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霸体无敌系统 > 第六十章 伤害
  欧阳曙道:因为,因为这屋内现在呆不得人!

  啊?王院君惊诧地开口道;为什么?

  欧阳曙也算颇有急智,一下子便想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因为前几天我在屋里布置了药,药性还没有散去,若是进去,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

  早已按捺不住的胡多这时也插口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欧阳曙道:常言道:是药三分毒,但凡药物,对身体多少都会有一些伤害。况且,你姐姐这病,就需要用以毒攻毒的办法来治疗,所以选用的药物比起一般的病,又要更毒上几分。你想啊,上次是用的是砒霜,这次所用的药,虽然毒性没有那么列了,但除了你姐姐,这里恐怕也没有人能承受得住的。因此,这屋子我已经锁了起来,要等到约莫十日之后,屋内的药气全部散尽,才能打开。

  众人一听,连连点头。

  胡浪连忙说道:既然如此,为了安全起见,我看不如李先生您也换个地方住吧!反正我这庄内屋舍众多,也尽可以帮你安排一个环境不下于这里的地方。若是您在这里住着,自己中毒了,我们一家人可就太过意不去了。

  欧阳曙一听,牛皮吹过头了,引起了这么个效果,连忙摇头说道:不必了,这屋内的门窗都已经关上了,毒气是再也溢不出来的。再说,我是医者,这些毒气对我来说,也起不了作用。更何况,我这人性子最是恋旧,看惯了这边的假山、流水和竹林,蓦然要我搬走,真还有些安土重迁呢!

  胡浪一听,这说得也合情合理,便又象征性地问了一声:先生真的不搬?

  欧阳曙连忙很坚决地给了一个否定的回答。

  于是,胡浪他们也不勉强。欧阳曙便借故说道:我这一天下来,也累了,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也要休憩了!

  胡浪一听,这可是大事,怪不得李先生方才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原来他是困了。他连忙说道:那先生就请安歇吧,我们就告辞了!

  欧阳曙点点头,又说道:这几天新正已近,多儿和秀儿就不必来上课了,都去找些乐子,热闹一番吧!

  胡秀儿大喜,点点头,重重地嗯了一声。而令人大为意外的是,胡多居然一脸失望,轻轻地说道:教授,不必继续洗沐了吧!我以前很喜欢带着风尘三侠他们去街上、客栈里作弄人。如今却现自己对那些事情再也没有什么兴趣了,一心只想读些书,听教授您将些故事

  欧阳曙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胡多的话了,听言欣慰地说道:多儿,你能这么想,足见你进步很大。不过,读书最是讲求劳逸结合,你若是一味苦读,反而会变成一个死读书的夫子,还怎么当面涅将军啊?

  胡浪在旁边拉着胡多说道:先生说得很是,这几天你就听李先生的安排,给我安安心心地耍玩,不准你碰书本。好了,不要打扰李先生安歇了!

  也不等胡多出言抗议,便拖着胡多往回走,一边走,他嘴里一边对胡多进行言传身教,声音渐渐远去。

  欧阳曙听了胡浪的话,心下暗暗摇头,转身进入了屋内。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欧阳曙点起油灯,放到桌子上,忽见桌子正中摆着一篮水果,忽然想起隔壁那个什么龙翔居士这一天一夜还没有吃东西呢。虽然她和自己不怎么对付,不过看在她徒弟一再托付的份上,还是给她弄点吃的过去好了。否则,要是把她饿着了,在胡清儿的面上须不好看。

  这么想着,欧阳曙便挑出两个苹果洗好,出了门,仔细看看四处无人,便去开了门,鬼鬼祟祟地钻了进去,然后又回头四处张望一番,关上了门。

  他此时这一番动作,瞻前顾后,小心翼翼的,看起来着实有些象贼子了。

  正当他要踏进内堂的时候,忽听里面龙翔居士惊慌地喝道:站住,别进来!

  欧阳曙一阵火起,暗道这小娘皮也太难侍候了,你不想见老子,老子还老子偏要见你!

  如是想着,欧阳曙毫不客气,一把掀开帘子,信步跨了进去。

  你,你要干什么?龙翔居士眼中满是惊慌和无助,脸色煞白,头上的道士帽已经脱下来,一头乌黑蓬乱的长披肩而垂。这一刻的她,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武林高人,纯粹只是一只受惊的小鸟而已。

  欧阳曙见她虽然浑身无力,但仍是用双手支着身子,努力往墙边靠拢,像是躲避瘟神一样,尽量想要远离自己一点,微微一怔,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这小娘皮原来竟是怕自己在这个淫贼非礼她!

  欧阳曙的笑,听在龙翔居士耳中,自然又变成了淫笑,只见她脸色愈惨白了,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不要过来!

  欧阳曙却哪里理会,毫不客气地走进龙翔居士,用手轻轻弹了一下她那张苍白但俏脸的面孔,说道:你说不过来,我就不过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啧啧,小娘子还挺漂亮的,原先我还一直没有注意到呢!就是就是这年纪太大了一些,看看这皮肤,都起皱纹了,再看看这眼角,黑带这么明显!我说您老人家今年多大了?不要说,我来猜猜,四十一?不对,没有那么年轻,四十三,嗯,看起来好像差不多了!啧啧,这么老,实在没有兴趣。您就望安吧,我虽然是个淫贼,但确是重质量不重数量的,就您这奶奶辈的婆子,我还真起不了兴趣呢!

  说着,也不管龙翔居士如何愤懑,丢下两个苹果,大笑而去。

  正文第135章头卷之论

  既然已经无法出去了,赵婧只好四处看了看,好在马上找到了一个可以容身之所,忙说道:我先去屏风后面躲躲!

  赵煦见赵婧亲口表示愿意闪避,心下颇为高兴,他也正有此意,又怕赵婧觉得憋屈,不敢说出口来。既然赵婧主动和解,他可不愿再和她闹出别扭来,尤其只是为了这点小事。当下,他连忙点头道:那好,我尽快打了他们便是!

  赵婧一边往屏风那边走,一边说道:那也不必,国事为重,你也不必为了我耽误了正事!这屏风后面是有一面椅子的,她坐在那里倒也不会觉得特别难受。况且,对于朝政,她虽然从不过问,但却还是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做好的,既然是召见大臣,她倒不希望为了自己而马马虎虎。

  赵煦口中答应一声,心下却颇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天下所有的事情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赵婧重要。

  ()