赚大钱很不错,但是为了将来,有眼光的还是望向了杨同知。

  要说以前城里的士绅说是观望,而现在一部分人开始下注,能来的都是客,杨旭热略的招呼,但是毕竟有眼光的还是少数。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在杨旭身上下注,杨旭也在他们身上盘下柱石。这个时代人们往往喜欢抱团,尤其是同乡同窗更是天生的圈在一起,杨旭怎么说也是本地人,认可度比外来的官员更加受到当地人的欢迎。杨旭也需要这个圈子维持自己的势力,以后和傅学瀚的较量首先就是圈子的较量。但是搬走头上的这片大山需要的是上令,杨旭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张赞安,山西巡抚衙门算是没辙,至于道台衙门根本没有事权,虽为上官其实就是个承接巡抚衙门和知府衙门上下交流的活,这个兵备道最大的权力就是集中资源来剿灭当地匪徒,给京师的侧翼保证安稳,所以现在的自己只能蛰伏以待时机。

  最近不太平,朱成带的警卫队,对于同知厅附近盘查的更加严格,虽然上次杨旭没有朝自己发火,自己的愧疚之心更大,但是毕竟大人差点遭刺客毒手,如果真让刺客得手,拿自己就百死模辩了。除了正常的操练,就是巡查四周,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看谁都像是刺客。本来一些想上门攀攀关系的小乡绅吗,直接被盘问吓退了回去,杨旭看到这那成,刺客肯定抓不到,自己这本地的关系网也更破坏的一塌糊涂,直接将警卫撤到院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